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一章

    更新时间:2016-09-05 22:57:22本章字数:1479字

    我叫长安

    我叫长安,西安的那个长安。以前一直觉得西安对父母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所以才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二十七年后,才知道他们只是抬头看了眼贴在墙上的陕西地图,选了几个地名,捏成团,抓阄抓出来的。什么特殊含义,纯粹扯淡。

    前天,舌头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又矮又肥的小老板。看在从小穿一条裤子的份上,我特地洗头洗澡,翻出了半年前老妈在早市给我买的20块钱的红T袖和已经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等我捯饬完到酒店,舌头已经拖着长纱和小开笑盈盈地站在门口迎宾。我远远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高傲得不可一世的舌头,结婚了。

    和见面不到一个月的小开在一起了。

    舌头结婚的事严重刺激了老妈,第二天就从老家大包小包地赶过来,天天逼我洗头洗澡,给我做思想工作,逢人就说,我家姑娘27了,你身边要是有什么合适的对象,介绍介绍呗。虽然人不高也不好看,但是很顾家,你看她平时都是待在家,特别喜欢家的感觉。

    我在房间里,插着耳机,疯狂地敲键盘。

    舌头曾经跟我说,她的梦想是离开这个小地方,去大城市里,怎样都好,她不想回来这个鸡屎鸭屎遍地的破地方。她长得很漂亮,成绩也好,和我们玩的那圈小男生都喜欢她。一切就像预定好的一样,舌头考上了长安大学,一所大学名字和我名字一样的地方。我成绩没有她那么好,随手翻了志愿书,随便填了一个名字看上去还挺有趣的大学。

    上了大学,她忙着社团、交际,我忙着写稿,电话从一天一次,到三天一次,再到一个礼拜一次,最后到一个月一次。庆幸的是,穿一条裤子的时间够长,再怎么忙,一个月还是会打一通电话,她骂食堂的饭难吃,我骂学校的男生还没有高中的好看。还没等我骂够,她已经披上了婚纱,和别人领了证。婚礼结束后我去了他们西安的新房,三室两厅,一百五十多平方,娘的,用得擦手纸比我的卫生巾还贵。

    在舌头婚后的第七天,我相亲了。对方是个数学老师,比舌头她老公还肥还矮。那个人张口闭口就是,你知道数学的魅力吗?从小到大,我最恨的就是数学。高一周考,数学打破了我有史以来的最低分,九分。我的零花钱全都用在逃数学补习课的小说杂志上,你说我知不知道数学的魅力?舌头不知打哪听说我相亲,顶着大太阳踩着高跟鞋过来嘲笑我,嘲笑完,买了两根五毛钱一根的小布丁,和我蹲在路边看来来往往的行人。

    “舌头,等会我们去菜场买香菜,晚上,我给你表演活吞香菜。”

    舌头楞了一下,随后笑了,拉着我往菜场跑。舌头简直丧心病狂,买了整整二十块的香菜,吃得我直吐。香菜事情后,舌头一打电话给我,就说我张口香菜味就扑鼻而来。靠,不都是她这个傻逼害的。

    之后的日子,一切照旧。除了隔七天回家相亲一次,相亲回来被躺在沙发上的舌头逼吃香菜,我依旧日夜颠倒,三餐不知。灵感来了,写到凌晨四五点,没有灵感了,要么睡觉,要么跑去舌头家蹭空调。

    原本对相亲憎恨到“要么我死,要么它死”的人,也逐渐习惯了相亲的套路。和对方见个面,吃个饭,听他们要么调侃自己的人生多么辉煌,要么吹嘘自己的爹多么厉害,要么哭诉自己生活多么不易。不过,这倒也为我找了很多小说的素材。只是偶尔想起来,总觉得像被人扇了一巴掌,用尽全力地,火辣辣的疼。

    那天在舌头家蹭空调睡着了,梦里我们穿着蓝黑色的校服,光着大额头,舌头边洗衣服边跟我说她要去北京,自己闯出一片天。我站在她旁边,啃着苹果,含糊不清的说自己要赚好多钱,然后跟学长结婚,说完两个人对视笑得跟二傻子一样。然后画面一转,我坐在舌头的旁边,小心翼翼地跟她说,“我叫长安,宋长安”。舌头把头往右一偏,用她小小的手拉住同样小小的手,很开朗地说“我叫刘右,你可以叫我舌头。

    我叫长安,宋长安。我到现在还坚信西安对我父母有什么特殊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