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始调查!

    更新时间:2016-09-03 15:49:14本章字数:2881字

    我在附近溜了溜圈,发现了一块名为“浴池储衣柜中央日光灯”的玄碑。

    由于好奇,顺便网池子里瞄了一眼,果断发现了那个缠人的熊孩子,都发生这么大的命案了,真不知道这熊孩子的妈妈是怎么放心继续让孩子待在这里的。

    熊孩子的身高鸡立鹤群,满地乱窜,渐渐淹没在了正在穿衣服的女生和前来围观的女生群里。

    “沈昼,要不要过来一起看看?全工大的女生可是都来了呢。”突然想起沈昼没有跟过来,便叹了口气。

    却听背后传来低闷的声音:“哼,工科女,有什么好看的。”

    “……”

    此时,女浴门口闯入一个人高马大、体型肥硕的中年妇女,我认了出来,那是浴池对面卖化妆品的那个女老板。

    那人怒气冲冲,横冲直撞,在人群中硬生生地挤出了一条路。

    不由得记起高中三年,每次课间跑操回教学楼,学校封锁了所有的入口,就留了一个小门,仅容三人通过,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每每我会跟在小胖的后面,踏着他杀出的那条血路,总是第一时间赶到教室喝水。后来的后来,全班几乎一半的同学都发现了这条捷径,纷纷抢到我前面跟着小胖走,于是我们班成了回教室最快的班级……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永远不要瞧不起胖子,跟胖子混,有肉吃。

    回过神来,发现那个胖女人不知从哪拎起了熊孩子,轻轻一揽搂到了怀里,嘴里不住地训斥。

    我惊呆了:熊孩子居然是她的女儿?!

    怪不得这么熊!

    熊孩子手里攥了一把储衣柜的钥匙,举在半空中,嫩嘟嘟的小嘴张成了O型,半探出身子,小脑袋左摇右晃。小胖气急败坏,一把夺过熊孩子手里的钥匙,扔到了身边的长椅上,嘴里嘟囔着什么就从人群中闯出去了。

    我冷笑:哼,熊孩子,让你淘,被你妈骂了吧?

    警察墨迹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赶来了。

    S市生活太安逸,平日里闯空门的都很少听说,大家懒得去偷。要不是警察局坐落在银座对面,人们几乎都忘记了警察的存在。这可是S市百年不遇的大案件,警局里自是做足了面子上的工作,我在这里都听到了一阵又一阵的警笛声。想必S市工业大学那本来就曲曲折折的羊肠小道,已经水泄不通了吧。

    “行了行了,不用背对我了,她们都穿上衣服了。”

    “还用你说?”我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沈昼你这只色狼。

    “来来来,我们一起看妹子。”

    然而紧接着,妹子们却被穿着制服的男人们给赶了出去。看样子,女浴要被封了吧。可是,警察同志,这凶案现场的范围画的是不是有点大了……

    我转头看向沈昼,可怜他刚刚看了几秒工大的稀有物种,就被警察残忍地打断了……

    看他一脸无奈地表情,我转而宽慰了一下他忿忿不平的心情:“话说,你知道,我们寝室的照明灯怎么走么?我带你看妹子去,我们寝室有系花和小萝莉呢,颜值不知道比这里的女生高了多少倍呢。”

    “寝室号。”

    “506。”

    我……其实我是想去看看何梓,在围观的人群中,并没有她瘦削的身影……

    不得不说沈昼方向感着实不错,不足三分钟便寻到了我们五公寓的照明系统,在我没有看清数字的情况下居然就说到了!

    我打眼瞧了瞧:系花郝凤仪坐在下面跟男朋友打电话,抱怨那些烂桃花明明知道她有男朋友,还想打她的主意,埋怨当初为什么要报工科;萝莉柳依依正躺在床上抱着手机看小说,时不时猥琐地笑两声,不用动脑子也知道她看到耽美的黄段子了;何梓也早已酣然入睡,鼾声四起……

    一时笑声、说话声、鼾声,一起奏发,众妙毕备……

    沈昼却盯着我的床若有所思地笑笑,我一阵冷汗,该不会是没叠被子被看见了吧?

    我那个方向瞄了一眼,噫吁嚱!果然没叠!床上的被子杂乱地铺在床上,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我默默地捏一把汗,解释道;“呵呵呵,我平日里都是叠被子的,呵呵呵,大概是他们几个来我的床上睡过,忘了叠呵呵,忘了呵……”

    “嘘……”沈昼饶有意味地笑笑,示意我安静。

    床上的印花被子杂乱地拥满了整个床面,像一条青虫,轻轻蠕动了几下……

    等等,好像有人!那人突然从坐了起来,大叫一声:“何梓!”

    系花和萝莉懵了,那人自己即刻就躺下了。

    “原来是梦话,吓死我了。”系花冲萝莉一笑,萝莉也随之一愣,接着看她的小说去了。

    “沈昼……你说……那个说梦话的人是谁呀?我有点眼熟……”

    “夏树,也就是你自己。”沈昼突然很正经。

    “我?”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如果她是我,那我又是谁?

    “你是夏树的一部分元神。而本应居住的身体里,住着那天你看到的何梓。”

    我尚处在懵了的状态,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我是夏树,那你呢?”

    “你是夏树,我是沈昼,如你所想。”沈昼淡淡地接道。

    “你不必担心外面的夏树,她只是越来越像何梓了而已。听说两个人相处久了,就会变得越来越像对方,就是因为这个。”

    我会越来越像何梓?不要,何梓杀人了,我不会。

    这才记起,我是来看何梓的。

    何梓瘦小的身躯蜷缩在成一团,床头鼓鼓的。不过看她一脸香甜的样子,想必是洗澡洗累了,杀人杀累了吧。

    可是我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能不能随时知道何梓的动态呢?沈昼是百科全书,他肯定知道。

    “百科全书,我们要如何才可以随时跟踪何梓呢?”我拽了拽百科全书的袖子

    百科全书略一皱眉,良久,道:“跳进那口泉,也就是何梓充电的手机,只是……”

    “只是什么?”

    “如果他的手机自动关机,你会窒息,二十七分钟以内如果不充电,你会窒息而死,永不复生。你要知道,你赖以呼吸的物质,是电子。”

    “……我能带个电子瓶么?”

    “不能。”沈昼冷冷道。

    “……”

    思前想后,总不能带着沈昼去冒险吧,他与我也不过是相识几天而已,没有必要让他帮我。于是我在夜里挑了个时间出发。

    应该不是很远吧,毕竟都在同一个寝室呢,多大点地啊。等我意识到寝室的照明电路是独立的一条线路时,我已经在附近苦苦找了两个小时,没有找到……

    算了,找玄碑这方面,还是沈昼比较靠谱,我还是回去找他问问路吧。然而,就在回去的路上,我迷路了……

    我无力地倚在一块玄碑上仰望天空,这里没有月光。不由得暗骂:这不是照明电路么,怎么一点都不亮堂!

    莫名地想念无数个月色极好的夜晚,我与何梓总是喜欢跟踪彼时尚未脱单的萝莉柳依依,想要摸清她到底是答应了学长看电影,还是同意了与学弟一起约自习。何梓喜欢穿一身黑,娇小的身躯隐匿在黑夜里,再安全不过,就这样,我们连续跟踪了依依一个礼拜,成功侦察出依依被盛茗学长追到了手。依依到现在都没有察觉出我们跟踪过她,还一直以为我们第一次见到盛茗学长是在她的脱单饭上呢。

    缺了我这部分元神,不知现在彼世的夏树,夜间是否还会有这样的恶趣味呢?我会是那罪恶与黑暗的人性么?

    微风拂面,我定定神,不远处什么时候多了一块玄碑?我不记得我在那里停下过呀,难道我刚刚看漏了?

    我艰难地站起来,迈着早已酥麻麻的腿,走了好一会。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竟然是何梓充电的手机!我站在泉边,犹豫了一会。

    “何梓,你为什么想不开,去谋杀一个与你并无交集的姚尧呢?”

    “何梓,请一定要还我一个真相,还我一个最初的你……”

    “何梓,但愿你的手机不要自动关机,留我一条生路……”

    “何梓,希望……”

    我还尚未文艺够,便觉脚底一滑,跌进了泉眼,不免无趣。

    但冥冥之中总觉似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

    想什么呢,荒郊野岭,鸟都不见一只,谁特么这么有闲情逸致在背后推你!

    突然发现逻辑有些不对,不能这么说,这鬼地方本来就没有鸟……

    强烈的电子流压的我眼睛生疼,我闭紧了眼睛,屏住呼吸,任身体自由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