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没有凶手

    更新时间:2016-10-12 13:47:35本章字数:3083字

    中国人素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尤其还是和尚吵架这样得稀奇事儿更能引得注意,没有人劝,全都是搬板凳嗑瓜子儿的主。

    四个和尚,三人围攻一人,言语中似乎涉及到寺内什么经费问题,有香客在,几个和尚有所避忌,没有过多提及,但吵闹却在不停发酵,最终演变成一场混战,三对一的情况下,那被围攻的和尚居然没有落下风,用目击者情侣的一句原话叫做——那和尚应该练过。

    原本这场和尚间的混战应该在其它各房和尚出来之后得到制止,但所有人都没能来得及,惨剧就这么发生了。

    “噗呲!”一声。

    其中一人居然就那么爆了,虽然不是很剧烈,就那么方圆几平米,但这威力却吓坏了所有人。首先是刚还在混战中的其它三个和尚,全身上下都沾满了血淋淋的碎肉,即便是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几人身上也多多少少沾上一些。

    有人尖叫,紧接着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那站在场中惊魂未定的三个和尚身上的皮肤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青色,一动也不动,几秒之后轰然倒下,抽搐一番不再动弹。

    “周队,还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副局长姓陈,五十来岁。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掏出烟向我们一人递了一支,老大没接,我倒是接过抽上。

    “陈局长,还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事?”

    “这个,周队,是这样,局里在向上汇报的案情材料里有个词语可能会引起上级机关的不满,但我们没法,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陈局表情复杂,脸上透出一种无奈,又似有难言之隐般的不能理解。

    “陈局长,有情况就说,我们这群人都是来破案的,不是老虎。”

    “周队,那我就说了?”

    陈局似乎还有所担心,试探性的看着老大,我心里冷哼了一声,倒不仅仅因为这一个陈局长本身,现实而已。

    “哪来那么多废话,直接说。”

    之前在门口时,老大就憋着一肚子气 ,陈局这会儿正撞枪口,好在老大也算能压得住性的人,要换个人不定直接都得发火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老大的级别有可能比这陈局还低,但来处却是市局,甚至还挂着一个省厅,在下级部门看来这就是钦差,谁敢得罪钦差?陈局见老大有些来火,立马有些急了。

    不过陈局并没有立即说出原委,而是拉着老大站到一旁开始耳语起来。

    “是这样?陈局,知道这事儿的人有那些?这个信息一定要封锁起来。”

    相对来说,陈局和老大耳语的地方离我较近,老大这句话我听到了,语气中带着阵阵凝重,听上去还应该有更严重的事发生,想想似乎也是这样,如果仅仅是表面上这样一件普通案子,应该不会惊动省厅,惊动灵案组。

    “好了,陈局,你先带着你的人走,顺便安排一下肖队长手里的几个兄弟先休息一下,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待几天,另外民宗局的同志,今天真是辛苦你们了,要不你们也先回去,这里交给我们,对了,还得麻烦你们向寺里住持打个招呼,暂时禁止香客进庙,麻烦了!”

    民宗局局长夹着公文包连连点头,和陈局一行人离开,广场处也就只剩下灵案组成员和肖刚。

    “好了,我现在通报一个情况,刚县公安局陈局长告诉我,四人中一人爆炸只是一个开始,另外三人身上全染成青色,最后还是死了,而且运回公安局法医科之后轻轻一碰全都燃烧起来,并造成法医实验室失火,扑救得及时,没有造成更加严重后果,但尸体都变成了粉末。”

    “粉末,失火!老大,你能不能讲清楚一点?”

    夏晓晓迫不及待得问起老大。

    “不能,因为陈局说的就这么多,所以现在我们要分作两组,夏晓晓、艾文丽,你们负责去县公安局法医科了解情况,一会儿我通知牟洁直接过去,肖队长,你也听到了,事情没那么简单,麻烦你和你的兄弟能协助两位小同志的工作。”

    “没问题!”

    肖刚回答干脆,或许是因为上次的案子,肖刚不再有更多的质疑。

    人走了,整个广场也就只剩下我和老大二人,依得我的想法既然案子大白天发生在这广场上,那就先从广场入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如果有,当然好,如果没有,那就得从人着手,寺庙里就那么些和尚,当日也就那么些游客,一个一个得排查,总应该有些线索。

    “乔城,怎么看?”

    石栏旁,老大目视前方,话语间居然有那么一丝丝小心翼翼,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知道。”

    唯有这三个字能代表我此刻心境。

    “乔诚,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梗,还在怪我在那个案子上事前对你有所隐瞒,对不起,如果不那么做,我们就不能成功破案…”

    “老大…”

    停顿了一下,我阻止了老大继续说下去。

    “老大,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事先没有告诉我你在演戏,其实,我只是想问你,咱们真的破案了吗?真正得凶手抓住了吗?还有好多疑点都无法解释,这一个多月来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到底适不适合当警察,还是仅仅因为我身上得特殊性,警队需要我?”

    沉默…老大在沉默…而我也沉默下来,数秒之后,老大这才开口。

    “乔诚,我只能告诉你,有些事不是你我能够左右,也不是你我想象中那样,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不是信因缘果报吗?不是不报只因时候未到,或许在以后得某一天里,你会发现很多事都会顺理成章。”

    又是一阵儿得沉默,我掐灭了手中得烟头。

    “明白了老大,尽人事,听天命,因缘果报,对,因缘果报,终有一天会水落指出,说说吧,咱们现在该怎么干?”

    多话无益,老大几句话并未打开我心中郁结,不过案在当下,既然灵案组已经接到这起案子,重心当然得在这上面。

    “我还是那句话,乔诚,对这起案子你有什么看法,毕竟你信佛。”

    “老大你错了,我不信佛,不过我信因果佛理,这起案子大白天发生在诸多目击者眼皮子下面,性质恶劣,消息肯定是封不住的,所以留给我们破案的时间并不多,尽快破案才能消除影响,我个人偏向于这又是一种毒素之类,就像苗土寨那种能杀人于无形的蛊毒,甚至根本就是是另外一些蛊咒之类的东西,凭空身体爆炸,可不是说办到就能办到,一切都得等尸检报告出来才知道,可咱们现在最难得就是尸检,一堆碎肉,另外三个也都变成粉末,这难度…”

    “好,好,一针见血,尸检是牟洁她们的事,好坏消息咱们都等着,至于你刚所提出来得假设,咱们既然想到了为什么就不能顺着这条思路走呢?想必你在九婆处也捞到不少‘好处’,今天这现场你就是主角。”

    “别,别,老大,你少来,我哪里能捞到什么好处,能活着回来已经不错了。”

    突然有回到以前的感觉,不过事儿得开始做了。

    感觉,闭上眼睛,深呼吸,我需要一种感觉,一种对现场还原得感觉,睁开眼,爆尸在这里,假设一下当时这和尚得表情,身边另外一个和尚的表情,然后是香客,都还原起来,每个细节都连续起来,没有凶手,根据案情材料和刚陈副局长刚才得描述的确没有凶手。

    一个没有凶手的案件该如何下手?如此一来也就间接证明了我的假设,毒?蛊?似乎找不到蛊得影子,也就只剩下毒了。

    “乔诚,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

    “暂时没有,我想咱们应该见见寺庙里那些和尚。”

    “恩,民宗局局长已经打过招呼, 人都在经堂,我们直接过去就行。”

    “好!”

    眼望大雄宝殿正中那尊菩萨,突然有种想三拜九叩的冲动,晃眼间又摇了摇头,为什么又会觉得菩萨不那么慈祥,甚至还有些许凶相,我不信佛,但也从不亵渎佛,一种敬畏心态吧,但就在此刻不知为何就这样了。

    “乔诚?你在看什么?”

    “看佛!”

    “你不是不信佛吗?”

    “敬畏而已!走吧,咱们去见见那些和尚,对了,秦铁明后来有没有向你讲过他回到土家寨还遇到过什么?”

    “没有,我也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

    ………………

    升阳洞三层经堂

    佛经梵语,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喜欢那种感觉,尽管我听不太懂,我敬畏佛,也敬畏一些真正修行之人,当然,如今世风,不是所有和尚都能称作修行之人。

    住持接待了我们,没有想象中的仙风道骨,就是一看上去清瘦的老人,眉头紧锁,知道我们来意,也没有多语,直接向我们介绍起寺里的情况。

    升阳洞寺以泉洞得名,俗家弟子不少,但真正在册得僧人只有二十九名,除去已经遇害的四名,剩下二十五人全都在经堂,老住持不停在嗟叹,并告诉我们他早想到有可能会出事,但没曾想会这样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