• 第三十三章 祸根

    更新时间:2016-10-07 14:16:31本章字数:3103字

    不对,情况不对,覃伟民打算溜还是怎么滴?再看周围,我、白根男人还有老大居然被寨民重重包围,个个似乎都透着愤怒,但从身态神情来看,这些人也没有什么不妥,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占尽优势的覃伟民为什么就要溜呢?还有,刚他身边的那小孩儿呢?

    百思不得其解,可我现在又没法破局,暂时我也没打算去破局,既然覃伟民把朱丽娟推出来,我总要先知道一些案情始末,打心底来讲我还有个希望,秦铁明之前给我那电话里表达出的意思很明确,他一定察觉到了什么才会给我如此提醒,也就是说他一定会在赶来此地的路上,这已经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乔诚,抓覃志刚的时候我也在场。”

    朱丽娟一句话就勾得我目瞪口呆,原来这从一开始我就被盯上了。

    “不要用这种目光盯着我,那只是一个巧合,原本我们的目标并不是你,甚至整件事里根本就不会有你的存在,但你运气很不好,我们三个实验对象都因为你而毁灭,更可恨的是至今我们都还没有找到原因。”

    几句话的确有些把我搞蒙了,回过神来仔细想想想,抓捕覃志刚的那三人的确的确奇怪得离谱,当时要不是秦铁明来那么一下子又冲击到我,不定什么时候能忘记那一幕,就是现在偶尔也够梦到那几人就现在我面前似的,后来怪事太多,案情复杂忙得几乎都忘了,朱丽娟这会儿提到,算是想起来了。

    没有回答,就这么盯着朱丽娟。

    “乔诚,没必要用这种眼光盯着我,事实而已。”

    “朱丽娟,覃伟民那么恨你,你就真甘心为他卖命?用你们的话说我的命已经掌握在你们手里,那你自己的命呢?一切结束了,你还能活着回去?”

    很有信心的一个痛点,我以为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没想到的是连个圈儿都没有,朱丽娟面色平静,就像我刚这话完全在说别人似的。

    “乔诚,你成功的提醒了我,为了表示感谢,就让你死个明白吧,你一定以为这些都是我们的实验对象,不过很不好意思你错了,如果要说,这些只能算血蛊之下存活了几十年的渣子,真正的实验是从郑超开始。”

    “郑超,黄丽都不是?”

    “不、不、不,我知道你听了之后一定会很吃惊,黄丽不过是咎由自取,她的死只是因为她知道得太多,想要以此来威胁我,那只是个巧合,非常意外的巧合,巧合中加上你,然后才会有以后的事,严格的说,后来所有人的死,包括这里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有些被朱丽娟绕晕,脑子里过了一遍,嘴角淡淡一笑再次面对朱丽娟。

    “好吧,就让我听听自己是怎么害死这些人的。”

    算是做警察的一个坏习惯吧,无论怎样终想追求一真相,不到最后我也绝不会放弃,既然到最后我倒变成整件事的主角,那总得有点主角光环吧,影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么?

    自我安慰般的想法,反倒释然,思维却也清晰起来,之前那对父子这会儿一定在做些什么,尤其是那小孩儿,我甚至觉得他的那双眼睛比男人更加摄人。

    “真正的实验准备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完成,这还得感谢土家寨这顽固不化老头子,对了,还有苗寨九婆,以为自己是聪明人,时刻监视着我们,把‘万虫窟’封得严严实实,他们就没想过,覃大哥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他们能封得住吗?”

    “覃大哥?日记也是故意的吧?”

    “嘿嘿,乔诚,突然发现自己很得意的推理最后不过是骗局,心里一定很难受?为了把你引到这里来我们可没少费心思,时间不能早,也不能晚,现在刚刚好,嘿嘿!”

    “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骗我到这里来?就为了这个杀了那么多人?”

    实在有些不太相信,案件追踪致此,罪魁祸首居然变成我自己。

    “乔诚,是不是觉得自己成为了一切错误的起源这种感觉很难受,很不幸,我当年也曾经感受过这种滋味,嘿嘿!”

    朱丽娟每一句话的后面总会带有诡异的一声笑,却又看不出特别的得意,甚至偶尔还能看到其嘴角溢出来的口水,这个朱丽娟也有古怪,只不过暂时还不能正面提及,我得拖延时间,能多一分钟,活命的机会就能多上一分。

    “乔诚,多年来我们的实验都在进行,但却一直都没有成功,每一代的实验产品出来总会出现各种缺陷,你们在抓覃志刚的时候进到的那间屋子是我们最新的投放点,我不知覃志刚是不是事先知道点什么,居然逃到了哪里,以为自己能凭借三个实验产品的力量摆脱你们,没想到你出现了,直接毁灭了我们的产品。”

    “投放点?产品?朱丽娟,看来你们还准备量产是吧?现代企业?专业生产怪物?”

    “嘿嘿!”

    朱丽娟抽动着嘴,口水再次从嘴角溢出来,也不见其擦拭,就像根本不知道一般。

    “随你怎么说吧,就是在这个时候让我们注意到你,你身上有神秘力量能克制血蛊,我们在想可不可能通过对你的研究来克服产品缺陷,于是就有了后来的郑超,黄丽肯定不知道我在她手机里安装了监听设备,那段期间和郑超联系紧密,企图将我们事情泄露出去,所以不得不除掉他,同时你也已经卷进来,再告诉你个秘密,你要是不去现场,郑超当时或许就不会死,我们只是在他的心脏里放了东西,只有你到达以后无形中的刺激才会诱发,是你害死了他,嘿嘿!”

    “恩,继续,你还没解释八楼走廊闹鬼,还有张晓慧,宋茜这俩小姑娘的事,他们可是无辜的!”

    越是知道得多,我越是平静下来,真相有时候就那么简单,却是那么残酷,更是让人胆战心惊,这一群人为了一个所谓的蛊咒成功,不惜花了几十年,关键是这实验中还剥夺了太多无辜人的生命,这不能容忍。

    此刻我也听明白了,这群人讲我当做了实验成功与否的关键,却又只是想方设法将我引到这里来,从另一个方面就在证明这群人对我还有所避忌,无论我身上有什么,鱼死网破我也要和这群人斗一斗。

    “乔诚,不是想死得明白吗?怎么不想听了?”

    走神儿了,没注意朱丽娟什么时候已经坐在树下的大石块上,突然又感觉到不对。

    以覃伟民如此缜密的心思,绝不会到这个点还让朱丽娟出来和我闲聊,我在拖时间,他似乎也在拖时间,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覃伟民拖时间又是为什么呢?

    脑子里被这个问题困扰,所以一度有些忽略对面朱丽娟在说些什么,小会儿之后这才发现她其实什么都没有说,就这让看着我,这令我更加怀疑,到底为什么呢?

    比起之前,此刻的我反倒更加焦急,鱼死总得网破,感觉坑在一个接一个,我却不知道挖在哪里,什么时候自己就掉进去了。

    “怎么了乔诚?是不是不想听了?不想听那咱们就开始吧?”

    “开始?开始什么?不,还是讲吧,就像刚你说的那样,反正都是个死字,死不瞑目我还是不选择。索性你就一块儿说了吧? 别藏着掖着,闹鬼,赶尸,尤其是那尸体为什么还能站起来不翼而飞,一次来个痛快。”

    “闹鬼?嘿嘿,你说骨科八楼,好好,今天覃大哥心情好,让我在这里给你讲故事,索性我就全讲完,你们汉人对蛊咒的理解都是害人整人,却不知道很多蛊咒其实是用作救人,尤其是我们土家人的蛊咒,大多是先人留下来帮助寨民的,要不是苗主人的威逼,要不是你们汉人来打搅到我们平静的生活,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终于能从朱丽娟脸上看到一些情绪变化,不过口水的始终还是在嘴角流着,还是不见她擦拭,我本想反驳她也是汉人来着,又一想这女人的确存在一半的土家族血统,真不好定义来着,至少这个女人自认为是土家族人。

    “不对啊,朱丽娟,如果你真当自己是土家族人,为什么又亲手把这里搞成这样?而且你也并没有回答八楼闹鬼那一出,知道是你捣鬼,你该骄傲的是没人看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太简单,乔诚,你难以想象土家蛊咒力量,既然能让一个男人突然受到控制爱上一个女人,那控制一个小姑娘又有什么困难?告诉你吧,停电不过是一个意外的巧合,没想到还无形中帮了我,嘿嘿,即便是没停电,张晓慧只要注意到红色时间牌就一定会出现幻觉,那不过是为了杀死黄丽布下的迷魂阵,你们还真相信有鬼啊,乔诚,你应该知道,人比鬼更可怕,我比人可怕,嘿嘿!”

    听上去有些牵强,但又好像是那么回事,每一次到八楼我都会对那红色时间牌特别的注意,下意识中还总会比对时间是否存在差异,我把整个案子往深处想了,反倒误导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