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痛定思痛

    更新时间:2016-09-20 20:44:16本章字数:3043字

    913确实是在故技重施,给林松设套!不过,他这一次给林松设套,比上一次更凶险!

    不知什么时候,在这山峰的那一侧,竟然多出了两架f33--这是913之前被林松追逐的路上召唤来的,在这里埋伏已久的两架战机!

    现在这另外的两架f33战机,一架在这座山峰的右侧埋伏,一架正准备爬高,等林松的歼26穿过两座山峰之间的时候,从高处俯冲攻击林松。

    左右上,三个方位,都有敌机准备伏击林松,形势极其危急!

    但是,等这架准备爬高的f33拉起机头,准备进行爬高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山顶上的上空,正有一架歼26正对着他俯冲下来,而且这架歼26的机身一侧还火光一闪!

    “啊!”他嘴里发出了惊恐至极的绝望叫声。

    这架f33的飞行员,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团爆炸的火光就在眼前一闪,一团烈焰就把自己的整个战机给包围起来,然后自己的身体,也随着解体的机身,一起粉身碎骨。

    这架歼26,就是林松的战机--他并没有从两座山峰之间穿过,而是直接爬升到一座山峰的山顶上空,然后对着这山后面的三架f33就俯冲下来!

    在锁定这架准备爬升的f33之后,他果断发射了一枚挂载在机身侧面弹舱的红外热成像短程格斗导弹,将这架f33击毁!

    林松没有这么傻!他也不像之前那样逞个人英雄主义,和这三架敌机纠缠,耍酷……现在,他要以真正面对战场的态度,对待任何一次战斗。

    “他妈的跟我玩阴的,我也不跟你玩明的!”林松在心里对那架913骂道。

    前面,冷月在预警机上,动用了卫星追踪系统,一直追踪着林松和913的飞行信息,及时发现了那埋伏的两架f33战机,并给林松及时预警……

    预警机还是容易受地形阻碍,难以发现复杂地形低飞的飞机,但卫星在低轨道高空,却不受这个影响,可以直接追踪飞行中的飞机!

    冷月何其了解林松急躁的性格,在林松追着913去的时候,就已经为林松捏了一把汗,并为林松调动了一颗卫星来专门支援林松的作战。

    “冷月,谢谢你,给我提供了卫星预警!”林松在耳麦里对冷月憨笑着说道。

    冷月在预警机里,一脸嫌弃的表情,对林松骂道:“知道你这个激动起来就变成二愣子的个性,我一直盯着你那!现在你面子够大了吧,专门有一颗卫星为你服务!”

    冷月一边气哼哼地说着。一边嘟着嘴不停翻白眼,仿佛林松就在她面前一样……

    “嘿嘿……”林松只是一个劲地不好意思憨笑。

    冷月继续说道:“好了林松,现在我就好好的观战,看你怎么打下这两架敌机了……我老爸,刚才可是够惊险了!”

    冷月说这话的时候,又是气哼哼的--前面,他的父亲,司令员是受到了多大的威胁啊?而且,舰队两艘舰艇受伤,林松如果不拿回一点战果,看他回去怎么告慰牺牲的战友,怎么向她的父亲交代?!

    现在冷月的心里,是为林松暗暗担心啊……

    只听林松嘴里应了声:“好嘞!”然后就拉起飞机,飞机一个跃升,重新飞到了山顶之上。

    在跃升到山顶上空之后,林松的头往右边一转,看了看在右下方的一架f33战机,同时又按下了导弹发射按钮!

    一枚短程空对空导弹,从林松的歼26另外一侧机身弹舱呼啸而出,直扑右下方一架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做出任何机动动作的f33.

    现在,他的飞机,和这架被他攻击的f33,成九十度之势,而且高度差有两百多米。

    但是,林松的佩戴着是带有瞄准功能的头盔瞄准器,他可以让导弹的导引头,随着他看到哪里而瞄准到哪里。导弹,还具有九十度离轴发射攻击功能……

    “轰隆!”一声爆炸,这架f33也没有能逃脱机毁人亡的下场!

    还剩下那架913,见势不妙,再也不顾和林松较量了,是夺路而逃!

    “哪里逃!”林松嘴里喊道,一压机头,就想追上去!

    这一次,林松可不想在放过这架913了,也不需要向上次那样一直跟着他,让他带着自己找到他们的老巢了--天上的卫星,会将刚才捕获的那两架f33的飞行轨迹记录下来!

    但林松没有想到,就在此时,他的耳机里,传来了一阵飞机燃油告急的警报声!

    经过了在巴拉扬市和海上作战的燃油消耗,再经历了刚才那一番追逐格斗,林松这架歼26的燃油已经告急!

    林松,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这架913战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就这样再一次溜走!

    “哎!”林松的嘴里发出一声懊恼和至极的叹息,极不甘心的拉起飞机爬升到高空,开始返航。

    一路上,林松的心情沉重……

    在飞临舰队的海面上空时,林松看到两艘已经控制了火势,还在冒冒着徐徐余烟的被击伤舰艇,是心如刀绞,愧疚到了极点。

    林松在心里不停自责道:“我怎么就这样轻敌麻痹大意呢?!”

    回到了“神州”号航母上的飞行甲板,林松走下飞机的时候看到,航母上士兵们一个个脸上都是心情沉重的表情,这让林松的愧疚更加深了一层。

    没有人来迎接林松,大家都聚拢在飞行甲板的一侧,焦急地观看受伤舰艇的救援情况……

    司令员此时正站在飞行甲板的一侧的边沿上,背着双手,注视着两艘受伤舰艇上的情况。当舰艇上抬出牺牲战士的遗体时,司令员表情庄严,凝重,肃穆,缓缓地抬起手,向烈士的遗体敬礼!

    所有人,都跟着司令员同时举手敬礼。海面上所有舰艇,都同时鸣起了汽笛,表达着对牺牲战友的哀思。

    林松独自走到司令员背后,低下头,默默不语……

    此时的他,有点不敢面对司令员,面对大家。

    “林松,你回来了……”司令员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却没有回头看林松。

    其实司令员从林松战机降落开始就知道林松回来了,也知道林松一定会来到自己的身后……

    林松惭愧地答道:“是……”

    听见林松的答话,司令员终于缓缓地转过身,注视着林松的脸,嘴里说道:“林松,怎么这副表情?!”

    “司令员我……”林松低着头,惭愧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走!林松,召集大家到会议室开会!”司令员没有和林松多说什么,只是对林松命令道。

    “是……”林松答道。

    半个小时后,所有指挥员集中到了“神州”号上会议室开会,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沉重的……唯有冷月,不时用关切的目光,瞟向林松。

    司令员端坐在会议桌中央,也是半天不开口,目光不停的扫视着大家。

    终于,在经过了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司令员开口了:“怎么都这幅样子?!像一个军人吗?!不就是被敌人偷袭了一次吗?!又不是打了什么大败仗,值得这样垂头丧气吗?!”

    听了司令员的话,林松先站起来。

    林松愧疚地对大家说道:“司令员,大家好!这一次我们舰队被敌人偷袭成功,是我的责任,我太轻敌麻痹大意了……我请求,给我处分,撤了我的前敌总指挥之职,降我的军衔!”

    但没有想到,司令员听了林松的话,竟然对林松满脸怒容,大声训道:“林松,你怎么回事?!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急什么给自己揽责任?!”

    “额?!”所有人听了司令员的话都是一惊。

    只听司令员语气沉重地对大家说道:“这一次舰队被敌人偷袭成功,我是舰队司令员,是我决策失误,给舰队造成了损失,所有责任在我,不关这里任何人的事情!我已经给上级打了报告,请求给我处分!”

    司令员,竟然给自己担全责!

    林松急得跳起来说道:“司令员,明明是我的责任,怎么能让你担责任?!”

    “是呀,着怎么能怪司令员!?我们都有责任。”其他人也一个个站起来,对司令员叫道,大家是群情激奋。

    但是司令员只是对大家一摆手,让大家都坐下……

    只听司令员斩钉截铁地对所有人说道:“同志们,都不要争了,我是舰队司令员,我不担责谁担责?!事情就这么定了,谁也不许反对!”

    “司令员?!”林松听到这里,已经是热泪盈眶--司令员的表态,更是让他再一次愧疚到了极点。

    大家一个个激动的看着司令员,心潮起伏……司令员这么多年来,一直受大家拥护爱戴,不是没有原因。

    司令员继续沉痛地对大家说道:“现在,我们要痛定思痛,纠正之前我们的麻痹大意轻敌思想,防止类似事情再发生!”

    “对,我们决不能再让敌人有机会得手!”冷月站起来带着大家喊道。

    林松,在心里暗暗下着决心……

    “现在,回到正题,我们该怎么样进行下一步的作战行动!”司令员目光扫视着大家,炯炯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