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6-09-30 11:14:29本章字数:2012字

    姜晨铭没敢给任何人提这件事儿,太丢人了。宿舍那三只正愁最近没八卦呢,她可不能把自己往火坑里扔。宿舍的四个人是四个活宝,刚来的时候觉得大家都还挺文静,时间一长本来面目就露出来了。室长张帆比较文静,属于不明则已一鸣惊人的那种,刘芸和关珊都是花痴,关珊还是个小说迷。

    有一次关珊正看三国演义,估计是看到桃园三结义这节,突然把书放下,对大家说,你们觉不觉得咱们宿舍的姓特别适合结拜啊!其他三人一想,确实是,刘芸,关珊,张帆,刘关张,就是多了个姜晨铭的姜。关珊从桌子底下拿出一瓶雪碧,叹道,这是天意啊,既然天意如此我们就结拜了把!按顺序,刘关张,刘芸老大,我老二,张帆老三,晨铭这个外姓的老四,都没意见吧?来举杯共饮兄弟们!

    刘芸开口,我不当老大,老大都是寝室长,我和室长换换,我当老三!就这么稀里糊涂姜晨铭就成了老四。她拖着腰回到宿舍,这个姿势过于罕见,都问她腰是怎么了。姜晨铭支支吾吾,腰疼。

    声音刚落,坐在电脑前的关珊突然叫了一声,大家都把目光转过去,问怎么了。关珊招呼她们,你们快来看,除了腰疼的姜晨铭,其他俩立马了过去。只听关珊在那边念,为了提高校医院的服务素质,并且增加学校医学院的学生的实习机会,把校医院设置为实习地点。一群人在那儿七七八八讨论不知道实习医生长得帅不帅,底下明明有图片,网速太差,愣是加载不出来。在一声唏嘘声中,关珊啪的一声关了电脑,骂了一句,什么破网速,想看个帅哥都不行。

    刘芸接到,珊珊,别希望太早,说不定都是丑男呢,又没看到图片,你怎么知道是帅哥?还是不要报太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咱们学校男生的颜值我早就死心了!关珊看着她,芸朵,你也不要这样消极,说不定有我们没发现呢。说着手抱拳,一脸花痴像,想像一下,有个帅哥穿着白大褂,向你缓缓走来……,刘芸马上冲过去捂住她的嘴,室长张帆装着吸一口冷气的摸着胳膊,说道,芸朵,悟紧点,再说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一个宿舍嘻嘻哈哈闹成一片。

    姜晨铭没有融入这个欢乐的氛围,因为她的腰,实在是太疼了。所以她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连笑都不敢,好像不管身体哪里动,都能牵扯到腰部的神经。今天也是自己背,怎么就摊上个男医生呢?明天,等明天,明天就换班了,肯定是个女医生。第二天白天上完课,晚上下了班,姜晨铭终于托着腰一步一步的走向医务室。走进去一看,哎呀,果然坐了个女医生,长舒了一口气,拿出诊断单给她,医生,我要拔罐。女医生看了一眼,往里一指,到诊疗室等着。时隔一天,姜晨铭再次坐到了这张床上,唯一不同的是,这回得是个女医生。

    等听到有人推门进来,姜晨铭已经自觉的趴好,说道,医生,可以开始了。边说边往上卷衣服。林哲一进来就看到这样的画面,刺激有点大,干咳了一声,那个,我还是先出去一下。姜晨铭听到这个声音立马住了手,扭头一看,立马衣服拉下去,尖叫一声,怎么又是你!林哲道,今天我值夜班。姜晨铭让自己脑袋清醒下来,可我明明看到个女医生啊!她下班了,林哲指指墙上的挂钟,夜班是从十点开始,现在十点零三。姜晨铭不由得哀嚎一声,这是天要亡我啊!林哲看她纠结的表情,道,你非要找女医生的话就后天过来吧,后天是女医生值班。说完就往外走。姜晨铭一听,后天,老娘要是能忍到后天,今天就不会这个点儿来了。真要到后天,还治什么,估计腰都废了。那个,等一下,姜晨铭叫住走到门口的林哲,努力挤出一丝笑意,没事的,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在意,医生是男是女无所谓的,有病不避医吗!林哲觉得很意外,怎么态度转变这么大?心中暗笑,估计是疼的很了。那好,你先准备一下,我在门外,准备好了叫我。林哲走了出去,姜晨铭一个人在屋子里,她正在努力说服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这都什么年代了啊,看个后背有什么,沙滩上比基尼美女都多的是!

    纠结了半天,到底是把衣服给脱了,红着脸冲着门外低低喊了一声,进来吧!作为一名医学院的医生,尸体经常见,也经常摸,可真正活人躺在他面前还是头一次,更别说这活人还是个美女,而且是在四周寂静的夜里。一个一个的罐子按在她身上,姜晨铭只有一个感觉,疼!疼的呲牙咧嘴,咬紧牙不要让自己喊出来,绝对不能让他看了笑话,在怎么疼也得忍着。可是,真疼啊,一个控制不住就喊了出来,声音很低,哼哼唧唧的,她自己倒是没怎么样,只顾疼,林哲这儿可就难受了。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来就在考验他的耐力了,更何况这个寡女还半裸趴在床上,嘴里还有破碎的呻吟。以最快的速度把罐子拔完,急匆匆走出去,撂下一句,趴着别动,一会儿我来取罐子。再不出去,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姜晨铭点头应了一声,此时她的背上已经舒服了许多,因为腰疼,已经好几夜没睡过安稳觉了,这会儿感觉舒服了,就有点迷迷糊糊了。等林哲再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林哲把罐子取下来,叫了她几声都没应,心想这姑娘这是迷糊,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着。不过她睡着的时候和白天真是不一样,没有张牙舞爪,安安静静的,像个孩子。扯了一床棉被给她盖上,自己到值班室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