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罗汉堂(二)

    更新时间:2016-10-19 22:53:34本章字数:3257字

    接我话的不是老大,而是一旁的夏晓晓,虽不至于显出异常夸张的表情,但也能从其脸上看到惊诧。

    “走,我去会会你嘴里的这个老地痞。”

    老大也是眼一睁,嘴角抽了一下,抬腿迈步,沿着水泥小道走起来。

    这一回,两旁兜售香蜡纸钱的摊主们似乎都嗅到了什么,看我们这架势,也就都没再向我们靠近。

    摊点前,刚还坐在窝棚里挂牌子算命的守门人,这会儿不见了,左右望了几眼,的确没见人影儿,向周围打听了一遍,好几个都说刚还看到,但具体到哪儿去了却又没人知道。

    老大‘嘿嘿’一笑,饶有兴味的翻了翻桌山还打开的卦书,又看了看后面的标价,想必老大这会儿和我之前一个想法,这老地痞有门儿,算命这事悬之又悬,老大似乎也不信。

    “乔诚,这地方咱们借用了,就地等着,这架势恐怕在和我们躲猫猫,反正也要等着牟洁和莫秋,就在这儿等,逮住这老头子咱们给他上纲上线。”

    老大的笑意我有些心领神会,想来自己手段还是差了些,要是之前下点猛药,说不定能从老家伙嘴里知道得更多。

    左等不来,右等还是不来,老大还是一脸笑盈盈的坐着,直到牟洁和莫秋身形先后出现,还是不见老头子人影,我琢磨着这会儿的他不定在什么地方看着我们,真躲了。

    时间不能耽搁,莫秋的到来为我们增添不少底气,至少他是一个懂的人,至于我,虽然知道自己有着一定的特殊之处,但真临事,还是个二百五。

    “走吧,不等了!乔诚,咱这样,要不你在这里等那老头子,说不定他只待见你。”

    “老大,还是别,我还是想去108罗汉堂里面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那行,都不等了。”

    老大朝着一旁刘局递了个眼色,刘局看上去也是明白人,点点头,交流算结束,老大带路,牟洁紧随其后,夏晓晓推着莫秋走在左边,而我左右一看,当然得跟上。

    庙门处没了守门人,进出方便不少,我还特地看了看收费的那间小屋,别那老头子就躲回这里面,很明显,我想多了。

    108罗汉堂就在庙内进门左手方向,门口不大,左右各是青龙白虎,当然我眼里是这名字,至于具体怎么称呼这佛门圣兽,我也不知道。

    到了才发现门口其实也不小,进门处木质价上摆着很多宣传册,有些陈旧,手一抹,一层灰,一张旧办公桌,一把有些破旧的竹椅,庙里出这么大的事儿,似乎也没有影响守罗汉堂老和尚坐在竹椅上悠闲的打盹儿,时不时还摇摇手中蒲扇赶走那在满脸皱纹中找地方下口的蚊虫,听到有人进来,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

    “买票,要买票,哦,是几位警官,不用买,不用,你们想看什么随便看吧,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咱这个罗汉堂能看到前世今生,在你们心里找,任意一尊菩萨开始,数到岁数那尊菩萨就是你们上辈子佛相,很准的,几位警官要不要试一试?”

    老和尚可能习惯于有人进来就‘买票’二字,应该之前见过我们,反应过来后很热情的向我们介绍其罗汉堂内的讲究,说法我在很早以前倒是听过,今儿个算是到了现场,只是我们并非为膜拜神经而来。

    “恩,行,反正现在没事,那我们就试试。”

    老大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发现老大最近爱笑了,今儿个除了骆军没来之外,灵案组全齐乎了,还外加了一个专业人士牟洁。

    108罗汉堂,顾名思义,也就是108尊雕刻而成罗汉像,对佛门来说,菩萨肯定会高人一等,所以每一尊罗汉像都被放置在离地足有一米多高的石台上。

    灯光很暗,甚至显得有些昏暗,雕像前有名儿,老实说有些字我还不认识,我琢磨着应该是是梵语,数步之后我有一种感觉,在这诸多彩绘罗汉像群中穿行,有的居然不是宁静,而是一种阴森感,我们人多还好些,我在想若是一个人,胆小点儿恐怕还不敢久留。

    莫秋走在最前面,即便是这样他手间依旧魔方不离,单手还在那拨弄着,只是注意力全都在这些一人多高石台雕像上。

    转悠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总体上这罗汉堂就一个字——静,安静得让人恐慌,尤其是这所谓的罗汉也不都是慈眉善目,更多的还会面带凶相,就着不太明亮的灯光下,恐慌的感觉更甚。

    一圈下来, 莫秋让夏晓晓将自己停在门口,和那看门老和尚对面坐着,也不说话,唯有的声音就是那手间的魔方。

    “老师傅,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守堂老和尚却微微皱了皱眉头,摘下不知什么时候带上的老花镜看了看莫秋,脸上写满了疑问。

    “这位警官,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怀疑我这里有什么吧?你们随便搜,随便。”

    老和尚居然生气了,就因为莫秋的一句话,。

    “老师傅,我有说过怀疑你吗?出家人怎么会那么大的气性,只是让你介绍一下这罗汉堂而已,老师傅,你不会真有什么?”

    难得听莫秋如此说话,我不由得竖大指拇,这话说得进退有步,听上去很淡然,却让这守堂和尚有种露马脚的趋势。

    “哦,还以为你们是来调查寺里死人的事,你们用不着在这里调查,谁死都不关老和尚我的事,早死早超生。”

    刚心里都还在为莫秋的话点赞,这会儿老和尚的话更让我有些佩服,咋一听上去,这老和尚就像急了在为自己辩白什么,感觉上有嫌疑情况,但仔细想来,就是这种直白反倒能为其洗脱自己身上可能有的嫌疑,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分析,真正的嫌疑可不是这一两句话就能分析清楚。

    莫秋的话招被老和尚直白的拆除,不仅将我们封了,更在向我们透露出一个略带怒气的姿态。

    “老师傅,老师傅,我这位同时说话有些直接,让你误会了,你看啊,我们到这罗汉堂来,你不就是专家么?我们的就需要你这样的专家介绍,您说对吧?”

    现实中的部分僧众和影视剧里所谓的‘阿弥陀佛’完全是两码事,别说是新近一些年轻点的僧人,就连颇有些智慧感的老僧人,也大多已经世俗,交流起来也不费力,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人与人的交流,谈不上高深得道的睿智感。

    当然我这话说得稍显偏激,但事实却是这样,就说眼前这守堂老僧人,总有一种出世入俗,尘缘未了的感觉。

    老大在打圆场,莫秋那略微泛白的脸上依旧白着,倒看不出生气。老和尚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坐回椅子,抬手指了指对面的资料架上,说那有罗汉堂资料,让我们自己看,再然后就不理睬我们。

    “周队长,能不能过来一下。”

    就在这略显尴尬之时,居然有声音从罗汉像深处传来,是牟洁,回过头来我这才发现牟洁居然没有跟着我们出来。既然他出声了,那肯定有什么发现。

    循声而去,转过几个拐角,牟洁正蹲在石台上一座罗汉前用小刷子在扫着什么,随身携带的透明袋里已经有些小粉末,有些暗,分不清什么颜色。

    “下来,你干什么,快下来,你这是对菩萨的大不敬,要遭天谴的,快下来,你这女娃在干什么?”

    老和尚居然跟在后面,看到牟洁蹲在石台罗汉像前,立即大声呵斥起来,这激动程度就差直接动手,搞得我都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怕罗汉堂有什么秘密被发现,还是这老和尚真就是对菩萨的虔诚。

    可能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到升阳洞寺庙和尚的印象就不是很好,也可能是我见过真正的虔诚佛教徒苦行者,俩俩对比之下,下意识中对这里的和尚带有偏见,所以导致我对这老和尚的激动出现反感,自然而然就往罪恶根源方面去想。

    更或者是说之前看大门那老地痞告诉我们这108罗汉堂有猫腻,我信了,那老家伙人本身不说,单说他为什么就会直指这罗汉堂,总会有原因,有果就必有因, 这样一来,我更觉得这罗汉堂老和尚有问题。

    “牟法医,你还是先下来吧!老师傅,还没有请教师傅法名?”

    脑子里似乎有些看上去清晰的思维,却又摸不着,嘴里不由得出了这句话,老和尚鼓着腮帮子都没打算理我,眼睛盯着牟洁, 见还没有立即下来的意思,准备站到跟前去。

    牟洁下来了,将一包东西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白色箱子里。

    “周队长,咱们继续,至于这情况,一会儿出去解释。”

    牟洁抬了抬箱子,向老大示意,老大点了点头,而后又朝着莫秋盯了一眼,莫秋却微微的摇头,不过似乎并不是因为牟洁的事,而是两眼很木然的在思索着什么。

    “不行,我不管你们是警察还是什么,这里是罗汉堂,是菩萨的地方,你们不能带走半点东西,半点都不行。”

    老和尚激动了,满是褶子的脸居然涨得通红,纹更深了,几步过来伸手就要抓牟洁的箱子。

    “老师傅!”

    “老师傅!”

    老和尚动作居然还很利索, 牟洁下意识往后一躲,我和老大也同时出声,准备暂时控制住老和尚,没想到,莫秋却伸出手来,一把按住老大,我见这一情况,也没有继续动作。

    莫秋向我们摇了摇头,指着已经迈过我们走向前面老和尚的后背。一开始我还没有看出什么,莫秋又指了指老和尚脖颈处,我这才发现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