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谁是你生命的主人

    更新时间:2016-09-07 17:54:41本章字数:4010字

    这是一个普通的客厅,夫妻两人偎坐在沙发上窃窃私语,情形相当温馨。咦?根本没有痛苦嘛!正以为调错了频道时,妻子体内的委屈花慢慢苏醒了!它暗暗膨胀,两根触须悄悄地一左一右探入大脑,主人却毫无察觉。一股诡异的暗红色烟雾出现在妻子的头顶,并四下弥漫。妻子幸福的脸庞渐渐变了,微笑的嘴唇慢慢扁起来,她迟疑着,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丈夫仍陶醉在幸福里,一无所知,连同自己体内虐心绳已被唤醒的事实。

    妻子偷眼看丈夫,恰恰看到虐心绳的触须正探入其大脑,黑色烟雾出来了!这明显给了她勇气,她于是委委屈屈地数落着什么。用人类的形容是:丈夫的脸就慢慢变黑了 --- 事实是:丈夫头顶的黑烟越来越浓了。红色烟雾不再四下弥漫,而是汇成一股烟绳,直向爱人奔来,两股烟雾胜利地交汇,恩爱地扭在了一起,互相传送。

    好了!现在盛宴已经备好,好戏可以开场了!

    丈夫终于不再忍耐,他无限嫌恶地站起来,慢慢踱过沙发,突然抓起茶几上的杯子,奋力往地上一摔!粉色的花纹及雪白的陶瓷粉碎了一地:那是妻子最心爱的杯子。妻子开始低头啜泣,丈夫则高声咒骂,一对痛苦之身在畅快地尽情饕餮。

    真相已大白于天下。从这个角度看,受害者就是加害者,加害者也是受害者,或者,全是受害者,又或者,全是加害者。你认为你是谁,你就会是你认为的那个谁,反正不是事实。

    妻子哭着哭着,忽然打了一个犯困的哈欠。而令人惊讶的是:这实际是委屈花打的哈欠!它已吃饱准备休眠了。它满足而舒服地萎顿下去,活像一个吃饱喝足的人,在沙发上舒服地萎靡下去。它慢慢缩小成了一个小小的透明体,再次悄无声息地藏进了身体。

    妻子就这样毫无理由地停止了哭泣,好像忽然就没有委屈的必要了(也确实没有必要了)。她将身体坐直,有点疑惑地发呆。

    长老: “委屈花已经吃饱进入休眠,现在戏码可以结束了。”

    虐心绳也满意地休眠了,正在发狂的丈夫忽然就没有了继续弹跳的动力。他好像还想找回那个热情,惯性地原地转了几圈,再没找到发飙的冲动,却发现了满地碎片。他看着妻子,又看看杯子,满脸的诧异和懊恼。

    爱并痛着啊!真相竟是如此!命运掌控在痛苦之身的手上,一生的际遇又怎么逃脱得了痛苦呢?这是多数人感情纠葛的背后真相吗?如果自己的体内有委屈花,再怎么找也只会找到另一个虐心绳,甚或将之培养成虐心绳吧!无数智者置自己的死生于度外,也要高声疾呼“觉醒”,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真相吗?这是真相的其中之一吗?

    “如果是我,一定先拔除自己的痛苦之身!”心悦暗暗下定决心。

    屏幕很体贴地切换到下一个画面,长老:“没错,刚才那对夫妻,丈夫先行修行静心,他的虐心绳先行拔除,这时候他们的互动变得相当有趣。”

    心悦吓了一跳,她忘记了这是心灵感应的世界,每一个起心动念连防晒油都不涂就摊晒在阳光下。还好心正无邪,否则还真是无法在这样的世界生存……哦!明白了:地球之所以要用语言沟通,是因为人类的心念还太过杂乱无法全面示人!长老没回头,但是点了点头,赞许她的正确。一览无余不存误会的交流真是令人畅快!还是早日提升上来进入到没有欺诈的世界吧!

    这是晚间的卧室。妻子体内的委屈花已经苏醒,正努力地控制大脑,它的躯干四下摇摆,显得焦躁不安,所以 --- 主人很焦躁地走来走去。她深感委屈地看着丈夫,卧室里已经一片暗红色烟雾,可是丈夫却不为所动。虽然感觉不到虐心绳的信息,委屈花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坐到原来爱人的身边,她喁喁诺诺地说着什么,爱人却并未如往常那般,给她想要的回应。

    不再被虐心绳掌控的丈夫,与她的委屈不再起共振,他理智地认错,把责任都揽过来,还设身处地理解她的委屈:释然和感激让她难以更委屈。这和委屈花本意刚好相反,于是更加努力,妻子于是开始有点无理取闹,丈夫安静地听她啰嗦,不时认同却并不当真,在苦水倒完之际,丈夫平心静气地说了几句,话语中透着理解和关爱,安慰与劝勉,妻子如刚睡醒一般,发现在另一个角度,自己委屈的理由,或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充分?理智的光明在家里照耀,满屋的红色烟雾在消退……突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杯子,那是他摔碎过的她的杯子!丈夫一手捧杯,一手缓缓往里倒热水。水汽蒸腾之后,再看到的,是她的满面泪水:她感动得哭了!失去的意识被爱和温暖拉了回来!委屈花哀嚎着枯萎下去,缩进了身体的一角,眼尖的心悦迅速发现了,缩回去时,它甚至略略变小了些!难道……它也会受到打击?

    “痛苦之身只能在暗中生存,所以最惧怕的就是爱与光明。每一次的暴露和失败,它都会深受打击而变弱,相反,如果常常得逞,它就会逐渐强壮。一旦强壮,苏醒的次数就会越来越多,间隔时间会越来越短,索取的食物量也会越来越大!”

    “然后主人痛苦的次数就越来越频繁,痛苦的剂量越来越重!”

    长老赞许地点点头,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心悦却笑不出来,毕竟这是自己人类的痛苦!她深深思索着……

    痛苦之身必须拔除,可是如果太多的亲密关系是建立在痛苦之身的亲密关系上,任何一方拔除了痛苦,另一方的痛苦之身必然找寻其他食物来源,此动作若扩散,又势必影响更大的人群,这是否会给人类的亲密关系带来动荡?有无可能,以尽量减少伤害的方式来平稳过渡?她左思右想、左冲右突也没理出个头绪。毕竟这是全新的领域,而事实的运作,永远会超出大脑有限的推理和想象。

    这个心怀天下的小女人一筹莫展地抬起头,正看到了长老那关怀、了知一切的深邃双眸……忽然她释怀了!长久以来,人类用自己的头脑在黑暗中摸索,屡屡碰壁、受伤,而高等心灵世界的众生,就如此这般深切关注着我们。只等人类撞痛了、累了,发出一个哪怕微弱得不能再微弱的求助,他们便即刻出现,全力协助!就像慈爱而智慧的母亲,默默注视着幼子以他自己的方式探索世界,因为唯有如此,孩子才能获得自己的觉知与经验。而一旦超出能力范围,收到求助,母亲便会立刻现身,倾囊授受,提升孩子的认知,减免不必要的伤痛!

    人类中这个小小的一员,终于明白自己绝非孤立,是可以有智慧导师请教,是可以不用选择受伤的!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会懂得虚心请教的重要。心悦感动得说不出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长老如释重负地笑了。人类啊,我们看着你们反复碰壁又拒不吸取教训,你们能哪怕一次看到我们的苦笑和无奈吗?他再次摁下回放键,空中又出现了一个画面。

    爱人的痛苦之身拔除之后,委屈花在家里已经找不到食物了,它驱使着主人,出去外面扩展新的食物来源。这个主人,我们暂且给她取名叫“小花”吧!不要小看了痛苦之身的创造能力,它能够与同类合作,在主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创造生活中的各种场景。智慧者能够看出来,哪些是爱在创造,哪些是痛苦在搭桥。

    路边,小花走着走着,忽然呆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停下来,只是觉得该停下来。如果你能看到她大脑两边已经深探进去的触须,以及已经汇成绳形的烟雾,就知道原因了。想要进食委屈的信号已经发出,同类们已经收到并迅速回应,整件事情安排得相当的有效和直接。戏码已经约好,互相喂食的盛宴即将展开!现在委屈花要做的,只是等待。

    一个4、5岁的小男孩跑过来,“莫名其妙”地在她面前绊倒了,小花赶紧将他扶起来。小男孩的体内,同样有一个苏醒的小型委屈花。孩子的母亲跑来了,头上顶着黑色的成形烟雾,与一大一小两股红色烟雾扭在了一起。不用占卜你就知道下面的戏码了!在不问缘由的情况下,她劈头盖脸地将小花大骂一顿。小花来不及还嘴,只能是满脸委屈,孩子欲言又止,同样被妈妈一顿指责,最后被妈妈强行拉走。多么成功的互助,多么友善的同类啊!三个痛苦之身各得其所,彼此满足。对于它们来说,是多么温馨而关爱的场面啊!是的,那位母亲的体内,是一株苏醒的虐心绳。

    小花委屈地站在原处,掉着泪。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没有得罪谁,明明是做好事,却换得这样的结局……她“不由自主”地回忆,更多的委屈冉冉升起。没错,委屈花仍在控制大脑,它还需要更多的委屈作为食物。

    泪水太多了,她急忙去包里拿纸巾,却碰触到一个东西。心里一动,思绪竟然暂停了,慌不迭地她将之取出来:那是丈夫新给她买的杯子,大脑开始强力回放昨晚丈夫的温煦笑容……忽然想起来,今天出门是要给丈夫也买一个配套杯子的!她有一个好丈夫,他爱她,更包容她,这世界……好像也并非全是委屈嘛!想着想着就觉得刚才那点事太小了,哭泣不值得!小花迎风而笑,像雨后的绚丽彩虹。

    “因为丈夫的改变,给了妻子一个全新的思维模式,而这新的模式里有着爱的光明,还记得痛苦之身只能在黑暗中求生吗?”长老的解说透着轻松。

    委屈花像被火烫了一般,迅速地缩回自己并旋即隐藏起来。

    “痛苦之身被有效地控制住了,而这,只是开始!”长老很欣慰了,心悦则翘首期待。

    刚才的母亲牵着孩子又回来了,两人体内的痛苦之身都已大受打击并再度休眠。做妈妈的很不好意思地向小花道歉,小男孩则理直气壮地牵着小花阿姨的手,站在她这一边。有光明的地方,照耀到的并非个体,却是相关联的全部!虽然主人表面意识上对自己体内的情况一无所知,但内心深处却对一切了了分明。就像身体内的白细胞会自动去排除异己,以保护身体;心灵也会自动汲取光明驱除黑暗,以保护生命。

    心悦的心念一动,老师便开始了讲解,真是心心相印啊!

    “那孩子的体内有着同样的委屈花,它来自父亲委屈花的播种。是的,痛苦之身会以自己的方式传宗接代,而人类大多只误将之认作遗传。同类的痛苦特别能感同身受,并激起共鸣,孩子的学习能力强,委屈花正在成形,而小主人也正本能地尝试控制,却无能为力。小花成功地控制住了委屈花,给了孩子方法,几乎立刻,他就学会了!”

    心悦欢呼:“思维方式决定命运走向,正面的蝴蝶效应!”

    长老也很欣喜:“是的!而光明照耀到了孩子的母亲,所以她体内的痛苦之身也同样被削弱!因为万物彼此紧密相连,我们的每一个行动、言语、思考与信念 ,都会影响到宇宙的其他存有,我们为何视人类如手足,现在总算有理由了吧?”

    心悦不禁鼓掌:“好美的理由!看似遥遥无期的改变,其实只在一个转念之间,你给了我们人类开启幸福的钥匙!”

    忽然“啪”的一响,在这安静的花园,显得很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