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6-09-27 10:47:34本章字数:2042字

    易伊看着迦叶因为一封信笑得心满意足,越发觉得爱情的治愈力量异常强悍。

    “上次在书城你就因为陈辰闷闷不乐,这几天约你出来你也不开心。我自己去监狱找了警卫说明情况,让帮忙把我写的信递了进去。现在你笑了,真好。”

    迦叶沉默着把信收进信封放在一边,身体向前倾拥抱住易伊,在她肩膀上轻轻说谢谢。

    迦叶知道送信的过程肯定没有易伊三言两语说得那么容易,她平时在探监时间也会受到某些看守警卫的不近人情,更不要说她要送进去一封信。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迦叶不知道此刻除了感谢和拥抱还有什么可以表达。

    “干嘛呀!不就是送了一封信嘛!你不要太煽情啊,你怀抱里的临时邮差可是早饭都没吃,所以你要自觉的好好犒劳我。”

    迦叶哭笑不得,在她后背轻拍。

    “你这个贫嘴的,等着,你今天要吃不了就给我打包走。”

    “我乐意至极。”易伊大爷似的倒在靠垫上笑说。

    厨房门被微微半掩,噔的一声,燃气灶被打燃。迦叶回身翻看冰箱,把新鲜的蔬菜瓜果全都拿了出来,完全就是要做大餐的架势。

    易伊一个人在客厅坐着没意思,推开门靠在门框上看着贤惠的小女人忙碌。

    “哎!我怎么有一种鸠占鹊巢的感觉呢?我觉得吧,这事不能让某个人知道,不然我以后肯定就没这福利了。”

    迦叶忙着手中的翻炒,听见她的暗指只是转头嗔怪地看她一眼,就继续回头开始调味。

    易伊一个人扒着门框笑得开怀。“看你一个人忙的幸苦,不如我帮你再多叫几个人来帮忙吧!”

    迦叶没有回头,点头答应。

    今天确实应该聚一聚,为了高兴的事。

    然后易伊就拿着手机转去客厅,一个个传呼其余几个人。

    一顿饭吃得热闹,苏弥、易伊、迦叶三个女生坐在阳台地台上闲聊,男生被打发去厨房洗碗。

    “迦叶,你和陈辰是怎么在一起的?”易伊双手叠在膝盖上,目光落在一盆花草间。

    迦叶被问的突然,怔怔片刻,开始思索。“你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一听见这个问题,脑海里关于陈辰的事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说不出个前后,“我记得我完全容纳他进入我的生活时,是他带我去见他妈妈之后。他妈妈在一所小学旁开了一家小小的商铺,进去以后里面都是一些零食与玩具,他妈妈在一群小学生里面帮忙挑选圣诞卡片,看见我们进来就起身扑进陈辰怀里。起初我只是单纯的以为他们母子情深,可后面几个小时的相处我才知道他妈妈的智商一直都是小孩子的程度。他没了往日在人前的凌厉,像一个家长一样照顾她的妈妈。在饭桌上他喂他妈妈吃饭,认真又忙碌,时不时还会故意板着脸教训他妈妈挑食的毛病,而他妈妈也会发着小脾气非要让他先吃一口她才会吃。我有记忆的时候就没有父母,后来被人家收养,也只是别人的善心愿意给饭吃,再后来上了山,主持对我授业解惑,也是善心愿意解救苦难,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血脉里的亲情与爱。后来那天他送我回家,我问了他一个问题,说,你以后会不会像对你妈妈那样对我,喂我吃饭,给我洗脚,帮我梳头发?他想都没想就答,会。我那个时候还挺怀疑他的,觉得他答的信口就来,过于随意。然后我们就一路无话,到了楼下告别,我往楼上走的时候他又叫住了我,对我说,我刚才说的是真的,因为这段时间里我也一遍一遍的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所以不管你会不会问我,答案都只是那一个。”

    易伊和苏弭听的入神,感觉到迦叶停顿下来也没有催促,倒是从厨房出来的苑京和顾胤轻问一句,“然后呢?”

    “然后第二天他就提着保温桶来找我,说,要喂我吃饭。后来就是一些零碎的生活小事。”

    迦叶回忆完毕,一抬头看见周围都是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你们不会也想知道吧?小事情太多讲起来没完没了,你们就歇歇吧!”

    一群人笑得不怀好意,迦叶一如往常,置之不理。

    开玩笑,要是什么都被他们知道了,以后肯定要受他们的调笑,这群小滑头可不安分。

    “再有一个多月我们就该各自收拾行李去入学报道了,这样惬意的日子就少了大半。”苏弭怀里抱着一个玩偶,靠在花架上闭眼吸入一片花香。

    “那就太好了,我终于清净了。”迦叶接话。

    “那可不一定,开学以后我们还会不定时的聚,你可不能缺席,到时候还要带上陈辰,给娘家人过目。”苑京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

    “一个个真是脸皮厚啊,居然以娘家人自居,当是过家家吗?”迦叶表情严肃,语气里却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易伊也在笑,可笑意未达眼底。她还沉溺于迦叶与陈辰的爱情中,她在想,他们究竟是把爱情沉淀为亲情,还是受亲情的蛊惑成就了爱情。

    她想不出答案,抬头想找一个可以共同探讨问题的队友。可巡视一周都被她从心里否定。迦叶是当事人,这个问题的答案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苏弭和自己一样,属于外行看热闹,根本就没有恋爱经验;苑京是男生更不会探讨这种问题;顾胤脑子里全是公式,总不能用公式解答吧?岳珂有美学灵感,却不一定有柏拉图;周舟他,今天没来,打电话约他来吃饭时他说他不在本市。那他会不会有时间和自己探讨一下?

    易伊拿出手机,准备发消息问问。可当她不经意从屏幕上看见自己的神色时,她无力的又放下手机。

    真是自欺欺人,你找了一大堆理由,其实就是想把自己和周舟联系起来是吧!你真可笑,你是胆小鬼,是懦夫。

    易伊在心里狠狠的骂,无意识的咬住指节。

    真是太糟糕了,易伊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