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冥冥中的相遇

    更新时间:2016-09-02 15:56:54本章字数:5233字

    第五章冥冥中的相遇

    大概过了半天的时间那个女人又回来了。她的脸色没有比上次的好多少,不过比起在木屋里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我带你们去看个东西。”说完就往外走去。

    “这些石镜不知从何时起就长在这里,年复一年当一个石镜住进去人另一个石镜就会长出来,永无休止!”女人边走边说,完全不理会后面衣着单薄的俩人。

    “住人?你的意思不会是这里面有人住吧?还是说这石镜和那洞口一样有吸人的魔力?”幽思哆嗦着问道。她已经莫名其妙的被吸到这永无天日的破洞里了她可不想再被吸到另一个石头里去了。幽思想着,不禁摸摸自己,一想起自己被嵌在石头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不是。”女人说着来到了一颗石头前,“这个石镜是新长的,刚好给你俩用!”

    雅思和幽思同时一哆嗦,一起住?她真的想将她们塞进石头里封起来!幽思本能的拉着雅思往后退,不敢看那镜子一眼。

    “你怕什么?”那女人看了幽思一眼,“这个石镜是‘未来石’,它能照出你以后的人生和道路。”

    “你照了?”雅思问道,同时吁出了一口长气,可真是吓死她俩了。

    “嗯。”女人冷笑一声,但那笑声里更多的是凄凉,“当时的我已经是四级舞者,我一直努力达到顶级的舞者。可是不管多少年过去了,我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远。那个时候我拼命练舞,想要成为顶尖的舞者,也许是物极必反,我不仅成不了顶尖的舞者,就连黄色蝴蝶兰舞鞋的颜色也开始慢慢变淡。我恐惧极了,一个人开始到处拼命跑,想要摆脱这种恐惧感。或许是天意吧,无意中我竟然来到了这里。到了这里后我遇到了一个人。”

    “也是舞者?”幽思插嘴问道。

    “是,她带我看了石镜。”女人突然停了下来,脸上尽是痛苦之色,显然她并不想回想镜子里看到的事。或许她在后悔当时听了那女人的话,或许她想起来自己曾经作为舞者的骄傲。

    幽思和雅思不再发问,只是静静地等着。女人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我看到了镜子里的我,不仅是黄色蝴蝶兰舞鞋的颜色褪去了,就连所有的舞鞋都没了颜色。我知道,我是一位失败的舞者了,我的人生已无任何色彩了。”

    “所以你才会一直留在这儿?”幽思小心翼翼的问道,女人没有回答。雅思知道,一个人毕生追求的东西必然有它的神秘和吸引之处,那种能量会推动着你不停地前进,可一旦中途你突然发现了它的神秘或是那个东西在你拼尽全力后发现结果就是你现在的状态时,那么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你的能量也会在那一瞬间消失殆尽,心也跟着跌进万丈深渊,再也没有死灰复燃的机会了。

    “你们看看吧。”女人说完就离开了。雅思看着那面石镜,犹豫了一会,迈开脚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幽思一把拉住她。

    “看看我的人生。”

    “为什么要看!难道你的一生就是由这面破镜子来决定的吗?你看了又能怎样?”幽思横在雅思的面前,咄咄逼人。

    “我就是想看!我的人生是怎么样的,我想知道我内心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我的生活是什么!难道你就不好奇自己将来的人生?”雅思也大声呛了起来。这么多年来,她们从来没有这样吵过,幽思也不曾这样对她说话。

    “知道了之后呢?你的人生就此定格,所有的一切你都一心知肚明,那你还活着干什么!”幽思喝道,话一出口,不仅俩人呆住了,就连一旁的乌卡也吓得停下来。

    幽思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并不是想要和雅思吵架,她只是觉得不管哪个镜子里有什么她们以后都会经历的,为什么要让相同的事上演l两遍呢?难道她们也要跟这里的人一样,留在这个永无天日的地方吗?

    “雅思,我不是刚才那个意思,我只是……”幽思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回去吧。”雅思轻声说,转身向山洞走去。幽思说得对,纵是对自己的以后再好奇也不应该让自己所有的生命力有彩色变成灰白。生活有时候就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才显得绚丽夺目啊!

    “我们去哪儿?”幽思小声问。

    “去找那个女人,让她告诉我们怎么回去。”

    看到门前的雅思和幽思,女人没有任何表情。雅思将手里的毯子递给她,“谢谢你的毯子,请告诉我们回去的路!”

    “看来你们对你们未来的人生似乎很满意啊。”

    “我们不知道我们未来的人生,我们也不想知道。我和幽思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成不了顶尖的舞者也没关系,我们喜欢的是舞蹈本身,不是那个头衔,虽然那个头衔会带给我们至高无上的荣耀,但是,”雅思停下来,看了幽思一眼,转头对那个女人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要的是快乐不是枷锁,所以我们绝不会因为这个头衔而毁掉我们的人生!”

    “你们没看那面镜子?”女人愣了一下。

    “请告诉我们回去的路!”雅思再次恳求。

    “你们去那个石林的中央,那里有个跟你们进来时一模一样的小洞。”女人毫无感情的说道。雅思说了声谢谢,离开了。

    看着幽思和雅思的背影,女人一瞬间感觉老了好多,如果当时她也没有看那面镜子……

    “原来不是出不来,是不想出来啊。”乌卡使劲呼吸着草原的空气。

    幽思偷偷看了眼雅思,恰好被雅思抓到。她不好意思的赶紧低下头。

    “你以后想做什么呢?”雅思突然问。

    “那个,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永远跳舞。”幽思结巴道,但眼神确无比坚定。

    “原来这就是你不让我看镜子的原因啊。”

    “嗯?”

    “走吧,我们去帝都!”

    夕阳下,所有的东西都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乌卡说那是快乐和幸福的味道。其实很多黑暗并不是完全密闭的,之所以走不出来,是因为躲在黑暗里的人选择了视而不见。

    帝都如所有繁华的都市一般,热闹却又孤独。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或多或少的想要在这儿度过,不管是追求什么它总有能力给人希望又给人失望。

    幽思和雅思目的地是圣殿。

    圣殿,帝都最优威望的舞学院。向来只有三级以上的舞者才有资格进入圣殿,学习这个世界上最优美的舞蹈,成为最顶级的舞者。圣殿的掌管者舞司便是最顶尖的舞者。

    “哇,这个地方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乌卡长大嘴巴惊叹。幽思和雅思站在圣殿前,抬头看着石刻的大字,双眸里被那种豪情壮志所填充。她们终于可以进入圣殿了,可以跟这些舞者一样,骄傲自豪的穿梭在帝都的每条街道里,接受人们的敬意!

    幽思拉着雅思踏着台阶向圣殿里跑去,快到门口的时候雅思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怎么了?”幽思好奇的问道。

    “我想我们可以晚一点再进去,”雅思两眼发光,“反正我们已经可以进圣殿了,迟一点有什么关系呢?难得来这里,我们先去玩玩,等我们玩够了,我们再进去,好不好?反正这圣殿也不会跑!”

    “哎,对呀,走!”幽思一拍脑门,然后一把扯过正在空中飞的乌卡,牵着雅思,又看了一眼圣殿,笑着跑下了台阶。

    等她们消失在台阶上时,从圣殿的门里出来一位三十左右的女子,旁边还站着一位五十左右的老人。

    “老师,您说的就是她们吗?”年轻女子看着幽思和雅思的背影问道。

    “嗯,就是啊。不过这两孩子的玩心可真重啊。”年长的那位笑呵呵的说道。

    “老师特意到我这儿来,想必这两孩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过人之处?这个我现在还真不知道,不过我想我很快就会看到了。”

    年轻女子不解,既然老师并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为什么又要专程来这儿一趟呢?

    “这个世界上要是凡事都能预见,那就没什么意义了嘛。”老人看着年轻女子笑呵呵地说道。

    “我们去哪儿呢?”幽思一边和乌卡抢着手里的好吃的,一边口齿不清的问雅思。

    “嗯,刚才过来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听到街上的人都在说一个什么‘棒槌’?”雅思问道。

    棒槌?这东西还用的着这么大张旗鼓的满世界宣扬吗?“你确定是‘棒槌’,不是‘铁锹’?”幽思笑着问雅思,这也太逗了吧。

    “什么‘铁锹’,我说的是‘棒槌’,哎,也不是!哎呀,就是好像是什么集会之类的名字,不是你想的那种!算了,我先找个人问问吧。”说完便扯住了身边的一位大叔,问道“大叔,你们刚才说的那个‘棒槌’是什么呀?”

    “棒槌?”大叔显然蒙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雅思问的是什么了,哈哈笑道“小姑娘,你说的是‘房坠’吧。”

    “什么?”雅思还没懂。

    “这‘房坠’呢,是一种玉石,这种玉石千年形成,成圆柱状中指大小。这种玉石会自行移动,只有灵气聚集之地才会破土而出。而且这玉有奇效,能治百病!这儿每隔十年会有‘房坠’出世,所以会有很多人前去观赏。这‘房坠’有通灵的能力,虽然有很多人都想千方百计的得到它,但是它只认有缘人。所以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很多人慕名来这儿,捡个漏,说不定那‘房坠’跟自己有缘呢!哎,我说姑娘也一起去看看啊。”大叔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旁边的幽思和乌卡这会已笑得完全直不起腰了,“你太逗了!‘房坠’,‘棒槌’,虽然音相近,可这实质差的也太远了吧!”

    “一边去,刚才不是没听清嘛。”

    “哎,你说那‘房坠’真有这么神奇吗?要不我们也去看看,说不定我们也有什么特殊之处啊,你看乌卡就很有眼光,它可也是灵物啊。”幽思摸摸乌卡的翅膀。

    “嗯嗯,就是啊。”乌卡亲昵地蹭蹭幽思的鼻子。

    “你家乌卡就是因为当时眼睛不够亮才会选了你。”幽思作势就要打,雅思敏捷地躲开,她钳住雅思的双手说道“哎,等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真可以去看看,刚才那个人不是说那‘房坠’可治百病吗?我们可以用它来治院长的顽疾啊,这样院长以后就不用再那么苦恼了啊。”

    “对呀,不过刚才那个人也说了,那‘房坠’不一定跟我们有缘啊。”

    “没关系,我们就去看看,不管谁是它的有缘人,只要有人得到它我们就去找那个人,跟他借用一下不就好了?”

    “对呀!走走走!”幽思说完便和雅思跟着人流走去。

    洵山位于城西二十里,这座山上向来多产玉石,山下是洵水,水里有很多茈螺,这些茈螺有很强的吸附力,会将水面上的任何东西都吸到河底,所以这条河也可以说是训山的护山河。那大叔说的“房坠”便生于此。

    幽思和雅思来到洵山的时候,河边已经站满了人。眼下正是凤凰花开的时节,洵水岸边就长满了凤凰树,放眼望去,火红的凤凰花印着对面郁郁葱葱的洵山,甚是好看!

    她们在离人群较远的地方挑了一块高地站上去。这儿虽然离洵水较远,但却能很清楚地看到对面的洵山,不仅如此,就算‘房坠’从洵山上下来她们也可以很清楚看到它飞到哪儿去。

    “这座山可真漂亮啊,河水也很清,完全看不出来这里面有茈螺啊。”

    “对啊。咦,什么是茈螺啊?”幽思问到。

    “茈螺就是紫色的河螺。有巨大的吸附力,正是因为这河里有茈螺所以洵山到现在还无人开采,这也是洵山为什么多灵石的原因了。”乌卡解释道。

    “嗯,你懂的很多嘛!看不出来你这么小知道的还不少!”雅思欺负乌卡。

    “人家好歹也是灵兽好吧,我都不知道比你大多少呢!”乌卡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啊呦呦,那灵兽大人您能不能帮我拿到那块‘房坠’呢?”

    “这个,有点难度。”

    雅思哈哈大笑。

    “雅思,快看!”幽思喊了一声正在跟乌卡开玩笑的雅思,“那些人是……四级舞者!”

    “她们怎么会来这儿?”雅思皱眉,帝都的舞者都几乎都来自于圣殿,在这个国度里舞者都享有至高无上的荣耀,而帝都圣殿里的舞者更不会轻易露面,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日子舞者们才会出现在人群里为他们跳舞。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房坠,这阵势未免也有点太大了吧。

    “她们这是干什么?”幽思问,雅思摇摇头。

    这时人群开始缓缓有秩序的散开,不一会便已让出一条小道。这些舞者沿着小道两侧排列而站,从左到右依次开始舞动,大片的黄色蝴蝶兰缓缓蔓延而开,从河边一直蔓延。幽思和雅思和所有的人一样呆呆的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黄色花海,美到心碎。火红的凤凰花在蝴蝶兰的映衬下更加显得动人!

    每个人的眼里都是黄色的海洋和海洋上突起的凤凰花,还有那灵动的舞姿,这样壮观的景象此生怕是仅此一见了!

    “太美了!”幽思喃喃说道。

    “是凤凰!”雅思突然低声惊喊。

    只见一只凤凰从洵山飞舞而下,如闪电般穿过那些舞者身旁,向着西方飞去!

    人群开始骚动,大家纷纷向四方奔去,黄色蝴蝶兰已慢慢隐去,那些舞者也不知去向。

    “幽思走!”雅思从高地上跳下来,跟着那只凤凰跑去。

    “往哪边跑,这么多人。”幽思大声喊道,只见雅思已冲入人群失去了踪影。

    幽思和乌卡被人群挤得东闪西躲的,没有地方可躲。

    “爬到树上去!”乌卡拍着翅膀对幽思说道。幽思快速的向着最近的一棵凤凰树跑去,抱着树干攀了上去。

    “这人也太疯狂了,雅思跑哪儿去了?”幽思抹着额头上的汗,看着树下的疯狂的人群一阵后怕。刚才怎么就没有发现人这么多呢?

    “我也看不到雅思,我先去找找,这些人很快就会离开的,你等人群散开了再下来。”乌卡说完扇动着翅膀离开了。

    正如乌卡所说,这人群来得快散的也快,不一会儿这洵山脚下没有半个人影了。幽思从树上爬下来,抬眼眺着远方,可真安静啊,这会儿就只剩下风吹过凤凰花的声音了。

    “幽思,找到雅思了。”乌卡拍着翅膀回来了。

    “在哪儿?”

    “跟我走。”

    幽思跟着乌卡向西跑去。

    风越来越大了,漫天的凤凰花随风飘散着,在空中翻转旋转,幽思看着眼前飞过的花瓣,一阵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凤凰树下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雅思,另一个是……齐冥!

    幽思突然停了下来,她几乎已经想不起来她做的那个梦了。可是齐冥的出现突然就跟她梦里的那个场景重叠了。她缓缓走到雅思跟前,看着眼前的齐冥,又看了看雅思。

    “你俩傻了?怎么不说话呢?”齐冥笑着挥挥手。幽思看到了他手里的圆柱玉石。她刚想开口,身旁的雅思突然冲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了齐冥。

    树上传来一阵鸣叫声,幽思抬头看到了那只凤凰,而树下的齐冥和雅思仍然紧紧相拥,凤凰花瓣不停地从树上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