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那个梦

    更新时间:2016-09-02 16:01:03本章字数:2600字

    第十章 那个梦

    窗外的雨不停地敲打着玻璃,空中不时闪过几道闪电将房间映的通亮。被雨声吵醒的幽思起身披上衣服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模糊的窗外幽思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猛地打开窗户大声呼喊,而雨中的人丝毫没有反应,依然自顾自地旋转着。幽思穿上鞋向屋外跑去。

    雨中的梦思看起来那么悲伤,这磅礴的大雨亦不能使她闭上双眼。幽思看着已经入魔的梦思,呼喊声被硬生生的堵在了喉咙。雨越来越大,幽思已没办法睁开眼睛,她需要不停地眨着双眼才能看清雨里的一切,而此时雨里的梦思却越跳越投入,不断被溅起的水花和她脚下的黄色蝴蝶兰混在了一起,脚上的黄色蝴蝶兰舞鞋不停地向上蔓延,已到了膝盖处!幽思大惊,大声呼喊梦思让她停下来。可梦思不但不停下来反而旋转的越来越快,终于在最后一圈缓缓倒下去。

    幽思抱着浑身凉透的梦思,不停地帮她搓着双手,“我们进去,先暖一下,好不好?”

    梦思只是摇摇头

    “幽思,我活不了了。”梦思平静的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不要乱说,我们先进屋。”幽思带着颤音。

    “幽思,我活不了了,真的。”梦思又说了一边。

    “胡说什么呢?不会这样的。”幽思哭道。双手不停地在梦思身上来回搓动,她要怎么做梦思才会感觉好受些?

    “我真的活不了了......"

    幽思还来不及说话,怀里的梦思已离开。

    幽思哭了醒来。身旁的乌卡依然睡得安详,她轻轻擦了擦眼泪,她一直做的那个梦,她想起来了。

    “幽思,我想跟你说个事?”齐冥笑嘻嘻的在凤凰树下说。

    “什么事?”

    “我说了,你可不许骂我!”

    “赶紧说!”

    “我要把雅思从你身旁带走了。”

    “哼,你能有什么本事,雅思才不会跟你走呢。”

    “你看。”

    齐冥说着一下就进了雅思身体,幽思清楚地看到在雅思的心脏上有朵凤凰花,那是齐冥!

    “你是雅思的花魂!”

    “我不仅是雅思的花魂,还是凤凰的守护者。所以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要在我最后一次消失前让雅思知道我的存在。”

    “那又有什么关系,即便她知道了你怎么就肯定她会离开我!”

    “那你看着吧。”

    幽思看到从远处跑过来雅思,她笑的那么灿烂,只是这笑却不是对自己,而是对着齐冥!幽思大声呼喊,可雅思听不见,幽思看着他们拉着手一起离她而去,漫天的凤凰花如雨般落下……

    在幽思出生的那个夜晚,她将自己的精神之灵排出了体外,放在了“彩虹森林”。慢慢的她从一个小不点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她的身边有了梦思,有了雅思,有了齐冥,有了乌卡。他们笑着,牵着彼此,在荒原里缓缓向前走去。又走着走着,梦思离开了,雅思离开了,齐冥也离开了,诺大的荒原里又只剩下了她和一直陪着自己的乌卡。她只好默默地在荒原里一个人继续走着,走着走着梦思也来到了她身边,雅思也来,齐冥也来了。

    原来聚就是散,散就是聚啊......

    幽思靠在树干上,看着在树上摘果子的乌卡,浅浅笑着。

    她并不懊恼自己现在才想起这个梦。如果换做以前她一定会心有不甘,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反而能看开了。很多事不是光凭自己的意愿就能够强求的,还好,她还有乌卡。

    “乌卡,我们去‘彩虹森林’吧。”

    “怎么突然想去哪儿?”

    “你不想去?”

    “没有啊,谈不上什么想不想的。你要是想去那就走吧。”乌卡将翅膀摊开来,示意幽思上去。

    “我们走着去吧!”

    “嗯?”乌卡一副‘你有病吧’的眼神瞅着幽思。

    “哎呀,以前不是也走呢么。”

    “那好吧。”乌卡收起翅膀反正不管幽思选什么对它来说都没有多大区别。

    至于自己为什么突然想去“彩虹森林”,幽思也说不上所以然,她只是猛然间很想去那个地方看看。她站在森林前,抬头望着眼前的这片蓝色,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金黄色啊。

    “乌卡,你看到的这片森林是什么颜色啊?”

    “绿色。”

    “不是说原本的颜色是金黄色的吗?”

    “这我也不太清楚。”乌卡想了一会说道。

    “那我为什么上次就能看到,这次就看不到呢?”幽思小声嘀咕,和乌卡一起进了森林。

    “哎,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啊?”

    “蓝色。”

    “蓝色的森林,有点诡异啊”

    “你看到的还是绿色呢。”

    “绿色不正常吗?”乌卡一副白痴的眼神。幽思一时语塞。

    幽思并不觉得这片蓝色的森林诡异相反倒有一种透彻的美。那些树干都是透明色的,里面的纹路清晰可见,甚至还有液体在缓缓流动,蓝色的树叶蓝色的花朵相互碰撞摩擦发出动人的声音。幽思在一棵树下躺下,抬头看着天空,天也是蓝蓝的。她轻轻闭上眼,聆听着自然界最优美动听的声音。

    幽思被砸醒时看到了树上的乌卡。

    “乌卡,你在干什么!”幽思摸着自己的额头,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你为什么拿东西砸我!”幽思坐起来,愤愤说道。

    “我没有要砸你啊。我只是想吃这树上的果子。谁知道它看起来这么小,拿起来竟这么重!我不小心没抓牢就掉下去了。又不是故意地,吼什么吼。”乌卡撇撇嘴。

    幽思摸着头将地上的果子捡了起来,别说还真挺重!

    “这能吃吗?”

    “能吃啊。”

    “你吃过?”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能吃?”

    “看着不像不能吃的啊。不信,我先吃一口”说着接过幽思手里的果子大大的咬了一口。“你看,没事”

    “就算有事也不可能这么快有反应啊。”

    乌卡气的不再说话,径自吃自己的果子。

    生活这样就很好了,不焦躁,不难过,不悲伤,心很平静,就像是刚被大雨淋过的马路,虽然有泥泞但却能折射出美丽的阳光。那些坑坑洼洼里的积水并不是专门溅人裤管的,它也是一面镜子,让人路过的时候可以整理一下面容。

    幽思突然站起来,吓得乌卡将手里的果子掉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乌卡一边埋怨幽思,一边心疼的捡起地上的果子。

    “跳舞呗。”幽思笑得很开心。

    “为我跳吗?”乌卡两眼放光,它跟幽思在一起这么久了还真没看过她跳舞。

    “你可以这么认为啊。”幽思笑着向她欠欠腰,“请欣赏!”

    乌卡看着跳舞的幽思,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只有他们的世界,如此静谧,如此安逸却又如此动人。

    幽思不停地舞动,她想起来了,自己的精神之灵就是乌卡!那一瞬间所有的舞鞋交替着不停地出现在她的脚上,颜色越变越淡,最后成了透明的白色。

    乌卡吃了一惊,它想起了“虚幻洞”的那个女子,她也曾出现过同样的情况。就在乌卡大惊失色正欲张口劝阻幽思的时候,在幽思的身后出现了一朵巨大的莲花,那朵莲花由白变成淡蓝,再变成蓝色,最后变成了透明的深蓝!顷刻间,所有的蓝色莲花开始迅速蔓延布满了整片森林。

    乌卡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幽思,那双蓝色舞鞋就像精灵一样,在她的脚上熠熠生辉。

    生活如此就好!如果当时,“虚幻洞”里的的女子不看石镜,或是再坚持一下,她一定会等到自己想要的;再或者,自己和雅思当时看了石镜,那么她们现在又会如何呢?幽思突然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看那面石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