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夜探古寺(一)

    更新时间:2016-10-13 09:34:05本章字数:3122字

    “老师傅,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寺里有问题?能不能向我们具体说说?”

    “阿弥陀佛,两位警官,升阳洞虽小,但,唉…都怪我这两年身体不好, 乏于节制寺内僧众,真的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样的事,但,如果真要说害命,我了解到的情况似乎还不至于,这也是我到现在都还想不通的地方。”

    老住持显得很忧伤,并在接下来将寺里情况介绍了个大概。

    升阳洞虽小,但因有那口泉洞存在,所以在整个县市区还算不错,香火虽说不是特别旺盛,但总收入还是较好,每年民宗局来核算经费的时候基本还有盈余,而这部分钱大多又用于寺庙得平常运转,以及各方面的修缮。

    既然出现钱财收支,那就肯定设有出纳会计,因为人手问题,案中身体爆炸的照明法师身兼出纳会计两职,从职业角度来说这算违规,但在实际中却不难见。

    老住持所描述的寺里混乱就和寺庙里钱财管理问题,简单点说就是部分僧众觉得照明和尚伙同寺里另一个管事的监寺制造假账从而中饱私囊。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闹得特别厉害,口角之争几乎每天都在持续,老住持已经无法再遏制事态恶化,不得不上报县民宗局,公安局经侦部门也在最近几天前来协同调查。

    “老师傅,你的意思是最近几天,经侦部门正在查寺里的帐?”

    老大抿了一口桌上的茶,若有所思的的追问起来。

    “对,就在照明出事的那天上午,公安局带走了寺里所有的账本。”

    “哦,是这样,老师傅,你们都是方外之人,这里又是佛门盛地,我有句话也不知道能不能问?”

    老大语气令人迷惑,看不懂,也摸不透,只得等着下文。

    老住持的神色倒是淡然,回应没什么不可问,不可说。

    “好吧,那我可问了,寺里最近有没有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比如闹鬼?”

    “闹鬼?警官说笑话了,就像你说的那样,这里是佛门之地,怎么可能闹鬼?没有,不可能的事,不可能!警官你怎么这样问?”

    完全不明白老大为何突然这样问起,不过从老住持所略微变色的脸上,我倒看出点猫腻。

    “没什么,就问问而已,这样,我们今天来的目的老师傅一定清楚,能不能提供一些可疑人员名单?”

    听到这儿我脸都要了绿了,一个多月不见老大办案怎么这样了?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这不类似于诱供么?能这样儿?

    老住持似乎也没料到老大来得如此直接,一时语塞,好几秒之后这才继续说道。

    “警官,你刚不也说过出家人不打诳语,无凭无据我怎么能胡乱猜测。”

    “也对,那好,老师傅今天打搅了,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省里已经在督办这起案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定会抓住凶手。”

    “一定、一定!”

    老住持的话突然就减少,面色倒依旧不变。

    “乔诚,咱们走?”

    “是!”

    尽管还是没弄明白老大的怪异,但他既然都让撤了,我当然也得听从,怎么说他都是我老大,至于其他事,回去再说。

    人一出门,老大立即沉下脸来,我了解他,肯定有话要说,不过这次倒很奇怪,居然憋着没说,自顾着沿着门前水泥小道往外走。

    “老大!”

    “别说话!”

    一段路之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憋着难受,问吧,刚开口,被老大三个字堵回来了,琢磨着这事儿咋越来越蹊跷,老大就像在中了邪似的,也没打算再开口,先出去再说。

    数分钟之后,我俩来到水泥小道出口,车还停在外面,老北京吉普,一落座,老大居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我快要彻底懵了, 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老大?”

    “终于甩掉后面尾巴了?”

    “尾巴?老大你说咱们身后一直都有人跟踪,不能吧?这是在演谍战剧还是怎么地?”

    此话玩笑成分居多,还真是的啊,当这么几年警察,咱跟踪嫌疑人的时候多了去,被人跟踪还真是头一遭,至少我是这样。

    “乔诚,老一套那种匪怕警的时代早过去了,现在有些罪犯天不怕地不怕,咱也是人,最怕遇到这样的人,说不定哪天咱就被人下了黑枪,当然这话也只有咱俩人的时候说说,本来咱这行名声就已经不行了,再说些不当言语,那更加抹黑。”

    老大从操纵台上捡过一支不知放了多久的烟,自顾着的点上,略微疲惫的闭上眼这般说道,而我却陷入沉思,今天的老大真有些不一样,或者说老大早在两年前就不一样了, 但是——他说的都是实话,警察也是人,也有妻儿老小, 也需要得到尊重, 现今太多不明真理的吃瓜群众,警察处理事情稍有什么问题,立马就会群起而攻之, 站在道德高地,殊不知自己…算了, 话外之言。

    “愣着干什么?开车啊?”

    老大深深的吸了一口只剩下半截儿的烟头,催促着我开车。

    “哦,知道了!”

    加油,换挡,走人!

    “停!”

    几百米之后,老大一个直挺坐了起来,嘴里一声‘停’,开窗, 弹掉烟头,那么一刹那,我立即感受到昔日的老大又回来了。

    “老大,什么情况?”

    知道绝不可能是弹烟头这么简单的事,老大一定还有下文。

    “咱干这一行就准备好迎接各种危险,怕死也得上,事儿必须得有人做,走吧,咱倒回去,绕到升阳洞寺的后山,找个地方翻进去,今晚说不定会有所发现。”

    “老大,那老和尚有问题?”

    “对,你也看出来了?”

    “我也是后来才想到,老大你实在太反常了,我甚至都有些相信是真的了,但我后来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

    “那些和尚念的经。”

    “恩,继续说来听听。”

    “普庵咒,只是我没有想到老大你居然也懂这个,老大我没有错吧?”

    “乔诚,秦铁明的眼光不错,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特殊,至少你脑袋很够用,对,就是普庵咒……”

    “老大,这是在夸我,还是在告诉我你们一直都在拿我做实验?”

    “怎么想都成,不过咱们现在首要做的就是悄悄的回升阳洞去。”

    升阳洞依山而建,山是什么名儿不知道,虽说是山,却更像一片连绵土丘,不高,也就利于我和老大干事。

    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或许老大也不知道,围着寺庙后面几个来回才在黄褐色围墙头处找到合适地方,入夜,我们开始行动,两人配合,进去也不是很难。

    “乔…”

    “老大,别说话,有情况。”

    刚一落脚,脑子里突地出现一种若针芒刺中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不清楚,老大想低声说什么,被我阻止,我俩蹲在角落不敢动弹,扫视四周,似乎又没见到什么。

    如此一动不动好几分钟之后,感觉突然就没有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老大,有没有看到什么?”

    “没有,我还要问你,你有什么发现?”

    “这个,我也不知道,刚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心里很闷,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老大,这个,你之前问过老和尚,不会真有鬼吧?”

    “呵…”

    老大扯着嘴动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笑了。

    “乔诚,灵案组的成立之初也曾让我迷惑过,后来人民医院的案子的种种诡异导致这种迷惑在进一步加深,虽然我不曾表露,到这种感觉却在不自觉中存在,你和秦铁明这样的人都存于这个世界,为什么就不会有鬼呢?”

    “啊?老、老大,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老大这话太出乎我所料,我原本还做好他会教育我两句的准备,没想到这弯拐得…若有所思的盯着老大,不会在套路吧?

    “老大,你这意思是相信世界上有鬼?”

    “呵…”

    老大又是这声儿,这次我隐约中看清楚了,老大还真在笑。

    “相信,为什么不相信?不过我所说的鬼和你嘴里的鬼可不一样。”

    “老…”

    “别出声…”

    刚要继续问下去,老大伸手一按,我立即领会,脑袋埋下,躲进墙角阴暗处,没过一会儿,有亮光从另一头闪了一下,又熄灭,然后又亮了。

    仔细看了看,一和尚用手机屏幕照着亮从墙头匆匆而来,可能是屏保时间太短,时不时还在熄灭,这路线应该就是奔着我俩躲藏地方。

    昏暗中我和老大互望了一眼,我想起身,再次被老大按住,侧着身子往外挪了挪。

    就着和尚目前的路线,我们已经无处可躲,夜探古寺,我们不想被人发现,至少不愿意这么早就打草惊蛇,权衡之下,我和老大都做出了先放倒这和尚再说的决定,同样是打草,至少在今晚不会惊蛇。

    就实战经验来说讲,老大远胜于我,没什么争风之说,老大上,我也想见识一下老大手里的真功夫。

    近了,一步步更近了,蹲守抓人的情况以前在刑警队的时候没少干过,但这次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居然还带着那么些许兴奋。

    近了,越来越近,眼看着已经到五六步之外,老大身体微微一震,我知道他要动手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