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燃烧

    更新时间:2016-10-27 00:32:36本章字数:3063字

    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是我太沉迷了,从人民医院开始,再到后来的酉阳苗寨,一步步一点点深陷其中,潜意识里已经有太多不确定的认知,所以老地痞这么一讲,居然把我套进去了。

    夏晓晓在提醒我,倒也谈不上什么瞬间醒悟,至少开始怀疑老地痞的说法,听上去这一席话似乎无懈可击,字里行间老地痞都在为我作想,但实际上有太多的细节经不起推敲,尤其是他的话实在太笼统,笼统得我们听后就知道一过程,根本就谈不上细节。

    “乔诚,知道你们会怀疑我,说起来整件事与我无关,我完全可以高高挂起,给我一个理由,除了因为你舅姑婆,我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愿意帮你们?”

    夏晓晓的动作老地痞当然能看到,没等我说什么,倒是先声夺人了,就这话本身来说的确如此,老地痞没有理由来趟这趟浑水,毕竟要死人的事,稍不注意就能把自己搭进去。

    然则偏偏就是这样更值得深思,舅姑婆有没有那么厉害且放在一边,已经去世的她一句话的效果真能让老地痞不惜以身犯险的帮我?即便再往好的方面想,他和舅姑婆之间的交情也肯定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往坏的方面讲,这老地痞有目的,或者他都有可能是这一切的谋划者。

    阴谋论出现在心中,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已经有那么一丝丝萌芽。

    “老师傅,我就一个问题,为什么九五年那一夜经历那么大的事之后,你还愿意留在这升阳洞寺庙,不要告诉我仅仅是为了那点门票钱,”

    “还真就是,乔诚,你说对了,我就是为了门票钱,像我这样的老光棍地没了,又没技术,不靠这庙门吃饭那靠什么?你们不知道,别看这庙小,进门也才一块钱,也是个饭碗,吃喝……”

    “够了,老师傅,你还是说实话吧?”

    “呸…爱信不信,就是这样,你们要怎么随便,我还懒得管了,好心还惹了一身骚。”

    老地痞一口唾沫吐在地上,那模样真就和地痞流氓没两样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艾文丽,带几个人,去老地痞算命摊上去搜,找到我的红线坠,咱们立即上去看看,二十几个和尚难道还能都死在上面了?”

    在场的办案人员都深知事态的严重性,如果整个升阳洞寺庙和尚被灭了门,那这案子绝对会成惊动全国的大案,后果难以想象,有多少人会丢乌纱帽我不关心,就这事本身是我绝不愿意看到的,毕竟那是二十几条人命。

    艾文丽应声出去了,老地痞见我铁了心要上去,也不在劝阻,以一种看戏的模样盯着我。

    眼望着二层大雄宝殿,颇有几分感慨,老地痞嘴里别的什么我都不能尽信,但有一句话我还是认同,佛魔永远同在,相伴相生,相生相克,这道理就和警察罪犯一样,有罪犯就必须的有警察,警察都希望社会无罪犯,罪犯当然更希望这社会无警察。

    寺庙内,百谜丛生,原本迷茫的我们被老地痞这搅屎棍一阵忽悠之后更是举步维艰。

    “刘局,蓝衣服女人得着手调查起来。”

    天生就不是指挥全局的料,老大这一走,方寸顿乱,连最基本的摸排可疑人员的常识也忘记,如此下去,不仅案子破不了,还得搭人进去。

    刘局回应比较快,告诉我蓝衣服女人的事暂时用不着管,已经有同僚在着手调查,实在要是不行还能等到下个星期三看看,当然这只是理想化的想法,通过侦查手段找到这个女人非常有必要,哪怕她和本案无关,也是新的现场目击者,通过她能对另外五个目击者的证言进行佐证。

    也许是我自身的原因,我有些隐约觉得从现场五个人的证言里总能感到高度一致,当然这仅仅是一种感觉。

    艾文丽回来了,不过两手空空,见到我有些不好意思,刚准备开口,我摆摆手表示知道了,盯了盯昂着脑袋歪向一边的老地痞,丫的,这老家伙真就讹上我了。

    “乔诚,你过来看看这个。”

    正想着如何才能往二三层上去瞧瞧,罗汉堂门口牟洁出声让我们过去,应该有所发现。

    满地的血肉,虽然明知道不是人身上的,但还是有些心惊,这样的场面见得多,并不代表我不惧,绕道过去,牟洁正和孙东生蹲在一块看上去指甲大的肉团旁。

    “乔诚,就是这东西,我在最开始案发的那尸体里也找到这东西,刚在罗汉堂一座雕像后面也发现少量这物质,目前成分不明,姑且就称作某种化学物质。这东西燃点很低,稍微一产生热量,立马就会燃烧起来,照这样来看,守罗汉堂这老头子的体内就应该有这种可疑物质。”

    工作起来的牟洁特别严肃,这也是我很佩服他的一点,几番形容下来,我有种茅塞顿开感,抬头望了望二层大雄宝殿门口的那个广场,若有所悟。

    “牟法医,你的意思是他们体内有易燃物质,一旦身体热量变化就会燃烧起来对吧?”

    “对,可以这么理解,换句话说,谁将这种物质放在这和尚体内,谁就是真正的凶手。”

    牟洁镊子夹着那块儿指甲大小的血肉又仔细的看了看,很确定的向我点了点头,并这样回我的话,其实我根本没能分清那块已经泛黑的肉块儿上到底哪里是血肉,哪里是牟洁口中的那物质,但牟洁的专业毋庸置疑,结合之前所发生的种种,应该是这样。

    凶手,热量!

    “牟法医,能不能初步估计一下这种物质的燃点到底低到什么程度,这老和尚的死是否和之前追我有关,身体变热,然后就自燃了?”

    “你的这种假设可能性非常大,咱们可以往回再想想,第一个死者在身体爆裂前在做什么?这老和尚在燃烧前在做什么?”

    “等等,等等,牟法医,刚有些激动了,没反应过来,爆炸和直接自燃应该是两个概念吧?第一个死者是因为全身爆炸而亡,周围和他一起围殴的另外僧人才是化作飞灰,刘局,不对,两位弟兄,尸检的时候你们在现场吗?”

    有些事要问,本准备问刘局来着,又看到有县局的尸检人员在,想到尸检现场情况应该向当时在场的尸检人员核实才对,县局人员配备就那么些,和孙东生一起就来了两个,我估摸着这俩同僚当时就应该在尸检现场。

    “对,就那么就几个人,我们都在现场。”

    俩同僚看上去都四十来岁,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尸体打交道太多,脸上的色儿都有些白,有那话说那话,牟洁和孙东生带来的专业装备的确要齐全得多,同样是出现场勘察的法医,这俩同僚连白褂都没一件,题外话,目测而已,或许是人忘记穿呢?

    话回了,这就好办,俩俩比对,县局的法医同僚具体形容了一回当时的情形,整个过程的基本和案情材料里差不多,当时倒地的三个人是从医院送到公安局尸检中心的,也就是说最初这三个人并没有直接死亡,但后来又同时死亡,再后来尸检的时候突然就自燃起来,变成灰飞,俩同僚口中所形容出来自燃过程和我们亲眼所见的罗汉堂老和尚经过几乎一致,我又盯了盯牟洁镊子上那块儿鱼肉,如果真是因为这种物质原因,我该冷还是该一阵发热呢?

    “乔组长,刚我听了你和牟洁法医的谈话让我想到一个细节,尸体送到尸检中心来的时候,我曾初步做过一次体表检测,各项指标其实都和活人没什么变化,我当时还以为这是不是一种假死现象,所以对尸检是否进行还有过一些迟疑,但他们的呼吸心跳的确又没有,后来没多久就自燃了,我觉得会不会是因为当时尸检中心开着空调制热,然后又因为我们搬动,最终导致这样的结果?”

    搬动、热量、凶手

    情况在县局同僚的口中再一次得到证实,唯一的未知就是凶手,最直接的问题,凶手是如何将这种物质放入这些和尚体内的?

    “呵呵,呵呵呵!”

    后面突地有人冷笑起来,不用转身我也听出来是老地痞,问他笑什么,一副爱理不理我的模样,我甚至开始思索要是老大在这里会怎么处理这老地痞。

    不想去理他,好不容易抓住点方向,我可不想让脑子里稍纵即逝的思维被打断。

    “牟法医,能不能以最快速度比对出这种易燃物质到底是什么,可能用什么办法摄入体内?”

    “这边检验科硬件不行,如果要尽快出结果,我和孙东生必须立即赶回C市,这样,我先回去,孙东生继续留在这儿,有什么情况你可以先和他交流,不明白的再问我。”

    我斜眼盯了盯斗了几年地主的孙东生,虽然牟洁是他的直接领导,但这话说得,要是有点心性的人恐怕都会有些不爽,但这家伙居然没心没肺的连连点头说好,看来是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