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搜查

    更新时间:2016-10-27 23:13:04本章字数:3204字

    孙东生犯贱只是个小插曲,牟洁走了,与此同时市武警队童副队到了,随行还有肖刚队长,当然搜查手续也相应带了过来,武警人员配备二十个,有几个我还认识,上次在桃花村的时候见过。

    刘局建议需不需要先从罗汉堂开始开展工作,我和他商量了一下,最终统一意见觉得还是应该先上去看看寺庙里的和尚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人被临时分为两组,孙东生以及县局同僚留在罗汉堂继续开展工作,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而我们也着手准备上去。

    “乔诚,你真的要上去?”

    人员安排已经完毕,老地痞冷不丁的又冒出一句,我盯了盯他,没说话,老实讲,倒不是看不起他,实在因为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忽悠我,他的话若同狼来了,信任度不高。

    更为重要的是这就是我们的职业,如果连我们都不上去了,还有谁能上去,那可是人命。

    “拿去吧,用完了还我。”

    老地痞再次发声,居然还变戏法儿般的从身上摸出红线坠,只是他这话够呛人的,什么叫用完了还他,原本就是我的东西好吧,一把抢过来,居然还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乔诚,我就不上去了,记住,人力能做到的事实在不多,尽力就行,别逞能,你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老地痞这么一说,倒搞得我有些不是滋味,这算什么?临别赠言?

    “明白了!”

    老地痞毕竟不是案中直接人。我们无权要求他要怎么着,临别赠言尽显关心,我甚至有些后悔之前那般对待他,务有多言,三个字足矣。

    “小心舍利塔,能不去就不要去,那地方很邪门。”

    “知道了!”

    人走了,颇为感慨,不过这二三层肯定得上,我和肖队、童队以及刘局用了五分钟互通信息并商量对寺庙搜查安排。

    最终由童队对二十名武警弟兄做了安排,人员被分为两人一组,任何人不能单独行动,并且在非常情况可以进行特殊管制,这话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

    刘局和夏晓晓最终被留在罗汉堂,我、艾文丽,另外还有肖队和童队一起行动,踏出第一步之前,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红线坠,居然有些微微颤抖,老地痞之前的话真把我说得有些心虚了。佛门之地,魔魅横生,在这一刻我有些盼望秦铁明能出现。

    多想无益,人员被分散出去,我们几人也得上去了,大家都听我建议直奔大雄宝殿。

    升阳洞寺庙不大,但也不算太小,二十几人上去其实并不多,没有人喧哗,也就是说整个寺庙里还是那般的安静,安静得我现在大雄宝殿门前都想跪拜几番,但我深知今天上来不是为了拜佛。

    抬腿迈进正殿,左右扫视,正常情况下这个时间点里大雄宝殿佛前右侧应该摆放着一张桌子,和尚会在此敲木鱼,求功德。

    木鱼在,功德箱在,桌椅也都在,但就是没有和尚,转悠了一圈,想要循出一些痕迹,什么都有,可就是没有和尚。

    “乔诚,我们到底要找什么?”

    童副队忍不住开口问起,我眉头一皱,低叹一声。

    “童队,不瞒你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要找什么,之所以第一时间到这大雄宝殿来,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第一案发现场就在外面的广场,我想模拟一下照明和尚是怎么出的门,又是怎么身体爆炸的,当然进来也顺便看看有没有别的和尚在,下一步我们可能得去食堂。”

    话毕,童队点点头表示无奈,也许是这样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也不再多问什么,左右上下,也开始搜寻起来,我们也不例外,然则这漫无目的的搜寻和预想中一样,无任何发现,十来分钟之后,我重新站到门口,左右望了望,试图模拟出当日照明师傅从这门口出去的各种可能性。

    之所以会推测他是从大雄宝殿出去有一定的原因,根本处在于牟洁所提到的那种物质,上来之前我曾让艾文丽出门打听过案发当日本地的天气情况,得到的结果为当日出过太阳,结合手机上对本地天气前后几天的搜寻,可以确定当天下午案发时温度的确不低。

    我一直在琢磨一件事,照明和尚还有那守罗汉堂的老和尚知不知道自己体内有这种物质?

    如果从那老和尚身体背后的鱼来推测,如此数量庞大的鱼群附在他身后,自己不知道的可能性不大,再结合到当时一个细节,老和尚追我到门口的时候居然就不敢在追出来,也就是说他不敢离开那道门站出来,证明他对自己身上的情况应该是知晓的,惧怕出门,惧怕自己自燃。

    莫秋,莫秋也应该想到这一点,这才会在当时让大家赶快退出门口,一出去大家也就安全了。

    想到莫秋,我一下又想到老大的匆忙离去,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琢磨着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给我带来一惊喜。

    收回思维,我依旧站在大雄宝殿门口,肖队他们也站到我身边顺着我的方向往广场里瞧去。

    “肖队,案件材料里曾经提到案发过程前后不到五分钟对吧?”

    “对,今天上午我又找过那五个目击者,他们的口径都比较一致,从争吵到动手再到案发大概就是三分钟左右。”

    “这就能对上了…肖队长…”

    突然觉得自我角色进入得太快,有童队和肖队在,我居然还自我为中心的当主角,心中顿感失误,资历经验我都远远不及,虽这两人不说,但不代表心中不想。

    实际上我真没有想要当什么队长的想法,仅仅是在按照自我思维在对案情进行分析,都已经失误,我也无可奈何,弥补就行,刚那话之后,我赶紧向肖队虚心请教对目前这情况的看法。

    “乔诚,我是警察,目的就是为了破案而来,有什么想法一定会第一时间说出来,你们灵案组是干什么的咱们内部人都明白,省厅点了你的将就不要有包袱,走,按照你的思路走,咱们之间用不着那么客气。”

    肖队应该看出我此刻的顾忌,开口倒也直接。

    “不是,肖队,我只是想尽快破案。”

    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以前在局里上蹿下跳的挺会做人,怎么一碰到这样的案子就自我陶醉了,肖队这么说我反而更不好意思。

    “乔诚,废话真多,以前你在刑警队的时候我这么说,现在我也这么说,赶快继续,还是那句话,咱都是为了破案,你管我们做什么,全力配合你。”

    肖队居然难得一笑,伸手在我手臂上拍了一下,这感觉好多了,细细想来,肖队才是最会做人的人。回以一笑,童队也出来插上那么几句笑语,气氛一下就活跃不少。

    插曲一过,该做正事,从大雄宝殿出来,缓缓的走到广场案发处,皱着眉头又迷惑起来。

    太阳、热度、自燃

    按照我之前的想法,守罗汉堂的老和尚应该知道自己身上的状况,不愿意从罗汉堂那阴冷的屋里出来,可以这在广场里打架的照明和尚又为什么会自己走出来?而且还和另外三人动了手?

    这一次我第一时间将心中想法告诉身旁三人,听取意见。

    “乔诚,你有没有想过这种可能,虽然他们身上都带有这种自燃物,但真正知道的并没有几个,罗汉堂老和尚是其中一个,而这个照明和尚可能并不知道自己身体状况呢?但有一个问题,根据你刚才的介绍分析,罗汉堂老和尚既然知道自己身体的问题,为什么还要发狂一样的追你?他不要命了?根本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牟洁法医采集样本的原因而发狂?更深层次的会不会是那个采集样本能暴露背后的人?所以归根结底牟洁法医那边现在是关键,我们现在需要弄清楚的这寺庙里的和尚们到底干什么去了,还有乔诚,那个看门人,听你的描述我觉得应该还有问题。”

    肖队警队老江湖,一针见血分析出问题,不仅让我能有新思维,同时也让我想起一个之前没从牟洁处得到答案的问题——自爆和自燃,只是她走了,这问题暂时又得留下谜题,至于老地痞,我心中原本也有梗,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他一定还知道更多的事,却让他走了。

    “肖队…”

    “浪奔…浪流…”

    “啪、啪…”

    正准备和肖队一起探讨舍利塔的事,腰间电话响了,与此同时三层阁楼拐角处突地就传来两声枪响,如此肯定出了状况,来不及接电话,抬脚就往上跑,无论和尚还是武警兄弟,都是人命,开枪就代表着有紧急情况,我不希望任何人出事。

    枪声同时引来其他武警战士,全都朝一个方向而来。

    二三层楼阁拐角处,所有人都汇集在了一切,纷纷在寻找枪声来源,几番过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摇头。

    “部队的有…紧急集合报数…”

    “一、二、三……二十”

    童队一声令下,分散的武警战士以最快速度集合起来,尽管在楼阁拐角石台上显得有些拥挤,但没用到一分钟的时间还是集合报数完毕,人数二十。

    “谁开的枪?刚才谁开的枪?”

    童队大声问起,武警兄弟个个面面相觑,纷纷表示不是自己开的枪。

    “童队,枪声不对,不是他们!”

    疑惑中一旁的艾文丽开口,并告诉大家一个令人吃惊的事实——枪声不是来自武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