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活死人

    更新时间:2016-09-02 15:15:57本章字数:2243字

    实验室本体建在地下,他们停在“Cleaning room”层,处理试验死亡的尸体和植物发酵的地方,方华从来没有来过这一层。

    “活体恐龙试验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但试验体过于庞大无法很好的隐藏在这里,所以遗传学的疯子们就在地球建了一个临时实验室,但是试验并不成功,由于基因的损坏和变异,无法孵化正常的生物,它们生来就伴随着痛苦和仇恨,性情暴虐,互相残杀,因为在地下简陋的囚禁室培育,它们的视觉衰退的很厉害,惧怕寒冷,有一定的趋光性,小广场上的霓虹灯吸引了一部分小型龙,所以你们出现后被它们袭击。”沈岩边走边讲述着,他深知方华的脾气,不知真相誓不罢休。

    他们走过一道长廊,在楼层的最深处停下来,在一扇光亮素白的门前,沈岩抬起手在空中点击一连串密码,方华觉得奇怪,这样的地方保密等级是相当低的,不会有这么冗长的密码,这也印证了这里就是遗传渣滓们的总部。屋里除了一些杂物散乱的摆在墙边并无其他,沈岩走到一面墙边,蹲下去用手按住地面,脚边突然裂开一个口子,越来越大,变成一个黑洞洞的入口。居然是手动的?方华不禁汗毛直立,在这个世纪,几乎所有的设备设施以及通讯工具都是离子积聚和粒子流形成的,现存仪器对手动入口无法检测,难怪这么久遗传学的所作所为无法被发现。

    沈岩在一道黑色木门前停下,表情凝重的看着方华,他欲言又止,方华已经明了。

    “走吧”方华低沉的声音透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沈岩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灯火通明的巨大房间映入眼帘,屋子中间有一张冰面一样光滑透明的水晶床,床上罩着密封罩,沈岩说“华,你要有心理准备”,方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密封罩随即打开。

    方华使劲的抓着身旁的椅背,当沈岩把密封罩打开的刹那,方华看着眼前的景象,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手背青筋暴起,胃部剧烈的翻滚使她跪在地上呕吐不止,方华的泪水奔涌出来,却感觉不到那是自己的眼睛,即使用手擦也无法使眼前的一切变得清晰,她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也许是已经死了吧,她想,要不然怎会看到地狱里才有的东西。

    方华看到的是一具“活死人”的身体,之所以叫他活死人,是因为他在生理上并未死亡,器官在仪器和药物的作用下仍然在运转,在生产,是的生产,这是遗传学那帮人惯用的词汇。

    这具活尸是一个非裔男性,身材魁梧,他裸身趴在实验台上,这样方便呈现给观众们最完美的视角。他的背部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各种颜色的晶状体,如果是在地球上的某个岩洞中看到这些结晶,你一定会以为自己发现了世界上最美丽富饶的宝藏!它们的形状不一,颜色亮丽,比翡翠还纯的绿色,比血还浓稠的红色,它们比钻石还要闪耀,一颗一颗晶莹剔透的长在他的背上,他的胳膊离方华最近,那里“生产出的”是一排紫红色的宝石,男人的脸也没有被放过,那里离大脑很近,元素的纯度和浓度精确无误,但在脑死亡后这里无法再利用,只是一粒一粒的生长着一些貌似珍珠的小颗粒结晶体,遗传学的那帮科学家,不对,方华早就把以Joy为首的这伙人称为畜生了,居然利用人体为媒介,通过药物和有机体的作用去生产宝石,让人作呕的是,这些所谓的宝石在石楼的黑市交易量相当可观。他们贪婪得不愿放弃任何一块可以“生产”的皮肤,如何更好地利用脑干来生产将是他们下一个研究主题。

    “利用脑干?那人就是活着的,他们让他活着来做这些吗?”方华发紫的嘴唇惊惧的颤抖着,抓住沈岩的袖子把他拉向她的脸。

    “他们一直用活体实验,这样能有效控制元素浓度,而吸收和产生的过程则是越原始越自然越好,注射的元素会慢慢毒死实验体,这具在三天前才死亡…”沈岩的眼里已不再有昔日的光芒,他的神色像从太空望向地球一样黯然而绝望,他为了救方华深入这个实验组织并得知了真相,数次冒险才把她带回自己身边,如今却看到这个往日倔强独立的女子在自己面前万念俱灰,他们所面对的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残暴的真相,也很可能是人类行将消亡的尽头,没有人有能力承受住这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华睁开眼睛,瞬时间天旋地转,她重又闭上,但是眼前除了刺眼的白光什么都没有,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定了定神,方华挣扎着坐起来,周身疼痛难忍,她认出了这是“万园”的医疗室,高智能代替了医生与护士(这两个职业被代替了真好!)

    “给我看录像”方华扶着昏沉的头走下床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块粒子屏根据她所坐的位置及面部朝向移动过来,正好停在她面前,屏幕上出现了沈岩的身影,他把昏厥的方华放在床上,开启了检查模式,并进行了背部缝合手术,沈岩一直站在旁边直到治疗完成,将被子盖在方华身上转身离开,临走前望了一眼摄像头的方向。

    方华的梦十分杂乱,她看到很多素不相识的人脸,不知为什么,阿蔡那张拥有健康肤色的脸总是从乱景中突然出现并带来安宁,随着阿蔡的消失,她开始穿梭于石楼和万园之间,方华看见十年前沈岩牵着她的手的样子,他们坐在万园的临界仓里,望向远处昏黄的地球,沈岩回过头看她,那是方华没见过的眼神。

    方华慢慢睁开酸涩的眼睛,她努力的回想发生了什么,用手去摸背部缝合的伤口,突然,一幕一幕恐怖的画面硬生生的塞进方华的脑子里,她到处乱抓乱撞想赶走这些影像,最后沈岩亲切的脸出现在眼前,方华伸出手去,那张美好的脸却突然变成一个布满晶体的黑人的脸,充血的痛苦的眼睛几欲鼓出眼眶,方华尖叫起来,直到精疲力竭。她颓然的坐在地上,回忆全部清晰而决绝的出现在脑子里,让她避无可避,眼泪已经没有了,眼下只有她必须面对的实事,她用医疗机给自己注射了葡萄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也许…也许还有机会阻止这一切,方华想,眼里的怒火熊熊燃烧,像石楼对面的天际,炽焰能够毁灭的不止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