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证人

    更新时间:2016-09-13 21:45:10本章字数:1905字

    手腕又是一疼,眼睛似乎可以正常使用了,我顿了顿,卧槽,刚刚那不是吃的,是沈昼!

    沈昼深情的闭着眼睛,原本修长的睫毛在水中别有一番风味,看的我不禁春心一动,都想亲自动手拿下他…

    …的睫毛,看看是不是假睫毛,睫毛长的也太特么妖孽了。

    不过这个水氛好尴尬呀……

    我手上用足了力气,试图挣脱他的束缚,独自游上岸。

    然后一个暗潮涌过,我们就被猝不及防地拍到了岸上……

    更猝不及防的是,上岸后的姿势真特么暧昧,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岸咚”,更确切来说,是我“岸咚”了沈昼……

    我特么真是够了……

    沈昼那妖孽的睫毛上湿成了一片,我深深地感觉,再这么对视下去我会吐些东西,便白了身下的男人一眼,默默地坐在了他筷子般细的腿上……

    看我压不断你的腿!

    “嘶……”

    “哟,知道腿疼了?”我幽幽道。

    “哼,就你的小身板,再来两个我也不怕。”

    哟哟哟,还逞能!

    “夏树,”沈昼挣扎着起身,“你在水里下脚为什么那么重?”

    我脑子短路了一会,才记起我好像是踢过他的……好像是有点不太人道……我摇了摇头,他都占我这么多便宜了,我跟他有什么人道可以谈?!

    “那我有没有把你踢成伤残四级呢?”

    “你快把我踢成英语四六级了……下次踢别人的肚子,记得轻点……”

    特喵的原来不是要害,害我空欢喜一场……

    “你也不用太自责,别叹气了,我原谅你。”

    “……”

    既然是这样,算起来你特么最后还是占了我便宜!

    我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极力装作受害颇深的样子:“那你刚刚……刚刚在水里……为什么……为什么……”

    “吻你?”我憋了半天没说出什么来,倒是有个人心知肚明。

    “对呀,你这是在诱导我触犯法律!”

    虽然这个狗世界的法律很奇葩……

    “夏树,你可真是狗咬吕洞宾,我好心救你,你倒好,居然咬我!”

    “麻烦你说清楚点。”

    “何梓的手机没电了,你缺电。所以……我给你做了人工呼吸……”

    “这样啊,早说不就得了,你嘀咕什么呢,你看我像是那种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的人嘛……”

    “……”

    我捏着沈昼大腿的手松了松,立刻陪着笑脸假惺惺地扶起了地上的沈昼。

    扶到一半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件特别严重的事情。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已经不在何梓的手机里了?”

    沈昼愉快地点点头。

    某人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恨,一松手,沈昼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后仰了下去……

    我特么还没调查清楚呢!

    沈昼硬是一声没吭地自己站起来,冷眼看着我。

    把我看的身子一抖,我鼓起勇气,声音颤抖到连我自己也没有料到。

    “就这么算了么?”

    “你刚刚差点连命都没了!”我头一次看到沈昼这样咆哮。

    本来好好的,听沈昼这么一说,我“哇”的一声哭出来,所有的痴心错付,双重背叛的屈辱,全都化作委屈的泪水,一股脑倾泻出来……

    ……

    “还想接着冒险?”

    我抬了抬埋在悲伤里的头,咬着发麻了的嘴唇点头。

    我竟然不知道,夜都黑了呢。

    结果我就被沈昼拎到了最近的一个旅店。

    压根就不用担心沈昼会对我做什么。我寻思着只要沈昼不想寻死我就特别安全。

    这有国家配备的全方位立体摄像头,专门用来监视是否有恋爱嫌疑人。

    这不,隔壁有一对不怕死的刚被警笛声带走。

    我扬眉吐了一口长气,让你们大半夜不睡觉,让你们做剧烈运动,让你们吵的老娘睡不着觉!

    还有这家旅店的隔音效果太特么差了!差评!差评!

    我在地铺上辗转反侧。

    床上的沈昼一共喘了一百二十七万五千零六十一次气儿。

    正常人平均每分钟呼吸20次,算起来就是过了63753.5分钟,换算成小时的话,不对不对,怎么可能过那么久!

    妈妈呀,太难算了。

    丫的不算了!

    “算数,为什么不算?”

    真是见鬼了,难道沈昼那厮也没睡?

    我不就是懒得动脑子不想算数了么,数学老师都没逼我算过数!

    除了中考高考不让用计算器,不得不自己亲自动手算。

    好吧,我检讨,我一工科生算数不好就是因为懒得动脑子……

    但是,你看哪个工程师特么的用手算数!

    航天局发射航天飞机,你特么有本事用手算啊!

    不知道有个词语叫与时俱进么!

    我满肚子的槽还没吐出来,就被沈昼接下来的一句话噎死了。

    “君无戏言。”

    “……”

    特么的原来是说梦话!

    “朕若不死,你永远都是朕的皇后。朕若死了,你要给朕殉葬。”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这人,做梦就做梦,还朕,真把自己当皇上了!

    说起来他梦里那女的真可怜,我都替她捏把汗:“太后都不能做么?”

    “你凭什么独活?你是我的,一刻都不能离开我。我们说好了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真是……还唱上了,好好说话不成么!

    我怒了:“你特么天蝎座么,占有欲这么强!真心疼你女人!”

    那边终于安静了一小会,我睡意袭来,昏昏沉沉之际突然被惊醒了:

    “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如果不算上蛇夫座的话,我确实是天蝎座。”

    “……”

    彻底睡不着了……

    早上被某只晃醒:“你不是说还去冒险么?”

    我那叫冒险么?

    我那是调查!

    这是福尔摩斯和汤姆索亚出去浪浪浪的的本质区别好么!

    真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