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较量

    更新时间:2016-10-24 19:09:14本章字数:3067字

    “老师傅,你可以试试。”

    对于老地痞这种威胁,我毫不在意,倒不是说我不怕什么?如今的媒体威力,水军轰炸等等网络暴力,任何一样都足够让一个人崩溃,但事实就在这里,谁也抹杀不了,所以对这件事来说,我没什么可怕的。

    向艾文丽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再用一点力,老地痞疼得哇哇大叫,连连求饶。

    “老师傅,怎么样?痛吧,痛就喊出来,大声的喊出来,让周围的人都听听。”

    老地痞的滑头,我之前就领教过,这会儿一定得来点硬的,否则又得被忽悠过去,钱不钱的倒是另外一回事。

    老实说,我的耐性有些濒临极限,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太多,这段时间里不定还会发生什么,我知道有凶手,但现在凶手依然逍遥法外,那叫一个急啊。

    “浪奔、浪流…”

    电话响了,我以为是老大,拿起来一看,却是刘局长,朝着寺庙的方向看了看,这会儿刘局长应该在封锁现场才对,这么近的距离,怎么还打电话?心中又是一惊,难道又出什么事儿了吗?

    “刘局你好,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刘局告诉我对近期寺庙出入人员排查结果出来了,具体没什么可以发现,但却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

    我脑袋一凝,有发现就是好事,无论是什么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破案的关键。

    “好的,刘局长,一会儿就过来。”

    收好电话,我又看着眼前这个老地痞,艾文莉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老地痞连连求饶,却也没有见他服软。

    “算了,还是给钱吧,不过啊,老师傅千万不要有一天落在我的手上,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的享受,老虎凳,辣椒水儿,你到时候就选吧。”

    我真真假假带着笑意如此说道。

    “别、别,乔诚,我知道你不会,再怎么说,我也是你舅姑婆的老熟人,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长辈呢?”

    收好夏晓晓递过去的钱之后,老地痞满脸笑容,也算讲信用?没有再墨迹。

    “我…”

    嘴里一句‘我去’差点就喷出来的了,这老地痞简直了,刚还在惨叫连连,这一给钱,立即就换了一副面孔。

    不过也有一点这老地痞倒让我很意外,收了钱后,对之前的事也不记仇,立马笑嘻嘻的说下去。

    时间紧,我要求老地痞长话短说,直接奔重点,这老家伙依旧表示不行,得慢慢说,不然整件事说不清楚,我严重怀疑他还打算在后面掐点收钱,所以有些来火,但这次老地痞倒还主动提出和我们一同随行,边走边说。

    这还差不多,我和夏晓晓走在前面,老地痞被夹在中间,艾文丽走在最后,总有一种感觉,这老地痞不定什么时候又溜了。

    罗汉堂前,刘局正在警戒线外打电话,见我到来,向我摆手打招呼,但并没有立即挂掉电话,我向里面门口望了望,孙东生还没来,牟洁只是蹲着看什么,我有心提醒她小心,想想还是没有出口,毕竟就专业程度来说,我才是门外汉。

    刘局电话挂了,微带严肃和我说起来。

    “乔组长,有两个情况,我刚正在核实其中一个,第一就是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整个升阳洞二十几个和尚就没见一个出来,这不符合常理,更为严重的是刚我先后共派出三名同志上去看看,至今都没见一个人下来,打电话也全都关机了,不敢再派人上去,另外搜查令手续已经走完,刚我已经向市局申请武警支援,现在赶过来大概要用一个半小时。”

    “刘局,咱不开玩笑,我不是什么组长,临时负责一下而已。”

    刘局所描述的问题之前我就已经有所发觉,只是那会儿急着要去找老流氓,还没来得及去核实,现在刘局提前把事情做了,而且安排得还非常妥当。

    当然,为此我很担心县局的三个同僚,事态发展得越来越严重,随时都有死人的可能,如果再牵扯进三个警察牺牲,绝对会成为轰动全国的大案。轰动不轰动那都是其次,我不在乎,主要在于那是人命,干这行看了太多的生死,反倒更有种珍惜生命的感觉。

    “老师傅,红线坠还我,我上去看看。”

    “哎、哎、哎,金口玉言,不带半小时就反悔的,说好了多久就多久,说好了不还就不还。”

    心想着自己得上去看看,不都说我身上有特殊能力么?上次案件中也得到一些证实,既是如此,哪我上去应该就会没事才对。

    不过没红线坠在脖子上心里没底,无论这东西有没有什么特殊,总归是一种精神寄托,真没它对于上去这决定我还就迟疑了,向老地痞讨要,这倒好,好说歹说就是不给,我都来火了,他依旧不给。

    “艾文丽,替我抓住他,我要搜身。”

    “好!”

    “哎、哎、哎!乔诚,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犯法的,我要向你们局长,我要向你们厅长告你滥用公权,涉嫌侵犯人生安全。”

    老地痞嘴里一套一套的,没去理会,就像老大说的那样,该上手段就上手段,我这会儿就想要拿回我的红线坠。

    艾文丽一把抓住他,这倒好,他也不反抗,就这么任由我搜身。刘局在一旁有些莫名其妙,但并没阻止我,只是有些欲言又止。

    几番下来,倒是奇怪了,老地痞身上居然没能搜出红线坠,又是一通搜寻,还是没有,我也明白了,难怪这老头子一点儿也不反抗,敢情是因为红线坠早已经不在他身上。

    “老…师傅,你把我的东西弄那儿去了?”

    强压着就快要迸发出来的火气,强行将骂人的话也收了回去,我耐着最后一点平静问起来。

    “乔诚,你不能上去,为你好,真的。”

    老地痞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与暴跳如雷,突然就面色凝重,我愣了一下,隐隐中居然有些明白,这老地痞之前以我的红线坠做为交换条件似乎是有预谋的。

    “为什么这么说?”

    平静下来,也和声问起,这一回老地痞不太像在忽悠我。

    “不为什么,就是你不能上去,至少不能单独上去,刚这局长不是说了吗?你们请求的支援很快就要到了,到时候再上去也不迟,至于你的东西,我会按时还你,但绝不会现在还你,还有…”

    老地痞说话的表情让我不得不重视起来,似乎之前都是表象,这才是真正的他,当说到‘还有’俩字的时候,他还停顿下来,盯了盯我,应该在观察我的态度。

    “说吧,还有什么?”

    如此一来,之前所有的火气都已经熄灭,就等着老和尚说出下文。

    “还有你要记住,虽然你的身体很特殊,但绝不是万能的,这世界有很多东西都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去看待,也不能以正常的方式去理解危险程度。”

    老地痞越说越深入,而我却谈不上清楚还是糊涂,总觉得抓到点什么,但什么都没什么。

    “老师傅…”

    就在我愣着不知下一步时,刘局开口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转向他。

    “老师傅,你看啊,我也听明白了,你是知情人,咱也不谈什么知情不报怎么怎么地,用在老师傅您这里就是扯淡,这样,既然你知道些情况,咱要不打个商量,具体聊聊,出了这么大的命案,对我们公安机关来说,哎!老师傅,你明白人,用现在流行的话就叫做‘你懂的’。”

    刘局一番话让我对其印象大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处事方式,觉得不适合自己的就在下意识中排斥,比如刘局之前在我印象里就是这样,这会儿想来只是人与人不同而已。

    “不用,刘局长是吧,其实真没什么好讲的,你们就是抓我回去也没什么好讲的,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答应过乔诚把故事讲完,讲完就走。”

    “老师傅…”

    “刘局,没事,老师傅的故事……”

    刘局还想说点什么,我有些冒失的抢过话头,老地痞一提到故事,我立马反应过来,这故事不就是我们需要的线索么?所以刘局也用不着再多加纠结于让老地痞提供线索的问题。

    “哦,懂了,乔组长。”

    “刘局,这个,能不能直接叫我乔诚,小乔都行,你是经验丰富的前辈,我这才哪跟哪,这不,都乱做一团了。”

    “哈哈,乔组长,你玩笑了,年轻有为,我谢谢老家伙都跟不上形式了,小乔就算了,别人听了还以为是三国穿越过来的美女,咱也别讨论称呼的事,刚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没来的及说。”

    老地痞的事刘局不再提,这算过去了,毕竟故事即是线索,冷静下来的我也觉得自己现在要是上去,的确有些冒失,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老地痞怎么也不肯还我红线坠以及他那几句还算是诚恳的劝告,听人劝吃饱饭,暂时就不上去了。

    刘局有两件事,刚只说了一件,被刚这么一大通话给盖过去,这会儿刘局提及,我才想起来还有另一件。

    “刘局,你说吧,还有一件事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