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乌灵镇

    更新时间:2016-09-02 15:55:32本章字数:5505字

    第三章乌灵镇

    乌灵镇是上古神兽鸾和栖息之地,但是鸾和并不易见。

    鸾和,上古五大神鸟之一,羽翼艳而亮,或清如晓天,或炎如紫焰,或红如涅火。雌鸟叫鸾,雄鸟叫和。鸾和有着世上最美妙的声音,它们的叫声有五个音阶,可以谱出世上最动听、最美妙的音乐。

    乌灵镇之所以是舞者必来之地,不为别的,只为了鸾和。在成为最高阶的舞者之前,舞者必须要来乌灵镇。因为只有鸾和承认的舞者,才能有资格成为最高阶的舞者,而鸾和只有认同舞者的舞蹈时,它们才会现身相见,为舞者吟唱。生在乌灵镇的梦思难怪会对这儿念念不忘,一个颇有天赋的舞者,自然会对灵力之地多出常人所没有的眷恋和痴迷了。

    这个镇子并不大,风景却异常的美,很多奇花异草葱葱郁郁的环绕着这个小镇的每个角落,不管身处何处总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这里的人也很淳朴热心。随处可见穿着素雅麻衣长裙的女人脸上带着笑,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不停地将采下的花瓣捣成汁,用来给麻衣上色,这种花汁不仅不掉色时间持久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幽思和雅思因为乌卡的灵法,很快就到了乌灵镇。她们一到乌灵镇找了住的地方放了行李后就急着出发去打听梦思的下落。经过一番询问她们很快就找到了梦思的家。她们迫不及待的赶去,原以为会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和笑脸,推开门后却只看到几乎快要被埋在花草里的木屋。

    “看来梦思姐没有来这儿了。”幽思看着顺着屋子缠绕而上的藤蔓。

    “嗯,这个房子已经空置很长时间了。我们进去看看吧。”幽思沿着草径向里屋走去。

    她们好不容易找到了门,却怎么也推不开。幽思让乌卡看看怎么回事,乌卡飞进去看了一圈后出来说:“里面长满了藤蔓,把门和窗户都绕起来了。而且那些藤蔓比外面的更多更粗!”乌卡停在门檐上,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里面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气息,让我很难受。我们回去好不好?”

    幽思看着乌卡,它的神情确是不怎么好,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这么呆着也不是办法,乌卡越来越虚弱,这会也使用不了灵力,如果要推开门她们就必须要借助工具。幽思和雅思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先回到镇子上。

    “梦思姐,她好像真的没来这儿。”雅思趴在桌子上,眼里漫着悲伤。她原本认为梦思一定会在这儿的,除了这儿,她真的想不出梦思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

    “我们明天继续去问,一定会有人知道的。要是这儿不在我们就去别的地方找!”幽思说道。

    “那个人,在这儿。”一直安静的乌卡突然说话了。

    幽思和雅思惊讶的看着乌卡,“你说的是梦思姐吗?”幽思轻声问。

    “嗯,就是……那个……人,在……这儿……”乌卡说完这句话后蜷缩在幽思的怀里沉沉睡去了。

    幽思吓坏了,从梦思的家里出来后乌卡就一直不对劲,只是当时她还能感觉到乌卡的灵力,可是这会儿,乌卡的灵力突然间消失殆尽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雅思已经起床了。幽思也没怎么睡,乌卡一直发出不舒服的呻吟,幽思试着叫了好几次乌卡都没有反应。如果今天乌卡的情况要是还不好转的话她们就必须去求助住在镇上的巫灵了。

    巫灵,是指能够与神灵相同的人,他们天生拥有灵力的血液,能够洞悉任何一种灵物。而这巫灵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只有乌灵镇才有。因乌灵镇是上古神兽栖居之地,孕育着此方的人灵和山水,所以才会有巫灵的诞生!

    幽思抱起乌卡,轻轻叫了两声,乌卡还是跟昨日一样,丝毫未见好转。

    雅思和幽思决定带乌卡去找巫灵。巫灵住的并不远,客栈后面那个盛满鲜花的树屋便是。

    幽思站在树屋前上下打量着,这棵树可真是粗壮无比啊,十二米左右的树径,只有十厘米厚的树干,里面确空空如也,更神奇的是树冠却确依然绿如荫,开满了紫色的花朵。各种各样的飞禽在上面筑巢,与巫灵相安无事相亲相爱的比邻而居。

    “好美啊。”幽思感叹。

    “就是,从没见过这么粗的树。一点也不觉得突兀,反而有一种很特别的美!”雅思也感叹。

    这时巫灵从里面出来,将他们请进树屋里。

    原来树屋里面的采光来自于头顶从树冠透进来的阳光,树顶有一层类似于薄膜的东西,就是因为这层不起眼的薄膜,挡住了外面的风吹雨淋。从下面抬头望去,透过那层薄膜,外面的一切尽收眼里!

    “你们好啊,小姑娘们,过来坐吧。”巫灵站在树凳旁招呼道。

    幽思和雅思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朝巫灵笑笑,慢慢走了过去。幽思打量着眼前的巫灵,这可与她想象的大不一样啊。这个巫灵就跟平常的老婆婆一样啊,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婆婆,你就是巫灵吗?”还没等幽思打量完,雅思便直接开口问道。

    “对呀。”巫灵点点头,慈祥的看着雅思。

    “我们有一个小伙伴生病了,你能帮帮它吗?”雅思说着便将乌卡递给巫灵。幽思惊讶的看着雅思,她可从没见雅思这么急躁过。她一向都是很稳重的,不管做任何事任何决定她都会反复确定。可是这次她仅仅只是问了一句便将乌卡交给了巫灵,如果这不是巫灵或是她把乌卡给医坏了可怎么办?这可不是平时的她呀。幽思刚想出声,雅思一个眼神过来制止了。幽思只好悻悻地闭上嘴巴。

    巫灵将乌卡放在圆桌上,给它喂了一颗蓝色的小丸子,便将乌卡还给了幽思。

    “这就好了?”幽思怀疑地看着巫灵。

    “乌卡到底怎么了?”雅思不理会幽思径自问巫灵。

    “哦,你们的小东西没事。只不过是被比它更强大的灵物压制住了灵力而已。我刚才已给它喂了一颗蓝丹,它很快就醒过来了。”巫灵向她们解释,双手在乌卡身上来回轻柔的抚摸着。

    “‘蓝丹’是什么东西?”幽思好奇的问道。

    “就是上面那些飞禽的的粪便啊。”

    “啊!”幽思睁大了眼睛,敢情这巫灵是假的吧?她可从没听过动物的粪便是灵丹妙药啊。

    “小姑娘,这些飞禽可不是普通的飞禽啊,它们都是有着很深灵力的上古神兽的后裔啊。所以它们的粪便自然有着无比的灵力啊。”

    幽思不再吭声,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她觉得还是不舒服。

    从巫灵那儿出来的时候,雅思手里多了几颗蓝丹,那是她刚刚跟巫灵求来的。

    “雅思,你刚才怎么那么着急?都不让我说话。”幽思不满地问道。

    “不是我不让你说,只是刚才进到树屋的时候,我看到你怀里的乌卡睁开了眼,它告诉我那个婆婆就是巫灵。”雅思边走边说。

    “我怎么不知道呢?乌卡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雅思没有回答幽思,只是快步向客栈走去。

    回到客栈的时候乌卡已经活蹦乱跳了,看来那蓝丹还是有效果的,只是幽思还是很介意刚才的那件事,为什么乌卡能跟雅思意念相同,跟她通话?为什么她就不行呢?

    “我们现在再去一趟梦思姐的家。”说完不等幽思回答便进了屋里。

    幽思站在那儿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不一会儿她们就出现在梦思门口家。在门口雅思拦住刚要抬脚而进的幽思,指指肩上的乌卡,拿出一颗蓝丹让乌卡吃下。

    进去之后雅思站在被藤蔓缠绕的门前,静静看了一会,对乌卡说道:“乌卡,你现在可以进去把那些藤蔓弄掉吗?”

    “嗯,这回完全可以。”说完便飞过去用灵法消除了那些藤蔓。

    看着眼前渐渐消失的藤蔓,幽思不可思议的看了雅思一眼,她怎么知道乌卡这次可以,万一被那灵物又压制住了怎么办?

    “走,我们进去。”雅思拉着幽思推门而入。

    这间屋子跟镇上其他的房屋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奇怪的就是常年没人居住的房舍居然干净的一丝不染。幽思打开柜子,里面的东西也是一尘不染,完全看不出这个地方到底是不是梦思的家。她们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没有别的发现。

    “梦思肯定来过这儿,你看这儿这么干净,一看就是有人打扫过的!”幽思肯定的说。

    “可是她怎么进来呢?屋子里的藤蔓我和你两个人都推不开,更何况梦思姐一个人。再说她也不可能去镇上找帮手,如果她真找了,镇子上的人肯定见过她!可是,你想想,从我们来到这儿,每一个人都说他没有见过梦思姐。所以我也很奇怪这屋子怎么会这么干净。”雅思边翻柜子边回答。

    “会不会是梦思姐也有一只灵物呢?你看我有乌卡,齐冥有他的小人儿,说不定梦思姐也有一只呢。那个巫灵不是说上次我们来这儿乌卡就是因为被强大的灵物压制住灵力才会昏睡过去的吗,所以你说,那个灵物会不会就是梦思姐的灵物呢?”

    “不会!”

    “为什么?”

    “我能感觉到。”

    幽思不说话了,她定定的看着雅思,从上次来过这个屋子后雅思就一直很奇怪,她好像有了通灵的能力,可是这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啊,而且在这之前雅思对这方面可是一窍不通啊。

    “怎么了?”察觉到幽思的目光,雅思问道。

    “雅思,我一直觉得你怪怪的。自从上次离开这儿后,你好像对神灵这方面的事特别清楚。我问你什么你也不愿多说,而且你还能和乌卡心意相通,这我都做不到呢!”

    “这个啊,”雅思不好意思的挠挠后颈,“其实我没有什么通灵的本事了,这你知道的啊。只不过上次我们来这儿的时候,在门口扯藤蔓时不小心被那些藤蔓划破了手,说也奇怪,从那时起我好像真能通灵了。所以才会跟乌卡心灵相通啊。”

    “所以你才会那么肯定那就是巫灵,梦思姐一定在这儿,对吗?”幽思拍着手叫道。

    “对呀。”

    “那你能感觉到梦思姐来过这儿吗?”

    “乌卡说来过,我们要相信乌卡。而且我的能力好像已经没有了。”雅思苦笑着摊开手,那个伤口已经完全复原了。

    “那怎么办呢?”幽思坐在雅思身旁,情绪低落。

    “我们等晚上啊。”乌卡突然说道。

    “晚上?你是说梦思姐晚上会来,对吗?”幽思和雅思都坐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等的那个人,不过晚上一定会有事发生的。雅思,可以再给我一颗蓝丹吗?”雅思递给乌卡一颗蓝丹。

    谁都再没有说话,他们坐在门口,一起静静地等着黑夜的降临。

    新月初上。幽思和雅思一动不动地盯着月光洒进的屋子,好像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乌卡,你是不是弄错了?这里好像跟白天没有什么区别啊?”幽思问乌卡。

    “你就信我一回好不?我好歹也是一只精灵啊,怎么可能会弄错!”乌卡不满地叫道。

    “可你也是一只狗啊。”幽思小声嘀咕。

    “看墙上!”雅思突然叫道。

    她们赶紧朝墙上看去,只见墙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三只飞禽的影子,身形比鹤更大更修长。突然身后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幽思和雅思下意识的转头朝门那边看去,再回过头的时候那三只飞禽就落在她们眼前。

    幽思和雅思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退。她们不知道这是什么鸟。其中一只长满了青色发亮的羽毛,一只是紫色的,还有一只是彩色的。它们的眼睛清澈如泉,羽毛不仅亮而且极长!当它们起身飞开的时候,雅思感到眼前一阵晕眩。

    “乌卡,这是什么东西?”虽然是在问乌卡,但雅思的眼睛一直没有从那三只大鸟身上离开。

    “是鸾和。”乌卡说道,“我想睡。”

    “它怎么了?”幽思看着又睡过去的乌卡,急急问雅思。

    “应该是鸾和的灵力太过强大了,所以乌卡才会又睡过去。”雅思沉思了一会接着说,“幽思,乌卡没事。只是这三只鸾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你和我并没有跳舞啊,鸾和并没有认可过我们,不是吗?”

    “我猜应该是有别的舞者,要不就是我们不小心找到了鸾和的巢。”幽思将乌卡放进自己的背包里,“但是不管是哪种原因,我觉得肯定跟梦思姐有关。为什么鸾和非要在梦思姐家筑巢呢?而且梦思姐已经是一位很高阶的舞者了,这种种应该不只是巧合吧?”

    “我猜也是,只是……”雅思欲言又止,她一点都感觉不到这个地方有梦思的痕迹。

    “好像有点不对劲。”幽思扯扯陷入沉思的雅思。三只鸾和突然不见了,但却传来了动听的音乐。她们莫名其妙的望着彼此。

    “是鸾和的叫声。”幽思突然反应过来,激动的抱着雅思,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听到鸾和的叫声。这种声音真是太美妙了!

    “看周围!”雅思也叫了起来。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们已处在一个巨大大花球中,身边的花墙不断地转动:紫色鸢尾,红色玫瑰,白色桔梗,还有,黄色的蝴蝶兰。三只鸾和突然在远处显现出来,盘旋在上空。在它们下面,一个娇俏的女子随着鸾和的音鸣声缓缓起舞。

    幽思和雅思被这舞姿惊呆了。

    终于当那个人微笑着走到她们跟前时,幽思用试探的语气问:“梦思…姐?”

    “你们两个小丫头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还是说许久不见要跟我生疏了?”梦思的亲昵地捏捏她俩的脸颊。

    “梦思姐你真的在这儿呀。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在找你,你为什么不回来了?你怎么住在这儿呀?”雅思抱住梦思,哭着说个不停。一旁的幽思更是一个劲儿的哭!

    “好长时间不见,你怎么变得跟幽思一样爱哭了。好了,不哭了。”梦思柔声哄着她们。

    “梦思姐,我们一起回去。院长会很高兴的。”幽思拉着梦思转身就想走。

    “哎,等等。”梦思拉住激动的俩人,她已经回不去了,那个世界已不属于她了。“这么急做什么,而且我上次去看过院长了啊。这次你们俩我也见了。所以呢,我暂时就先不回孤儿院了。再说了,你们两个难得来乌灵镇,怎么,想空手而归?”

    “什么意思呀?是要给院长带点特产回去?”幽思悄声问。

    “笨!梦思姐的意思是想让我们成为第三阶的舞者。”雅思得意的看着梦思。只有在梦思前面,雅思才会成为一个真正无忧无虑,爱跟幽思斗嘴的那个小女孩。

    “可是,要成为第三阶的舞者是要鸾和认可的,可是我看这三只鸾和好像都不好打交道啊。”幽思瘪着嘴说道。“我看梦思姐好像跟它们很熟,能不能帮我们说说话呢?”幽思凑到梦思跟前。

    “试试啊,试试不就知道了。幽思和雅思也很有天分呢,不是吗?”梦思鼓励道。

    “梦思姐不帮忙,那就试试吧。”幽思有点犹豫。

    不过事实好像真如幽思说的,那三只鸾和好像真的很不好打交道呢,她都不知跳了多少遍了,那三只鸾和可是一点也不为所动呢。

    “我不试了,它们好像跟我真没缘分。雅思,你去试试。”幽思一屁股做到地上,瞪着那三只鸾和恨恨说道。

    雅思看了梦思一眼,咬咬嘴唇,轻轻动了起来。一曲舞罢,那三只鸾和还是一动不动,就跟没看见似的。

    “雅思,再试试!”幽思大声喊道。

    雅思又试了几次,最终结果还是跟幽思一样。

    “看来这鸾和不只跟你没缘分,跟我也没缘分呢。”雅思笑着也坐下来。她本来就没报多大的指望,自然也没有幽思那般生气了。

    “你们两个为什么不一起跳着试试看呢?”梦思说道。

    “一个都不行,两个合起来也不行啊。”幽思将头靠在梦思的肩上,眯着双眼。

    “不一定哦,试试好不好?”梦思的声音更柔了。那声音仿佛有魔力似的,让听的人不忍心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