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6-09-17 10:29:01本章字数:2136字

    黑夜在早起一睁眼后而过。易伊在校门口和妈妈说再见,转身进了校门。之后的一周学校又开始三天大考两天小考的经典模式。

    周舟是在周五下午时卷着一卷试卷考题进的教室,刚好是班主任的课,周舟就走到讲桌交了上去。她翻了几页,“不错,都写完了,看来你在家里也有好好学习,去坐下上课吧。”她把试卷放在一旁,回身继续在黑板上出题目。

    周舟转身往座位走,目不斜视,可他强烈的感觉到眼角余光里有人在课桌底下对他做着小动作,他撇了一眼,看见易伊对他小心翼翼地笑。他看讲台上班主任暂时没有回身,对着易伊指了指黑板,从课桌下面摸索出积了灰的课本晃晃了,摊开在课桌上。

    易伊笑得更开心了,这次是被他那样子逗的。他刚刚轻晃课本时灰尘被他摇了下来,有光线在他周围,所以她看过去就是灰尘密密麻麻漂浮在他头顶与周围,他却一脸认真还不自知。

    “你说话不算数啊,这都过了一周了你才来学校。”易伊双手趴在水泥栏杆上,下巴放在胳膊上摇晃着脑袋。

    周舟背靠在栏杆上,目光随着易伊发尾摇晃的幅度。他对于她语气里的埋怨有点错愕,他们的关系很好吗?可是她自来熟的性格是真的无法让人明着拒绝,而且和她相处还不算反感,那就随她这样吧。

    “我来了也没事。”

    “你这是在炫耀吗?之前你给班主任交卷时,看她表情好像对你的答卷挺满意的,你是喜欢在家里学习吗?宅男。”

    “什么?宅男?”周舟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被冠在他身上。

    “怎么了,宅男。”

    周舟算是明白了,她这是明摆着调笑他。她依旧趴在栏杆上,只是笑容灿烂。周舟不再接她的话,悄悄从旁边退后闪身进了教室。

    易伊还在自说自话,突然意识到身旁缺了什么东西,一转身,只有几个路过的学生明目张胆回头张望她。

    她大步迈进教室,在教室里找人,周舟一直留意门口,看她进来后正襟危坐,坦然对上她的目光,表示不解。易伊抿直嘴唇,一脸羞愤的回了自己座位,趴在桌上不愿露脸。所以就只剩周舟放肆的无声的笑。

    下了晚自习易伊收拾好东西走到和她一块回家的女孩桌边。等着她把收拾好的作业交去教师办公室,然后两人相伴出了校门。

    “你最近和周舟走的很近啊?你们…”女孩问。

    “你后半句是不是想问我,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易伊奇怪的开始发笑,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笑什么。可是女孩却认为她脸上是来自于恋爱中的喜悦。

    “你们不会真的在一起了吧?那你妈妈那?”

    “和我妈妈有什么关系?”易伊听她提起妈妈就笑不出来了,突然脑袋里捕捉到一段记忆,她停下步子,表情严肃问,“我妈妈是不是找过你,她和你交代了什么,是不是让你监视我,把我在学校的一举一动都告诉她,而且你也答应了?”

    女孩被易伊的眼神笼罩,觉得自己像被网闹闹牵制着,无处可逃。女孩急了,“易伊,易伊你别生气,对不起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对不起。”

    “我没有怪你,你好好和我说,我妈妈是怎么和你说的,你不要瞒我好不好?”易伊走上前,拉着那女孩坐在路边的台子上。

    原来事情并没有从那天晚上结束。秦沁第二天找到了平常和女儿一块结伴回家的女孩,正巧女孩父母也在家,两家家长坐在一起就早恋这个问题深刻探讨。最后在秦沁有意的牵引下,女孩父母一致决定让自家女儿在学校注意着易伊平时的动态,秦沁万分感谢有人懂得自己为人母的操劳。

    可易伊却不是很懂,回家后母女俩在饭桌上争执不休,一方女儿觉得做为一个母亲捕风捉影自下定论,认为自己的孩子早恋,而且还把事情告诉其他父母,让人家的孩子监视自己的孩子,为人母却宁愿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一方母亲却认为此时她所有的解释都是被发现后的恼羞成怒,并且对于女儿对她用自大、控制欲、女王这些词汇奔溃,她受不了女儿喋喋不休地嘴唇对着她一句一句的指责,她受不了她这青春期的叛逆。一挥手,一个巴掌清脆,女儿被疼痛止住话语,却止不住泪。母亲手足无措的颤抖,父亲上前抱着母亲退到沙发上,他再起身想要安慰女儿时,一道门拒绝了所有。

    母女冷战到达第六天时,秦沁单方面宣布已经给她申请了转校事宜,下周到新学校报道。易伊不发一语,安静的吃完饭菜,安静的坐在卧室里复习,安静到绝望。

    这样也是最好的结果了,她已经一周不和周舟说话,周舟和她说话她也不理不睬,最后大概周舟的耐心也被消磨殆尽,两个人都顺着事态发展生疏彼此。好在自己的妈妈没有去找周舟的家长,没有去学校让老师监视自己,不然可能他们的情况会更糟。

    易伊想着想着就开始委屈,明明什么都没有,却不听人解释,自作主张的以为自己做的什么都是对的,大人似乎总是有无数的理由与借口,总是想掌控一切,包括思想。

    “所以这些就是你当时反常的所作所为的理由?”周舟听完一切,只是问了一句。

    “这些不是理由,是事实,我转校后以前的一切都失了联系,我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怎么还是把你牵连了。”

    “那你话里的意思是,你现在知道了?”周舟反问。

    易伊怂拉着肩膀,想趴在桌上躺会,可周舟却皱着眉头不许。她觉得把过去的事翻出来再说,似乎就像吐完了东西却被逼着继续吃。

    “是苑京告诉我的,说你在高一的时候和班主任吵了一架,最后班主任被学校辞职,而你还继续留在学校,却依旧不去上课。”她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周舟,他还是靠在靠垫上看着窗台上的那几株花草,“刚开始我也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和班主任争吵,不过后来看你对我的态度我就大概猜想到应该还是我的原因。”易伊看见他身体有些不安分的扭动,想着,终于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