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庇护

    更新时间:2016-09-02 15:05:09本章字数:2270字

    这时,从柜子的一个长格子里,小夕站起来,原来刚刚柜子倒下的时刻,小夕刚好站在空格子的下面,看到站在那里平安无事的儿子,方华顿时觉得心头涌上来的不是泪水,而是滚烫滚烫的血液。

    在另一头的柜子下面发出凄惨的叫声,一只小龙被压在下面,黑红的血液缓缓流出来,其他的小龙都安静下来,突然,一只体型硕大的丑陋无比的巨龙从楼梯口钻进来,它的肚子不规则的拖拉在地上,满脸的褶皱、脓包和失去脂肪支撑的厚皮耷拉在那颗大头的两侧,它发出尖叫般的吼声,方华三步并作两步跃到儿子身边抱起小夕,那只充满仇恨的巨兽在她们身后追赶,高高的置物架在它身边像多米诺骨牌般倒下,方华和小夕已经逃无可逃,在长方形的楼宇一角,茶色的唯美玻璃窗映着火光变成缤纷的橘色洒了母子一身,这美丽的色彩不属于人间,方华想,它来自于地狱,小夕被母亲放在身后,一切已经无济于事,方华想,如果最后一刻来临,她宁愿抱着心爱的儿子从楼上飞下去。

    暴怒的巨兽嘶吼着朝她们扑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另外几只小型龙从巨兽后面钻出来,挡在方华母子前面,它们的头都不是正正当当长上去的,像一个没有耐心的雕塑匠随意放上去的,也许是它们把这两个悲惨的“小人”当成了玩具,也许是它们对刚才追逐的游戏意犹未尽,小龙们不肯让巨兽伤害这对母子,巨兽又吼了几声悻悻的离开了,这简直是个奇迹!方华想,她是不是在做梦,自己回到了几十年前迪士尼的恐龙乐园里,可背后锥心般的疼痛依然烧灼着她,在确定这几只小型龙暂时不会袭击她们后,方华和小夕坐在窗前休息,望着窗外一片火红的人间炼狱,母子都没有说话。

    黑夜渐渐来临,石楼也安静下来,怪兽们不知何时离开了这里,它们退的十分匆忙,方华抱着因惊吓和过度劳累已经昏睡的小夕向楼下走去,所有的电梯都已停止运行,灯火明明灭灭,在散乱昏暗的角落里时不时传出微弱的呻吟和哭泣声,方华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每下两层就要坐在墙根休息一会,抚摸着小夕有些苍白的小脸蛋,这个小家伙在一天之内遭受的痛苦足以让他迅速成长,至于顾律,方华不愿再想,那个挑剔却细腻的男人,在她被实验组那个高头大马的Joy欺辱的时候,坚定的挡在她面前,为此还大打出手,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纪里,顾律的出现就像一位救世主,只属于她的救世主。

    一声尖锐的哀嚎把方华重新拽回现实当中,一个疯头疯脑的女人从倒塌的首饰柜旁跑出来,散乱打结的金发在眼前晃来荡去,一双碧眼充血发红,她光着脚踩在碎玻璃上,像没有察觉似的向前狂奔着,跑到方华身边突然停下来,缓慢的转过头,蹲下身子,把脸慢慢的凑近方华的脸,方华感到一阵麻痛从背脊传上来。

    “I know you, you gave them life,you did!”方华能明显感觉到疯女人说话时那沉重的呼吸,低沉阴郁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方华抱紧怀里的小夕,她已经没有力气反抗,疯女人嘴里一直在念叨“you did,you did…”之后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方华猛然想起,这个女人似曾相识,那是两年前的研讨会上,她与方华在基因技术问题上进行了激烈争论,她叫Alina,是一名遗传学家,Alina狂躁的秉性使她们的争论演变成闹剧,最后不得不在安保人员的参与下终止。

    早在几个世纪前基因重组技术不断引发科学界的大讨论,人类在基因医疗领域取得空前进步,使得花得起钱的人不断的延长寿命,巨大的资源消耗导致资源高速枯竭,贫富差距致使各国暴乱,科学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对基因技术的封锁变成讨论的热点,Alina所在的派别主张将基因技术运用到动物身上,利用大数字中出现的异变来作为实验结果,并加以修正,也就是说,把地球还给除人类以外的其他生物,把无以计数的生物做为活体实验品投放到地球上,让自然选择使它们其中的一些发生适应环境变化的异变体,以此找寻人类的未来。

    方华极力反对这种毫无人性的理论,这无异于将生命置于绝境之中并眼看着它们衰竭而死,有些脆弱的物种几乎是在被投放后的一分钟内就行将消亡,这场讨论因两方的互不让步无果而终。

    “沈岩”方华头脑中突然出现一个清晰的名字,她迅速抱起熟睡的小夕往楼下跑,边跑边寻找着什么,在一处折断的栏杆下,她从一个已经死去的商人身上找到一部被摔掉一角的白色通讯器,巴掌大小,是地球上的人联系“万园”所使用的,方华拂去墙边座椅上的土,把小夕轻轻放在椅子上,卷起外衣枕在他头下,随后拿出通讯器放在手腕处扫描,通讯器自动升空并投射出成人大小的粒子屏。

    “2078号沈岩”方华对着屏幕说到,随后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屏幕里,一身随意简搭的麻布衣裤凸显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一副眼镜后面是一双清澈的眼睛,他见到方华的激动比方华本身所处的危险境地还要显而易见。

    “谢天谢地看到你了,方华,你受伤了吗?”

    “没有,小夕受到了惊吓”

    “我们已经知道石楼的事情,你要记住我现在说的话”沈岩从背后又拉出一块粒子屏,上面是石楼俯瞰下的全貌。

    “石楼受到很严重的破坏,你要马上离开那里,我们对那批…怪物做了追踪,它们回到这里”沈岩用手指在粒子屏上点了一个点,坐标值相应出现。

    “现在对这批怪物还没有定论,但能确定它们有一定的趋光性,通讯器一定要在隐蔽的地方使用”沈岩接着说。

    “是遗传学的那帮人”方华面无表情的问。

    “方,现在是谁不重要,你必须马上转移到这里”他发送了一个坐标给她。

    “明天我会派人去接你,你一定要回来!”沈岩匆匆关掉了粒子屏,一切又遁入黑暗之中,方华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小夕旁边坐下,疼痛和过度疲惫使她无法入睡,沈岩的脸出现在脑海里,是的,他依然牵挂着她,多年以后,当初的悸动、悔恨和无以言说的情感汇聚成一份厚重的情谊,沉淀下来,成为一种无形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