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顾南城

    更新时间:2016-09-04 15:36:58本章字数:2574字

    我相信所有的相遇都有迹可寻,刚好,不早也不迟,你向我走来。

    差不多上了大学以后,发现学校都自动养成一种毛病——死命拖着开学时间,像我这种懒散人群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的。

    不知道从哪撒出消息,初中那帮狐朋狗友个个知晓我上的是Y市的大学。

    翻开许久未登的QQ,一连串炮火。

    老胖:伪娘,回来咋不说一声?你还欠老子顿饭,这下跑不掉了!

    某贱贱;真回来了?

    云之家:卷毛?你在?

    班长:回来好,原本就想初中的大会儿聚一聚,来吧,还是老地方老时间,上次你就没来

    阿依:卷毛,初中同学聚会来吧,27号晚七点东城

    黑老大:哟,真爬回来了,虽说晚知道,但还是说一句卷毛,哥带你超Y市带你飞!!

    看到此,忍不住怀念。

    当初随母亲迁去A市时太过匆忙,我不由“痛彻心扉”怒吼:终有一日,我爬也要爬回Y市!哥姐们等着!

    没想到竟被他们念叨至今。

    消息再一路翻到尾,不出预料,没有他。

    没有以前的失落感,脑子却还是一片茫然,如短暂窒息。

    那个人,从来不会叫我卷毛,三年永远都是一声淡淡的,向离。

    以前,常跟阿依说很想看一看Y市的夜景,想走在夜晚中的步行街上,静静穿过灯光,尝试电视主角走过的感觉。

    以前住在边镇没能实现这个心愿,现今却是看着这座璀璨的城市不知所向。

    进到东城我才猛然发现,某个最重要的事被我遗忘——没人告诉我房间号!

    然后自然就尴尬了,回Y市后换了手机号,初中那些人都在原来的卡上,当初还为保险起见特地都存在卡上,怎么都没想到还会存在换卡这个意外,再加上似乎大家都觉得我不会来而无人留联系。

    上QQ各种呼唤无人回应,微信唯一加上的阿依还似乎不在线。

    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大厅沙发上,前台小姐时不时狐疑地看过来,搞得我内心极度矛盾,犹豫是继续傻等撞熟人,还是干脆走掉。

    望天望地,一串早已记得滚瓜烂熟的号码赫然跳出来,不由得把我自己都吓一跳。

    卡会换,手机会换,记忆却无法换走。

    那么多人中,没有刻意去记,他的号码却偏偏牢记于心,甚至比记我自己的都还清楚。

    当初朦胧的好感已无处寻源头,之间的距离太多太多,我早已明白,有些人不必追。本不属于的就让它从未发生。

    想求救于他的念头很快又被我打下去,我并不认为他号码还会是八年前那个小灵通。

    在这个智能的时代,小灵通早就不灵通了。

    最后还是鬼使神差拨了出去,我想,听听语音小姐说是个空号也是好的。

    那头嘟了很久,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此号已被遗弃,坐在大厅很久,此刻的我似乎才是傻的。

    挂了之后再拨,持续听那头的声音,然后,如此反复。

    “喂?”

    突然一声男声惊得我手机差点滑落。

    沉默几秒,那头一如既往沉静的声音:“向离?”

    “嗯,是我。”

    他好一会儿不吭声,久久才说了句:“我知道。”

    无数次也想过再见时会是什么样,来之前也想好打个招呼,默默不去叨扰彼此就好,却没想会如此尴尬。

    他说了门号后,我便已全力冲刺,电梯门打开那一瞬却还是惊悚到了我。

    他是要来接我?

    或许我的惊吓之意太过明显,他皱眉,深深看了我一眼:“你眼前的是人,你曾经半个月的同桌兼初中同学顾南城。”

    那时,六年级顾南城突然转来,班主任又时常调位,我们就匆匆做了半个月的同桌,这样久远的事已是久到我都觉得不真实了,原来他还是记得的。

    大家都不再是稚嫩的面庞,顾南城一扫当年的寸头,头发长了些略微蓬松,有些碎刘海,穿了件深灰色毛衣,里头搭着的白衬衫一如当年的帅气,成熟又陌生。

    除了之前的只言片语,我们没再说话,他一进门老胖便迎了上来。

    “还以为你去哪了,招呼都不打便往外冲,”然后看到身后的我,他一下大叫,“向离!”

    我点点头,余光满是顾南城清冷的侧颜。

    他急着找我?压住心头的疑惑,却不想老胖冲了上来。

    “你个死伪娘,回来那么久都不打声招呼,连个联系都不留,你不知道还欠我一顿饭吗?你让我上哪要饭去?!”

    老胖总是给我起外号最多的那个,“卷毛”一开始由老大喊起的,原由我那天生自然卷的碎发;而这“伪娘” ,老胖审美一向不行,硬说我女儿身男儿心。

    明明内心也是温柔的女孩。

    被他这么一逗,心里压抑顿去:“这不是来了么,不会让你要饭的。”

    “你个死伪娘,谁要饭呢?”

    说笑中,顾南城早已坐在沙发上,他身边那人该是陈岩那个贱贱。

    陈岩向他说了什么,狐疑地看了眼我,顾南城目光也扫了过来,漠然又很快移开。

    老胖走开后,我不禁有些茫然,迟疑的找一处空档坐下,阿依眼尖跑了过来,猛拍我背。

    “离子!”

    这丫头下手不轻,我还未来得及还回去,她便示意我看身后。

    身后两个女生细细低语,右边那个瘦瘦高高的女孩抬头直直与我对视,眼神颇有些凌厉。

    阿依靠在我旁边轻声道:“张瑶,以前总跟你过不去那位,旁边那个是之前陈岩’一日女友‘来着。”

    一日女友这事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事到如今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怎么想的,据说是女方先表白,陈岩应了,两人还在群里好一顿秀恩爱,扬言“认真谈”,然后第二天一上来便传出分手,谁也不说为什么,阿依当时分外痛快,女方人品不好,与陈岩很是不配。

    我倒是不怎么认同,他们在一起人渣刚好凑成一对,不祸害他人。

    尔后那女的来追求顾南城时可谓把我气出三升血。

    我怎么也没想清楚顾南城那种孤傲性子的人,怎就和陈岩这个对女生不留情面的人玩得来呢。

    这至今都还是未解之谜。

    有些人生来便与她对不上眼,我与张瑶便是这种,她性格倒也随了名字,招摇,总跟男生纠缠不亲,又爱大小姐脾气。

    据说我转校后她很是轰动的向顾南城表白,各种套路难为她不累,毕竟顾大少一个眼神便秒杀一切。

    “她们怎么走到一起了?不该是情敌吗?”我好奇。

    阿依努努嘴,鄙夷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许久不见,向离你倒是高冷了,也不知上了个什么大学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

    张瑶一脸微笑,说话语气很让人不舒服。

    她这一问,包厢里所有人目光都齐刷刷望过来。

    还真是满满的套路。。。。。。

    轻咳一声,我说:“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就是学学尸体解剖什么的。”

    “尸体解剖?”张瑶失声笑了起来,”别是学怎么杀猪的。“

    本来不想与她争执,这样明显的嘲讽我还让岂不让人看笑话?

    刚想驳回去,顾南城便起身走过来。

    在众人疑惑注视下,他大步走来,不经意瞟了一眼张瑶,然后站定。

    ”干。。。。。。干什么?“

    顾南城淡淡开口:”起开。“

    张瑶脸色顿时挂不住,不乐道:"凭什么!”

    虽是如此,却还是让开些。

    顾南城也有些不悦,眉头拧在一起,从张瑶刚坐的地方拿出一件黑色风衣。满脸毫不掩盖不爽之意。

    我顿时想起,这货有洁癖!

    然而他却只是掸了掸,看向我:“你学法医,全Y市总就那几家医学院,你读的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