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惨烈现场

    更新时间:2016-10-22 15:03:33本章字数:3175字

    我曾想过上次之后再亲眼目睹这样的诡异现场会不会变得淡定,如今真见了,哪里来淡定,还是那般的心惊,不过至少躺在地上的我翻过来不再向前挪动了。

    老和尚在罗汉堂门口停下来,一只脚伸出后不再追我,或者说他再也没有机会追我,就在那里,惨叫连连。

    “啊……”

    他的嘴,他的嘴居然泛出黑色,一点点,一点点在蔓延,几秒之后,居然嘣出火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最终居然还冒出蓝色火苗。

    “啊……”

    这一回声音都已经完全变调,我眼角一阵抖动,心想着这真若地狱来声般的恐怖,尽管我根本就不知道地狱之声什么样。

    “啊……”

    一旦开始,就再也不能停下,我不敢动,身后谁也不敢动,老和尚满脸是鲜血的脸上却已看不到血色,整个都惨白,整个人都在惨烈中扭动。

    “嗷……”

    这回声音彻底变了,半张脸也在这惨烈声被烧成飞星,飘飘然然还有不少落在我面前。

    吓得不行,赶紧往后退了不少,站起来再是一看,老和尚整个脑袋也没了。

    ‘噼里啪啦!’

    紧接着是一阵儿掉落声,鱼,老和尚背后的鱼已经感觉到危险,‘噼里啪啦’不停往下掉,满满的一地,好些个居然还在跳动。

    脖子,胸口……蓝色火焰流动速度越来越快,飘散出来的飞星越来越多,我们也越退越远。

    ‘啪!’

    当火焰过胸之后,老和尚的身躯轰然倒下,也不见有脏器掉落出来,就这样,很短的时间内,全都化作飞星。

    整个现场寂静得恐怖,除了偶尔有鱼跳动声音外,什么声儿都不在了。

    “乔、乔诚,你没事吧?”

    良久,夏晓晓打破场中静寂,转过脑袋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已经开始满地乱蹦的怪异‘巴氏子’。

    “应该没事,不过这……莫秋,能不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解释,莫秋根本就没有打算解释,或许就像之前他说的那样,连他也估计错误,差点就着了道儿,解释不清楚吧。

    “夏晓晓同学,我没事,你们没事吧?”

    待我稍微反应过来,这才想到回夏晓晓的话,故意用上这样的称呼,相互之间也就放下心来,只是这老和尚,老和尚怎么就这样没了,就这样成灰飞呢?

    疑问,不解,甚至有些感到后怕,要是我再晚上那么一步出来,会不会和这老和尚一个结果呢?更或者我现在已经中了什么招,只是没有发作而已。

    “大家都退后!”

    脑子里都还想着,轮椅上的莫秋突然又来上一句,尽管不明白什么情况,但有前车之鉴,谁也不敢不听,赶紧往后退,目光也落在莫秋身上,但很快有跟随着着莫秋的目光往108罗汉堂门口望去。

    鱼,对,还有哪些诡异的鱼,如果说之前的一条还能将就说是一个巧合,但那一背的怪鱼就绝不是巧合。

    老和尚已经死了,留下的就只有哪些从其背上掉落下来的鱼,原本我还估摸着一会儿牟洁肯定还会前去采集样本,但现在这场景恐怕难了。

    鱼,身躯透红的鱼,原本干瘪带着刺儿,这会儿居然一条条的涨得发亮起来,此时此刻就差上去一根刺,然后全都能炸。

    没过几秒,数条诡异‘巴氏子’纷纷做出跳跃动作,看上去杂乱无章,实则上却都在向老和尚化作飞灰的那一团影儿上靠近,最终全都聚拢,同时爆炸最后需要的条件也具备了,它们需要刺,而它们每一条身上都带着尖锐的刺。

    爆炸了, 全都爆炸了,‘噗噗噗’声音不断传来,难怪的莫秋会让我们尽量退得更远,敢情‘巴氏子’爆炸所出迸发出来的不仅仅是自身的血肉,每一条都还会另外飞溅出诸多血水,至于是谁的我开始有些明白了,这些鱼依附在老和尚身上干什么我也明白了,唯一不明白的是谁将它们放在老和尚后背,为什么要这么做?

    灰飞,血肉,迸发出来的血水,我们原本所站的地方已经铺满,我琢磨着也在现场所有人的心中铺满。

    这血淋淋的现场,眼睁睁的现场,明知道有凶手却无法找到的现场,也幸亏县分局的同志没有出现在这里,否则得有多少人受不了,即便是我已经有那么些免疫力真正见到还是不太适应。

    “喂!你好,专案组周山,你哪位?哦,扬厅…恩,是,是,目前只是寻找到一些线索,是,是,我们一定会尽快破案。”

    尽管知道老大这电话一定又是那些坐在办公室的人在催促破案,但我们还是得感激这电话本身行为,至少将目前这种众人皆惊的状态打破。

    “乔诚,省厅有人直接向我们询问案情进展,代表着什么咱们都明白,干活吧,这样,你去找算命的那守门人,我刚才想过了,他应该只想单独见你,记住,见到他你也别问什么,就将这里的真实情况直接告诉他就行。”

    “好!”

    目前这情况我留在现场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心中其实也早想到那算命的老家伙,万般疑问集于一身,这一次再逮住他,怎么也不能再让他跑了。

    “夏晓晓,赶紧通知肖队长,让县局刘队协助申请搜查令,手续最好能两个小时之内完成,但这件事咱们得在乔诚把算命的老头子纠出来之后,立即进行。”

    “是,老大!”

    夏晓晓摸出电话准备拨出去,想了想转身直接往门外去。

    “牟法医,门口被堵了,你的工具又在里面,你看…”

    “没事,我让孙东生先送备用工具过来,应该很快就能到。”

    牟洁一脸凝重的盯着罗汉堂门口,听老大的话,也没回头,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牟法医,现场勘测你是专家,小心点,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牟洁点点头, 依旧盯着前方。

    “乔诚,车钥匙给我。”

    老大又对着我突然话锋一转,居然伸手向我要吉普车钥匙,左右摸了一下,伸手递过去。

    “乔诚,从现在开始,你是灵案组临时负责人,这里的一切都听你指挥,当然肖刚队长的话得服从。”

    “什么?什么意思?”

    老大这安排让我莫名其妙,这不正是案子的关键时期么?老大想干什么?

    “老大?又来这招?你准备去哪儿?”

    “乔诚,这是命令,至于我会去哪儿暂时不用向你汇报,你只需要记住,案件该怎么走就怎么走,一旦有所证据,该抓抓,该拿人拿人就行。”

    “老……哦……”

    不容我再多说,老大推着莫秋已经小跑走了,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在躲避我的追问,还是真就有十万火急的事儿需要去处理。

    我有些微微发呆起来,老大临走之前看似已经安排妥当,但我感觉到一阵空洞,无法下手。

    “得,艾文丽,你先去庙外通知刘局先带人手封锁现场,除了咱们自己人,谁也不能进去,尤其是哪些和尚。”

    “好!”

    艾文丽很坚决的回了我的话,只不过转头又停下,刘局他们已经匆匆进来了,或许是没亲身经历之前场景,见罗汉堂门口情况也没多大反应,指挥着几个局里出现场的同僚开始封锁,而后就站到我面前来打招呼,和老大相比我似乎气场不够,刘局虽还是客气,但却感觉要差上那么一截儿。

    体制内那一套我明白,所以我无所谓,这里也不再多加讨论,一心破案,别无他求。

    刘局是夏晓晓通知进来的,老大临走前也应该打过招呼,所以他才会一进来就找到我,现场封锁起来之后又向我问起下一步怎么办来,还尽可能的表现出一切配合的模样。

    有那么一秒我都有些反感这刘局,看似每一步都在照着专案组的方案走,实则上却时候在按部就班的推卸责任,案子破了,他们跟着沾光,案子破不了,到时候他一句一直都在积极配合,责任就都在专案组身上,倒不是想争什么功,只是不惯于这种做法。

    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或许是误会了,几秒之后,我做出第一个决定,刘局带来的人全都用来封锁现场,牟洁留在原地等待孙东生,而我需要艾文丽一起去找那守门的地痞老头子,带上艾文丽的目的自然是软的不行来硬的。

    决定之后,各司其职,我和艾文丽直奔门口而去,迎面看到夏晓晓进来,她听我去意,决定也和我一起,我点头表示同意。下一秒要踏出门口,却又止住了,转过头来盯着这三层古刹,若有所思的问起来。

    “夏晓晓,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当然不对,不对的地方太多了,如果仅仅是一座简单的寺庙,我们也不会在这儿。”

    夏晓晓撇了撇嘴,这话脱口而出。

    “不是,夏晓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看啊,108罗汉堂虽然在第一层比较偏的地方,但升阳洞寺庙就这么大点,刚那么大的动静,就没见一个和尚出来看热闹,和尚也是人,总不会全都六根清净,不问世事吧?”

    “也对哦,别说刚才,就这会儿都还没见到过一个和尚出来,难道这些和尚都死绝了?”

    夏晓晓想来说话不经过大脑,听我一提,这话直接蹦出来,见怪不怪,不过她这话倒还真提醒了我,庙里不得还出了什么大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