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佛刹惨案

    更新时间:2016-10-11 21:36:31本章字数:3141字

    升阳洞寺位于C市郊县小镇,因寺里有一口长年不断的泉洞得名,传说只要能喝上一口洞中泉水,便能长生不老,当然那只是传说。

    寺庙沿山而建,不大,但被上下阶梯分作三层,泉洞就在二层,洞口有棵老黄角树,听老和尚说树龄没有八百也有五百年,蓝衣服女人每次来这里都喜欢坐在老黄角树下看看喜欢的书,在文字里找回自己想要留下记忆。

    黄角树下有一解签老和尚,每每有香客从洞中抽签出来,他总会在滚筒车上找出碣语,面带慈色向信众一一解释,不过,得收钱,说是随缘,但底价十二,但凡是情侣老和尚还会翻上一番。

    女人不信佛,但很喜欢寺庙的幽静,至少能减轻内心的浮躁,她向往这种悠然自得的感觉,也只有在此刻她才会感受到平静。

    半小时后,一阵吵闹声将女人从自我思维中敲回来,一层大雄宝殿门口广场处似乎有些状况,女人皱了皱眉头,难得一个心静的下午,居然被搅了心神。

    侧头往下瞥了一眼,殿门口围着几名香客,还有几个寺里和尚在争论什么,似乎还动了手,女人不喜欢管闲事,起身从另外一边阶梯下去,准备离开寺庙,数步之后已到寺门。

    “啊…啊…死人啦,死人啦,妈妈耶,有鬼啊!”

    惨叫声自身后传来,三名香客奔命往门口跑来,女人倒是止了步,皱着眉头看着夺门而出远去的背影。转头往后看了看,数名寺里的和尚从各房出来,大叫声也不断传出,有和尚呼喊赶快报警。

    女人摇摇头,不管闲事是自己的职业习惯,尽管大雄宝殿处发生的事已经勾起她的好奇,但最终还是推门离去……

    C市公安局八楼局长办公室

    “肖刚,由你牵头成立专案组,县公安局和民宗局那边我都已经打过招呼,他们会全力配合你们刑警队工作,不过小肖啊,案情材料我看过,有些诡异,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尽管提,厅里比较重视这起案子,一定要尽快破案。”

    肖刚接过孙局长递来的烟,没点燃,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案情材料他也看过,一死三重伤,的确比较棘手,不过怎么又惊动省厅这才是他此刻比较关心的,总觉得心里有些堵。

    “小肖啊,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这真的没办法,咱们省会城市就这样,稍微有点大案子,省厅里立马就会知道,而且还有件事我得提前告诉你,这次案件现场目击者中有一位是…呐,你懂的,所以你得抓紧时间尽快破案,本来我还想你给你们立个限时破案,想想还是算了,你们工作也难,尽快吧,别丢咱们市局的脸。”

    孙局长手指了指上面,语重心长得说道。

    “孙局,这个案子,算了,我就一个要求,案情比较特殊,所以我需要市局灵案组协助侦破工作,不,应该是我们协助灵案组破案。”

    “小肖啊,就知道你会提这个要求,灵案组周山那边你不用担心,省厅已经直接向他们通过气,去吧,你可以直接去找他们。”

    “谢了孙局,那我去了。”

    孙局长点着头,倒着手背摆了摆…

    ………………

    C市公安局七楼灵案组办公室

    “一对二,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起了吧,三不带,完了,骆军,下周二中午饭都输了,还继续不?”

    夏晓晓一脸得意的洗着牌,骆军脸有些挂不住,自己在网络世界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这现实里两人斗地主就差没把底裤输给夏晓晓,带着哭腔连连求饶。

    “两位美女,你们就饶了我吧,我要说不来,一会儿她又得…来了又是输…”

    骆军用余光瞟了一眼还站在窗口的艾文丽,眼神中带着畏惧,又看了看夏晓晓,声带哭腔得说道。

    “没事,没事,这才赢了两周中午饭,咱们怎么也得凑齐一个月。”

    “不,不干,打死我也不干……坚决不干。”

    拉锯战就此展开,艾文丽嘴角抽出一丝难得的笑意,也不去再去理会这二人之间下面会发生什么,思绪有些乱,不知道为何,也许是因为这办公室里少了点什么。

    “咔嚓…”

    门开了……

    “老大、老大…”

    夏晓晓从骆军电脑桌上跳了下来,骆军也从自己位置站起来,艾文丽正了正身形,长官的称呼也和夏晓晓等人一样变成了老大。

    “夏晓晓,立即通知乔诚归队,前前后后都两个多月了,这假期都得创警队吉尼斯了。”

    “是,老大,对了,老大,是不是又有新案子?”

    夏晓晓一个标准敬礼,而后才略带疑惑的问起周山。

    “对,新案子,省厅点了乔诚的将。”

    ………………

    重庆酉阳桃花村苗寨

    接到夏晓晓的电话时,我正站在‘万虫窟’前发呆,答应苗寨九婆的一个月时间早已经结束,但我还没打算回去,就这么一段时间里发觉自己已经爱上这里的生活,至少没有我想象的那般复杂。

    九婆在我身上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从她那里我倒明白了许多,我留下她也愿意,都无所谓,也就一直在继续,若不是夏晓晓这电话不定还得待多久。

    “夏同学,你身体没什么事吧?”

    “没事,好着呢,回来吧,队长等着你。”

    队长,周山,自打上次从土家寨逃离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通过一次电话,一想到他,我还是有诸多耿耿于怀的事。

    “嗯,知道了。”

    抬眼望着谷口两座山头,警察,原来我心里还是很在乎这样一个身份。

    ………………

    翌日,升阳洞寺

    寺庙,佛门之地,该为神佛保佑,奈何如今诸多佛门面目全非,世俗钱权贪欲早已将其本质浸染,世风如斯,不得不叹。

    我不信于佛,但独爱因果佛理,所以也从不亵渎宗教信仰,升阳洞庙门不大,进去还得穿过一弄堂,可能是我们穿便衣的缘故,守门老和尚没有认出来,拦住我们要收门票钱。老大有些恼,不是因为买门票,而在于事先就已经通知寺庙要封锁案发现场,没曾想还在接纳香客。

    县民宗局局长被老大几句话说得有些脸色挂不住,劈头盖脸就对着老和尚一通臭骂,夏晓晓想阻止,被老大拦下。

    “案发现场已经做过初步处理,尸体已经基本运走,牟法医他们一会儿就到。”

    大雄宝殿前,夏晓晓根据案情材料在向我和老大介绍。

    “基本运走?什么意思?”

    老大和我同时想到这一点,案情材料措词一般比较严谨,‘基本运走’这词语的确比较突兀。

    “是这样的周队,最新案情材料刚送到,我也只是粗略得看了看,四个受害人里其中一个身体爆炸,几平米内全是血肉,处理现场得同僚只有尽可能将尸体组织收拾干净,所以案情材料上才用了‘基本’两个字。”

    “恩,身体爆炸我知道,但没想到会炸成这样,而且上一份案情材料可没有提到从身体内部。”

    老大微微有些吃惊,同行的肖刚也是如此,稍显惊讶,夏晓晓倒还练出来了,这般一本正经念出来居然看不到面色变化,而我的注意力却并未在此,而是落在了正前方。

    大雄宝殿,青底金黄四个大字正挂堂门,正对往里看,十几米高的一座大佛威立其中,我叫不出菩萨名字,但心底却出现那么一丝丝肃然而敬,更有那么一丝丝悲悯之心。

    佛讲因果报应,如今这佛前犯案,真若是报应,那绝是万劫不复,宝殿前一片广场,估计有一两百平米,雕花石栏,左右两旁各有一片围圈而成的万年青,一眼扫去,颇有些古朴气息。

    然则就在这广场正中地面,斑斑血迹犹见,现场勘查所留下的各种标识清晰可寻,不过是三个人。

    “夏同学,不是说一死三重伤吗?怎么只标识了…哦,算了,我明白了。”

    原本我想问四个受害人为什么只有三处标识来着,一下又想到那已经爆裂成碎肉得其中一名受害者,立马就释然开来。

    “夏同学,能不能具体再…”

    刚想再问,大门处出现几个身着警服的人,进门往前看了一眼,而后疾步走过来。

    县公安局的同僚赶到,一个劲儿的解释说路上耽搁,老大摆摆手没说什么,让几名县里的同僚赶紧把整个现场包括一些证据收集讲一遍。

    “周队,这暂时没有证据,现场也没有凶手,当时在场得目击者都亲眼看到这几个和尚突然就死在这里,事前没有一点儿征兆,尤其是其中一个和尚,好像是寺里的监事兼会计,直接就爆炸了,领导,你们没看到那现场,太吓人了,处理现场的同志还得用铁铲在地上一点点得把肉铲起来。”

    领头是县公安局一副局长,听他介绍有些费劲,不过现场情况我倒听明白了,再根据地上标识,基本能将整个画面印入脑子。几秒之后我才突然想到,自己什么时候有这能力了?

    案时间为昨天下午1点过,现场目击者共五人,一对小情侣,一对夫妻,另外还有一个本县做生意的个体户,目击者口供一致提到他们当时都在大雄宝殿附近,听到门口处传来吵闹声,也就全都过来看起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