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天堂到地狱

    更新时间:2016-09-25 19:33:06本章字数:4596字

    在一个微雨夏日的午后,我哭着来到了这个世界。如果我有记忆的话,我就会知道妈妈常提到的那个温馨的场景是不是真的:被移进休息室的妈妈靠着枕头坐起来抱住我,当时的我还是皱巴巴的,眼睛都睁不开,然而却兀自笑得很甜。如果这是真的,那当时的我一定是一个天使。

    因为是独子,爸爸视我为他事业的接班人,妈妈把我当做未来的依靠,他们自然是竭尽心力地培养我;而我也的确对得起他们的栽培,从小到达我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同学家长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每次听到别人的夸奖,我都是腼腆一笑不多说什么,心想着可以让爸妈得到安慰,再辛苦也都是值得的。

    如果没有那些变故,我应该还会是那个暖暖的,乖乖的大男孩儿,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努力实现妈妈和爸爸对我的期待。然而现实就是现实,哪来那么多如果,变故突如其来,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打碎了。

    那时候我还在备战高考,说实话那些练习题,模拟考我都做烂了,都是些换汤不换药的套路,再怎么看也觉得是浪费时间。正无聊的时候我提笔准备练字静心,便听到外面好像是什么碎了,继而是妈妈的哭声。

    我推门从卧室出来,走到客厅刚好看到爸爸摔门而去的背影。然后便看到妈妈一个人跌坐在地上,哭得毫无形象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笑颜。见我出来,慌忙站起来一边擦干眼泪一边笑着问我,“妈妈刚不小心打碎了茶杯,你爸出去要买一个回来。你是饿了么,想吃什么?”

    我看着妈妈,半天之后开口问,“你们刚,是在吵架吗?”

    妈妈一愣,低着头站起来低声回答到,“ 哪有,你好好看书,别乱想。”说完就转身走进卧室关了门。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爸爸妈妈第一次吵架,理由、过程未知,但是结果的确让我很伤心。回到书桌边一边无意识地转笔一边想着他们怎么会吵起来,要知道,在那时候我的记忆里,妈妈和爸爸从来都是和和睦睦,从来没有红过脸,现在这样必然是有什么缘故。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眉目,我决定还是好好考试,如果我拿下了高考,他们应该就应该不会再吵架了。

    还有比这更傻的想法么,当时的我实在是高估了自己,总之,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我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次发挥还算正常,那大学也就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想进的学府,接到通知书的时候我有了多年心愿得偿的感觉让我笑了好一会儿,可是当我把通知书放到妈妈他们跟前时,我却笑不出来了。相比较之下,他们给我带来的消息远远比我的这个来的震撼。

    “达达,本来早就该告诉你,不过你要高考了,我和你妈妈担心影响你发挥就没说,现在我们得跟你说一个事儿。”

    爸爸说话时严肃的表情很像是他在单位给人开会,说话好像也没什么感情色彩,这样的爸爸很陌生。我有点儿害怕,转头看向妈妈,却发现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爸爸,频频抹泪。

    “我跟你妈妈,已经离婚了。”爸爸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着,就像是平常在餐桌上跟我讨论第二天的课程一样,“我今天就搬出去了,这房子和存款什么的都给你妈,我拿几件衣服走就行。现在还剩一个问题,你要跟谁?”

    天塌了的感觉是怎样的?我看着爸爸,希望下一秒他就拍着我的肩膀笑着告诉我刚才说的话都说玩笑,而爸爸却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等答案。

    “达达,没事的,别害怕。”爸爸见我愣住了继续说道,“我和你妈妈只是离婚,不管你决定跟谁,我们都会一起照顾你的,咱们还是家人。”

    “你少在这儿说漂亮话,”妈妈哭着开口,一股浓浓的鼻音,“家人?你在外面乱搞的时候有想过这个家吗?现在还用这话来骗达达,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爸爸的脸色立马变了,腾得一下站起来指着妈妈大吼,“胡说八道!我告诉你卢玉琴,我跟你离婚就是因为我受够了你整天胡思乱想,疑神疑鬼,跟小佳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你自作自受!”

    “是,是我自作自受,”妈妈凄笑着泪如泉涌,“我不该,在那么多追求者里面选了条件最不好的你,家里穷也没什么背景,跟了你后,好几年的粗茶淡饭,都不在话下。你要陪客户,谈生意,我就在家好好照顾家里的老人,还生了一个儿子。现在,你公司上轨道了,有钱了,你也成了李大经理了,家里没人管得住你,我这人老珠黄当然配不上你的意气风发了,你要离婚便也遂了你的意,现在你还想把达达夺走吗?”

    “什么叫夺走达达,他跟我姓,是我儿子当然应该跟我一起,这需要解释什么么?”

    “达达是我生的,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骨肉!他不会离开我的,我们母子连心,你别做梦了!”

    他们就这样吵着,剑拔弩张。我坐在他们中间,一会儿看着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这样的家真的太陌生了,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他们倒十分默契地看着我,眼里热切的目光几乎要把我看化了。

    “达达,你说吧,你要跟谁?”

    就这样,我选择跟着妈妈。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他们已经离婚,多说无益;爸爸那样的的作为让人失望透顶,如果可以的话我都不想再见到他。不过这好像不大可能,一来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毕竟我还要上大学,四年下来学费不是一个小数目,而妈妈只是家庭主妇,有他的抚养费的话会好一些,总不能坐吃山空。另外,一个就是,我的爸爸虽然背叛了我妈妈,但却十分不想放弃我。总找各种机会看我,联络感情,送抚养费也算是一个,这种事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终于到了报到的时候,妈妈和爸爸一起送我,当然,还有那个已经是我继母的人,我勉强叫她佳姨。的确是一个典型的小家碧玉,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之意。不过就是这个人让我原本的家支离破碎,这样一想,我看她的眼神复杂起来。

    妈妈则仿佛看不到那一对似的,忙前忙后地帮我收拾东西,一时间宿舍里面的气氛有些尴尬。终于等到最后,该收拾的收拾完,该说的都说尽,他们终于要走了。

    一行人来到大门口,妈妈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不舍。这时候我的佳姨开口甜甜说道,“萍姐,我们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妈妈把头抬得很高,用眼角瞥着对面的那对男女,傲然答道,“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可以了。”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我,两眼含泪,“达达,在这儿好好学,学出息了啊!妈妈先走了。”说完妈妈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妈妈的背影渐渐远去,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的佳姨,她被我盯着有些手足无措,让人怜惜的小女人形象立刻刺激了爸爸的神经。他赶紧把她的手握住,干笑了下道,“以后有什么事儿,打电话。”说完用从手包里拿出一叠钱塞到我手里,“这些先拿着花,缺了再找爸爸。”

    交待了一下,这俩也算是走了。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多事情,仿佛瞬间从天堂跌到地狱,我有些适应不过来。这是梦么?我是不是只要醒过来,就可以看到妈妈微笑着给我端来一杯热牛奶,爸爸还是怡然自得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谁来告诉我,这个噩梦到底怎么样可以结束?!无意中,我扭头看了看窗外,六楼的高度让地上一切都渺小起来,我在想,如果我从这个小小的窗口飞出去,所有的这一切是不是会停止呢?

    “呀,这天儿还真热。”就在我迷茫地思索着解决之道的时候,有个人冲进了宿舍,把我拉回了现实,“你在看什么?”

    “刚才有个女生走过去了,很漂亮。”手随便一指,我又躺回床上发呆。

    “怪不得看得都入迷了,”这家伙显然没有自知之明,竟然还凑了过来,“我听说,咱们学校的女孩儿都可漂亮了,而且,这届,咱们班的女生是最好看的都。我在想,你说,咱们会不会在这大学四年里面找到一个合适的。”

    我静静看了他一秒,甩了一个白后,我转身靠墙。和这种只知道泡妞的人说话,哪怕就一毫秒也是浪眼费生命。

    不过这人还真是没有自觉,还继续兴高采烈地说着,“兄弟,你这可不行啊,话说咱们学校美女是不少,但是追求者也不少,正所谓‘僧多粥少,狭路相逢勇者胜’,不抓紧可不行啊。”说着还要上手拉我过起来。我推开了他的手,然后拉了毯子把自己整个人蒙在里面。

    “好吧好吧,你先休息,我可是要去先下手为强了。”宿舍的门砰地一声关上,我闭上眼睛继续发我的呆。

    就这样,我的大学生活在一片废墟和支离破碎中拉开了序幕。按部就班地上课,休息,完成作业,行尸走肉般扮演着好学生的角色。每周五晚上给妈妈打一个电话,稍微交流一下,每次都是在她让我好好学习的嘱咐里结束。

    学习,一直都是学习,去他大爷的学习。

    回到宿舍,我一如往常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继续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漂流。同宿舍的那三个,一个还是好好学生,或者说是学霸,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进这所大学,平日里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参加社团,基本跟我们没有交集;另外两个是一对高中同学,成绩中等且是色中恶魔,一有时间必然是混在一起鼓捣一些泡妞的小把戏,之前死皮赖脸拉我一起的那个人就是其中之一,大家都叫他阿勇,之后他还想拉我入伙,不过被我几次白眼丢过去,总算是放弃了。

    虽然不怎么关注,但是阿勇和他的搭档大臭每天的对口相声也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娱乐项目之一,我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俩厮卖傻装蠢,暗中暗叹他们为了在妹子们心中留下深刻印象果然是不遗余力,真是人才。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一个宿舍四个人分成了三个流派,大家各过各的,倒也是特别自在。

    我躲在被子里开始了每日例行的闭目冥想,不过想过来想过去都是那几件事,妈妈的泪、爸爸的背影还有碎了一地的骨瓷杯碟盘子,一屋狼藉。乱,整个世界都乱了。

    没来由一阵头疼,脑子都要被绞成麻绳了,我狠命揉了又揉,脑袋却还是疼得要炸开了一样。牙都要咬碎了,我用头用力撞床板心里想着如果撞晕了或者撞死了,这一切也就算是了了。

    “你,没事儿吧?”那个学霸终于回来了,看到我这副模样顿了半天终于组织好语言出声询问。

    “没事儿,”我咬牙答话,然后又撞了一下。

    “这哪里是没事,你这样撞下去会出事的。”

    “我的事,不用你管。”

    “那好吧。”

    那个书呆子继续看他的书,我继续揉我的头,身上冷汗淋漓浑身抑制不住地发抖,我不禁开始想,则是不是马上就要了结了。

    正在昏昏沉沉时,我被人一把拉了起来,“你这样不行,走,咱们去医务室。”

    果然是书呆子作风,爱管闲事。被他架到了医务室,校医一见我赶紧腾出了床位,又是测心跳又是测血压,好一阵折腾。最后开了些安眠的药剂,我的状况终于有了改观。长出一口气,我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校医说你需要去医院再看下,你可能需要专业的心理医生。”回到宿舍那书呆子把药递给我如是说道。

    我看他一眼,然后接过药来就躺下,全然没有要道谢的意思。不过这书呆子也没有要我说谢谢的意思,只是继续翻起了书本。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晨醒来感觉舒服许多,洗漱收拾完毕后,就直奔教室,准备上课。刚做好,阿勇过来小声问道,“听说你昨天头疼进医务室了?现在好些了吗?”

    “你听谁讲的?”我脸上神情一滞,心中对那书呆子多嘴的做法很是不满。

    “昨天咱们的学霸阿旭带你去医务室的时候好几个他的迷妹看到了,不光是他的,还有你的,都传开了。”

    我无奈闭眼,就一个头疼还弄得众说纷纭也是够了。自从上大学之后,我一直是在一个黑暗无人的角落做自己的事情,别人的目光,或是关注或是探寻对我而言就像是牛毛细针一样盯得的我浑身难受。现在这样算是什么?

    “你说,这算什么?”显然,阿勇也是愤愤不平,“我和臭子忙活半天也没得着几个女生青眼,你们倒好,去趟医务室就能获得这么多关注度,果然这个世界看脸,不公平啊!”

    我抚额,就知道这厮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幸好上课铃声响起来,不用再听他废话了。课上老师说了什么我一句没有听懂,只想着下课之后回宿舍休息。

    终于等到下课,我跟在老师身后夺门而出,别人的关心在我看来不过是在可怜我而已,那种施舍实在让人恶心。更可恶的是,我没办法扭转这态势,父母离婚,还是小三插足,这种羞耻感来得没有缘由,却像是跗骨之蚁,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