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最后的疯狂

    更新时间:2016-10-09 16:31:47本章字数:3120字

    事实就是这样,凡事永远都是此消彼长,覃伟民一丝的惊恐被我捕捉,让我得以找到突破,至少在这一秒还是显出了效果。

    “你,过去,抓住这个小警察。”

    覃伟民还是怕了,再次后退几步之后指着朱丽娟要她动手。

    盯了朱丽娟一眼,我以为会是一次绝对的指挥,没想到朱丽娟在迟疑,嘴角居然不再溢出口水。

    “你们,你们所有人都得听我的,去,抓住小警察。”

    迷惑得不行,这才十秒不到的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原本气焰嚣张的覃伟民怎么就怂了?

    手,还是手,手在抖,抖得厉害,覃伟民的手突然抖得厉害。

    “朱丽娟,你这个biao子,你做了什么,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内讧,我明白了,我当然愿意看到的覃伟民和朱丽娟之间的内讧,居然在不经意间出现,机会?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只不过这二人究竟算不算势均力敌的二虎还值得商榷。

    “嘿嘿,覃伟民,我朱丽娟当了你二十年的Biao子,为的就是今天,怎么样,你还真天真的以为我能心甘情愿的帮你这么多年,醒醒吧,我亲爱的覃伟民,嘿嘿,嘿嘿!”

    “你,你,噗…”

    事情转变得太快,实在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这么着覃伟民一口黑血浸过嘴角,而后喷薄而出,说来我还遭殃了,站得太近,身上被喷上不少,没几秒钟就感觉痒痛难忍,再然后手落在我身上的黑血居然还沸腾起来,我有些慌了,这研究过二十几年蛊咒的老怪物身上不定有些什么,这要是中招,恐怕就得玩儿完,可眼瞅着这样除了不断擦拭之外似乎别无他法。

    不痒,也不痛了,就在几十秒之后,仔细瞧了瞧,原本在我皮肤上沸腾的黑血在缓慢被蒸发,还有些居然被我吸收掉,反正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再看覃伟民,他的情况就没那么乐观,不久前我心里都还有过朱丽娟和覃伟民会不会在我面前唱双簧骗取我的什么的想法,但这会儿恐怕不会那么想了,透明,覃伟民全身皮肤都透明起来,不仅如此,透明的同时还在不停的鼓涨,进而一个个充盈着黄褐色液体的脓包冒出来,最为恐怖的是居然还能在这些透明脓包里隐隐约约看到有虫在里面,覃伟民已经是个十足的虫人。

    “啊!你这biao子,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抱头惨叫的覃伟民都不忘谩骂朱丽娟,笑了,朱丽娟反倒笑了,之前我曾问过这女人到底图什么,看来这才是她最想要的结果,真正被利用的人反倒成了覃伟民,标准的最后反水情节。

    “覃伟民,曾经我以为自己会因为你而改变,但自从我身体遭到伤害的那一次里,我看到你眼中的无动于衷,在你眼里只有你自己,还有…”

    说道此处,朱丽娟眼角泪珠居然夺眶而出,显得异常痛苦。

    “还有…”

    一把擦去泪水,朱丽娟站了起来。

    “还有…别以为你和朱国强一起害死我父亲我不知道,这么多年的装疯卖傻不过是为了这一刻,以前杀不了你,但今天一定能杀掉你,嘿嘿,嘿嘿!”

    朱丽娟笑容之中带着惨烈而悲壮,尽管我不知道接下来朱丽娟会不会继续覃伟民的路,但至少在此刻她只是一个悲伤的复仇女人。

    “嗷…朱丽娟,你这个biao子,你是杀不了我的,哈哈哈,杀不了我的,嘿嘿!”

    覃伟民身上的脓包已经被其弄破不少,里间黄褐色的液体正不停的往外流,我赶紧往后一退,之前的黑血已经让我恶心了一回,要是这些液体再溅在身上,那还不得隔夜饭都弄出来?有个情况倒是比较特殊一些,没有见到虫,脓包里的虫,也是如此,更是令人作呕,虫到哪去了不言而喻。

    “覃伟民,你是不是在说这个?”

    不知什么时候朱丽娟的手里居然多出一试管,比起常见试管长了不少,里间有东西,刚站得稍是有些远,不太能看得清,侧面几步看清楚了,半米多长的试管里居然有着一片红色胶泥装物,具体是什么我不认识,仔细分辨之下居然还在动。

    “啊…你…噗…臭biao子,我要杀了你,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取代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已经半跪在地上的覃伟民一口黑血又是喷薄而出,‘啪、啪、啪…’声接二连三传出,能看到的脓包几乎在一瞬间全部爆裂,即便是这样覃伟民还是从地上猛然站立起来直冲向朱丽娟。

    覃伟民速度惊人,别说我没有料到,手握着试管的朱丽娟也完全没有料到,脸上慌乱顿显,情况要糟,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原本覃伟民已经重伤这会儿又扑上朱丽娟我应该个高兴才对,但在这一秒居然没能反应过来,倒是为朱丽娟有些焦急起来。

    “砰!”

    枪声,是枪响了,不是我,覃伟民身躯仅是一晃,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砰、砰…”

    枪声再次响起,周山老大,开枪的是周山老大,这次直接冲着覃伟民头部,惯性之下覃伟民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也就是这几秒钟时间里,朱丽娟有所动作,试管被倒置过来,里间红色橡胶状物掉落在地。

    “啪!”

    一声响!我还没回过神来,那刚一落地的玩意儿居然发出小小的碎裂声。

    “覃伟民,你很聪明,为了你的二十年试验成功,居然还用上现代科学,只可惜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真正的个蛊咒是什么,既然你这么喜欢自己制造出来的这怪物,那我送还给你吧。”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啊…”

    朱丽娟话音刚落,那刚碎裂成一片的红色玩意儿居然在一瞬间扑向覃伟民,哀求声中的覃伟民惨叫连连,伴随着更加恐怖的是的一幕出现了。

    “啊…朱丽娟…不要…求求你,不要啊…”

    再多的祈求已经无济于事,那玩意儿似乎已经进入到覃伟民体内,正不停的撞击着覃伟民身体上每一个组织,每到一处,碎裂顿开,不仅如此,覃伟民好像还在不断的缩小,不对,应该是在不断变矮。

    “乔诚,快跑,那东西会吞掉这里所有的人。”

    不知什么时候,人群外围传出一声大喊,我听出来了,是秦铁明,他到了, 这语气我一下子意识到危险,那东西在吞噬覃伟民的体内骨肉。

    “哈哈哈,跑不掉了,今天这里所有的人都跑不掉了,都去死吧,都陪我的一起去死吧。”

    站在不远处的朱丽娟大笑起来,我明白了,她准备和所有人同归于尽。

    “老大,夏晓晓,走!”

    转身拉着还在发蒙的夏晓晓,没命往外奔去。乱了,彻底乱了,土家寨都乱了,朱丽娟在高声大笑,我和数名同僚在飞一般的奔逃,逃命面前,就连那姓高的校长也未落后于人,而哪些原本围在外面的寨民却一窝蜂的围追堵截我们。

    “哒、哒、哒…”

    几个武警战士手里的微冲也不是吃素的,几番下来,阻力虽然还在,但路也慢慢杀出一条,这个当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啊…”

    随着第二声若覃伟民般的惨叫传来,秦铁明所说成为事实,那玩意儿已经进入另一个寨民身体,转头瞥向那只剩下一张皮的覃伟民,心中凉意更甚,脚在发抖,不过跑得倒更快了。

    “快,跟我走,大家都跟我走!”

    终于看到秦铁明,若同救星般站在外面,招手于我们,自己也跑起来。山路崎岖,但并没有影响我们逃命的奔袭,摔了,爬起来又跑,再摔再跑,后面阵阵惨叫,很多寨民已经顾不上再来追击,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也不知我们到底跑了多久,直到有人彻底跑不动了,秦铁明这才让大家原地休息五分钟。

    “秦长…秦哥,这到底怎么回事?”

    喘过粗气,我忍不住问起来。

    “一会儿问你们老大去,现在逃命吧,哎!好好的一个土家寨,就这么成人间地狱,也罢,当年他们自己犯下的错误,也该还了,只是这代价实在太大。”

    “老大?”

    整句话里我却只注意到‘老大’二字,回头瞥了一眼,老大还在大喘气,同样回了我一眼,没打算搭理我。

    “我们、我们还是跑吧,万一那东西追上来怎么办。”

    高校长撑着那肥硕的肚子,也喘着大气,居然还提出继续跑,活命这事儿上潜力果真无限。

    “暂时应该不会追上来,而且那东西还不完善,离开真空试管,就必须不停的摄取血肉能量壮大自己,一旦间隔超过几分钟,会自行萎缩,最终被蒸发掉,除非…”

    秦铁明此话算是给了我们一定心丸,几分钟时间,我们跑得已经够远,几分钟时间应该不会被追上,但最后的‘除非’却让所有人的心又提起来。

    “除非什么?”

    “除非那东西已经附在我们这群人中某一个人身上,那就另当别论了。”

    “什么?”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之前在土家寨一通混乱,谁也没能顾得上谁,真要发生这样的事那就完了。

    “秦、秦哥…”

    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秦铁明,难免有些尴尬,但事儿我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