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圣殿

    更新时间:2016-09-02 15:58:13本章字数:5524字

    第七章 圣殿

    从洵山回来后,幽思再没见过齐冥,雅思也再没有提过齐冥。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幽思被半夜传来的哭声惊醒。她爬起来轻轻走到外面,看到了月光下的雅思。她停在那儿,不知该如何安慰雅思,或许这个时候让她哭一下会好受点。幽思抓了抓手腕,转身回屋。

    天亮的时候,雅思不见了。幽思和乌卡找了半天,最后在洵河边上找到了雅思。

    幽思在旁边坐下来,她不知该说什么。说实话她很生气雅思现在这种状态,但同时她也很清楚,不管她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他早就知道!”雅思突然说。

    “知道什么?”幽思吓了一跳,她偷偷看了看雅思的脸。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我的‘花魂’,所以他才会千方百计的带我去洵山。他以为他这是为我好?他以为我有多神圣用得着他为我来牺牲?哼!花魂对于我来说从来都是未知的,我的身边从来只有他,齐冥!但是现在他却活生生地把他全拿走了。我根本就不想要在另一个世界里和他相遇,我只想要现在啊,他为什么不懂呢?为什么要让我知道?”雅思声嘶力竭的哭喊道,没人知道她此刻有多恨齐冥!

    花魂?幽思怔在原地,一瞬间所有的事都明白了,原来齐冥已经回到了雅思的身体里,不会再出来了。这世上大多单方面的牺牲其实换不来另一方的感激,有时候更多的是愤恨和抑郁,离开的人抱着伟大的心脸上挂着满意的笑,而被留下的人除了欠下的永世也还不清的心里债外再无其他。

    “也许,他只是不满足只在这个世界里与你相遇,他还想要以后的永远。”幽思苦涩的说道。

    “可我不想,我更想要当下短暂的幸福,我不想要当下换取以后的永恒!如果我成不了四阶的舞者呢?那这一切有什么意义,他自私的牺牲又有什么意义!”雅思大声质问。

    幽思无法回答。

    要在另一个世界里成为永恒,具备的两个条件就是找到花魂并同时成为四阶舞者,如果这两个条件中任何一个都达不到,那么这一切都将毫无意义。幽思不知道齐冥是不知道呢还是他相信雅思一定会成为四阶的舞者。

    “不管齐冥的本意到底是什么,但是,你现在必须要成为四阶的舞者,不是吗?你心里还是想见他的,对吗?”幽思冷静而又小心翼翼的分析。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舞蹈对我来说一直是自己随心所欲的,可是现在,它却成了我的压力,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该怎么办?”雅思低声哭了起来。幽思抱着雅思,轻轻拍着她的背。她知道,当一件无关紧要的事突然变成生死攸关的大事时,谁都会彷徨失措。

    再次站在圣殿的大门前,她们已完全没有了初来时的兴奋与单纯。当圣殿的舞司见到她们时,她惊讶的发现一个月的时间,这两个孩子的眼神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可以留在圣殿了,以后会有很多的舞者跟你们在一起练舞。”舞司说。

    “谢谢。”雅思轻声谢道。

    “舞司大人,我,有一个问题。”幽思犹豫着说道,舞司温柔的看着幽思,示意她继续说下去。“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有人在教那些舞者跳舞。可是,舞蹈不是自发地吗?不是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舞蹈吗?为什么她们还要去学别人的舞蹈呢?难道别人的舞蹈比自己的好吗?”

    “你说的对,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舞蹈,可是她们需要别人的帮忙,这样她们才会跳出更美妙的舞蹈!”

    “跳别人的吗?”

    “不是别人的,你要想办法让别人的舞蹈变成自己独一无二的!你看,这儿的人都很有天分,这就决定了她们终有一天会跳出属于自己的舞蹈,但是她们也需要别人的舞蹈来打基础啊。”

    幽思不再说话,因为她并不认可舞司说的话但又找不到反驳的说辞,只好闭嘴。在这期间,雅思一句话也没说。她的眼光一直停留在外面那些舞者的身上。雅思也想变成这样的舞者吧。

    对于舞蹈,幽思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如此陌生而又如此困难,因为不管怎么学她学不会那些动作,每个优雅的动作到了她手里都变得别扭而又歪曲!那些动作让她无法随心所欲的伸展,她只能战战兢兢的一边学,一边后退。她的舞蹈师傅,领着她去舞司那里。

    “我搞不懂这个孩子。每次我教她的动作她都学的很困难,可是一旦到自己发挥的时候,她总能跳出很优美的舞蹈。”师傅苦恼的说道。

    舞司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幽思,问师傅:“那她自己跳舞的时候,那些动作都是你教过的吗?”

    “不是!没有一个动作是我教过的,”师傅沉吟了一会接着说,“而且也不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完全是自己随心所欲舞出来的。”

    舞司点点头,转身看着这个从进来就一直低着头孩子。

    “那些动作对你来说很难吗?”舞司轻声问幽思。

    幽思抬头看了她一眼,随机又很快低了下去。舞司示意师傅出去,她看着幽思,俩人不再说话。

    “为什么学不会呢?是不想学还是学不会?”

    幽思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舞司,认真的说道:“我学不会,那些动作我完全记不住。”

    “那你自己跳舞的时候想些什么呢?”

    “我没有想什么,我只是想跳舞。”

    “舞蹈是跳给别人看的。每一个来这儿学舞的人都是为了让大众认可,所以她们跳舞的时候,会想着跳出最美的舞姿。师傅教的这些动作就是为了让你们完美的舞蹈更加完美,你学不会这些动作,你就不可能跳出最美的舞蹈了。你随心所欲的舞蹈,杂乱无章,不会有任何的美感,看得人也不会觉得美妙啊。所以,幽思,你是不是应该努力去学习了?”舞司看着她。

    “我知道了。”幽思低声说。

    幽思想跟雅思说话,她想告诉她自己现在的处境,可是雅思一天到晚的拼命的跳舞,作息完全不规律。每次都是幽思急忙忙的贴上去雅思则快速的躲开。如此几次,幽思也知道雅思在躲她。幽思站在窗户旁看着雅思熟练的运用这师傅教的每一个动作,那么认真专注!她悄悄地溜回房间,把门锁上,然后抱着乌卡躺在床上。

    “乌卡,我是不是很笨?”

    “没有啊”

    “那为什么我学不会那些动作,而雅思可以呢?”

    “因为你们不一样啊。”

    “哪儿不一样?”

    “这个,怎么说呢?每个人的大脑都不一样,当然对于同一件事物就不会有相同的反应啊,做出来的效果也会不一样啊。”

    “你的意思雅思的大脑聪明,我的大脑比较笨?”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为什么我跟雅思不一样呢?”

    “算了吧。我这么问你,你为什么要学那些动作呢?”

    “为什么呢?”幽思想了会,“我不知道。”她确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学那些动作。可是也没有人跟她说不要学那些动作啊。

    “那雅思为什么要拼命的学呢?”

    “因为,因为她要找到齐冥!”幽思突然翻坐起来,兴奋的抱着乌卡猛亲两口,跳下床,一路狂奔去找舞司。

    “舞司大人,我想我为什么学不会那些动作了。”幽思大声嚷道。

    舞司惊讶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

    “您说的对,来这儿的人都是有舞蹈天赋的人,她们想要被认可,想要成为世人眼里的高级舞者,所以她们会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完美!”幽思激动的说道,“但是,我的天赋是只属于我的,我并不想将它展现给世人,因为我不需要他们的认可,这种快乐,这种天赋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我不需要他们来证明我有多优秀,我只需要自己认可自己就行!无论我快乐,悲伤,难过,它都会随着我心灵的声音产生共鸣,然后跳出我自己最想要的舞蹈。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来这儿的目的,但是今天我知道了。”她停下来看了一眼外面还在练习的雅思,也许她永远都不会再和自己在一起了。“我会来这儿是因为我对 这种生活感到好奇,所以我想试试,我会不会喜欢上这种生活,但就目前来看我好像并不喜欢这里。对不起”幽思苦笑道。

    舞司显然被幽思给弄糊涂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问道:“所以你的决定是?”

    “我会离开这儿。”幽思坚定的说。

    “跟她一起吗?”舞司愣了愣,然后指指外面的雅思。

    幽思摇摇头,慢慢开口:“我一个人。她不会跟我走了,她有留在这儿的理由。谢谢您这段时间的包容,真的很抱歉让您费心了。”幽思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老师,您说的这两个孩子还真是……”舞司对着屏风后面的老人苦笑着摇摇头。

    “哎,还真是任性啊。不过可真符合幽思这孩子的性格啊。”老人呵呵笑道。

    “老师,您早就知道她会离开?”

    “哦?不知道啊。不过我还真怕她不离开呢,她要是不离开,恐怕也就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那另一个孩子呢?”

    老人看了眼窗外,但愿她不会被困在这儿太久。

    幽思告诉雅思她要离开的时候,雅思很安静,什么话也没说就出去了。对这种结果幽思一点也不意外。

    第二天,幽思就离开了。走的时候她没有再去见雅思。而那天的雅思跟往常一样,继续练舞,只是不停地出错……

    对于幽思的离开雅思并不是无动于衷。从小到大她们一直在一起从没有想过谁会离开谁,原本想着会一直这样下去。可当真有分离的这一天的时候,雅思突然发现原来之前的种种幻想脆如蝉翼,一碰就碎。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雅思不可能跟着幽思离开,幽思也不可能留下来陪雅思。幽思本就是不受禁锢之人,硬要强留下来有什么意义呢?可自己呢?自己何尝是个喜欢被束缚的人。当初来帝都,虽是贪玩,但确实也想成为最高阶的舞者,只是那个时候那个念想还没有这么重。一转眼,所有的事都来了个大转弯,转的自己措手不及,她除了认命的爬在那儿慢慢匍匐着前进,再找不到任何可以支撑她站起来的东西。雅思从不知道一个人的牺牲会让自己丧失一切!

    教雅思舞蹈的师傅坐在对面,述说着这个孩子有着何等惊人的天赋,她不仅能很快的掌握新学的动作而且还能加入自己的意念和元素使舞蹈显得与众不同!

    “她练舞的时候微笑吗?”舞司打断对面滔滔不绝的老师问道。

    “嗯,这个,她的神情很专注,好像有微笑,又好像没有。哎,我怎么没注意过呢。”老师支支吾吾的说道,她一心只注意雅思的动作,从没有注意过她的神情。“舞司,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老师起身欠了一下身子,往外走去。

    “你觉得一个舞者如果只有优美的舞姿而没有神情的变化,她会成为高阶的舞者吗?”舞司突然出声。

    老师停下来,不解的望着舞司。

    一个月的时间,雅思学会了所有的舞蹈,可她却始终成不了四级舞者。所有的老师都好奇,按理来说这一切应该都不是问题啊。所有的老师都不停寻找原因加以改正,好让雅思早点成为四级舞者,但雅思还是一如既往地练习着,一句话也不说。

    雅思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她也心急如焚,每天她都会期盼着自己脚下长出蝴蝶兰来,可是每天她都感觉自己里那双对她有着致命吸引力的舞鞋越来越远。

    雅思开始常常一个人出神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好好看过自己了。以前每次洗完澡,幽思都会拿着梳子坐在镜子前帮她弄头发,幽思最爱帮别人弄头发了。可是现在,她只有自己打理头发了。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圣殿有规定,练舞只能是户外!看这样子,今天的舞是练不成了。

    雅思披好衣服,走到窗户前。外面的芭蕉叶被大雨不停地洗刷着,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不停滚在芭蕉叶上再从芭蕉叶上滚下来落到地上。旁边的椅子上坐着幽思,她慵懒的爬在窗户上,眯着眼看雨,雅思好笑的看着她,小小年纪就学院长,还说是什么追求内心的宁静,根本就是瞎扯!

    “哎,你知道吗?雨是甜的哦!”幽思转过头笑着。

    “你怎么知道?你尝过?”雅思没好气的问。

    “这是尝不出来的!我是闻出来的!”幽思挑挑眉。

    “我只问到了潮潮的湿味!”雅思把头伸出窗外,深吸一口气。

    “真是的,你怎么这么没意思呢。不跟你说了,我要继续跟我的雨滴聊天了。”

    幽思的身影渐渐模糊,雅思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旁边的椅子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她从来没有闻到香甜的雨,她只闻到了雨中淡淡的咸……

    “齐冥,我该怎么做?我这么努力,可是我越来越感觉不到自己了。我已经没办法分清自己跳的是什么了,我感受不到舞蹈带来的喜怒哀乐,感受不到自己和它的共鸣了。我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雅思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房门悄悄被打开,沉浸在悲伤里的雅思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那人站在雅思跟前,慈爱的看着她。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跟舞司在一起的那位长者,舞司的老师!

    “孩子,哭什么呢?”雅思停住了哭声,这个声音,她猛地抬起头眼前赫然出现的正是她想的那个人。

    “院…长…”雅思扑过去抱着院长哭的更难过了。

    院长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这才使这个孩子性格大变的原因啊。

    院长抚着雅思的头发,柔声问她:“那雅思留在这儿是为了跟齐冥再次见面吗?”

    雅思点点头。

    “齐冥没有错,幽思没有错,当然雅思也没有错。很多事呢,它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法,齐冥呢,他用他自己想到的方法解决了他的事,雅思呢,也在用自己方法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这个方法没有对错,只不过大家都选择的是眼前最近而已。”

    “院长?”

    “一个高阶的舞者,她的舞蹈是要跟自己的灵魂产生共鸣的。舞蹈会倾听舞者内心的声音,从而表现舞者所想要的表达的东西。雅思的舞蹈很美,可惜,你给自己的灵魂带了面具,你感受不到它的喜怒哀乐,而你所表现的舞蹈只不过是被人牵着的玩偶,每个动作都来自于他人之手,而你,只能任人摆动。”

    “可是,我要见齐冥,他那么相信我!”雅思哭着说道。

    “我刚说过了,不是一件事只有一个解决办法的。就眼下的情况,显然,雅思选的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因为你禁锢了自己的灵魂,所以你很难成为高阶舞者的。”

    “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圣殿里能学得东西你都已经学会了,这儿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你了。”

    “那我还能去哪儿?”

    “这个要问你自己。你刚才说了,齐冥是相信你的,我也是相信你的。不管如何,齐冥都想让你快乐,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他的本意一定不是让你变得不快乐!”

    几天后,院长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枚房坠,还有一份信。

    院长:

    这枚房坠是齐冥的,他离开之后一直在我身上。听说这个能治百病,现在我把它送给您,我想他一定能只好您的白发的。您之前说过,不是所有的事都只有一种解决方法。虽然现在我还没有找到另一种解决办法,可是我会放弃这个方法。如果我离开这儿说不定我会找到另一种解决方法,但我若继续留在这儿,我就真的永远见不到齐冥了。

    院长,谢谢您!

    雅思

    “老师,那个孩子也离开了。”舞司推门而入,对于雅思的离开她是刚才听雅思的老师说的。

    “我知道了。”院长笑着摸摸那枚房坠,“一切又终于变得美好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