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夜探古寺(二)

    更新时间:2016-10-14 10:53:42本章字数:3069字

    老大未动,对面那和尚倒先动起来,下意识中以为和尚已经发现我们,再是一看,情况不对,和尚手中电话在一刹那间跌落在地,一两秒内熄了,在看那和尚,我有些懵了。

    尽管天色昏暗,但我还是能模糊看清,和尚、和尚居然双脚离地,整个人在惊叫声中飘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往后倒飞起来,惨叫声响彻整个寺庙。

    亮了,寺里好些地方亮了起来,惨叫声也戛然而止,人不见了,就在我们眼前诡异的不见了,而我还目瞪口呆的盯着那消失的方向。

    “乔诚,别愣着,赶快走。”

    老大一声提醒,我这才反应过来,如此情况那肯定得惊动寺中人,这要是再不走,那不得露了行踪,走,当然得赶紧走,不过这走得依旧有些恍然,如果说上次人民医院时看到的那一幕是因为太远不真实,而就在刚才,就在我们面前,这真真实实的存在。

    狠狠的揪了自己一把,钻心痛,一切都是真的,没有红色时间牌,没有别的任何能够引得我们注意的东西,难道说是那掉在地上的手机,不能啊,我们的注意力也没在上面,可事实却是那和尚真就凌空起来,然后惨叫了。

    “哎,哎,乔诚,该回神了,上次那么大的事儿都没这样,怎么?被吓着了?”

    “老大,你刚说我嘴里的闹鬼和你的闹鬼不一样,那你的鬼又是什么鬼?”

    明刀明枪的干我至少还能知道自己到底会在哪着道儿,刚那么猛然来一下,心这会儿都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嘴边一句‘吓死老子’的话生生被我收回来。

    “乔诚,清醒点,嘴里怎么老是鬼、鬼、鬼,乔诚,乔诚,你怎么了? 我是老大,乔诚,看着我。”

    眼中忽地就模糊起来,耳中能听到老大的声音,但却只是那种‘咕哝咕哝’,就像此刻的我在水底,而老大在岸上一般。

    “老大,你在说什么?”

    “乔……诚,醒……”

    心里在说着什么,感觉上嘴巴似乎也在张口,老大却像没听到似的,一直不停在我面前低声喊着,昏暗中他的身形越来越模糊,声音更是越来越小。心知要糟,这不定扯起哪门子的疯,以前还从来没有过这情况,关键时刻掉链子,昏迷,这就是濒临昏迷的感觉?

    “乔诚…”

    “啊?老大,怎么了?”

    突然又清醒起来,眼前老大愣了一下,刚要说些什么,不远处就传出急匆匆的脚步声,听上去还不止一个人,老大拉着我又是昏暗深处挪了挪。

    “老大,到底什么情况?刚才我怎么了?”

    “乔诚,鬼知道你怎么了,回去之后我得找秦铁明好好聊聊, 这样下去不行,万一哪天执行紧急任务你突然来状况得害死人。先别说了,既然你已经清醒,咱们该做的事还得继续做,这些和尚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去,估计应该是经堂,咱们去看看这些人到底这些和尚到底在搞什么鬼,出事的地方不留,反倒都往经堂跑。”

    听得出老大对我的问题有些无可奈何的,不过他说得对,该干的事儿还得干,更何况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老大,别动!”

    刚准备动身,我这整个人又是一凛,赶紧提醒老大。

    关键时候老大不含糊,也能看出他对我的信任,如此状况依旧毫不犹豫的蹲回下来。

    “往上,十点钟方向,那两个红点,看到没有?原本没有的。”

    “两个?只有一个,现在没了。”

    自打一进这庙中我始终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先前那会儿我没能准确的捕捉到,但就在我和老大刚起身这一刹那,那种感觉又出现了,瞬间判断阶梯往上十点钟方向有俩红点似乎在盯着我们,危险,意识里立马感觉到危险,拉着老大再次蹲下。

    如果仅仅这样我还可以为自己找点理由啥的,或许那是寺庙里的监控设备,但就在老大报出‘只有一个,然后没有了’那一刹那,冷汗立马就从背心沁出。

    “噗…”

    “我X…”

    就在我和老大再次静止不懂两三秒之后,身后昏暗处突然传出细微一声,但在如此静止的下出现的声音,怎么都有些毛骨悚然,这次连老大都忍不住了,掏枪,‘咔啦’一声上了镗,而我因为直接从酉阳来的升阳洞,没领配枪,哆嗦一下之后在地上摸了块水泥握在手里。

    “谁?”

    老大低声一吼,声音里带着镇静与威严,我也因此而鼓舞,手握着水泥块冷静的判断起四周状况。

    黑暗永远是恐惧的帮手,当人心能战胜黑暗的时候,恐惧自然就没有了,寺庙本事清冷威严之地,对常人来说却也是恐惧滋生地,尤其这样的夜晚,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心底不再恐惧这黑暗,不再恐惧这恐惧,不远处我又看到那俩红点,只不过这次的位置早已改变。

    “老大…”

    我和老大以背靠背的防御模式在警惕四周,看到这俩红点,我抵了抵老大胳膊,示意那红点的方向,老大却以同样的方式拉着我看向相反的另外一方向。

    同样的红点,同样的俩红点,邪门儿了。

    “老大怎么办?”

    “走,先保证自身安全,离开这里再说。”

    一个优秀的临场指挥官知道什么叫做进退利弊,今晚我们来不是非要做点什么,既然不能再继续,那就撤呗,打心里我也觉得该是时候先离开。

    “老大小心!”

    “乔诚小心!”

    就在老大做出决定的同一时间,我和他嘴里先后低吼起来,在我眼里,那俩红点居然以诡异的运动痕迹向我们飞射而来,想必在老大眼里那俩红点也是如此,这才会发出同样的两声吼。

    鬼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心中一紧,老子豁出去了,屁股一抵,老大有些措手不及,似乎被我弄趴下了,这正是我要的效果,抬手一挥,手中水泥块砸了出去。

    “啪,噗、噗……”

    三声响,水泥块在地上‘啪’一声响,但很明显并没有砸中什么?眼前一晃,那飞射集中而来的红点带过一阵冷风,居然躲过我朝向身后,情况要糟,刚我屁股那一抵,老大应该还没来得及起来,居然是冲着他去,转过身来,咦…

    不见了,刚明明从我身边过去的红点居然不见了,昏暗,角落里再次陷入昏暗,而我却陷入到更大的混乱和惧怕之中。

    “乔诚,你…刚太危险了,算了,回去再找你算账,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

    老大起身向我问起,还真难住我了,我真没感觉出刚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这怪异的红点,一阵阴风,然后不见了,联想起来,我还是有些哆嗦。

    “老…” 

    “谁,谁在哪里?”

    正想在具体解释一番,就这会儿对面阶梯处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声音传来,我和老大同时往后一躲,手电光随后射过来。

    “喵…”

    一只猫,就像影视中的巧合一样,一只猫从我身边窜出去,不仅我们吓了一跳,对面那手握电筒的和尚也吓了一跳,居然还骂骂咧咧起来,而后继续往阶梯上走,方向依旧是经堂。

    如是信佛,这猫对我来说肯定就是佛前灵猫,可惜我不信,但不可否认这小东西帮了我们一把,同时也让我和老大都改变立即离开的想法,经堂,我们得去看看。

    白天的时候经堂我们去过,二层旁边一独楼,路只有一条,而且还得拐过几段栏杆,这会儿过去,碰见和尚的几率偏大,我们得躲着等一会儿。

    人一静下来,脑子就开始飞转,想得多,惧怕也就越多,刚那会儿红点飞扑我挡在前面,那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想来也是后怕。

    我身上到底有什么?脑子里突就出现舅姑婆嘴里的几个字——镇煞之气。

    可镇煞之气又是什么?

    “乔诚,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

    越过栏杆,我们绕到独楼之后蹲下,经堂墙体分为上下俩部分,下面由石砖堆砌而成,约两米左右的高度以上即为木质雕花,每隔五米左右会有一根红色大柱头,什么风格我搞不懂,寺庙建筑总会有些古风。

    研究建筑风格并非此行目的,经堂内鸦雀无声才是重点,我和老大都不敢有大动作,太过静寂在此刻成了我们最大的行事阻碍。

    小会儿之后,老大向我打出手势,示意我问往红柱头靠,悄声站过去,老大已经蹲了下来,并往肩口指了指。

    心领神会,我站了上去,非常时刻,也顾不得那么多。

    突然有警匪错位的感觉,我和老大的小心翼翼反倒更像贼,一秒钟的错觉,下一秒我已经蹲在柱头背后,缓缓的侧过脑袋,试图透过雕花墙面上的小窟窿看到里面在发生什么。

    灯,有些暗,倒也能看清,经堂内,老住持闭眼正襟危坐于桌前,二十几个和尚左右两边整齐划一,全都闭着眼不说话,一片沉默,着实奇怪得紧,我琢磨着会不会又在念经,似乎不是,念经不是这状态,打坐也不像,这都坐在凳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