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宅

    更新时间:2016-10-26 23:11:00本章字数:8072字

    外婆养的小鸡终于长到了可以吃的日子了,于心还记得他给刚来的时候那些小鸡都是毛茸茸的样子,十足一个嫩黄色的毛绒球。如今它们都已经长出了模样,妈妈说,长这么大的仔鸡肉嫩膏少,最是好吃了。但是看着母亲用勺子敲打着铁锅,嘴里反复念叨着什么,吸引在附近觅食的小鸡朝她走来,于心很不安心。

    他给每一只小鸡都取了名字,这只好动的叫东东,那只特立独行的叫酷酷,满身都是麻花点的叫斑斑,还有小白和慢慢。一只威武的公鸡经常走到已经坍塌的木梁上,身后跟着一只稍微比他小点的公鸡,就像护卫一样守护着他,于心分别给他们取名皇上和高手。一只胖胖的颜色偏白的母鸡,她是专门负责下蛋的,于心在外婆家里吃的很多鸡蛋都是她下的,于心亲切的给她取名肥姨,另一只也负责下蛋的母鸡叫大妞。

    于心不想他们听到母亲和铁锅发出的声响,至少不想那几只仔鸡循声走来。于心舍不得他们,一个多个月的相处足够产生感情了,更何况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名字,一旦被主人赋予了名字,他们二者之间便会产生了不可砍断的情感羁绊。于心已经习惯了看着他们从紧紧地跟在鸡妈妈身后觅食到自己独自探险,看着他们同自己一样日落归家。于心还曾经调皮地把其中一只仔鸡捉走了,都让鸡妈妈上门讨儿子来了。他也试过教训那些霸道的小鸡,悄悄给那些吃不上饭的小鸡在补上一顿。这点点滴滴的记忆于心都忘不掉,他多想央求妈妈不要宰杀他们,可是在以前,于心跟妈妈去菜市场看到别人宰鱼的时候,妈妈就曾经说过,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有它自己的命数,这是自然的定律,没有人能扭转这必然的规律,就像是不吃肉人会活不下去,即使是狗狗也是要吃肉的。于心不懂,到现在都不懂,妈妈已经捉到了一只仔鸡,好像是逃跑起来慢吞吞的慢慢,于心说服不了妈妈,他只好努力忍住止不住的泪水跑出了家门。

    离开家后他一直想象着慢慢被宰时的痛苦呻吟和苦苦哀求,他回想着他也曾经欺负过这只跑得最慢的慢慢,一时泪上心头,无法抑制,于心开始狼嚎大哭起来。

    “怎么哭得那么悲伤?”听见哭声的老翁从树林里缓缓走到于心身旁,抚摸着他的头发问道。

    “老爷爷,我好伤心,慢慢要被宰了。”于心把头靠在在老翁腰上,双手紧紧抱住他,凌乱而不清晰地说着他的伤心事。

    “孩子啊,”老翁听了半晌,才隐约听懂了一些。他蹲下身子,擦了擦于心脸上的鼻涕和眼泪,轻声地安慰他,好让他冷静下来,停止哭泣。

    过了好一阵子于心才终于不再痛哭,只是还有些不自觉地啜泣着,老翁才再次开口说话。

    “有时候,泛滥的同情心会让你伤害到自己的。”

    于心摇摇头,他似乎不理解老翁这句话的意思。

    “你以为它痛苦不快乐,但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谁都没有办法说完全看透了世界上的一切,但是我们不妨这样想一想,这个地球上的一切,花草树木,虫鸟鱼兽,都有它们自己的使命,即使是人类也一样。就像花的使命是尽情绽放花期的美丽,然后暗自枯萎化作落泥,也许你喜爱的慢慢,它的使命不过是茁壮成长,把自己长成最好的样子,然后再为饲养它的主人献上它的生命。对它而言,这也许是一种幸福和满足也未可知。”老翁继续说道。

    “不是的,老师说人都要珍爱自己的生命,不能放弃生命的。”于心反驳道。

    “这也许就是你们人类的使命,死皮赖脸或者坚韧不拔地活着,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完成你们的使命。毕竟没有了人类,这个世界到底是单调乏味了许多。”老翁长叹一声。

    “真的可以这么理解吗,这不是自我安慰吗?”

    “你也许不知道,那些消逝的生命,他们的灵魂会成为气,时时刻刻守护在那些在乎他的人的身边,作为回馈也好,不舍也好,只要你任何时候想起了他们,他们都会成为你的力量,既保护你也陪伴你。你的慢慢或者感动于你为它留下的这些泪水,现在已经在你的身旁,成为你的气,看着你这张满是泪痕的小花脸了。”

    “那我以后还能看见慢慢吗?”

    “谁知道呢,幸运的话,也许会吧。”

    各家各户都已生起了炊烟,这次老翁牵着于心一同下山了。

    于心已经不再沉浸于那些悲伤的事情中了,对小孩子而言,他们的快乐莫过于他们的情绪来得彻底快速,去得也同样彻底快速。路上恰巧一只大黄狗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倒把于心全部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大黄狗背对着于心和老翁,而它正虎视眈眈着那个惊恐害怕的小女孩,女孩面向着于心他们,她害怕得发抖,双眼饱含泪水。于心望向老翁,只见他不变神色,站定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们一触即发的“战争”。于心马上在地上拾起一块石头扔向大黄狗,大黄狗似乎被惊到了,它马上转身防备,它眼睛紧盯着于心,看似生气又像惊奇,吓得于心马上躲到了老翁的身后。老翁依然镇定自若的捋着他的长胡子,大黄狗看了看他们,再回头看看那个小女孩,于是便悻悻而去了。

    “小姐姐,你没事吧。”于心迎上前问道。

    “我没事,谢谢你们,叫我阿钏就好。”小女孩微微弯下腰向于心和老翁鞠躬道谢。

    “你们一同回去吧,我就从那边小路回去好了。”老翁指着右边的小路说道。

    和老翁道别后,于心便和阿钏一同走回家。因为彼此都不熟悉,一路上他们都是沉默不言,偶尔相视一笑,既尴尬又害羞。于心好像从来没在村子里见过阿钏,也不知道她是哪家的孩子,他很好奇又不敢发问,彼此就这样静静地朝家的方向走着。

    “阿钏姐姐,我快到了,你家在哪里?”于心在他的家门口不远处终于鼓起了勇气问道。

    “就在那里,你看见那座青瓦的宅子了吗,我在那里。”

    “那我以后再找你玩。”于心示意他们就从这里分别。

    “好啊,我等着你。”阿钏朝着于心会心一笑,随后便挥手远去,不时还会回头看看于心是否已经回到了家里。

    于心一回到家,发现乐乐和他的妈妈也在,今天的午饭他们是要一起吃的。妈妈说这是因为乐乐家也只有他们母子在家,一起吃更热闹些。

    席间于心没有吃到一口鸡肉,他不能保证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吃鸡肉,但是最起码这一顿他是绝对不要吃的。妈妈似乎也看穿了于心心里的小别扭,趁着有客人来了,故意多备了些菜。

    “外婆呢?”于心咽下饭菜后问道。

    “巧婆婆和爷爷去了……。”乐乐嘴里含着饭抢着说。

    “懂不懂礼貌了。”乐乐还没说完,他妈妈投去一个生气的眼神,小声地训斥乐乐。

    “外婆他们去探望他们的朋友了,午后就回来。”妈妈温柔地说。

    于心不再细想什么,他吃完午饭便和乐乐一块儿去玩了。

    第二天午后,于心一如既往的在村子每一条小巷子里游荡消闲时光,他本想约上乐乐一同玩耍,可惜乐乐有事忙着走不开,他唯有独自一人自得其乐了。于心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答应过要去找阿钏姐姐玩,于是他循着昨日阿钏指的方向,向那座青瓦的老宅走去。看着它明明近在眼前,但是于心却是无论如何都走不过去,总会走到死胡同里,或是总有一道墙挡住了他前进的步伐。于心有点气馁,但是他并不愿意放弃,终于他穿过那条狭窄的小巷,来到了那座青瓦宅子前。迎面看到的木质大门虚掩着,木头已经腐朽,看着像是多年以前的旧宅子,于心小心翼翼地扣响门环,发现没有人应门他便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宅子里所有的家具都是木制的,上面铺满了灰尘,还有一张张偌大的蜘蛛网在阳光的照射下尤为明显清晰。这宅子看着像是很久没有人住了,但是于心发现地上的灰尘踩出的脚印不仅仅只有他的,难道阿钏真的住在这么一座颓败的老宅子里吗?

    “阿钏姐姐,”于心轻声地叫着,好像生怕惊动了什么似的。

    “于心,你来了。”于心一回头,发现阿钏就站在前院,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她是那么的安静美好。

    “阿钏姐姐,这宅子……你真的住在这里吗?”于心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不住在这宅子里,我就是这宅子啊。”

    “什么意思?”于心挠挠头,不明所以。

    “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你赋予了爱,就赋予了它生命,赋予了它灵魂。我就是因为主人倾注了爱与心血所以才孕育而生的。”

    “原来是这样吗,那阿钏姐姐你的主人现在在哪里了?”

    “我也不知道,我前两天听到误走进这里的村民们说他回来了,但是昨天我找了一天都没找到他,他也没有回来过这宅子。”阿钏失落的低下了头。

    “这座房子看上去已经很老旧了,你独自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好久了吧。”于心同情地问。

    “对啊,快有一百年了,从老主人到小主人,我都是看着老主人慢慢度过生命余下的美好时光,陪伴着小主人渐渐长大的。”

    “现在小主人也老了,”于心调皮的说,“也许他还没走的,我们再去找找吧,阿钏姐姐,我陪你一起去问问村民们。”

    “真的吗,太好了,于心,谢谢你。”阿钏变得开心激动,她笑得更是灿烂了。

    “不过你要告诉我更多你们的故事,因为我喜欢听故事。”于心也回报一个纯真甜美的笑容。

    这座宅子的附近本是很开阔的,只是随着时间的迁移附近的其他宅子都慢慢建了起来,加上没有合理统一的规划,大家建房子的时间也不同,渐渐地这座老宅子的出路就只有那么一条小巷了。但这也许正好,就像是一块秘密的天地,只有用心的人才能走进去。

    于心带着阿钏,从那条狭小的巷子走出来,这一次他们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彼此沉默不言,笑而不语了。一路上阿钏一直说着她和她的主人的故事,于心听得认真,听得入迷。

    这座老宅子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已经存在了,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桌一椅都是主人亲力亲为建起来、打造起来的。以前的朱家村哪有现在这么多的村民和房子,周围一派都是稻田菜地,村民们人人都说这宅子的风水好,因为宅子建好后不久小主人就出生了,长得十分的俊朗。主人也十分爱惜宅子,经常清洁打扫,宅子里总是一尘不染的,主人也不会让人伤害他的宅子,即使是日积月累风霜雪雨的吹打让它损旧,主人也立马修补保护。在阿钏的记忆中,主人很温柔,他一直认为这个宅子就像是他的家的一个永远的守卫,让这个三口之家幸福、美满,阿钏也十分愿意永远的守护着他们这一家。

    阿钏还说,她的名字是有典故的。主人在第一天动土的时候就从泥地里挖出了一小块玉石头,主人觉得这是即将建好的宅子给他的礼物,他把玉石做成了手钏和吊坠,作为回馈,把手钏埋在了宅子地下,就像是他给这宅子回送的礼物一样,而吊坠则由主人保管着,这就像是一分为二与玉佩一样,主人和宅子是密不可分的。

    “那条手钏还在宅子底下吗?”于心好奇的问。

    “本来我是带在手上的,有一天不小心弄断了,就不见了。”阿钏紧咬着下唇,她似乎想起了伤心事,但她强忍着泪水,不让于心看见。

    “怎么会,那么重要……”于心才发现自己不该再追问下去了。

    “那天主人外出务农了,我就像往常一样跟在小主人身后,随着他欢快的脚步和爽朗的笑声,在宅子里跑来跑去。但是小主人实在太调皮了,他想从两米高假山上跳下来,他怎么知道这后果会是多么的严重呢,我被吓坏了,只想赶快抱住他,不让他掉下去。可惜我还是慢了一步,小主人已经往下跳了,我便只好从下面护着他,让他把我压在地下,幸运的是小主人趴在了我的身上,只是他被吓坏了,晕过去了。当时我只顾着跟闻声而来抱走小主人的人走,看看小主人究竟有无大碍,完全没有意识到手钏竟在那时候不小心遗失了。当我发觉手钏不见的时候,我再回去找,却再也找不到了。”阿钏还是忍住伤痛,把这件事说给了于心听。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的度过了,我都快活得没意识到小主人已经长成大人了,柱樑上的一道道不断往上画的画痕都是小主人一天天长大的见证呢。现在我每天都看着那些画痕,都会想起那段美好的日子,想起他们在我的守护下过着温馨甜蜜的生活,吃饭、聊天、耕作过着平淡快乐的日子,我就会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了。”

    “他们现在到底去哪里了呢?”

    “我也不知道。我也以为我们的日子会这样一直永远下去,直到有一天,主人病得很重很重,小主人就带着他们离开了村子,到了县城去求医了。我以为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因为离开的时候,小主人曾朝着大门喊道,‘我们会回来的,等我们’,我想他也许是说给我听的。

    可是不曾想到的是,我竟然从村民的嘴里听到了他们说老主人还是没能熬过来,离开后不久就去世了。后来有人带着老主人的遗体从县城回来了,葬在了一个距离这里不远的山头上。那些天我没见到小主人,听说小主人竟被人冤枉是坏人,迫使他唯有带着他的老母亲逃到一个叫香港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那么幸福的一个家怎么会就这样破碎了呢,是我没有守护好他们,让他们都受罪了。”说着说着,阿钏开始落泪了。

    “阿钏姐姐,你别伤心,不关你的事,都不是你的错。”

    “这些年来我都在等着他回来,我真的很想再见到小主人一面,看看他过得怎么样。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呢,我以为他在外面遭遇不测了才会不来的,直到前天大家说他回来了,我是那么的欣喜若狂,可他却不曾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会不会是已经把我忘了,拜祭完了主人就离开了?”

    “我帮你去问问大家就好了,阿钏姐姐你不要乱想,要是你小主人他回来了一定回去看看你的。”

    于心问了好些在田里干活的伯伯们,他们都不知道那座青瓦宅子里住着什么人,更不要说他们到底有没有回来了。

    “两位老伯伯,你知道那边青瓦宅子的主人回来了吗?”于心还是不放弃,他决定要去问一下年纪比较大老伯伯,也许他们才会知道。

    “对啊,昨天回来了,拜祭完他的父亲就走了。”正在下棋的其中一位老伯回答道,说罢,他又继续沉迷在象棋世界的对弈中了。

    于心转头一看,才反应过来,阿钏什么都听到了,主人真的回来了,又离开了……

    “阿钏姐姐,你没事吧。”于心尝试去安慰阿钏,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没事,也许主人是年纪大了才没想起来吧,我要回去了。谢谢你,于心,你也回家吧。”

    有些人在我们生命中出现了又消失,我们常常会感叹为何时光流逝如此之快,快得我们根本来不及留住他们。我们都会悲伤于他们的离去,但离去的又何止是他们,被时光推着走的我们也永远留不在原地。被落下的永远只有那些我们曾经珍爱收藏的物件,每每在梦中朦胧闪现的玩具和童话书,醒后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再也道不出在哪里经历过,因为我们都走远了吧,把它们都堆放在了铺满尘埃的角落里。它们就像是那段隐去的时光,一直留在原地,等待着被主人的重新拾起。或者是搂着入眠的爱不释手,或者是如珠如宝的温柔轻抚,我们不经意的好,也许能成为一条生命、一个灵魂存在的动力和能量,但当爱被收走,它们大概只能典当回忆度日吧。

    于心回家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呆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眼前外婆这座屋子,心想,这个世界上应该还有很多跟阿钏一样的存在吧,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在隐藏的思绪间,到了未来的某一天如果它突如其来地出现,一定会让人感慨万千,惆怅不已吧。阿钏的主人没有错,人一生经历的东西那么多,阿钏也许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被遗忘并不奇怪。只是,主人的微不足道却成为了阿钏的刻骨铭心,为什么总是那么的不公平,投入越深的受到的伤害越大。

    “坐在这里想什么呢?”外婆昨天很晚才回来,今天一早又出门了,直到现在才见到于心。

    “外婆,我在想,是不是给予的情感越厚重,受到的伤害会越大呢?”

    “小屁孩在乱说些什么,这么复杂的事情那是你这个年纪能想到的,有人穷尽一生都得不到答案,更何况你,”外婆无奈的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付出越多的人,肯定越感到幸福。因为只有越幸福,才会愿意付出越多。”

    “真的是这样子吗?”

    “当然了,外婆就有个朋友一直深爱着他故乡的老宅子,即使不能回去,即使那份心意不会被感受到,不会得到回报,他还是觉得很幸福,因为深爱所以幸福,因为幸福所以深爱,他从来都不觉得那是一种痛苦和伤害,在他看到他的老宅子的那一刻,外婆能感觉到他是如此的幸福满足呢。”

    “老宅子?哪里的老宅子?”听到外婆这番话,于心变得精神起来,期待起来。

    “就是在村里东边的一座老宅子,那边路窄巷多,我们昨天也是花了好大的劲才走到那里去的。”

    “是那座最古老的青瓦房子吗?外婆,你昨天和谁一起去了的?”

    “就是那里,我当然是和房子的主人去的,同行的还有乐乐的爷爷他们,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老朋友了,他回来就当然陪他走走。”

    “他回去了,他真的回去了,太好了,太好了。”于心大叫起来,外婆先是有点被吓到,但很快也露出了笑容,“对,他回去了。”

    “那位爷爷现在在哪里呢,我想见见他。”

    “他走了,他不能够在这里了,所以他只能离开,但他离开的时候很快乐,很幸福。”外婆说着开始有点伤心,泪水不禁涌上湿润了眼睛。

    “这样子啊,”于心有些失落,“外婆我出去一下。”

    即使不能相见,他回来了就好,一定要告诉阿钏这个消息,不能让她白白伤心,她的主人还是在乎她的,于心想。

    于心穿过小巷,再次走到了老宅子里,可是却依旧不见阿钏的身影。于心在宅子里四处寻找阿钏,但是始终没有见到她。原来阿钏一直坐在假山上,沉醉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并没有听到于心的呼唤。

    “阿钏姐姐,你知道吗,你主人……”于心气喘吁吁地小跑到假山那里,他喘了一口气大气,继续说道,“他回来了,他曾经回来了,只是你出去找他所以才没碰上而已。”

    “谢谢你安慰我于心,我没事,你回家吧。无论主人来没来过,他都是我的主人,我唯一的主人,我依旧为此感到幸福。”

    “真的,我是说真的,外婆跟我说的。”于心是多么的希望阿钏能相信他,因为她的主人真的到过这里来了,于心不想阿钏以为自己是被遗忘的,他也不想一直念念不忘阿钏的主人被误解,“我这就去找外婆来,你着等我。”

    “其实没那么重要的,于心,真的足够了,我很幸福,到现在也是,将来也是。我为我有这样的主人而幸福,你知道吗,如果我不幸福我就不会存在了,所以无论结果是什么,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我喜欢我的主人,我很快乐。”

    于心似乎不能从阿钏的神态中找到一丝哀伤的感觉,但他又始终看不透阿钏的内心是否就如她所说一样,还是,她一直在故作坚强。

    “孩子,回来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吧。”外婆一直站在门口,等待着于心回来。

    “外婆,那位爷爷他现在去哪里了,我真的好想见一见他。”婆孙俩一起往家里走了。

    “孩子啊,我也想再见到他,也许快了吧,但不是现在,而你,怕是还要等好久呢。那个爷爷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他是拖着重病的身体回到老宅以及拜祭他的父亲的。我很佩服他,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决心的,他跟我们说,要不是这个心愿,也许他早就撑不过去了,也许早十年,早二十年,他就不在了。这次他终于如愿以偿了,所以他离开的时候很安详很幸福。”

    于心站着一动不动,他可怜兮兮地问外婆,“那么那位老爷爷回到房子之后有说些什么吗?”

    外婆无奈的摇摇头,“他很勉强的绕着宅子走了一圈,我们就带着他离开了,他的身子实在不允许他长时间逗留。”

    外婆看到于心的牙齿紧紧咬着上唇,双手不停地搓着衣角,蹲下说道,“不过他回到病房之后说有一件东西之前忘记带去老宅了,本来想着等身体好点再拿过去的,只是他再也等不到了,不过我把那件东西带回来了,就当是完成他的心愿,帮他带回老宅的,要不你帮外婆这个忙。”外婆把东西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到于心手上,让他好好握着,不要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于心看着他手中的东西,激动又兴奋,“外婆,我想现在就把东西带到老宅里,可以吗?”

    “这么急吗?好吧,快去快回,外婆在这里等你。”外婆轻轻推了一把于心肩膀,表示同意他的请求。

    于心紧紧握着他手中的证明,这就是最能证明阿钏主人从来没有忘记她,一直惦记着她的最好证据。于心急切地想把这一切告诉阿钏,无论阿钏是否在乎,于心都觉得她有权利和必要知道这一切,她也应该要感受到她主人的心意。

    “阿钏姐姐,求求你再出来一次,我有很重要的东西给你看,求求你了。”于心找遍了老宅子,始终没有发现阿钏的身影,无论是假山周围还是天井附近,这个宅子的任何一个角落,于心都没有发现阿钏。

    “阿钏姐姐,无论你能不能听到我说的话,反正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的,我就放在桌子上了,也许看到了它,你就会明白这一切了。”于心在客厅的桌子上放下了一条晶莹剔透的手钏,每一颗珠子都圆润充满光泽,每一颗珠子都是完美无缺,就连一丝磨损的痕迹都灭有,它应该经常被他的主人很温柔的抚摸着吧。

    于心离开了老宅子,便匆匆回家了,他不知道阿钏是否看到他留下的手钏,也不知道如果阿钏看到后会有什么想法,但他知道这已经是他能做的一切了,他只是希望,每一番心意都不要被辜负和遗忘。就像当初主人藏下了阿钏的手钏一样,他就是不想让自己遗忘那段记忆吧,那段仅属于他们彼此的匆匆一瞥的短暂时光。

    自从那天以后,于心曾再次踏进那座老宅子,他没有找到阿钏,阿钏也从来没有出现了。但是让他欣喜的是,那一条放在桌子上的手钏已经不见了,阿钏一定是好好把它珍藏起来了吧,于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