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伊莎贝壳

    更新时间:2016-09-02 15:58:51本章字数:5343字

    第八章伊莎贝壳

    幽思坐在悬崖上,双眸眺着远方。她原本是很怕高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她现在竟然一点也不恐高了。乌卡在身旁飞来飞去,时不时的和幽思说上两句。

    “你现在都不怎么跟我说话了。”乌卡抱怨。

    “嗯?那你这一路上都跟跟鬼说话呀!”

    “那倒没有。我现在是问一句你答一句,太没劲儿了。我要是不问你都不知道主动跟我说话,我都快憋死了!我说雅思不在你就完全忽略我了是吧?虽然我只是一只精灵,可你也不能这么忽略我啊,偶尔顾及一下我不行吗?”这么长时间来它从不跟幽思这么抱怨过。

    幽思一惊,确实她真的没有顾及到乌卡。她抱歉的看看乌卡,向它道歉:“乌卡,真的对不起,这段时间因为雅思不在,我还不太习惯,所以总会陷在自己的情绪里忘了照顾你。”

    “嗯。我当然不会生幽思的气啊,而且我相信幽思一定会好好照顾我的嘛。”乌卡蹭蹭幽思的脸庞。

    “不过说实话,那时候我们三个在一起你总是跟雅思有说不完的话!”幽思笑着说。

    “好像是。不知道雅思现在怎么样了。”乌卡收起翅膀,坐在幽思的肩头。

    “我觉得,等雅思完成自己的事情,她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幽思沉默了一会说。远方的太阳消失在地平线,如同烟火的晚霞,映着幽思的双眸,所有的事有起点也有终点。

    离开帝都后,雅思觉得越发孤单了。她甚至可以好几天不说一句话,每当她一个人独自吃饭行走时她总会想起幽思和乌卡。那个时候她们形影不离,自己一天话也多的说不完,偶尔沉默上小时她便会觉得自己有窒息的感觉。记得那个时候她还对幽思说“要是哪天没人跟我说话,我就疯了!”。可是现在真没人陪她说话了,意外的是自己竟然也没疯。那个时候毕竟还是天真,这个世界上哪有人会一直相伴到老呢,这一路上难得有这么个人陪自己走一段,该知足了。

    雅思突然很想看海。记得很早的时候他们就商议过说要去看海。计划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不管是齐冥还是幽思他们都不曾想过三个人总有一天会朝着各自的路分道扬镳!

    她问过人了说西行离海最近。

    雅思丝毫不怀疑的向西走了。可是在接连几天都看不到海的影子时,雅思才怀疑起这句话的真实性来。

    她记得那位行人说往西大概走三天就能看到大海啊,可算算日子自己走了将近有五天了,莫不是路线错了?还是那行人记错了路?

    雅思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走错了,这一路走来越来越荒芜,她开始有点拿不定主意到底是继续走呢还是原路返回?在思绪的纠结下下,她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沙漠!

    雅思这下可真傻眼了,她只不过是稍微想了几个问题而已不至于有这么大的跨度啊:刚才还有枯草灌木的怎么突然就什么都没有了?

    虽说自己对沙漠的了解是少之又少,但多少也知道一点。她可不相信有海藏在沙漠里。如果说这片沙漠不大还好,可万一大到超过自己的想象了呢?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我到底该不该往前走呢?还是回去比较好?”雅思一个人自言自语,完全没有注意到来时的路已不知不觉消失了。

    “算了吧。说不定那个人给我说错了,我再找个人问问看好了。”打定主意后雅思打算往回走。可当她看到身后的情形时傻眼了:她的身后竟也是一片沙漠!

    这下雅思真慌了:完了,她死定了!

    雅思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她突然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就连呼吸也是那么的无关紧要。整个世界突然像是失鸣了,没有丁点声音。雅思听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开始叫嚣着逃窜,而身体却像是被巨蟒缠绕着,逃无可逃,她移不开身子也喊不出声音,极大的恐惧包围着她,她的感官失灵了!

    “雅思,往前走!”

    就在雅思快要因绝望而窒息的时候,齐冥的声音从她的身体里传来。雅思一骨碌坐起,哭出了声:“齐冥,齐冥,你在哪儿?在哪儿呀?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呀?我出不去了,我真的出不去了......”

    “雅思,别哭。听我的话,闭上眼,往前走。”齐冥的声音再次传来。

    “往哪走?我周围都是一模一样的啊。”

    “不要管往哪儿走,现在就闭上眼开始走,一直到感觉脚下有凸状物后再睁开眼。”

    “现在就闭眼走吗?”雅思站起来。

    “对,就现在。记住,没有感觉到凸状物不要睁眼!”齐冥再次叮嘱。

    “嗯,我知道了。那我闭眼跑了,你不要消失啊。”雅思抹抹眼睛,双眼一闭,朝着沙漠跑去!

    一路狂奔的雅思根本就没注意自己跑了多久,突如其来的疼痛使雅思放慢了速度,她清醒过来,慢慢试着往前面小步移动,果然感到脚下有好多的凸状物,齐冥说的应该就是这些东西吧。

    “齐冥,我感到我脚下有好多硬硬的东西,我现在可以睁眼了吗?”雅思停下来问道。

    没有任何声音传来,空气里只有风吹过的声音。“齐冥?齐冥?你还在吗?”雅思焦急的喊道,但齐冥依然没有声音。

    雅思深吸了几口气,调整了一下思绪。真是的!自己怎么会听到齐冥的声音呢?齐冥已经离开了,这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啊!或许自己在绝望的时候出现了幻听吧。原来齐冥在自己心里竟然这么重要,她竟从未发现。

    雅思试着缓缓睁开眼,眼前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可奇怪的眼前的这片沙漠里有数不清的贝壳!

    其实自己在睁眼前就已经猜到结果了,只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那些贝壳:这里是沙漠,不可能会出现贝壳!如果说是人为带到这里的,那是用来做什么的呢?这里人迹罕至,自然不会是用来的观赏的,也不像是某种特意摆放的图案;再或者这里原本是一片汪洋大海,因为某种原因,大海突然干涸了所以才会遗留下这些贝壳!这样一来的话也就能够跟路上碰到的那位行人说的一样了:这西边果然有一片海,不过是曾经。

    “看来他好像没有骗我啊。”雅思自言自语,她看着眼前的这片沙漠心里突然安静了。

    雅思顺手捡起脚边的贝壳,拿在手上仔细瞧了瞧,好像跟以前在集市上见到的没什么不同,只不过集市上见到的贝壳都小没有这么大个的。她端详了一阵后将贝壳放在耳边,以前有人说贝壳里藏有海风的声音。

    雅思停了一会什么也没听到,她拿到眼前看了看晃了几下又贴近了耳朵,这次雅思真听到声音了,只不过不是海风 而是说话声!

    雅思以为自己又出现了幻听,赶紧又捡了一只,这次依然听到了说话的声音,而且比先前听到的更加清晰。雅思瞪大了双眼,她把贝壳拿离耳旁,声音消失了,重新放到耳旁,声音又回来了,来回几次后,雅思终于确定声音是从这些贝壳里传出来的!

    雅思将贝壳凑近眼前,闭着一只眼睛往里瞧,只见一股洪流从贝壳里倾涌而出,瞬间所有的贝壳开始喷涌!雅思吓得立马将贝壳扔到地上。不到一会时间,整个个沙漠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而雅思正站在一个巨大的紫色扇形贝壳上,在她身后凸起的地方有一扇圆形的大门!

    其实,在进入这扇门之前雅思也挣扎了好久,最后还是进来了。一来是抵不住内心的好奇,二来是无路可选。

    这扇门后面的世界大的超乎雅思的想象,因为从外面看这个贝壳凸起的地方并不大,甚至还不到五米左右,可这里面居然是如此的迂回曲折,别有洞天。雅思可以清楚地看见贝壳的纹路,不是那种常见的竖纹的而是一种不规则的花纹,看不出来哪是起点哪是终点。每一种花纹围绕着一扇拱门,雅思数了一下,有七道!

    雅思绕着那七道门看了好久,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如果要进去那应该进哪一扇门呢?就在雅思纠结的时候,最右边的门开了,窜出来一只紫色碧眼的狐狸。雅思被吓了一跳,盯着那狐狸看了好久。那狐狸也不动作,就那么跟雅思对望着,良久才转身朝原来的那扇门闪了进去。雅思刚舒一口气那狐狸又跳了出来,雅思直接吓得尖叫一声。那狐狸走到雅思跟前,看了雅思一眼,示意她跟着自己走。雅思犹豫了一下,跟着那只狐狸进了那扇门…

    虽然不知道其它的门后面有什么,但是眼前的这个世界已让她确信每一扇门后面都藏着一个世界。她没有想到在这个贝壳里居然还有一片一望无际的海域,海里长满了一丈高的莲花,巨大的莲叶或垂下来,或贴在水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片海,这些淡水植物在这片海里竟长得如此茁壮!

    那只紫色碧眼狐狸很快的跳上莲叶向着莲花深处跑去。雅思站在岸上不敢下去,她无法肯定这些莲叶能否承受她的重量。犹豫之间,那只紫色狐狸又折回来了,它站在莲叶上,静静地看着幽思,似在告诉雅思:没事,勇敢走过来!雅思看着那些莲叶,又看了看那只狐狸,反正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现在才担心好像也于事无补了,于是心一横,脚尖轻轻踩了上去。

    没有掉下去!

    雅思仔细看着脚下,只见那些莲叶在受到重量时只是轻微的摆了几下,然后妥妥的贴在水面上,雅思大喜,忙跟上紫色狐狸进入了莲花深处!

    在莲花深处有一座巨大的莲花宫殿,雅思原以为这是假的,走进一看才发现是一株真正的莲花。宫殿里坐着一位身着轻衫的少女,看着缓缓走进的雅思嘴角微微上扬。她轻轻动动手指,那只紫色碧眼的狐狸快速地从她膝上跳下温顺的爬在少女的脚边。当她的视线触及到右边椅子上时,她“啊”了一声,椅子上坐的人赫然是幽思!

    原来幽思跟乌卡在路上碰到一位买贝壳的老人,出于好心,幽思和乌卡买了两个,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儿。

    幽思一声惊呼跳下椅子扑向雅思,紧紧地拥着她。

    “能在这儿再次相见也是一种缘分啊。”那位少女突然笑着说。

    雅思拍拍幽思轻言安慰了几句然后抬眼望着少女,眉头一皱:“你认识我们?”

    “她是最高阶的舞者,你看她的舞鞋。”幽思悄悄在雅思耳旁说道。雅思低头看去,那位少女的脚上真着一双蓝色莲花舞鞋!

    “你是高阶的舞者?”雅思看着她脚上的舞鞋问道,她从来没有见过蓝色莲花舞鞋。

    “你们捡到的贝壳叫伊莎贝壳!所有的伊莎贝壳都是相通的,在这个贝壳里有着另一个世界。不过,你们知道,伊莎贝壳可以做什么吗?”少女并不回答雅思的问题。

    幽思和雅思摇摇头,旁边的乌卡若有所思。

    “小灵兽,你呢?”那位少女转向乌卡。

    “传说中能实现任何心愿的地方,”乌卡顿了一下,“但是必须要用等价的东西交换!”乌卡脸色很凝重,它并不喜欢这个地方。

    “我们没有什么心愿,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换。”幽思一听乌卡这么说,连忙摆手。

    “那你呢?”她问雅思。

    “她也没有!我们都没有!我们这就走!”幽思急忙说道,拉起雅思的手欲往外走。

    “我有!”雅思挣开了幽思的手,看着她的双眼缓缓开口。

    幽思惊恐的看着雅思,“雅思......”

    刚才乌卡说完的时候她就怕雅思会有这个意思所以才赶忙阻止,没相到雅思还是说出了口。

    “我们可不可以谈谈?”幽思悲伤的看着雅思。

    雅思看了幽思一眼,向外走去。

    “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我要见齐冥。”

    “不是还有其他办法吗?”

    “你就那么肯定我能成为最高阶的舞者吗?”

    “你拿什么来换?”

    “她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雅思!”幽思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她快要想起那个梦了,只要想起那个梦就能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事了。

    “你就不能稍微等一下吗?当初齐冥既然不经你同意就消失,那他肯定希望你能成为高阶的舞者啊。他的离开不是让你来感受痛苦的,他是想给你动力啊!”幽思轻柔着太阳穴,她的头越来越疼,快要裂开了。

    “他好像高估我了。我想要做的事从来不需要动力,既然当初他没有经我同意离开了,那我为何要考虑他的感受!”雅思走了几步停下来对幽思说道,“当一个人只感觉到痛苦时,她注定一事无成。你还记得我们在虚幻洞见到的那个女人吗?”

    幽思很想大声告诉雅思这根本就不一样,无奈她的头疼的越来越厉害。

    “我们要进去吗?”乌卡看着雅思消失的背影问道。

    “她不会听的。”幽思靠在一朵莲花上,她的头好像没有疼的那么厉害了,只是那个梦她又想不起来了。

    “你头还疼吗?”乌卡扇着翅膀,担忧地看着幽思。

    “不疼了.乌卡,不管以后如何,你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幽思抱着乌卡轻声说道,泪珠一颗一颗跌下来。

    幽思看着从宫殿出来的雅思,她不知道雅思是用什么换的,但她知道,这一次她们真的回不去了。

    “等一下。”在雅思从幽思身旁走过时幽思哽咽的叫道。

    雅思停下来双眼直视着前方。

    “我,好像从来,从来没有为你跳过舞,能不能,能不能让我为你跳一支呢,就只为你。”幽思难过的说不出话。

    “好啊。”雅思沉默了好久说。

    幽思站在莲叶上,轻轻舞起来。当大片的黄色蝴蝶兰蔓延到雅思脚下时,雅思离开了。幽思看着自己脚上的黄色蝴蝶兰舞鞋,爬在那儿嚎啕大哭!

    雅思手里拿着的那只伊莎贝壳,现在这只是只普通的贝壳。在洵河边上她看到了凤凰树下的齐冥!

    对于幽思,她真的很抱歉。也许,她会成为高阶的舞者,可是,在圣殿的雅思就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了资格。齐冥为自己好,她知道。可是她不明白齐冥为什么那么急于让自己认出他来,他就那么有把握自己会成为高阶的舞者吗?还是齐冥觉得自己天赋不够,所以才会让自己早些认出自己的花魂然后加倍努力呢?不管是何种原因,现在都已不重要了。因为她再也不会是舞者了!

    “你不好奇她用什么换的吗?”那位少女不知何时来到了幽思身后。

    幽思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有史以来她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

    “你瞪我也没用!其实你自己心知肚明就算没有我,你的朋友最终还是会走这条路,你何必将怨气撒到我头上?”

    “可是如果你没有带我们来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她就不会这么做!”幽思大吼。

    “这可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没有做任何事。而且从头到尾关于伊莎贝壳的事我可是一个字都没说!”她挑衅的看着乌卡。

    “你问了我们伊莎贝壳的事!你敢说这事跟你没关系?“

    “我只是问了,但回答不是我回答的!”

    幽思蔫了,她当然知道这不是她的的错。

    “既然你没事了,也就没有留在这儿的必要了。走吧!”少女很和气的说道。

    幽思立马坐起来,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外走去,这地方她再也不想来!

    “等等!”少女突然喊道。

    “干嘛!”

    “你的朋友有话让我转告你,你要不要听?”

    幽思立马又折回来瞪着少女。

    从伊莎贝壳出来后,幽思回到了原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