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白色桔梗

    更新时间:2016-09-02 15:56:14本章字数:5597字

    第四章白色桔梗

    梦思对舞蹈有着惊人的天分。从她初到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就已经看出来了。一个人对某种东西的天赋与年龄无关,它是天生自带的,并不是说非得到了一定的年龄段才会显现出来,那种自带的光芒总会在不经意间射出来。梦思亦是。

    院长曾说梦思将来一定会成为顶尖的舞者。

    一切的一切都如院长所说,顺利的进行着。从初级舞者到二级舞者再到三级舞者,梦思一点也没有让人失望。她就如同天空中的太阳,徐徐升起慢慢发出最亮眼的光芒!但也正如太阳,在正午最刺眼的太阳慢慢下落时,梦思也跟着降落了。这个世界对梦思来说就好比是天空,只是天空不仅仅只有太阳,它还有月亮、星星、云彩,有时还会出现雷鸣和闪电。当雷鸣和闪电长时间的占据天空时,太阳是看不到的!因为梦思惊人的舞蹈天分,开始有很多有名的舞蹈学院的人来找梦思,希望梦思能接受自己学院更加完美的舞蹈教育,当然包括圣殿!那个时候雅思和幽思坐在门槛上,托着下巴睁着眼睛不停地瞅着从院长屋里进进出出的人。她们并没有因为孤儿院人多了而感到热闹,反而更加生气!因为那些人总是不停地在占用院长和梦思陪她们玩耍的时间。所以当梦思出走的时候,她们两都曾一度固执的认为是那些人的错!

    梦思的家族自古就有一种奇怪的遗传病,在这个家族,但凡是女儿,如果在二十岁之前没有成为最高阶的舞者,那么她就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梦思才会一个人偷偷离开,她想活下去,所以在她死之前她必须成为最顶尖的舞者。

    可是正如后来梦思对院长说的,因为想要活下去的愿望太过强烈以至于她都忘了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跳舞了。人的意念有时候强大到神都无法对抗,有时候却脆弱的拿根针就能戳破。随着那个日子的逼近,她渐渐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她知道,她再也不能通过舞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梦思对院长说世界上最可怕的其实并不是死,而是那段等死的过程。明知自己已经在何时就要离开了,却卡在了死与不死的尴尬境地,想要活下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可死神却一天比一天靠近!这种深深的无力感渐渐摧毁了梦思最后的意识,一切都已是事实了。

    在梦思二十岁生日的那天她突然想通了。或许是因为那晚上的大雨,又或许是再也没有了期盼,在走过雅思和幽思的窗前时,她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跳了起来,脚下的黄色蝴蝶兰舞鞋沿着她的脚踝轻柔对地攀沿而上,直到将她整个包裹在里面。

    当院长轻轻地托起梦思留下的舞鞋离开时,幽思拉开了窗帘……

    梦思之所以会出现在乌灵镇是因为那只青鸾便是她的花魂,她的灵魂所归之处。

    花魂,是每个舞者自身内在的舞魂,没有特定的形状,但它并不住在舞者的体内而是与舞者以两个形态一同降临到这个世上。只有当花魂和舞者的心灵合二为一时舞者才会认出自己的花魂,而花魂才会回到舞者体内。此后,即便舞者没有了这个世界的形态,但因为有花魂的存在,她就成了“灵”,一种介于冥界和人界的存在。若舞者和花魂在灵界要以两种独立的形态存在,那么舞者就必须成为四级舞者。所以这个世界上虽然有很多舞者但能与其花魂相认者是少之又少,能与花魂在灵界各自以独立的形态存活的更是寥寥无几!

    梦思不知道该怎么向幽思和雅思解释,虽然她离开了人世,可是她依然可以在另一个特别的世界里继续她的生活。她很想告诉她们其实她一直在她们身边,她并没有离开,她只是在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和她们一起笑着努力着。

    看着依然纯真无邪的雅思和幽思,梦思最终决定,不告诉她们自己的事,让她们误以为自己还在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了。

    对于梦思的提议,俩人都一时明白不过来。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别说她俩一起跳了,估计就算加上梦思也会被拖后腿而已,真想不通梦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提议。

    “我说的是真的,没逗你俩。就一起跳吧,怎么样?”梦思说道。

    “那就试试吧,不过是再跳一次而已嘛。再说了,我们今天这么高兴,为什么非要因为跳舞而跳舞呢?为什么就不能单纯的因为快乐而跳呢?臭鸾和我们才不需要你呢,哼!”幽思拉起地上雅思,朝着那三只鸾和拱供鼻。

    “也是,再没有比这更适合跳舞的地方了。我们何必要计较那么多?”雅思也放开了心情。

    她们将手腕搭在彼此的手上,相视一笑缓缓旋转。她们从未像这般心灵想通过,不用彩排,也不用说教,只要一个眼神,便能明白自己最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想要跳出什么样的舞蹈。

    梦思看着动作一致的她们,笑容更加温柔也许她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鸾和的声音已在她们身边响起,白色的桔梗舞鞋已在脚踝随着她们不停变化的舞步轻柔舞动着。从她们脚下生出的白色桔梗向周围扩去,与梦思的花墙连在一起。“真是双生花啊。”梦思看着紫色花蕊的白色桔梗,与她的黄色花蕊的白色桔梗互相交映。

    “梦思姐,一起来,好吗?”幽思一个转身飘到梦思眼前伸出一只手。

    “好啊”梦思攀上幽思的手,加入了她们……

    从梦思家出来一直到客栈,幽思都不舍得让自己的舞鞋隐去。一路走来,看着镇上的人们对她露出羡慕又惊讶的眼神,幽思第一次尝到了作为一个舞者,别人的肯定给她带来的冲击和喜悦,虽然那种冲击只像轻微的点击。

    “你呀,看够了吧?”乌卡终于受不了了,从回来后幽思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舞鞋跟个白痴似的傻笑个不停。

    “让她就先看吧,乐过了不就好了?”雅思帮幽思说道。

    乌卡不再说话了。本来没有看到幽思描述的那个场景它就已经很不高兴了,可更让它不高兴地是好不容易能见到上古神兽,自己倒好,昏睡过去了。不过唯一欣慰的是,它的灵力也因为幽思的关系提升了不少,说不定以后自己也会成为一直灵力强大的神灵呢。

    “哎,对了,雅思,梦思姐说她以后就回孤儿院了,是吗?”幽思突然想起临走时梦思说的话,从床上跳下来趴到雅思跟前问道。

    “肯定会的呀。我们都已经找到梦思姐了,她很好啊,等她成为顶尖的舞者她一定会回去的!”

    “可是她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呢?跟我们在一起也可以啊?”

    “梦思姐整整比我们高出一个等级了,所以要去的地方当然不一样啊。而且,再说了,梦思姐肯定不会让我们陪她一起去的。所以,我们两个也要加油,如果到时候我们的等级跟梦思姐一样高不就可以去找她了吗?”

    “也对!”

    “我们现在在哪儿呢?”幽思问。

    “不知道,不过这里看起来真不错。反正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事非做不可,梦思姐也找到了,我们也成了三级舞者,接下来就好好玩喽。”雅思神情愉悦的说道。

    “说的你这一路好像没玩似的。”

    雅思哈哈大笑。

    她们来到了一片草原。这片草原上不像平时见到的那种草原,这里的草更加葱绿修长,而且还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灌木,上面结着小果子;还有数不清的各色小花,如繁星点点般的点缀着这片草原!青油油的绿草随着从远处吹来的微风轻轻摆荡,草丛间隐约可见几只毛色漂亮的小动物。对于同是动物的乌卡来说像见了朋友一般向它们扑去。

    幽思和雅思坐在地上,随手摘着旁边的小野果,一边吃着一边看着远处玩耍的乌卡哈哈大笑。乌卡正追着一只兔子,在草丛里穿梭。虽说两人的年龄都还处于疯狂爱玩的阶段,可偏偏她俩有时对这种接近自然的静坐更感兴趣!按理来说,一般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更喜欢远离世俗接近自然的生活,可她们的院长却更喜欢热闹。可见,心性这种东西真的与年龄无关了。

    夕阳西下,幽思和雅思决定起身赶在日落前到下一个村子落脚,可在这时候乌卡却不见了。

    “你记得最后看到乌卡在哪儿吗?”雅思问。

    幽思想了一会说“我记得当时我给你说话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乌卡好像就在我们左边不远处。”

    “有多远?”

    “大概有一百米左右。”

    “我们过去找找。万一乌卡调皮,想跟我们玩捉迷藏也说不定。”

    “都给它说了,天黑前要离开这儿的。”幽思有点生气。

    “走吧。”

    她们朝乌卡最后出现的地方走去,在那儿喊了半天还是不见乌卡的踪影。

    “不应该啊,乌卡平常不会这样的。”幽思开始担心起来。

    “你先别急,万一不小心睡着了呢。这样吧。我们在附近找找。”雅思拍拍幽思,低头在附近找了起来。

    “雅思你快过来。”幽思突然道。

    雅思快步走到幽思跟前,看到一个小洞。她刚想说只是个洞,那个小洞却突然慢慢变大了紧接着又很快缩小到原来的大小,如此不断反复。她们俩盯着那个洞,慢慢靠近,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就在她们刚靠近洞口的瞬间被一股力量吸了进去。

    幽思睁开眼,月亮已挂树梢,心想着她们已经睡了好久。她坐起来揉揉睡得压麻的手臂。乌卡飞到她跟前递给她一个苹果。

    “你去哪儿了,我们找你好久了。你这苹果哪来的呀?我们在什么地方?雅思呢?”

    “雅思在你旁边还躺着呢。我们现在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不对,应该说我们在洞里。”

    “洞里会有月亮,你看看周围跟在空旷的地方没什么区别啊,只不过多了些石头而已。”幽思说着推推旁边的雅思。

    “可不是多了些‘石头’哦,是多了很多,而且这些石头都是软的,更神奇的是每块石头上都长了镜子。”

    “石头上会长镜子?”雅思接过乌卡递来的苹果,诧异的说道。

    “嗯,对啊。那边还有好多人啊,这苹果就是她们给的。不过很奇怪,她们好像都是舞者。”

    “你怎么知道她们是舞者?”

    “又笨了吧。我是精灵,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舞者和常人的气息!”

    “好吧,带我们去看看。”雅思惦着手里的苹果说道。

    这个地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个洞。天空,明月,屋舍,行人,绿树,河流,凡是地面上有的这里应有尽有。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小孩和男人。

    “这里也太安静了。”幽思边走边说,虽然石林里不时的有亮着灯的屋舍,但这一路走来却不见半个人影,能看到的只有石镜里映出的自己。

    “嗯,而且这么多镜子,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能看到自己,还真是有点……”雅思说着不禁颤了一下。

    说话间她们来到了一栋木屋前,乌卡上前敲了两下门,开门的是一位高挑的女子,大概二十七八,容貌清秀只是眼神暗淡,她静静的看着幽思和雅思。

    “这就是给我苹果的那位姐姐。”乌卡说道。

    雅思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的眼神虽然停留在她们身上但却不曾看尽眼底,她那满是悲伤的双眼让雅思欲言又止,生怕冒犯了这女子的悲伤。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们想问一下我们现在在哪儿?”迟疑了一会,雅思率先开口问道。虽然乌卡说她们在那个小洞里,可她怎么也不太相信。

    “虚幻洞。”女子缓缓开口,侧身将她们领进屋里。

    小屋并不大,屋里只放了一张床,一张凳子,一张木桌,墙上一个小壁橱,再无他物。

    “那我们要怎么出去?”幽思回顾一周后问道,一个女子住的房间怎么连个梳妆台都没有了。

    “出去?你们还想出去吗?”女子神情突变,语气略带嘲讽。

    “我们当然想出去了!”幽思提高了音调,问的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是吗?你觉得出去还有意思吗?”

    “为什么没有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幽思微怒。

    “请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当然是要出去的啊;再说了,外面还有人等我们回去了,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呢。”雅思赶紧打断幽思说道。

    “更重要的事?成为顶尖的舞者吗?有什么意义,万一你成不了顶尖的舞者呢?你可知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别人的流言蜚语和不被认可!难道你想顶着这个半吊子舞者的头衔自欺欺人的过一辈子!你所有的努力都会戛然而止,你成不了顶尖的舞者!永远成不了顶尖的舞者!那你为什么还要拼了命的去学舞?为什么不把它丢掉,老老实实的去过平凡人该过的生活!”女子越说越激动,她挥舞着双手向她们扑过来,面目狰狞。

    雅思拉着幽思夺门而逃!

    “那女人是不是疯了,她刚才给我苹果的时候还好好的呀”乌卡跟在她们身后,挥着翅膀。

    “谁知道呢。哎,我说,她刚才给你的苹果不会下毒吧?”幽思喘着气问道。

    “应该不会。要是有毒你俩早死了!”

    幽思狠狠的瞪了乌卡一眼。

    “现在怎么办?”幽思问雅思。

    “看来只能去问别人了。不过她刚才可是真的可怕呀,那感觉仿佛就要吃了我们似的!”雅思现在想起来还是一阵后怕。

    “就是说啊,刚见面的时候觉得她还挺好的。”

    “算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等天亮了再去问别人吧。”

    她们找了个石洞,铺了些干草一个靠着一个睡去了。

    迷迷糊糊中雅思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游走,轻飘飘的,像是什么爬了上来,她睁开眼睛,只见方才的那个女子就蹲在她们跟前。雅思立马清醒,本能地向后缩去,大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幽思和乌卡都被雅思的叫声醒了,当他们看到眼前的女子时,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往后退去。

    “只是给你们给张毯子,”女子冷冷地说,“这个地方没有白日,只有无尽的黑夜。如果没有毯子你们会被冻死的,马上就到冬日了。”

    雅思低头看了看,原来刚才“爬在”身上的东西是毛毯,怪不得她觉得不冷了。可是刚才外面还是绿树成荫,温度舒适,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到了冬日。

    “你要是不信的话,出去看看。”女子仿佛看出了雅思所想。

    “乌卡,出去看看。”幽思悄悄说道。

    乌卡立马挥着翅膀飞出去了。

    “这个地方没有白日却有四季,只不过是一月一季而已。”女子不理睬她们,继续说道。

    “外面真的是冬天,雪下得好厚啊。”乌卡飞进来,拍拍翅膀上积雪,一头扎进了幽思怀里。

    “那你们一年到头待在这儿,不会觉得无望吗?”幽思问道。无边的黑夜,没有光明,纵是月光再亮也代替不了太阳啊,因为月光没有温度,它给不了世人温暖。自古以来,月光都是风花雪月之事最美好的意境,可这阳光却是给予世间万物生命的源泉!幽思突然明白了,怪不得这儿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就是“温暖”。

    “当一个人的心已陷入了无尽的黑暗,白日和黑夜对他来说有区别吗?”女子幽幽说道,她的眼神又被那层浓浓的忧伤覆盖了,就像她们初见她时一样。

    “你能告诉我们怎样才能离开这儿吗?”雅思问道。

    “你们是几级舞者?”女子答非所问。

    “三级。”

    “三级啊,很不容易呢。我是四级,不对,应该说我以前是四级舞者。这儿的人曾经都是舞者啊。只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为什么是很久以前,你看起来很年轻啊。”雅思轻声道,她实在无法忽略她眼里的那层悲伤。

    “等雪停了,我带你们去看石镜,到时候是走是留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女子起身离开,“那个篮子里是苹果。”洞口传来她的声音。

    雅思和幽思看着女子的背影,不说话。

    “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好事啊。”乌卡探出头。

    “嗯,就是说啊。”幽思也将头埋进乌卡的翅膀里。雅思的神情让幽思莫名的心疼,那个女子刚才的眼神和齐冥好像啊,雅思又想起齐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