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红眼病

    更新时间:2016-10-16 17:16:32本章字数:3202字

    县局的工作做得比较仔细,五人背景资料也在资料中夹着,俩c市医科大学生情侣,一对中年夫妇,国企员工,另外还有一个当地做批发水产生意的老板。

    毫不相干的生活轨迹,互相之间看不到半点联系,唯一一点引起我注意的是那对打报警电话的是学生情侣,不是因为他们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而是我对c市医科大这地方有些敏感。

    几番分析之后,大家最终还是将方向定在寺庙内部本身,肖刚提出将近几年离开和加入升阳洞寺庙的所有和尚资料都找出来,或许能有所发现,老大赞同,我明白其中理由,升阳洞里的和尚的确有问题。

    老大还提出对近期出现在寺庙里的所有人员进行排查,这个有些难度,进入升阳洞寺庙不需要登记手续,寺里也没有监控设备,全靠和尚的回忆,而这些和尚本身就是嫌疑对象。

    这事儿交给县局组织人手进行,老大也清楚难度,只有两个字的要求——尽量。

    案情分析会持续到凌晨一点过,都困得不行,中间夏晓晓还来过,盯着我的眼神还是有些怪异,当然肯定不会是暧昧,大家都没有离开,我依旧不好直接问。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大家好好休息,明早七点半,各自根据安排进行,有任何情况都可以你向肖刚队长或者是我反应,祝我们顺利。”

    人陆续走了,老大这才看了看表,微微扯了一下嘴角,看来他没想已经是第二天了。

    县局招待所条件不错,我住了个单间,刚躺下居然就有人敲门,我心里琢磨着会不会是夏晓晓,开门一看果然是。

    这就尴尬了,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哦,不,夏晓晓身后还站着老大。

    “老大,你怎么还没睡?”

    “乔诚,你希望我睡还是不睡呢?要不我现在就回去睡了。”

    老大一本正经的说出此话,目光居然还微微瞥向夏晓晓。

    “嘿嘿!”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句话,只有‘嘿嘿’两声。

    “老大,你们有什么事吧?”

    “对,有事,当然有事,不过不是我们有事,而是你有事。”

    “我有事,我能有什么事?”

    俩人表情异常严肃,我将目光盯向夏晓晓,之前她表情就非常不对,这会儿来,肯定是她的原因,又看了看自己,没什么不对啊?

    “周队长…”

    莫名其妙了几秒,刚要开口,老大身后居然又冒出一人来,熟人,牟洁回来了。

    “牟法医,你到了。”

    “恩,咱们可以开始了吗?”

    又是莫名其妙的俩句话,我有些蒙了。

    “你们,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乔诚,就没打算让我们进去么?”

    什么情况夏晓晓也没说,钻着缝儿就进了屋,有些略微尴尬的让开,老大和牟洁也进了屋,也是这会儿我才发现,牟洁手里居然提着她那口几乎不离手的箱子。

    “老大,你们…”

    “别动,坐下,睁大眼睛。”

    一进屋,老大以命令式口吻向我说道,一愣一愣的真蒙了,机械般的坐在床上,牟洁走过来,顺利的打开箱子,密密麻麻各种工具中取出一清凉油大小的玩意,这东西我见过应该是扩大镜的一种。

    “干什么,牟洁,你要干什么,都说清楚,你那些都是用在死人身上的东西,你们…”

    伸手一挡,想要别开近在眼前的牟洁。

    “乔诚,别动,一会儿我就告诉你原因。”

    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晓晓抢了过去,带着疑惑,带着万般的不解,我还是选择了相信,坐着不动。

    牟洁这女人,我算领教了一回,冷冰冰的眼神里根本就没把我当做同僚,更或者说当做活人看,伸手托住我下巴往上一抬,盯了盯,眉间微微一皱,似乎真什么问题。

    “夏晓晓,你让开,挡亮了。”

    牟洁一边拿起手里的玩意儿,一边推开夏晓晓,目光却一直没从我脸上离开过。

    “牟法医,平时你看尸体是不是这种目光?”

    “别说话!”

    生冷的回话,就像我得罪她似的,仪器用上,牟洁在我眼前照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淡淡的摇了摇头,嘴里还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不是,应该不是,不是秦铁明描述的那样。”

    老大和夏晓晓也同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

    牟洁在大转弯,老大和夏晓晓同时也紧张起来。

    “不过什么?”

    夏晓晓更是紧张的问起来。

    “乔诚,你是不是偷看美女洗澡了,整出个红眼病大家都紧张。”

    牟洁并没有回夏晓晓的话,只是这样对着我说了一句,然后收拾东西向老大和夏晓晓点点头准备走了。

    老大再次盯了盯我,转过头也要往门口去,这下我可不干了,折腾我这么一大会儿居然都想走。

    “老大,闹着玩呢?你们要是不说清楚,今晚我都得睡不着觉了。”

    “我还有事,让夏晓晓解释。”

    “老大你…”

    这话一完,老大和牟洁都已经出门了,可夏晓晓也转身打算要走,男女毕竟有别,总不能就这样拉着她不放。

    刚到门口,夏晓晓居然转身了。

    “乔诚,乔大警官,你就不准备开口留我下来解释么?”

    “啊?留、留,你们要是一个都不解释清楚,今晚我真得睡不着。”

    夏晓晓‘嘿嘿’两声回转过来,一副大姐大做派的坐在凳子上,盯着我不说话。

    “夏同学,不不,夏美女,你倒是说啊。”

    见她这副姿态,我心里那叫一个急。

    “乔诚,打听个事儿,你是不是真看美女洗澡了?”

    一口老血差点把自己噎死。

    “夏晓晓,算我求你了,你们这到底是闹哪一出?又是秦铁明,又是红眼病,我错了还不行么?”

    恍然间居然有些暧昧感觉,我不懂暧昧,但这感觉很好,不过那只存在于十分之一秒中 ,夏晓晓接下来的话立即让我冷汗直冒。

    “乔诚,这一个多月你都在酉阳待着,一回来我就发现你的眼睛有问题,之前人多我没有说出来,老大让我回去睡觉我哪里睡得着,第一个怀疑就是那东西是不是还活着,并且留在了你身上。”

    “啊?” 

    第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夏晓晓嘴里的那东西是什么,这一反应,立马也吓得不行,要真那东西留在我身上,我这辈子基本上就已经完了。

    “然后呢?然后又怎么样了?”

    “然后我实在有些想不通,刚找到老大,老大立即找到牟洁,并打电话联系到秦铁明,然后就到你这里来了,还好,还好,你只是偷看美女洗澡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注意一下个人卫生就行,乔诚,乔诚,你有没有听我在说些什么?”

    夏晓晓噼里啪啦在耳边说着,而我却突地想到另外一件事,没怎么理会她,声音突然就变大了,听上去有些气呼呼的。

    “夏晓晓,如果,我说如果我真的变成怪物,或者身体突然发生异常诡异的事,你们会怎么样对我?”

    “啊?”

    夏晓晓愣了?看到我一脸的严肃,面色也凝重起来。

    “乔诚,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没事吧?”

    “我就问问,再缩小一下问题吧,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变成怪物,你会怎么做?”

    “或许,或许,我会对你开枪,或许我会救你,就像你这上次救我们一样,或许,哎呀不知道,我哪里知道那么多?灵案组里该动脑筋的人又不是我,乔诚,你这又是怎么了?刚刚才被你吓了一回,我可不想再来一回。”

    夏晓晓正了正心神,能看出有些紧张起来。

    “嘿嘿,和你开玩笑而已,那么认真做什么?对了,夏同学,你能告诉我现在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吗?”

    再次回到‘夏同学’的称呼,气氛一下就回转过来,漫不经心的问起夏晓晓我眼睛的事儿,实则我内心却在翻滚。

    红,我有种预感,我双眼里的红应该不是红眼病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和升阳洞寺里袭击过我们的那几个红点有关系,虽然只是一种预感,但却那般的强烈。

    “就是眼睛一圈都是红的啊?对了,中间好像还有些小点,牟洁说是红眼病,那肯定就是红眼病。”

    夏晓晓说得很肯定,看来她很信任牟洁,但我不这么认为,让一个整天摆弄尸体的女人来看我的眼睛,这不是儿戏么?更何况夏晓晓还提到我眼睛里有小红点,直接导致我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然则这种感觉又苦于不能向夏晓晓说起,本还想和她多说几句,却只有先下逐客令了。

    夏晓晓走了,被他们这么一闹,我脑子反而更乱,桃花村那东西再次被提及,尽管我自认为不可能,但这世界不可能的事太多,当然我更偏向于的是心中的那种预感,红眼病?应该不是。

    搞清楚情况之后反倒无眠,眼盯着天花板又是一个多小时,什么时候睡着的自己都不知道。

    次日一早,夏晓晓就来敲门,困得不行又不得不起,简单洗漱,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镜子里自己眼睛更红了。

    工作安排昨晚就已经布置好,我和老大再次往升阳洞去,这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凶手的案子,着实令人头疼。

    升阳洞寺与昨日并无什么区别,多的只是几分清冷,守门的和尚依旧未变,见是我们来,态度好多了,甚至还主动给我们推门,老大这次倒客气了。

    老大前后态度的不同在这一刻倒没有多注意,但就在跨进门几步之后,我猛然间的就想到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