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萤火虫

    更新时间:2016-09-22 14:22:28本章字数:9140字

    乡村的夜空繁星璀璨,抬头仰望到的是一片星海,熠熠生辉。满天的星斗让黑暗的夜空变得缤纷热闹,如同孩子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充满了未知与好奇,引人探秘,遐想万千。夏天已经过了一半,于心扇着大葵扇,吃着西瓜在院子里乘凉。他看着头顶这一片天空,又是喜爱又是畏惧,爱它的广阔浩瀚、灿烂夺目,怕它的深远莫测、不可触摸。千百年来人类都渴望能靠近这片天空一点,然而无论如何靠近,终究还是不能触摸到它。远看多么美好的东西,也许走近一看,却会发现它早已消逝无踪,不复存在。星星花了多少力气,用了多长时间才把自己的光芒送到了人类眼前,看着每一颗星微弱闪烁却又持久不断的光,竟能组成这一个广浩无垠的璀璨夜空,谁又会相信也许远方的它们早早就用尽了毕生的力量,才换得这一夜的绽放,也许身在地球的人类每一天看到的同一片星空都已不是昨日的星空了。

    “我能抓到星星吗?”于心躺在石板凳上,一只手枕着头,伸出另一只手去抓那些遥远的星星。

    “于心哥哥,你在做什么?”晚饭后的乐乐来到了于心家串门,他扶着院子的门,跨过门槛,跑到乐乐身边。

    “我在抓星星。”看见乐乐来了,于心把手放下,坐了起来,把一半位置分给乐乐坐,对他说,“你觉得星星能抓到吗?”

    “星星?可以吖。于心哥哥你想抓星星吗,我带你去抓好了。”说罢,便牵着于心的手悄悄地从后门跑了出去,在厨房洗碗的妈妈只当他们是去乐乐家玩罢了。

    虽然不太相信乐乐的话,但是于心心中还是有些小渴望和小期待,所以就让乐乐牵着他走了。他们沿着后山的小路一直往上走,小路上没有路灯,只有星星洒下的点点光辉,指引着他们一路往前,微风吹来,舒爽无比。

    “我们会不会离家有点远了,我们还是回家吧,这里好像也没人的。”虽然于心经常到山上找老翁玩,但是他从来没有尝试在夜晚的时候跑到山上,跑到远离人烟的地方,他有点惴惴不安。

    “哥哥别怕,爸爸以前常常带我上山抓星星的,我们快到了。”乐乐紧紧握着于心的手,好让他能安心些。

    他们一直走到一条小溪旁,溪水很浅,且清澈无比。流水涓涓,透过流水,于心能看到倒影在水里的浩瀚星空,就像落在了人间的银河一般,于心笑着说“这就是你说的抓星星,可还是抓不到啊,你看,只要我稍微碰一下,它就会消失了。”于心伸手到水里捞一下星星,手一碰到水,星星就会化开,消失不见。

    “不是这样的,于心哥哥,你等我一下,不要眨眼哦。”乐乐走到了溪边的小草丛附近,伸出手沿着溪边一边拨弄草丛,一边随意乱跑,喊着“快看,于心哥哥。”

    草丛里升起了零星萤绿,沿着小溪四处飞舞,一点,两点,一直到整片林子里都布满了飞舞闪烁的荧光。它们像是被惊扰了一般,惊慌失措地四处逃逸,一闪一闪又像是在传递什么不为人类所知的秘密。原是漆黑一片,让人心生畏惧不寒而栗的凄寂树林,伴随着这小精灵散发的点点光亮,稍微变得明亮,变得温暖,让人沉醉流连。于比如同置身在头顶上的星空一般,他抬头看着这漫天飞舞的流萤,眼前从未见过如此景象,也不曾见过在夜间能发光的生物,他不自觉地伸手去抓,却被它们敏捷迅速地躲开了。但即使抓不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已经能让人很满足,很感动了。

    “于心哥哥,你看,我抓到星星了,送给你。”乐乐把他合拢了双手微微掀开一点点,于心低头慢慢靠近他的双手,好好看看这只会发光的精灵。

    合拢的双手里面是混沌的黑,只有那一点光亮,那么尽力地发光,驱散了那让人惧怕不安的黑。

    “好美,它是什么?”于心捧着乐乐的手,脸几乎都贴到他的手上了。

    “爸爸说这叫萤火虫,它们是生活在干净的水源附近的,每年这个时候,这里都有特别多的萤火虫,不过没什么人知道这个秘密的。原来你家后面的河附近也有萤火虫的,不过自从那里水被污染之后,萤火虫就不太常见了。”

    乐乐小心翼翼地把萤火虫交给于心,为了不让它逃走,于心马上把双手紧紧合住。被惊动后的萤火虫重新隐匿在了山林间,周遭重回一片漆黑,他们俩人便匆匆下山了。

    于心回家后就马上把萤火虫放到了精致的玻璃瓶里,他对这个新奇的物种有极大的好奇,一整晚都拿着玻璃瓶端详。

    “妈妈,你看,这是萤火虫,是不是很漂亮。”

    “对啊,好久没有见过了,以前妈妈和小伙伴们也经常去抓呢。”妈妈开始感叹起往事来。

    “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萤火虫的?”说起萤火虫,妈妈和乐乐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兴奋,好像与萤火虫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一样,好像他们与这小生物之间有着许许多多不能为别人所理解和参透的秘密一样。

    “你从小在城市里生活,怎么会看到这乡村特有的景象。妈妈还记得小的时候每逢夏天的夜里,我们都会在河边去抓萤火虫,然后把它放到纱布里做成萤囊,或者放在用油纸折成的笼子里,做成一个荧光灯笼,然后比比谁的灯笼更光亮、更漂亮,现在想来真是怀念啊。”妈妈的思绪早已随着萤火虫飞到了她那个闪烁着点点荧光的童年。

    “我也好想要一个有萤火虫和漫天繁星的童年。”于心看着瓶子里的萤火虫,默默许下心愿。

    第二天早上,于心刚刚吃完早餐准备出门,就在门口碰见一个迎面走来,正准备敲门的人。于心抬头看眼前这个大哥哥,他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惊喜和兴奋,看到于心之后就心情更是变得激动和雀跃,他放下提着的一袋行李和一篮子水果,蹲下给于心一个大大的拥抱,“于心小侄,我们好久不见啦!”

    于心有些不知所措,挣开了紧紧抱着他的哥哥便转身回到屋子了大叫妈妈。

    “是子瑜来了,开进屋吧。”妈妈一走到门口,就看见了在傻笑的子瑜。

    “这是你子瑜表舅,怎么那么没礼貌。”妈妈对躲在她身后于心说道。

    “对不起,子瑜表舅。”于心还没从刚才热烈的拥抱中反应过来,他小声地叫道。

    “他还那么小,难怪不记得我的,不要叫表舅那么老的,叫我瑜哥哥就好了。”子瑜放下行李后,坐了下来,双手接过妈妈刚倒上的茶。

    于心对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大哥哥十分好奇,他的笑容好亲切,亲切得能让人放下所有的防备,让人安心舒坦。于心也他跟着坐到椅子上,但是由于不熟悉和害羞,于心坐得离子瑜远远的,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他的脸。

    “姑妈,我又来打扰你了。”听到客厅里热闹声音的外婆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子瑜一见外婆出来,就站了起来,跟外婆亲切的问候道。

    “好啊,好啊,家里热闹点多好,也多个人陪陪于心。”外婆一边说子瑜一边扶着她到椅子坐下,温柔地对外婆笑着。

    “姑妈记性不好,都忘记你今天会来了,你的房间里放着的杂物我都没清理呢,你说一下子让你睡哪呢?”外婆有点自我责怪又内疚地说。

    “没关系,我可以先和小侄子住一间呀!”子瑜不以为意,爽快地答应着。

    “这样……也可以。”外婆想了一下,好像一件烦心事被解决了一样,安心地说道。

    “什么?”于心抬头用可怜的小眼神看着妈妈。

    可是妈妈没有给他回应,于心便又低下头,不情愿地支支吾吾自言自语着,“可是……可是我们又没有很熟。”

    “你怕我吃了你啊,而且以免我不小心把你踹下床,我睡地板就好了。”子瑜坐到于心旁,用肩膀推了推他的肩膀,笑着跟他打趣道。

    “对啊,表舅又不会吃了你的,你还是婴儿的时候跟表舅不知道多亲近呢。”妈妈看着于心说。

    “那好吧。”于心见妈妈、外婆和表舅好像都势在必行的样子,而且表舅除了和自己一间也暂时没有其他房间可以住了,便不再说些什么,耸耸肩无奈地答应了。

    “表舅,你来外婆这里是有什么事吗?”于心听妈妈的吩咐,先带表舅着把行李放到房间里去。在去房间的路上,他好奇地问道。

    “叫瑜哥哥。”子瑜拿着行李,走在于心后面,“我每年夏天都会抽空来陪伴姑妈的。”

    子瑜走进于心房间后开始四处打量这间不太大的卧室,于心开着窗,蓝色的窗帘随风吹起,挂在窗户上的风铃铃铃作响,“你还把房间弄得挺整洁的嘛,倒不像小孩子应有那样,房间里全是玩具,乱七八糟的。”

    “这是萤火虫吗?”子瑜拿起于心放在桌子上的玻璃瓶,旋转瓶子认真地看着。

    “瑜哥哥你小心点。”于心扯着子瑜的衣角,伸手问他要玻璃瓶,拿过后宝贝地把它抱在怀里小心护着,“这是乐乐送我的,我要小心养着的,瑜哥哥你不能乱碰。”

    “它活不长的,你应该放了它。”把瓶子交还给于心后,子瑜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有意无意地说。

    于心不知是听到还是没听到子瑜的话,只顾把瓶子重新放到桌子上,随后便走出了房间。瓶子里的萤火虫栖息在一片叶子上,它的身子不再发光,也许是累了歇息,也许是这里已经没有了让它发光的理由了。

    房间里无端端多了一个人,于心整晚都不睡不着,但是又不敢翻来覆去,生怕吵醒地板下正在熟睡的表舅。桌子上放着的玻璃瓶又开始发出一闪一闪的光,好像是在恳求于心放它出去,于心就这样看着眼前的微弱萤光,有规律地不断闪烁,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宴会,我要去宴会,它们需要我,快放我出去。”在一片黑暗中于心看见遥远的地方突然隐约出现了一丝绿光,那么微弱,又那么顽强挣扎。

    “什么!”于心猛地睁开眼睛,抬头看着桌子的萤火虫,他尽量不惊醒子瑜,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走到桌子旁,把玻璃瓶拉到眼前。只见瓶子里的萤火虫不断望窗户方向撞击瓶身,好像想要去什么地方,急着要冲出去。

    “你要去哪里吗?”于心靠近玻璃瓶,压下声音问道,“刚刚你是说宴会吗?”

    萤火虫停止了撞击,一闪一闪地飞向于心,好像是对他的再一次恳求。其实在这寂静的房间里谁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于心看着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尾巴,仿佛读懂了它们之间的“灯语”,于是带着玻璃瓶悄悄地离开了房间,来到了院子里。

    “你也带我去你们的宴会,我就放了你,好不好。”于心十分笃定地相信萤火虫的宴会是确有其事,为了不惊醒屋子里的所有人,他把说话的声音压得特别低。

    萤火虫的宴会是不能呈现在人类面前,不是供人类观赏玩乐的,只有懂得萤火虫的生灵和神明才能被选中参与这场盛宴。萤火虫拒绝了他,熄灭尾巴发出的光亮,它决不能让人类闯进,破坏了它们的宴会。

    于心见萤火灯灭,他有点失落,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他在柴房的角落里找来一把手电筒,随后悄悄关上后门,打开玻璃瓶盖,让萤火虫离开。在如此黑暗的夜里,萤火虫原本微弱的光显得如此的清晰,于心在不远处悄悄跟着萤火虫,开始往山上的方向走去。今夜的的天空依旧是繁星点点,深夜时分路上人迹罕见,街口的路灯发出橘黄色的弱光,光源周围聚集了许多小虫子,柔弱的光根本照不到于心的周围。晚上的风有点刺骨,于心不禁打了个冷战,他打开手电筒,在小路上小心翼翼地走着。不知为何,面对这未知的宴会,于心并没有感到恐惧,相反的,他是满怀期待,那份期待热烈到让他忘记了自己是独自一人走在这山间小道,让他淡忘了自己是深处一片黑暗之中,林间偶尔想起猫头鹰的叫声,野猫的发情声,以及其他各种于心不知道的这片树林的生灵的鸣叫声。于心有点害怕但并不胆怯,他紧跟着萤火虫飞行的方向,一路沿山上走去。山路小道虽狭窄,还有杂草丛生,但是一路上慢慢出现了许许多多隐藏在草丛中的萤火虫,用它们温柔的光把小路照出来,它们排成整齐的一列,如同高速公路上的路灯,从山脚一直延绵到山腰,像是在欢迎参加这场宴会的来宾。于心跟着这条萤火虫照出来的小路一直往山上走,一路上也遇到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的长着猫耳朵,有的长着鸟嘴,有的露出狐狸尾巴,他们都拿着礼物往山上走去。于心熄灭手电筒,跟上来人群。当他回头看时,他已经远离了山脚,而那闪烁着绿光的依旧绕着山林蜿蜒而上,一直到那场宴会的所在地。

    于心来到了小溪附近的树林里,他听到灵动的流水声,看到几团萤火虫歇息在流水落花上,随着溪水冲击大石,溅起浪花,随后又四处飞散,重新寻找上游的枝叶,再次这场游戏。于心抬头看,整片树林已被满满的萤火虫覆盖着,它们在空中飞舞,成群结队穿梭飞舞在林间,闪烁着温暖的光,时而分散时而聚合,像是在歌唱,像是在跳舞。树下正坐着前来宴会的客人,他们相互举杯祝贺,开怀畅谈。树林里的花草也围满了萤火虫,它们正在吮吸月见草蜜汁,收集在夜雾凝下的露珠,宴会的场面好不热闹。一只萤火虫落在了于心的肩上,他觉得,这是他前天捉回家去的萤火虫,但是他还是不敢轻易抖动肩膀,生怕它受惊飞走了。

    “好热闹,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于心看到眼前这番景象,完全惊呆了,他眼也不眨地仰望着在林间飞行的萤火虫,轻轻问道。

    “它们在祈祷和祝福。”于心身后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原来是那个早已喝得醉醺醺的老翁,他步态蹒跚,走向于心。

    “你这小鬼怎么来了?”说罢又举起了酒壶子,像萤火虫们致敬。

    “老爷爷,您也在。”于心很开心,他跳起来鼓掌,激动地叫着。

    “嘘,安静点,人类本是不被允许进入的。林间这么盛大的宴会,我当然要到场,好好享受享受。”老翁拉上于心的手,带他静静欣赏这场萤光舞会。

    飞行的萤火虫像是在空中编织一个个画面,像是一个神圣的仪式,诉说一个古老的传说故事,于心看得出神,而他肩膀上的萤火虫也早已飞入了这个行列中,它像是这群萤火虫的领袖,带领着它们进行一场精美绝伦的演出。

    “就是那只萤火虫带领着它的子孙们回到这个地方举办这场宴会的。它很爱这个地方,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它们都会回来,彻夜不眠,用尽全身的力量举办宴会,祈祷和祝福……”“很爱这个地方吗,那为什么不一直在这里生活呢?”

    “因为当在它们还在这里生活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孩子把不计其数的萤火虫捉走了,而最后回来的仅有少数,从那以后,它们就移居到了别的地方,一年只有那么几天会回来。”老翁望着在空中飞舞的萤火虫群叹息道,“所以,它们很怕人类小孩,你不能被发现,即使没有恶意,你的存在还是会吓着它们的。”

    舞会结束后,于心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直向山的深处走去,他牵着老翁的手来到了市集,萤火虫把与生俱来的光亮洒落到市集的每一个角落,使得这个市集即使没有其他光源,也仍然一副灯火通明的样子。市集里有的人捧着百花酿的香蜜,有的人握着触骨生凉的罗扇,还有的人挑着担子穿梭在密集的人群中,商家则在店铺门前吆喝着,用力拍掌,场面好生热闹。不远处人们围成一群,正观看艺人的表演,于心被人群吸引,一时松开了老翁的手,独自跑了去观看。

    “现在我需要一个助手,那边的孩子,你过来。”正在表演的艺人指着于心说道。

    “我吗?”于心既害怕又兴奋,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了上去。

    “是人类,有人类小孩闯进来了。”当艺人一碰到于心的时候,便大喊起来。

    “怎么办……人类来了……快逃……”

    “是他……他来了……”

    “快逃……他会杀了我们的……”

    这个市集里的人都开始慌乱起来,他们扔下手中的东西,四处奔逃。整个市集瞬间就没有了人烟,会发光的萤火虫更是害怕,它们尽量藏起自己的光芒,四处乱窜,飞到了深山里,飞到草丛里,总之它们想尽一切的办法逃离于心身边,把自己隐藏起来。市集的灯火没有了,罗扇散落一地,热闹的商铺瞬间变得荒凉颓败,慢慢地,山林开始黑暗了起来。

    在这混杂的惊恐和害怕的尖叫声中,于心很害怕,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拉扯着自己的手,不断张望寻找老翁的身影。可是,老翁并没有出现在他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内,泪水从他的眼眶涌出,他无助地哭了,一路往下山的方向奔跑,一路哭泣。山路崎岖,有没有灯光照明,于心很容易就摔倒了。

    正在他不小心被一树藤绊倒之际,一只强有力的手从背后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只差一点,于心就要摔下去了。

    “这么晚你跑出来做什么?”那人显然也有些吃惊,他另一只手举起手电筒向于心照去,光顺着于心的方向缓缓地落到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瑜哥哥!”于心回头看那个扶住了他的人,在微弱光线的照射下,他隐约地看到了那是他亲人的脸,是表舅的脸,于是他再次失控地哭了起来。

    “好了不要哭了,谁叫你三更半夜的还跑到山上去。”子瑜检查了一下于心有没有受伤,把手电筒第给他,同时把他背起来,二人就这样慢慢朝山下的方向走去。

    “你胆子挺大的啊,外面黑不溜秋的,竟然自己就上山去了。”子瑜背着于心,假装埋怨地说。

    “你看见了吗,刚刚他们的宴会,我去参加了,可是瑜哥哥你为什也在?”于心依偎在子瑜的背上,他已经收起了哭啼声,才发现自己一个人在深夜上山,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而更惊讶的是,他竟然有这胆子自己跑上去。

    “我半夜醒来不见了你,出去找你才上的山啊。”子瑜言辞有些闪烁吞吐,但这个理由却也让于心无话可说了。

    “累了就趴在我肩膀上好好睡一觉吧。”子瑜温柔地对于心说。

    就这样,经过一晚上的折腾,于心终于进入了梦乡。

    于心第二天醒来,发现她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而打地铺的表舅却不在。于心往向窗外,发现表舅正在河边打捞垃圾,他朝子瑜大叫一声“瑜哥哥”,于是马上穿好衣服,下床走到了河边。

    “瑜哥哥,谢谢你昨晚背我回家。”于心坐在一块大石上,看着正在打捞垃圾的表舅。

    “说什么呢,昨晚做梦了吧。”子瑜放下手中的捞具,拍拍手,与于心同坐在石上,“我昨晚一觉就睡到天亮了,什么时候背你回家了啊。”

    “明明就有,我昨晚参加萤火虫的宴会去了,明明是你背我回来的。”对于子瑜的不承认,于心完全不相信,他向子瑜证明说道,“我是跟着桌子上的萤火虫去了宴会的,现在萤火虫不见了,我肯定不是做梦的。”

    “那是我一早起来放了的,不是说萤火虫活不久嘛,所以我就放了啊。”子瑜把脸转开,不让于心看到。

    “怎么可能呢,你把它放了?”于心继续追问道,“你怎么知道它活不久呢,你肯定骗我,明明是我自己放的萤火虫,才不是你呢。”

    “小于心,”子瑜叹了口气,他转头看着于心,收起了昨日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眼神认真而落寞地继续说道,“我当然知道,我最知道了。在我小的时候就因为自己对萤火虫的喜爱,捉了一大把的萤火虫回来自己养着,结果不到两天它们就死了一大半。当时我有多伤心你知道吗,对于它们的死,我伤心地哭了一整天,失落内疚了一个礼拜。你说我怎么会不知道它们生命的短暂和易逝呢?”子瑜说罢低下了头。显然他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不能忘却。

    “是十五年前那个夏天的事吗?”于心尝试去捕捉子瑜的目光,继续追问道。

    子瑜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思考了一番,说“你怎么知道的?”

    “那就说明我真的去了宴会,它们还把我错认了你……所以,我才把宴会搞砸了。”于心先是得意地说,但是话才说一半,他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哪来什么宴会,你真的做梦了,随便蒙一个数字就让你蒙对了而已。”子瑜已经站了起来,准备继续打捞垃圾。

    纵使于心很不甘心,但是子瑜死口不认,他没有证据,也没有办法,只好结束了这个话题。

    “瑜哥哥,你打捞垃圾做什么啊,有什么秘密的吗?”于心似乎又找到了另一个会让他觉得有趣的话题。

    “你的脑洞也太大了点吧,打捞垃圾当然就是想让我们这条河流能干净点,让我们生活的地方能干净点,还能有什么原因。”子瑜一边无奈地笑着,一边回答他。

    于心不再说什么了,只是静静坐在岸边看着子瑜打捞,同时想着昨晚发生的故事。太阳慢慢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央,空气里弥漫着被蒸发的汗水味,子瑜提着他打捞起来的垃圾和于心一同回去了。

    午后,于心带着子瑜去到了昨晚举办宴会的山里,树林里一片阴凉,树木枝叶繁茂,头上的枝条交错覆叠,只有星星点点的光穿过了枝叶洒到了地面上,一阵风吹来,整个树林里回荡着悠远的沙沙声,蝉叫鸟鸣此起彼伏,在空中飞翔的鸟儿正虎视眈眈着它的食物,林间溪流却像个看客一般看着这场林间生灵的嬉戏打闹。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子瑜跟着于心来到了山里。

    “昨晚这里有好盛大的宴会,好多萤火虫。”于心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小溪说。

    “你还没放弃啊,我的小于心。”

    “但是为什么所以东西都没有了呢,那些商铺怎么完全消失了呢?”于心在附近四处了一下,但是关于昨晚的宴会的痕迹是一点都没有留下了。

    “难道真的是做梦吗,但是不应该啊。”于心自言自语道。

    “好了,回家吧,我们不应该属于这里的。”子瑜拉上于心的手就往山下走了。

    “瑜哥哥,你在说什么?”

    “有时候我们人类就是会大着‘喜欢’和‘爱’的旗号,随意地搜刮和破坏,侵入那些不属于人类的地方。像这眼前这片郁郁葱葱的天地,像这棵参天的古树,像脚下这块纯天然的泥土地,有多少人觊觎着、算计着想要得到它们。说是喜爱,但说白了不过是自私。真正的爱,从来就无需给予的,在远远的地方祝福就好了。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就不要再想昨晚的事了,那不过是梦一场而已。”

    我还是不能相信那是梦,那么可能会有真切、那么真实的梦。于心两眼发光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睡在地上的子瑜却早已进入了梦乡。即使关了灯,屋子还不至于一片漆黑,一阵微风吹来,乌云随风飘走,皎洁的月光重新把一缕银白洒进窗户,于心翻身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空玻璃瓶,它恰好就在月色的温柔轻抚下,显得那么安静,那么美好,就像是藏了一段遥远的古老的故事在里面一样。

    在于心朦胧的眼睛将要合上的时候,却隐约看见了眼前出现一闪一闪的绿光,像极了昨晚看见的萤火虫,他把眼睛睁开,只见一只萤火虫从窗户飞了进来。它的尾巴尽量闪烁着最大的光芒,它飞到了子瑜的身边,围绕着他飞了几圈,便想要离开了。

    “等一下。”于心脱口而出,他掀起被子,马上跑出了房间。

    于心来到了院子里,发现一个身披萤光薄纱的女子正在院子里等着他。

    “你是谁。”于心惊讶地问。

    “不是你叫我等一下吗?”女子笑得很从容,很安静。

    “你,你刚刚……为什么在瑜哥哥身边飞来飞去,是想找他报仇吗?”于心觉得有点不安。

    女子笑着摇了摇头,“我从不会伤害为了我和我的族人而伤心哭泣的人,他那撕心裂肺的哭,我都看在了眼里,听进了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

    “有时无心之失也会酿成大祸,但这都是我们的命运,谁都无法避免,我不恨他。”

    “那你是来做什么?”

    “在这片已经不属于我们的土地,我惦记的就只剩下那个哭啼的小男生,想来看看罢了。顺便跟你说声抱歉,昨晚落下你一个人,你一定吓坏了吧。”

    “还好瑜哥哥在,他背我回家的。”

    “是吗……原来他也在啊。”女子先是有点惊讶,随后又好像想通了什么一样,暗自的笑了。

    “所以宴会的……都是为了瑜哥哥吗?”于心突然明白,既然惦记的只剩下表舅,那么昨晚所有的祈祷和祝福都应该也是为了他吧。

    “我这就去告诉瑜哥哥,姐姐你先不要走。”于心拔腿就往屋子里跑。

    “我们都不必知道彼此的存在,和彼此为对方所做的事情。有些爱,不必给予,祝福就好。”她不知道往屋子里跑的于心,是否听到了她这番话,只是看着他奔跑的背影,再次轻轻地笑了。

    “瑜哥哥,萤火虫来了……”于心边说边往房间方向跑着。

    当于心回到房间的时候,子瑜已经醒了,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并不把视线放向窗外。他沉默了一阵子,对刚跑进房间的于心说,“你怎么还不懂呢,不要去打扰它们,让它们在不存在于人类的世界活着。这……就是现在的我唯一能做的祈祷和祝福了。”

    于心不再说活了,他望向窗户,院子里的那个女子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子瑜表舅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来探望外婆,是因为它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吧。至于那天晚上子瑜表舅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一直到子瑜离开,于心都不知道,也许瑜哥哥正用着自己的方式去守护它们吧。于心不再让乐乐去捉萤火虫了,也不让他告诉其他人这个秘密。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于心也让它像一场梦一样,永远地埋在了他内心最柔软美好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