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诡斗

    更新时间:2016-10-21 21:20:33本章字数:3174字

    事实上却还是晚了,老大、艾文丽,以及夏晓晓同时出现在拐角处。听我呼喊不要来立即又停下,而夏晓晓的声音到了。

    “乔诚,小心身后。”

    “呲啦……”

    话音未落,感觉到身后一阵凉意,有没有受伤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后背衣服已经被撕破。

    这下凉的不仅是后背,整个人都是一阵凉意,今儿个穿的是去年花了三百大洋买的皮夹克,就这样被后面那老和尚一把就弄了一大口子,衣服肯定心痛,更加后怕的却是老和尚要是再向前一两厘米,我这背上的肉是不是得被挖出来不少么?

    疯子?真功夫?可以确定老和尚已经不再有自我意识,如此一来,那是真疯了,108罗汉堂里一定还有别的人,刚我曾经示意过老大就是这意思,艾文丽退出去查看,不知道有没有结果。

    但有一点可以得到确认,老和尚的确不再是原有的老和尚,至少是已经不能自我控制的老和尚。

    思维很多,却是瞬间,而就是这一瞬间的思维停顿,让我的动作滞了那么一下,事儿就出来了。

    “啪!”

    拐角处,老大再次开枪,身后老和尚有没有中弹我不知道,但我中招了,背后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我也领教了一回之前牟洁法医承受的力度,肩膀一歪,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我这一栽倒不要紧,莫秋也跟着遭殃,好在我反应还算快,瞬间放开推着轮椅的手,即便如此,轮椅还在为走廊里转悠了好几圈,老大冲过来一把稳住,总算没让莫秋倒在地上。

    “乔诚,保我安全。”

    都这时候了,莫秋并没有觉得安全,话音出来的同时,老和尚居然放弃倒在地上的我直接冲着莫秋而去,我明白了,莫秋之所以没觉得安全,是因为他知道老和尚目标一定会是他。

    感受了一下肩膀,一阵生疼,好在骨头似乎没事,这回真火了,以前多多少少也受过伤,但从没这样憋屈过,虽不至于争一时之气,但这架势莫秋有难,点名儿让我保他安全,不上也得上。

    “x的个巴子!”

    根本来不及起身,伸手一勾,刚好勾住老和尚脚踝,俩俩力量瞬间碰撞,我感到自己的右手离脱臼不远了。

    老和尚可能也没料到我还会这么来上一下,力道之下居然也‘啪!’一声向前面摔下去。原本鲜血长流的脸上这会儿正着地,几乎就面目全非。不过这并没有阻止老和尚向莫秋扑过去,一脚挣脱我已经微微发麻的手,就这样往前爬。

    好在我这么来上一回为老大他们挣得了时间,推着莫秋就往外跑,拐个弯儿就快要出门口,我这才长长的送了松了一口气。

    缓缓的往后爬了那么几步,准备趁着老和尚注意力还没在我身上这会儿站起来赶紧溜,我可不认为自己还能拿这老和尚怎么着。

    起来,站起来了,可就在抬眼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木然了,莫秋和老大他们已经出去,老和尚却并没有往外面追,目标一下子就变成了我,居然没动,但就站在离我两三米远的地方死死的盯着我。

    关键问题在于老和尚不动,我也不敢动,一对一情况下,我在他面前就是一渣。

    如此空间凝固十几秒之后,我还是动了,毕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跑,这是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从另一边绕道出去。

    脚下动了,仅仅磨了磨,目的也仅仅在于调整好自己,从而能以最快速度起步,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居然让我有了意外发现,老和尚,对面那老和尚居然微微向后退了一下。

    他怕我,老和尚居然怕我,之前我没发觉,甚至还给了我一巴掌,这会儿倒还怕我了,着实奇怪。

    立马动步子跑的想法暂时打消,也不知那来的胆子让我想要再试一试这老和尚,实际从心里来说我更想试一试自己,为什么这疯子一样的老和尚会怕我,就武力来说我根本就不是对手,那就是说除此之外一定还有别的什么。

    狗,在这一秒我突然想到小时候被狗追的事,大人们总会告诉我们如果被狗追千万别跑,停下来,蹲下来,狗就不敢再追上来。

    蹲,下意识中我微微往下蹲,对面老和尚还真就有反应了,扭了扭满是鲜血的脑袋往后又磨了磨。想法得到证明,但终究还是得跑才行,正面冲过去肯定不行,路还是在身后,如果换在之前我恐怕都已经撒着腿丫子跑了,但这会儿我却要斟酌一下,总体上说就是得考虑怎样才能让自己顺利的跑出去。

    很快我就发现给自己思索的时间太少,而且想象的情况和实际有出入,对面那满脸是血的老和尚的确有些畏惧我,但却并不影响他接下来和我干架,微微后退之后开始出现试探,这回距离非常之近,倒是看清楚他表情,不过这还不如看不到的好,吓我一大跳了,老和尚的眼中居然黑多白少,平日里都说人翻白眼一定是出了状况,这翻黑眼算什么?

    容不得我再多想,老和尚的手已经伸出来了,不是很迅速,更像是在和我交流什么,可我哪里敢,就这样一个动作导致我转身就飞奔起来,我想好了,无论怎么样,最终都必须跑,早跑总比晚跑的好,但很快我发现自己错了,怎么说呢?也不能说自己错了。

    老和尚没有追我这是事实,不过他在等我,整个罗汉堂就只有一个出口,虽说我能绕道,但最终还是只能从另外一个巷子跑门口去,我当这老和尚被什么东西给迷了失去自我脑子秀逗了,没曾想那脑袋依旧还能用,从另一边转悠到门口去等着我。

    老实说,在这一刻我脑子真没转过弯儿来,为什么非要立即硬闯出口,咱就这样躲猫猫有什么不好,反正这距离够,即便老和尚动作再快,追上我总还是不会太容易,而且如果他追,我不就有机会出去了么?

    但我还就闯了,脑子里就只有一个下想法,就是要出去,其实我心里还有个比较奇怪的问题,老大他们都已经出去那么久了,怎么都还没能来救我,几个人对付不了老和尚,十几个人,几十个人总行吧?县局今天那么多人在这升阳洞寺周围,怎么地也该来了吧?可到现在都还没见一个人影,心里非常不爽,脚下步子却没有停下。

    老和尚,不过就是一和尚而已,就不信了,任凭你多牛逼我也要薅几根毛下来,反正我的目的又不是要制住这老和尚,仅仅是跑而已。

    “啪啪啪…”

    也就在这会儿,门口处枪响了,老大在外面终于有了反应,子弹的冲撞力下,老和尚仅仅是微微的摇了摇,即便这样,我还是松了一口气,现在正是时候,跑!

    脑子和腿居然空前的一致,拔腿就冲,也不知哪儿来的感觉良好,一步就跳上门口处那张旧桌子,下一步想要从桌子上直接跳出去。

    这人哪,倒霉起来喝水都能塞牙,良好的感觉倒真出来了,上桌倒是很顺利,却是高估了这旧桌子的承受力度,下一步都还没有起来,整张桌子‘哗啦’一声就散了架。

    倒霉就倒霉在这儿,早不散晚不散,偏偏就在这老和尚的面前散,整个人居然还倒栽向老和尚,这不正中下怀么?

    第一时间想到其实还不是老和尚的问题,而是怎么样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倒向老和尚的下意识动作并不是躲避,而是想抓住点什么,还真就抓住了,一把扯住老和尚的头发,不,这是扯淡,真是情况是我一把扯住老和尚的旧僧袍,‘滋啦’一声,借着力跌落在地。

    下一刻,除了脑袋生疼之外,我脸都要绿了,恐怖的场景我在之前的人民医院案子里也见过不少,但今儿个这个也太,也太…

    老和尚的背后…老和尚的僧袍被我‘滋啦’一声扯掉,整个后背都露了出来,鱼,那种被称作‘巴氏子’的鱼,密密麻麻的吸附在老和尚的后背,几乎就看不到有空隙的地方,从我躺在地上的角度往上看,每一鱼的背纹都若一只眼,就这样盯着我,而且每一条鱼身还在起伏,也就是说这些鱼都还是活的。

    关键问题其实还不在这儿,之前在罗汉堂里面的光线不足,我都还认真注意到,这会儿在门口我看清楚了,这些鱼绝不是我小时候野炊抓过的那种,因为这些鱼的颜色,颜色完全不对,几乎都是通红,反观老和尚背上偶有空隙的地方,都泛着黑紫色。

    别说老和尚,就这一背的红色怪鱼已经吓得我不行,几秒钟的恍惚,就连老和尚伸手抓我都没反应过来。

    “乔诚,小心!”

    站在门外的夏晓晓大吼起来,下意识里一躲,不过已经来不及,老和尚的手已经眼前。

    “啪、啪、啪!”

    这一次连续三声枪响,老大也豁出去了,准确命中老和尚手臂,也为我争取了躲过去的机会,还真躲过去了, 一头滚向门槛,机会,好机会,翻身一爬,就出了门,知道还没完,连滚带爬的不停往前。

    “啊…”

    也就在我奔命的同时,身后突地就是一声尖啸,听这声音应该是老和尚,这还是他发疯之后的第一次出声,滚爬的同时转身瞄了一眼什么状况,但就是这一眼让我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