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树影

    更新时间:2016-09-07 14:16:21本章字数:9024字

    夏天的气息是越发利害了,早上九点的太阳已经烤得地面炽热,热气蒸腾而上,远方的道路变得模糊幻化。在空气中飘荡的热气随着正午的到来不断加重浓烈,笼罩着这个宁静平和的小乡村,多少人都在躲在家里翘首以盼一场大雨的到来。即使是在田里工作的老农也抵受不住这滚滚热浪,纷纷离田到附近的大树下与旁人聊天打发时间。

    于心他正在家里看着电视,享受着外婆做的冰淇淋——把做好的西米露糖水放到冰箱急冻层冻上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这家庭自制冰淇淋。

    “于心,你总是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也不出去和同村的小朋友玩玩。”妈妈在一旁有点抱怨的说道。

    “村里的其他孩子我都不认识,无端端去找别人玩我多难为情。”于心鼓着嘴,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本来于心今天想到后山找老翁玩的,奈何天气实在炎热,他也就不想出门了。

    “哪也总不能一个人在家啊,傍晚的时候和我去朱伯伯家吧,他的小孙子和你一样大,我带你去认识认识。”妈妈掐着于比鼓起的小嘴,笑着说。

    乡村的淳朴民风是拥有繁冗复杂人际关系的大都市所缺少的,都市里人们行色匆匆,每日相见而不相识,脸上满挂着生活和工作压力带来的忧愁和倦容,听不见欢快爽朗的笑声和热情亲切的招呼声。如果说近来生活哪方面的变化最让于心吃惊,那便是人与人之间彼此交往的紧密和友好,不是“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国寡民式生活,只是彼此单纯的相互关怀和照顾。从前在学校于心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学生,没有优越的家世背景和过高的天赋才华让他受人瞩目。来到这里后,除了有老翁对他的谆谆教导,还有许多不认识的村民对他这个外来者的欢迎和关怀,无论是在稻田里工作的老农还是在树下闲聊的村民,只要看见他,都会那么热烈、那么爽快呼唤他,朝他微笑,用力挥手。其实无论对谁,他们都会是那么纯粹而爽朗地呼唤着。于心从来没有如此感觉过自己受到过那么多来自家人以外的照顾和爱护,对于认识新朋友,他那颗刚开始有些畏惧和胆怯的心变得殷切和期待。

    “你好,我叫朱乐乐。”乐乐的肤色黝黑,应该是长期跟着爸爸下田的缘故,他的双眸明亮而有神,透露着对未知的好奇与幻想。那天他穿着蓝色麻质背心掛和纯棉黑色短裤。在见到于心的第一眼时,就奔向这个仅仅比他大了两个月的哥哥跟前,因为家里的哥哥姐姐们都比他大得多,闲时也没人陪他玩,听说巧婆婆的外孙来了,他自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见见了。

    “你好,我是于心。”于心紧紧地握着妈妈的手,有点羞涩地躲在妈妈身后,小声的说。于心不属于那种十分外向的孩子,但只要他一旦跟人熟悉了起来,他便有说不尽的话对那人说,他是那种慢热的,一旦热起来就不会冷却自己的欢喜和热爱的人。

    “于心来了村子这么久都没认识什么新朋友,乐乐带着他一起去玩好不好?”妈妈蹲下身子,亲切地问乐乐。

    乐乐点头,牵着于心的手就往门口的方向走。他脸上始终挂着甜美的笑容,露出已经被蛀的乳牙。傍晚的太阳已经失去了正午时霸道和刺痛,变得温和而慈祥,偶尔有风从山谷吹来。乐乐带着于比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一个种满荔枝的小树林里,热情地对他说“我找一个独角仙给你玩好不好,我很会捉的。”

    “什么是……独角仙?”不等于心把话说完,乐乐就竖起手指放到嘴边示意他安静一点,这样才能听到独角仙的声音。于是于心只好压低音量,好像很神秘地说出最后三个字。

    乐乐好像听到了独角仙的动静,于是就往前跑了过去,只剩下于心一个人,在原地傻傻地等他。

    “要不我们回去吧,这里好多蚊子,你看我都被咬得满是包了。”于心一个人在原地等乐乐有点不耐烦,他用手大力地拍打飞来叮咬他的蚊子小虫,但它们还是源源不断地往他的四肢飞去,于心的手和脚都已经被咬得起了一个个又红又肿的包。而且荔枝林里的环境也很脏很乱,杂物垃圾都被乱扔一地,总有一些尿粪之类的臭味不知从哪里传来,很是难闻。于心一直叫着乐乐的名字,但是并没有得到他的一点回应。在这片树林里于心有点不安和害怕,并且伴随着一种孤单无助的凄凉的感觉,他开始赶上乐乐的步伐,一路向前寻找他。

    当于心正在找到乐乐时,乐乐已经爬到了树上,整个人趴在树干上,与之化为一体,准备捕捉正在树上享用美食的独角仙。乐乐聚精会神地凝视着不远处的独角仙,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双腿尽力夹着树干,左手紧紧地抱住树干,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准备将独角仙一举抓获。他的右手悄无声息地靠近,还差一点点,终于,乐乐眼疾手快一抓,顺利把已经察觉到危险靠近正准备逃走的独角仙抓住。坐在树上的乐乐激动得手舞足蹈,于心听到声响便急速往乐乐那边跑去,恰好看见在树上开心大叫的乐乐。

    “怎么我叫了那么久你都不理我。”于心朝乐乐大喊,眼眶的泪水将要涌出,他觉得被遗弃在一旁的自己有点委屈,有点孤单。

    乐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想马上跑到于心跟前跟他解释,重心一失,就从树上摔了下来,所幸是荔枝树不高,而且树下还有许多树叶压着,所以乐乐并没有受伤。只是这树叶下面还有不知什么时候被人遮了起来的一大坨牛粪,乐乐没顾上那么多就跑向于比紧紧抱住他。

    “对不起,我捉独角仙太认真了。”

    “你好臭,不要碰我。这里又脏又臭,你看我被虫子咬得都是包了。”于心用力推开乐乐,乐乐再次失重向后倒,坐在了地上。于心开始大哭起来,随后便往家的方向跑去,剩下乐乐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了荔枝树下,看着于心远去的背影,他紧握着刚刚捉给于心的独角仙,也红了眼睛。

    傍晚的光线把树影拉得很长很长,一直拉到了离树本身很远很远的地方。于心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啜泣着走进家门,见状的妈妈和外婆马上走了上去问他发生了什么,只见他手和脚都起了又红又肿的一块块,衣服好像还沾了什么脏东西。妈妈很是心疼,牵着于心就往卫生间去洗澡。

    坐在浴盆里的于心已经停止了哭泣,但他的鼻子和眼睛还是红红的,妈妈在一旁帮他擦手擦脚。他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其实自己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失控和发脾气,怎么会这样,清醒过来的于心有些内疚和羞愧。不应该这样对乐乐的,他是比自己还小的小弟弟,怎么能留他一个人在树林里呢,怎么能说他脏,那么用力地推开他呢,于心拍打着浴盆里的水,撅起小嘴,又哭了起来。

    “好了,不哭了,妈妈帮你洗一下,然后擦点清凉油就没事了。”不知于心为何哭泣的妈妈一边轻轻地擦拭着他脸上的眼泪一边安慰他道。

    洗完澡的于心独自坐在床边,他垂头丧气的继续自我反省,对于傍晚时候自己对乐乐说的话,他是越想越愧疚,但是又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冲动,突然就发起了脾气,但是在那个树林里真的觉得很不安,有一种孤独无助的失落之感。

    垂头的于心看着自己的小脚丫,荡起自己把够不着地板的双脚。在灯光的照射下,他的影子变得很长。在这自我愧疚的时刻,于心却看见了一个让他格外惊奇的现象,他提起脚丫仔细一看,竟发现影子居然穿过地板粘到了他的脚跟上,以为自己出现幻觉的于心用力地眨眨眼睛,用手大力擦了擦脚跟,然而那一条黑色的跟树枝差不多粗细的线却穿过他的手指,仍是紧紧的连在他的脚上,一直挂到地板连到他的影子里。于心被吓得赶紧站了起来,不知所措的他边跑出房间边大叫妈妈,听到叫声的妈妈也赶紧走向于心。

    “妈妈你看看我的脚。”于心举起他的右脚,好让妈妈看到那个粘着他脚跟的黑线。

    “被虫子叮了那么多包包很痒是吧,不要挠它,待会儿妈妈帮你擦点清凉油就好了。”妈妈蹲下身子轻轻地摸着于心腿上的虫子包,温柔地说道。

    “不是,是脚跟那里。”

    “脚跟也被咬了吗?没事啊,还好好的。”妈妈摸了摸于心的脚跟,似乎并没有看见黑线的存在。

    于心才想到这可能就是老翁说的心眼退化了,既然妈妈也看不到,那怎么办呢。于心很不安,烦心事除了对乐乐的亏欠外,如今还多了这么一个怪事,同时他也觉得今天的情绪失控跟这个藏在自己影子里面的东西脱不了关系。

    “妈妈,乐乐怎么样了。”于心放下脚,抬起头问道。

    “刚刚外婆打电话给朱伯伯了,乐乐没事,也已经回家了。”妈妈重新站了起来说道。

    “那乐乐没说什么吗?”

    “有啊,他说想跟你道歉,让你被虫子叮得浑身都是包。”妈妈偷看于心的脸上表情,好奇想知道听到这番话他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唉,我真坏。”于心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不断拉扯自己的衣角,忍着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出来。

    “傻孩子,怎么会呢,你可能一时不适应乡村生活而已。平时都在家里玩电子游戏,你也是时候去体验一下真正户外活动了。”看着于心内疚又可爱的小脸,妈妈忍俊不禁地笑了。

    今天的于心已经很累了,顾不得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早就躺下休息了。可是满怀心事的他哪能安慰地睡着了呢。梦中的他独自一人,站在纯白色的境地里,他四处寻找出路,不断奔跑,但这白色好像了无边界,无论于心如何寻找都找不到无法。远方一个人向他缓缓走来,于心想大声呼叫,但话说到嘴边却无论如何再也说不出了,他用力挥手,跑到那人前面,但是还是没有被注意,于心就这样看着那个人来到他身边,又远远地离开了,剩下他一个人继续带在这个纯白的境地里。尔后,又来了同样的一个人,两个人……但无一例外,他们都走近了,又离开了。

    醒后的于心像是刚失了心神一般,频繁用力地喘息着。他穿好鞋子赶紧下床,跑到院子里的阳光底下抬起脚,毫无疑问那条黑线还在,于心能看到它,却摸不着它。慌乱的他赶紧到跑到后山上去找老翁。

    “老爷爷,你拿着一袋东西去哪里?”于心一出门口,在一片菜地里就看到老翁沿着小路,慢慢地走来。

    “我约了一友人下棋,离开几天,就是来这里跟你说一声,这几日不必到山上找我了。”老翁捋着花白的胡子说道。

    “老爷爷您走了不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吗?”于心扯着老翁的行李,不想让他离开。

    “孩子啊,你也应该多交些朋友,不能永远只有我这个老头做朋友吧,和同龄人相处时的快乐和开心,我是给不了你的啊。小孩子就要有点小孩子的模样,要活泼好动些才好,像我们老人家打坐、钓鱼、对弈这些活动还不太适合你呢。再说,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向阿竹一样日日以泪洗脸,孤独寂寞吗?即使是阿竹,她也不知多想认识多些朋友呢。”老翁看着于心的眼睛,耐心笃定地说道。

    “本来可能会有的,但是我伤害了他,恐怕是要失去了。”于心眼神畏缩,不敢看着老翁。

    “那就去把他找回来,跟他诚恳地道歉,人家一定会原谅你的。”老翁语重心长地说道。

    “先不说这个了,我是有事情找你的。”于心害怕继续这个话题,他会又控制不住自己再次哭了起来,他赶紧抬起脚,好让老翁看看他的脚跟,“老爷爷您看我的脚跟,为什么会有一条黑线粘着的。”

    “哈哈,这不碍事。”以为是什么紧急事情的老翁突然开怀笑了起来,“这是树影小鬼,是一棵树的影子,因为老是只能在一棵树的附近活动觉得寂寞无聊,便悄悄潜入了人类小孩的影子里,跟着他们一起去四处游玩,等它们玩够了就会回去的了。你不用担心,它不会伤害你的,就是有点调皮,不过都是无恶意的,你只要多出去玩玩,它跟着你腻了就会离开了。”

    “树影小鬼常常偷潜入到人类小孩的影子里的吗?”这时于心终于放心,不再慌张了,他只是有点好奇,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个正在他影子里的小鬼的故事。

    “对啊,只是一般小孩子都不会在意,所以都看不到它们的。其实也没关系的,树影不能说话,只能永生永世地呆在同一个地方,看着同一片风景,不过它们比树幸运,那就是还有机会偷偷溜出来。就是因为这样永远守在同一个地方,觉得生活这样单调乏味,所以才会偷偷跟着人类小孩游山玩水,好让自己开一下眼界。不过它们要等十年才能出来一次,而且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三天,所以一般不会对人类小孩造成什么影响的。”

    “那么树不就没有影子了吗?”

    “你再仔细的观察一下,不是有一条线从你的脚跟一直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吗,那就是树影本来的归处,树影只有一小部分潜了出来,大部分还是会一直在那里,不会离开树的。”老翁弯下腰,把那条线指出来给于心看。

    “我真是平时从来都不会注意到树影呢,只知道累了就到树下休息,休息够了就离开。但是现在想想,没有树影我们哪有那一片阴凉,在夏日哪能享受那片刻的舒适。”于心开始认真打量这条粘在他脚跟上的黑线。

    老翁点点头,很是安慰地说,“对的,树影常年在静静聆听人类的谈话,自己却从来不能发声,不能让人注意到,就是因为觉得孤独无助,所以它们才那么渴望跟着人类小孩去玩的,你就让它们依附几天,玩累了它们自然就会离开的。”老翁想了一下,补充道,“树影小鬼因为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所以它们是很勇敢的,总想去探索未知的东西,你也要向它们学习,勇敢一点,去认识新的朋友。”说罢,老翁拍拍于心的肩膀,然后就转身离开了。看着老翁离去的背影于心有点伤心落寞,昨天乐乐应该也是这样吧,那样的茫然疑惑、不知所措。

    烦心事解决了一件却还有一件,于心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应该怎么跟乐乐道歉,要不写张卡片,还是说托妈妈送点东西去。于心还是没有勇气去找乐乐亲口道歉,他放不下那所谓的自尊心潜藏在内心深处不自知的自我感觉良好的优越感,经过乐乐家门,于心还是离开了,没有进去。内心明明意识到自己错了,但在行动上却无法与态度一致,明明是应该说的话却总能找到时机不对、方式不对诸如此类无所谓的理由去为自己推脱和逃避,等到最后事情不了了之,再想提起旧事才是真正的永远错失了时机,就像一道没有上药自愈的伤口,会有一道疤痕永远在,但谁又愿意再次挖烂它重新上药呢?上药的过程也许让人痛得撕心裂肺,但起码适当的护理还是有可能修复伤疤,最多留下一个淡淡的印记而已。

    回家后于心有气无力到叫了声妈妈,表示他回家了,妈妈听到声音后在院子里叫了声于心,示意他过去。

    “于心,你快到院子里来看一下,乐乐把它昨天捉给你的独角仙给你送来了,他说你昨天走太急忘记拿了。”妈妈正蹲在院子里逗那只被关在鞋盒般大小的笼子里的独角仙,“乐乐真是厉害啊,妈妈小时候也经常会到树林里捉些小昆虫来玩,独角仙可难找了,妈妈都没捉过独角仙呢。”

    其实于心并不想往院子里去,他害怕见到乐乐,害怕彼此尴尬的样子。原来乐乐什么都没有说,但正是因为这样愈加让于心觉得羞愧。无论于心多么不愿意去面对乐乐,但是他的身子却诚实地往院子的方向移动。

    “乐乐呢?”于心来到院子里,左右环顾了一下,却并没有看见乐乐。

    “乐乐可能怕你还在生气,把独角仙送来就马上回家了。”妈妈挥手示意于心过去看看那只强壮的独角仙。

    于心是第一次看见独角仙,真漂亮,棕黑色的外表光滑坚硬,头顶的角向上翘起,在末端分开两半,如同犀角般仿佛能推动世上任何重量的物体。对乐乐而言,这只独角仙一定很珍贵吧,于心暗想。

    于心在独角仙前蹲下发呆,心里还在想着昨天发生的那件不愉快的事。是你吧,在昨日扰乱了我心神,把你十年来的孤独和苦闷倾注到了我的心里,让我那么真切地感受到了你的孤寂和凄凉,所以我才会那么害怕一个人,那么害怕被丢下。就是你吧,树影小鬼,害得我伤害了乐乐。即使于心想把责任推卸给树影,但他心里还是明白始终说出那些话的是自己,肯定是自己心里有那么想过,才会说得出那样的话,其实树影不过是卸下了自己的伪装,在情绪在临界线徘徊时给了它一个爆发的推动力。

    于心想要画一张卡片给乐乐,表示自己的抱歉和内疚。他问妈妈要来了纸和笔,端正地坐在桌子上正准备认认真真地画两个手牵手的小人代表自己和乐乐。但是无论怎么画,于心总觉得不满意,无论于心如何运用色彩鲜艳的颜色,到最后整幅画面的呈现还是灰暗伤感的色调。于心已经画得满桌子都是一团团画错的纸团,但他还是不满意,好不容易终于有一张稍稍合了他的心意,可是手却偏偏不受控制地多添了几个大叉。

    “树影小鬼!”于心终于发现自己画不好的原因了,他很生气地站了起来把画重重地砸到了桌子上,愤怒地叫道。

    “你要调皮打闹也不能选这个时候啊,我画好的画又没了。”于心是既生气又无奈的叹息着,失望的重新坐下来。周围都安静了,安静得于心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到了,连自己的心跳都听到了……

    无可奈何的于心只好到外面随便走走,心想着什么时候树影觉得玩腻了就会离开自己。于心一直走到村里的一棵古榕树头附近,觉得累了便在树头坐了下来,日光投下来,他看着自己的影子竟然是站着的,就连于心本人也未曾有那么认真庄严地挺直身子站着,他感觉到藏在影子里的那份哀伤悲痛,好像在致敬,好像在悼念。于心也随着站了起来,转身看着那棵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树头的古榕树。此刻的于心变得平静,他抚摸刻在树头上的年轮,正如抚摸着它过去的一段沧桑岁月一般。原来它应该是一棵蔽日遮天的参天大树吧,而如今却只剩下这一圈圈不规则的圆圈成为它经历了那么长一段岁月的唯一痕迹。多年以前它也曾枝繁叶茂,也曾见证这村子的世事变迁,也曾洒落斑驳疏影。树荫下玩耍的孩子,交谈的村民早已不在,但于心闭上眼仿佛还能听到他们昔日的笑声和拍皮球的响声。

    “对不起。”于心脱口而出。

    原来你也曾亏欠过它,等了十年,就为了等我替你说出那一句话吧。一直念念不忘,想着什么时候能重新出现在它面前,追悔自己当年的轻狂和轻佻的行为。是你当年的自负毁了它吧,不过它还能听到吗,听到你那么努力想要说出一句当年来不及说的抱歉。不过,我想古榕树应该从来没有恨过你,没有如此宽容阔大的胸怀,如何长成那个丰茂繁盛的样子。其实,你一直苦苦寻求的不是它的原谅,只不过是自我的救赎,是自己对自己的原谅吧。所以你才那么努力地阻止我,那么渴望我能亲口对自己觉得抱歉的事道歉,亲口说出自己的心意,不想有一天我也苦苦寻求救赎。于心突然想到了很多,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些话不说,心里可能会有根刺永远在,也可能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于心拔腿就往乐乐家的方向跑去,但是却被朱伯伯告知乐乐和他爸爸到镇上赶集了还没回来。无奈之下,于心只好先回家,以后再找时间去跟乐乐道歉。

    午后于心到院子里打算喂乐乐送给他的独角仙,可是却不见独角仙在盒子里,于心以为它被叶子遮盖了,可是翻开树叶找却还是找不到。难道是什么时候飞走了,于心很害怕,害怕连乐乐送给他的唯一的这么珍贵的东西都弄丢了,于心绝不想让乐乐认为自己完全不重视他,但一方面他又很害怕万一二人和好后乐乐要来看独角仙知道了这一切,于心不知所措。

    “树影,帮帮我吧,求求你,带我去找独角仙吧,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于心快要哭出来了,他在院子中央,沐浴着阳光,蹲下向树影乞求道。

    树影不会说话,并没有应答他。

    不久后,于心只见一条黑线缓缓从他的影子里延伸出来,他跟着黑线一直前去。外面阳光炙热,于心欺骗一直在客厅看电视的外婆说去找乐乐玩,于是便跟着黑线赶紧出了家门。

    “就在这里吗?”于心一直追随黑线来到昨日的荔枝林,想起了昨日不愉快的事情。

    荔枝林还是昨日的荔枝林,还是那样多的蚊虫,那么难闻的味道,可是于心已经不再嫌弃害怕,他勇敢的走入林子,每一个脚步都踩得地上的落叶嘎吱嘎吱响。他从来没有捉过虫子,更不要说是那么难捉的独角仙了,上一次还是他第一次看见独角仙呢。于心闭上眼努力回想起独角仙的形状,聆听周围所有的声音,风吹树响、虫鸣鸟叫,他希望能从中听出独角仙的所在。忽然间,于心就像得到指引一般往树林的其中一个轻声走去,尽量不发出落叶被踩碎的嘎吱声。

    在那里,那根树枝上有一个,可是于心从来没有爬过树,他开始有点害怕了。

    树影啊,请你给我勇敢的力量吧,于心暗暗想着。

    于是,他开始小心翼翼地往树上爬。第一次脚滑,他还没爬上树干就摔了下来,独角仙听到声响又飞到了另一棵树上;第二次,于心在另一棵树上重新整理心情,加油,他暗自为自己打气。他双手紧紧抱住树干,双脚不断往上蹬,一步、两步。到了树干的分枝,于心深呼吸,一只手慢慢松开树干,去抓到树枝上,只是他终究不够力气,加上方法不对,他又失败了。在树林里,于心就这样一次、两次、三次地尝试着。

    这时的乐乐已经回家了,他正在村子里无所事事地四处溜达,在大树下和友人聊天的巧婆婆看见了乐乐,便问他道,“你不是和于心一起去玩了吗?”

    乐乐先是一愣,随后避开巧婆婆的眼神,回答道,“是啊,我们在比谁先找到对方。”其实乐乐完全不知道于心去了哪里,只是他觉得于心骗他外婆肯定有什么事。在应答完巧婆婆后,乐乐便匆忙离开,真的去找于心了。

    午后的太阳依旧火热,满街奔跑的乐乐早已是大汗淋漓,汗水早已湿透了它的衣服、裤子,但他还是依旧奔跑着,呼叫着于心的名字。好像终于真正感受到了你当时的感觉呢,那么焦虑,那么害怕。于心,你在哪里呢,快让我找到你啊,乐乐不安又担心地想。

    傍晚时分的太阳已经昏昏欲睡,荔枝林里的树影又被拉得很长很长。乐乐最后找到了荔枝林里,他一边呼唤着于心的名字,一边四处张望,虽然他自己也不太相信于心会来到这个地方,但他还是想,万一来了呢,万一他想来了呢,于是便踏入了这里。

    “于心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看到眼前的于心,乐乐惊呆了。看见于心时,他还是想树熊一样牢牢地抱着树干,拼命往上蹭。他原本干净整洁的衣服和裤子都变得脏兮兮的,无论是前胸后背还是关节上都满是泥土和粘着的树皮,而且他的手和脚还有一点磨破了皮。

    于心看见了乐乐,于是慢慢从树干滑下来,“你来了,乐乐。”于心咬着他的下嘴唇,又是内疚又是羞愧的说,“对不起,乐乐。”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该那样对你的,我还弄丢了你的独角仙。我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捉不到它。”这时于心眼睛和鼻子都红了,他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乐乐走过去一如当初般紧紧抱着于心,说“没关系的,我来教你好了。”随后报以于心一个他们初见时一般的灿烂的微笑。

    到最后,尽管他们还是没有像当初一样成功捉到独角仙,但他们回家时已经不是各自独自回家了,而是彼此手牵手,到于心家里依依不舍地道别后,乐乐才离开的,回家的路上天空充满了他们的欢笑声。

    “老爷爷,为什么那棵古榕树会被砍了?”于心和老翁一同坐在他们平时一起看日落的山上,问老翁。

    “从前很多小孩子都喜欢爬到那棵大榕树上玩,直到有一个小孩不怕死的几乎爬到了那棵树的顶端,然后重重地摔了下来,还好下面的大人救了他。但是即使被护住了,孩子还是摔断了腿,他的村长爸爸十分生气,为了防止以后再有小孩子爬树摔下来,他竟然让人把树给砍了,可怜从那以后人们很久都没有了阴凉的好去处了。”老翁看着于心,叹息道。

    “那是树影小鬼的错吧,它们总是那么的勇敢,不怕死。”于心开心的笑着说,“不过,我也是多亏了树影小鬼的带领,才有勇气踏进那个树林里,第一次爬树,第一次捉独角仙,虽然我们最后还是没有捉到独角仙,但是我还是很感谢树影小鬼呢,我什么时候可以再遇上它呢?”

    “其实,只要你重新回到树影本来的地方,树影就必须要离开你了,它给不了你那么多的勇气。所有的勇气,都是你自己的。之前不告诉你,是怕你马上就去了树林。”老翁一如既往地看着夕阳,轻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