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蓝色莲花

    更新时间:2016-09-02 16:00:25本章字数:4695字

    第九章 蓝色莲花

    黄色蝴蝶兰本就是悲伤之花,一个人若没有悲伤之心那他也就不会有快乐之心。人的情绪里快乐和悲伤各半,不同的是有人记住的快乐多,而有人记住的悲伤多。雅思用她舞者的身份换了齐冥的自由,因为齐冥带给她的悲伤大于舞蹈带给她的快乐,所以她才会毫不犹豫的拿这唯一的条件来作为交换。

    幽思想着那位少女说的话,她不知道那位少女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了。她忽然发现自己比起雅思好像少了很多东西,起码她就没有雅思的执着!对于舞蹈,她从未觉得自己有天分,她只是单纯的喜欢,单纯的跳给自己看,并不想证明什么,就算到最后她也没有雅思那必要成为顶尖舞者的决心!

    其实,当一个人对某件事,某个东西有了执念,就意味着痛苦要凌驾于快乐之上了。这个道理雅思不懂,幽思却永远都不会花心思去懂……

    “以后就只有我们俩了,这次是,真的……”幽思降头埋在膝盖里,身旁的乌卡也静静地坐着。

    幽思回了一次孤儿院,她和院长在一起聊了好久。院长的白头发已经完全好了。像约好了似的,院长没有问她雅思的事,她也没有告诉院长雅思的事。院长本来就什么都知道的啊。

    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幽思去了一趟乌灵镇。乌灵镇还是和那时一样,迷人而又恬静。她曾问乌卡,愿不愿意在这儿定居,乌卡说不愿意,原因是这儿的灵兽太多。

    “你是怕显得自己弱小吧!”幽思笑着调侃它。

    乌卡眼鼓鼓的看着幽思,“每个灵兽本就是不同的啊,各有所能,有什么弱小不弱小的!”

    “呦,就是啊,那乌卡的能力是什么呢?”幽思哈哈大笑。

    从梦思家出来的时候已临近傍晚,来的时候就知道见不到梦思,但还是仍报了一线希望。

    “我们走吧!”幽思骑在乌卡的背上,自从有了金叶子,她们就省了走路的时间,有了金叶子乌卡好像才像只灵兽了。

    “乌卡,你不会是我的花魂吧?”幽思突然问道。

    “怎么可能!”

    风中传来幽思和乌卡的声音,越来越远……

    对于雅思的到来,院长并不感到意外。当她看到雅思身旁的齐冥时她就已经知道了一切,不过她还是选择不过问。

    “院长,您最近看起来好多了。”雅思说

    “对呀,是比以前年轻好多了。我一直带着你送的房坠,每天保持愉悦的身心。我现在觉得自己真的很好。”院长呵呵笑着,给雅思和齐冥分别到了茶,顺便从手边一个很漂亮的盒子里取出一撮花瓣扔到了杯子里。

    “我最近一直在喝这样的花茶,不知道这是什么花,不过喝起来真心不错,你们尝尝。”说着将两杯花茶递给雅思和齐冥。

    “嗯,真挺好喝的,我可以再来一杯吗?”齐冥不好意思的将杯子端在手上,而一旁的既没有执杯也没有答话。

    “当然啊。多喝几杯都没关系。”院长接过齐冥的杯子又帮他添了一杯,“你们在这住一段时间吧。”

    “方便吗?”齐冥话一出口立马想起了旁边的雅思,他偷偷的看了一眼雅思发现雅思没有什么反应,这才嘘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院长。

    “当然方便啊。这儿是你们的家,怎么会不方便呢?而且你们的房子也一直在啊,你们可以直接住进去,不用再费心收拾了。”

    “这样啊,那就谢谢院长了。雅思,你觉得呢?”

    “嗯,好啊。我们也很久没回来了,我也想在这儿住一段时间,那就这样吧。院长谢谢您!”

    “你们这会累的话就可以过去休息了,等会儿记得吃午饭。”院长送他们到门口说道。

    雅思刚一走出院子,好几个平时玩得不错的朋友都围了上来。院长看着在簇拥中越走越远的雅思和齐冥,不由得叹了口气:岁月艰辛,可真磨砺人啊......

    “院长,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想跟您谈谈。”齐冥站在门口,眼里有着淡淡的忧伤。

    “进来吧。”院长说着,领齐冥穿过屋子进了屋后面的花园。此时院子里的紫丁香开的真旺,大片的紫丁香沿着竹架垂下来,将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新做的丁香饼,尝尝。”院长将桌子上的盘子往齐冥跟前推推。

    “谢谢。”齐冥拿起了一块,放到嘴边却又退了回来,“幽思有来过这儿吗?”

    “有啊,走了没几天吧。”院长边说便给齐冥倒了杯茶。

    “那,她有说什么吗?”

    “她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是吗?也许她是太生我和雅思的气了吧。”齐冥喃喃说道,眼里的悲伤更深了。

    “幽思不是这样的孩子,很多事她都能想得通的。”院长安慰齐冥。

    “是吗?其实她如果生我的气,也许还会好点。不要像雅思一样。”齐冥越说越低,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原来的声调。“雅思去后山了。自从回到这儿,她每天都会去后山,盯着那片鸢尾花发呆。我没有跟着她去,估计她也不喜欢我去。”齐冥停顿了一会接着说:“自从我回来后,雅思一直这样,她从不责怪我,对我跟以前一样,可这样反而让我感到更不知所措!有时候我真的希望她能骂骂我,不过做什么总好过她现在这般没有灵魂的移动吧。可是,她没有。当初离开是因为我的期限将至,如果不及时回到雅思体内,那么雅思便将永远错过她的花魂。本想着成全她却不曾想成全了我,这世道的变化有时候可真是讽刺啊。”齐冥苦笑道,“院长,您能帮帮雅思吗?”

    这个世界上能自发的成长而不需要别人来教导的孩子实在是少之又少。若一个孩子在最脆弱无助的时候恰好有人伸出手,那这个世上会有多少美丽的笑脸啊。

    “没事的。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雅思。明天下午,我会去后山找雅思。”院长柔柔的拍着齐冥的后背轻声说。

    “你今天回来比较晚啊。”齐冥试探的说道。

    “嗯。本来想早点回来的,突然想去山下以前常去的那家松糕店。我给你带了点,挺好吃的。”雅思扬扬手里的袋子,从后面的柜子里取出一个盘子,“过来吃吧。”

    齐冥走到桌子前从盘子里拿了一块坐下来,偷偷的看了看雅思的脸。

    “其实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你这样反而让我有点尴尬。”雅思突然说。

    齐冥吓了一跳,“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我不是说过吗,我们之间没有谁欠谁。为什么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呢?那样愉快的相处不好吗?”

    “你觉得,我们真能像以前一样吗?”齐冥突然抬起眼,直直的盯着雅思,“你我都清楚,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我并不是逼着你要做什么,但是我希望我们都能坦然一点。我不是想要毁掉你的一切,虽然现在这么说有点可笑。但是我真心希望你能解开自己的心结,如果可以,我会在你的允许下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帮你。”

    雅思白低头不语,脸上一阵青一阵。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齐冥,面对接下来的一切,她也不想去面对。她本想着只要自己不提,齐冥不说,事情就会这么过去。显然,齐冥并不这么想。

    “齐冥,你是专门来跟我做对的吗?”雅思愤怒的喊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你不觉得你管的有点多了吗?你记住,你现在什么也不是!更没有资格管我!”说完摔门而走。

    看着发怒的雅思齐冥显得很平静,也许这才是齐冥想要的吧。长久以来,雅思一直把自己锁得牢牢的,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软弱何痛苦,不管是对幽思还是对自己。今天发怒的雅思对于齐冥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起码她有了情绪波动。

    雅思很晚的时候才回来,看到还在门口等自己的齐冥,心里一阵难受,她此刻并不想见齐冥但却有因为齐冥的存在她才觉得踏实。这种自相矛盾的心里不是一天两天了,说实话自己实在不希望齐冥把它就这么摊出来。

    看着回来的雅思,齐冥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一下头便回自己房间了。雅思心里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一阵暖流迅速穿过。

    第二天早上,齐冥敲门叫雅思吃早餐。

    他怎么可以这么淡定,当作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呢?雅思边吃早餐便想。“把你的杯子给我。”雅思别扭的将自己的杯子递给齐冥,脸上一片绯红,原来只有自己还在闹别扭。

    “你今天还会去后山吗?”

    “嗯,应该吧。”

    雅思原本以为齐冥还有话说,不料齐冥却只低头吃自己的饭。

    “你有什么事吗?”雅思终于耐不住性子问道。

    “没事啊。”齐冥诧异的抬起头,以往雅思是从来不会这么问的。

    一路走来雅思都在想齐冥早上的话,她既然问自己了应该会有所行动啊,要么跟着自己来,要么说点什么,可他反而什么也没做,这让雅思的心就像被挠似的,浑身不舒服。

    在后山上雅思看到了院长。

    “院长。”雅思轻轻叫了一声,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院长。

    “你看这片花开的多好啊。”

    “是啊”雅思也跟院长站在一起,看着随风摆动的鸢尾花心不在焉的说道。这片鸢尾还是跟当年一模一样啊。

    “花还是那片花,人却不是那个人了。雅思,你觉得这些花快乐吗?”

    “应该吧?”雅思诧异的望了院长一眼犹豫道,她不明白院长为什么要这么问。

    “你不肯定,是吗?紫色鸢尾是快乐之花,人们看到它都会很快乐,它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吸引着人们。”

    雅思不吭声,自己已经连什么是快乐都辨别不来了吗?雅思心里一阵冷哼。原来自己是不快乐的,所以才会那么犹豫的回答刚才那个问题。她不知道,紫色鸢尾是快乐之花。

    “我给你跳支舞吧。”院长突然说。

    雅思惊讶的看着院长,她从来不知道院长会跳舞。

    在那片鸢尾花旁,院长翩翩起舞。

    院长优美的舞姿使她看起来更年轻、更美丽!雅思震惊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舞蹈!院长跳的那么投入,那么认真,雅思看的如痴如醉,脚下的那片花海也越来越大。不同的是那些新长出的花是蓝色的的!当雅思看到院长脚上的蓝色莲花舞鞋时才意识到那些花并不是鸢尾花而是莲花!

    院长竟然是最高阶的舞者!

    “院长,我刚刚好像做梦了。”雅思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有时候梦会成为现实哦。”院长指着眼前的那片莲花说道。

    “院长,你居然真的是最高阶的舞者!”

    院长笑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莲花舞鞋,不一会儿那双舞鞋便隐去了,就连那片刚长出来的花海也消失了。

    “舞者孕育出的花不是永不消失的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蓝色莲花呢?”雅思惊讶的问道。

    “嗯,是不会。但是,只有最高阶的舞者才有意念让自己初次生长的莲花隐去。”院长解释。

    “难怪,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蓝色莲花,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的。”雅思顿了一下说道,“我自己的就更不可能了,我在说什么胡话呢。”雅思自嘲的笑笑。

    “你知道吗,我其实没有舞者灵魂的。”

    “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上只有有花魂的人才能成为舞者,但是很多时候花魂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它可以是天生的也可以是后期培育的。而我的花魂,就是我辛辛苦苦慢慢培育而来的,因为有了花魂我才成为了舞者。”

    院长听了下来,她看着雅思慈爱的说道:“孩子,我不是想告诉你我的事迹,炫耀自己是一位高阶的舞者,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你天生的花魂已经离开了,你失去了做舞者的资格,但是你后天的花魂呢?你既然有当时救齐冥的心难道就没有再孕育一个花魂的信念吗?”

    雅思听着院长说的话,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雅思清楚的感觉的自己的体内有某种力量在蠢蠢欲动……

    齐冥一直在门口等雅思和院长回来,当他看到独自回来的雅思,心里不由得一紧。他不知道看似波澜不惊的雅思内心此刻已是惊涛骇浪!

    “你见过院长了?”齐冥小心地问道。

    雅思看着齐冥一语不发,许久她才缓缓开口:“齐冥,我需要时间。”

    齐冥愣在原地,他不明白雅思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使自己太操之过急,让雅思难受了?还是说院长也没有说服她?

    “她需要一点时间。”不知何时院长悄然出现在齐冥身后。

    “院长,您的意思是?”

    “不管好的还是坏的,你都要给她时间啊。”

    “那这次是好的还是坏的?”

    “应该是好的吧。你知道的雅思是个聪明的孩子,对吗?”

    “嗯。”齐冥慢慢舒展开皱着的眉头。

    第二天还在熟睡中的齐冥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醒,他坐起来踉踉跄跄打开门。门前的雅思一脸的阳光,看着齐冥惺忪的睡眼哈哈大笑。齐冥看着和平时不一样的雅思瞬间清醒过来,今天的雅思是他见过最阳光的雅思,就像早晨的太阳,耀眼而又温暖!

    “你的样子好像被吓得不轻啊。”雅思说着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好像有什么开心的事?”齐冥也一脸轻松的问道。

    “没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啊。你赶紧起,我们今天要走了?”

    “今天?”

    “对呀,因为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新的自己?”

    看着一脸迷茫的齐冥,雅思笑得更甜了。从明天开始,不管是对她,还是对齐冥,都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的人生不会止步于此的。新的困难会来临,而新的人生亦会更加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