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 花园深处

    更新时间:2016-09-07 17:53:27本章字数:2606字

    天高云淡、内心安详、亦师亦友、并肩同行。人生如此,已臻化境!拓展自己的同时亦提升对方,实属难得!

    一株红黑相间的仙人掌映入眼帘。它通体扁形,像极了一片无刺的仙人掌。心悦试着想自己研究一下,左看右看,看不出个原委,只好请教:“请问这是什么?”

    长老但笑不语,却轻按光球下面的一个按键,像百叶窗那样光球均匀地略微打开了一些,他道:“来,请你认真回忆一下委屈的心情吧!”

    心悦的嘴扁起来了,满脸委屈。仙人掌霎时活跃起来,身体左右摇摆着,只花了几秒钟便迅速膨胀了十几倍。刚才还空落落的光球现在满满当当了。原来光球那么大是这个原因啊!接着它的顶部静静地冒出来两根触须,活像它的两只手,顶端灵活地屈伸、抓放,触须忽然就变长了,悄无声息地朝心悦这边伸过来,却遭遇隔离罩的阻挡。有力的触须拼命抓、探、钻,想穿越过去,却丝毫不起效果。扁扁的身体开始一收一缩了,于是触须保持着钳子的模样安静下来,收缩的身体活像青蛙鸣叫时的肚皮,只是比起青蛙单纯的呼吸,它更像是在吃东西:可是,它在吃什么呢?心悦看着看着,百思不得其解,忘记了委屈。

    就在心悦停止委屈的当下,触须立刻慌张地四处摸索,并继续努力钻探。心悦奇怪地看着它,仔细琢磨这是干嘛呢?半饷,找不到目标的它深受打击地垂下无力的触须,重新缩回身体,慢慢的又萎缩、变小,再次回到了休眠的模样。长老松开按钮,看到了心悦难以置信的眼睛。

    她心里飞出一个询问,也接收到了肯定答复:“是的,这是委屈的痛苦之身!以委屈的情绪为食,刚才它是在进食。”顿了一顿,又传来了:“有没有觉得,委屈的时候,好像胸口都被压扁了,就好像……它?”

    大骇!她猛回头看那身材扁扁的委屈花:“还以为是自然反应,谁知道……”她无法再想下去,大脑因为遇到未曾涉猎的领域而出现短暂停顿,空白是她能发出的唯一信号。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有时候空白胜过千言万语。

    长老就兀自解说了:“我们叫它委屈花,每次的委屈,它都会被激活、成长,每次它的苏醒,也都会让主人想起委屈或创造新的委屈,这是一回事。”

    “一回事?!委屈会激活它,而它也能反过来创造委屈?!”心悦的心脏一定很好,因为她在整个人弹起来的同时还能发出意念。

    长老的心脏早就是不锈钢的吧?他还是那么淡定!哦,忘记了,他本来就是研究这个的:“不但如此,委屈也是创造它的原始胚胎,在隔离罩的内部,病毒只看到漆黑一片,它们受不了光明。摁这个按键,隔离罩可以部分开放,植物能接收到外界的情绪信息,但又无法穿越,固不会受到光明所伤,现在我们来看看它们之间的互动吧!”

    就像一个孩子,虽然刚受到惊吓,一听说有新节目看,马上就心痒难耐、欢欣跃雀,心悦的内心还是个十足的孩子。她转眼就蹦到了另一株植物的跟前,到处找按钮。却收到长老的提示:“不,不是这个。回来,左边,右边,再回来,转身,对,就是这个,面对我。”可能有点啰嗦吧,心悦也有点头晕,怪只怪她一下窜出去太远了。

    长老再次摁下委屈花的按钮,心悦则火急火燎地摁下她那棵。委屈花又如先前一般,慢慢摇摆着膨胀起来,心悦这棵也是一样,她摁下的是一个小小的豆子,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豆球了。两棵植物双双伸出触角四下探寻,互相探寻,可是……探来寻去,探寻也只是探寻,它们之间的互动……并没有啊?

    长老:“这两株植物不是天生一对,也不存在友情互动,所以彼此没有反应。”

    哦!原来是路人甲对路人乙,但……

    “天生一对?不是人类的夫妻才这样形容吗?天作之合、天造地设、天生一对、珠联璧合、白头偕老……”有人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是在人体之内,这些触角寻觅的目标是大脑,它能伸进大脑,控制大脑神经发出索要痛苦的思维指令。”

    “控制大脑?!”心悦的大脑再次停顿。

    “那些不由自主的嗔恨,情不自禁的悲伤一定有出处。操纵者在,只是观察者缺席罢了。”

    空白。

    “人类活了一辈子,大多是被痛苦之身控制了大半辈子,很少有人能活出真正的自己。人类无数的智者一直教导人类要‘醒’过来,否则就没有真正的‘活’过来,其实这是很可悲的事实。”

    虽然没有像小学生那样一直附和着“是”,但很难再找到像心悦这样1Byte信息也不流失的好学生!可是老师却不再多说,他指指旁边的另一株植物,示意她去摁下那一棵。那是一条黑红相间的绳子,无头无尾,和委屈花的红黑相间还真是配套呢!

    “它叫虐心绳,是委屈花的天生一对植物。”一个好的老师能预知学生的疑问并妥善解答。

    光球开了,虐心绳开始点点颤动,慢慢膨胀。它并没有太多力气,看来是久未进食,身体虚弱所致。而委屈花则刚刚进补过!它立刻就嗅到了伴侣的味道,迫不及待地向这边倾倒过来,触须激动得乱颤,使劲向爱人打招呼呢!虐心绳一个激灵,忽然就苏醒了!身体一个弹跳就站直了,N倍膨胀在几秒钟内迅速完成。它朝委屈花的方向靠过来,触须吐出来,拼命努力想要钻透隔离罩:真是恩爱的一对啊!

    几乎同时,委屈花喷出了一股细小而稀薄的暗红色烟雾,虐心绳吐出的则是黑色,两股烟雾在空中汇合,互相传送,扭成了一股更大的黑红色烟雾,这对爱人的躯干开始激烈地一收一缩,饥渴地进食了!心悦看得心惊,手不禁一松,光球应声合上,烟雾顷刻消失不见了。虐心绳叹息着慢慢缩小,重回僵硬。长老微笑着也松了手,委屈花无力地慢慢回到原来的模样。

    心有余悸!

    长老:“如果是在人类的环境,烟雾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我们这里的光明度强,所以烟雾立刻就被净化了。”

    心悦:“有时去到某个场所,会莫名地感觉不舒服,是否和这个有关?”

    长老:“极有可能。虐心绳外在行为表现就是责罚,它和委屈花互为食物,是天生的一对。”

    心悦:“像人类的恩爱夫妻?”

    长老:“或许人类的很多夫妻,恩爱的只是病毒。人类的婚姻或爱情关系,很多会造成彼此的伤害、痛苦,却又难以割舍,即便分离,下一位也难免重蹈覆辙。这样的爱情,与其说是人之间的爱情,倒不如说是痛苦之身之间的爱情。”

    心悦:“不会吧?你的意思是这些植物它们也有爱情?”

    长老:“它们的感情很简单,你要什么,就给什么。它们只有吃和睡两件事,进食时互相喂养,互为食物,吃饱了各自休眠。相比人类的曲折和委婉,它们直截了当得多。

    长老摁下光球下面的另一个按钮,空中出现了一个光的全立体屏幕,所有人物和场景360度毫无死角,看到人物的同时,也全然“看到”此人的内心活动和细微情感,人类的电影与之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这是回放键,能够回放痛苦之身的回忆,这两株植物当初就来自一对人类的夫妻,来看看痛苦之身在人体内时,人是如何被其控制而互动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