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6-09-30 17:33:58本章字数:2114字

    时间对于刚刚从山上回来的周舟来说仓促且紧张,收拾行李倒是没有什么,主要是打磨菩提子的时间。

    等他从店铺里出来的时候,易伊的来电已经是第五个了。

    一手接起电话,一手打开车门,他坐进早早在门外候着的黑色轿车绝尘而去。

    “这边,快点。”

    易伊在大厅里举着手摇晃。

    周舟看见她试图往这边走,不过被顺行而入的人流挡着无法穿过。他抬脚,利用身高优势在人群里如游鱼般穿梭到她面前。“走吧!先上车。”

    易伊点头,在前面走着。周舟在后面跟着她。无意间扫视到她走路时微晃的发尖,脑海里突然自动生成一些在学校时的熟悉画面。他跟着她的发尖走,有些被蛊惑。

    “人好多,我感觉前路漫漫。”易伊在火车走廊上被长时间堵在同一个地方。一条窄窄的通道挤满来来去去的人,他们的座位还在后面车厢。

    “我跟你换一下,你紧跟着我后面走会好一些。”

    周舟扶着易伊的肩膀,侧着身子,垫着脚尖,换到前边。他回身时看见易伊背在肩上的双肩包,被挤攘的已经挂在胳膊上,拖的她的衣服领口有些走光,露出锁骨下一片润白的皮肤。她本人却一点都没察觉。

    “把你背包给我,然后把外套拉链拉好。”

    易伊被消磨的没有一点力气与精力,非常乐意的把背包交了出去。只是低下头拉外套拉链时,发现自己的领口露出了大片肌肤,再想到周舟刚才特意的提醒,她只觉得这节车厢现在怎么这么热,热的她脸上发烧。

    快速整理好衣服后,队伍终于开始松动,慢慢缓动前进,易伊轻装上阵跟在周舟身后走的异常轻松。

    前面有人侧着身子通过,易伊稍侧过身让开,可就在她回过身的一个小小幅度,头发却被卡在那人的背包拉链上,头皮被扯的生疼,她忍着疼痛,偏着脑袋,顺着那人的力度向后仰去,却注意不到脚下,以至于踩踏到后面几人的脚背。

    周舟感受到身后的骚动,回过身在一米开外看见易伊贴着一人的背包,头发遮住了侧脸,他看不清楚,只好匆匆往回走。

    “怎么不走了?”

    “我的头发缠在他的拉链上,我看不见,也弄不下来。”易伊有些着急,转头说话时头皮被扯到更疼了。

    前面那人也转过头往后探,问,解开了没有。

    周舟对前面那人说稍等,手扶着易伊的脑袋往背包上凑,减轻易伊头皮的疼痛,一手缓慢的拉扯缠绕的发丝。

    头顶上周舟时不时会低头询问疼不疼,易伊被头发扑了满脸也不敢乱动,只闷声回答不疼。

    其实到此时头皮的疼痛已经慢慢缓解,而自己正被周舟无意识的,类似怀抱一样拥在怀里。尤其是他说话时气息吞吐在头皮上,脊椎像被电流击中,失了支撑身体的力量。易伊没了疼痛感,只觉得身处港湾,安全且温暖人心。

    “好了。”周舟扯下最后一小缕发丝,拍拍背对着他们的那人。

    “还是很疼吗?”周舟问。

    “没事了,现在好多了。”易伊在他胸前揉着头皮,听见他问。

    “把你手腕上的发带给我。”

    周舟又贴近一些,五指微弯,不多会就梳理了一头散乱的发。“好了,就这样走吧。”

    易伊像个傀儡娃娃被周舟在后面扶着肩膀往前走,她的心脏跳动频率太快,眼神也胡乱地四处飘荡,肩膀上的双手温度清晰透过衣料,沾染上皮肤。就是那双刚刚梳拢过她头发的手。

    解决了小意外,两个人还要继续随人流往后方座位号走。

    而他们刚才的举动,在观看者眼里自成一派风景。

    “涛涛,看见没,你以后也要像刚才那个哥哥一样,要照顾好小妹妹,好不好。”年轻妇女轻拍怀里的婴孩,微笑着问对面座位上的小男孩。

    “好的,我会好好照顾保护妹妹的。”男孩带着童音却郑重其事,逗笑了邻座的一家大人。

    短短不到两百米的走廊,易伊和周舟却走了十多分钟。两个人放好行李坐在硬座上时都齐齐吐出一口长气。

    “这一个开学季都快赶上春运了。”易伊舒展双腿,接过周舟递来的背包翻出两瓶水。

    “其实如果你不用等我,也许这会就没必要受这折腾。”

    我要是早走了,今天就没这苦乐参半的福利了,易伊在心里偷偷地腹排。

    “我要是一个人走,遇上今天这状况,我肯定头皮都难保。”易伊笑说,周舟偏头看她一眼,仰目看着车顶,淡淡的勾起嘴角。

    “对了,我的菩提子呢?”

    “在我的背包里,等会拿给你。”

    “不行,你现在给我吧!给我了以后你再好好休息。”易伊堆着笑隔着桌子推周舟交叠在桌上的手臂。

    “快点,快点,我这个土包子迫不及待想看到它。”

    周舟无奈,站起身在头顶储物柜里拿出背包里的盒子。刚拿出来,就被她横刀直入的拿去一旁。

    “这就是打磨之后的菩提子吗?比你刚开始给我的那个桃核样子好多了。”

    “我没给你打孔,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去打孔编串,随你。”周舟说。

    “我觉得就这样挺好,握在手心刚好。”

    周舟重新坐下,易伊推过来一包零食,“你吃点,休息会吧!”

    “我不吃了,我先睡会。”一大早就早早敲开店铺老板的门,再有一路的走走停停,这会靠在靠背上就有些倦怠。

    易伊一个人趴在桌上把玩手心的小东西,菩提子被打磨得光滑细腻,在手心摩擦时滑润清爽。举在眼前,有光通体照射泛起茫茫的色彩,易伊如获至宝。

    到了学校还是打个孔编串吧,不然万一弄丢了就不好了。

    她静静的想,手机却在裤兜里嗡嗡震动。

    易伊想起上车后,要给家里和迦叶报平安。她把菩提子收进盒子,放进背包,才开始拿着手机一一编辑信息发送。

    抬眼看了对面闭目休息的周舟一眼,纳闷。怎么周舟就不需要报平安,估计他肯定是在外面经常玩,所以对他都很放心。

    易伊有些不平衡,这才是她18年来第五次远行,周舟肯定已经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风景,可能还见过各种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