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贪吃的虫子

    更新时间:2016-09-07 18:00:23本章字数:2523字

    走着走着,心悦笑了,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错误。

    这里是花园,前面看的也都是植物,虽然还有块石头。而现在这里居然有两条虫子误抓进来了!而且抓的时候没抓好,各自断了半截。估计摆放的人很有美感,两只虫子在两个光球里截面相向,从侧面看,还是完整的一条。

    心悦就这么乐呵呵地看着虫子傻笑,想着高等心灵的世界,也有粗心的时候呢!一会挤兑一下长老!

    长老跺过来了,心悦得意地摇头晃脑:“怎么把动物放到植物园来啦?这虫子是不是很难抓?你看两只都抓断了!”

    长老惊讶地看着她,顿了一顿,才回过神来,笑得止不住!

    心悦也笑,她想:“哈哈!给我逮到错啦吧?你也觉得好笑呢!”

    长老看到她的念头,越发笑得不行了。两个人对着两条虫子,笑得前仰后合。这场景实在应该拍下来放进博物馆,因为接下来的重大发现!

    终于笑够了,长老这才有空解说:“它们本来就是这付尊容!”接着他指指下面的标签,上面写着:

    贪吃虫催生情绪及食物:贪婪

    决堤虫催生情绪及食物:空虚

    两者皆未进化出眼睛

    长老的话里仍带着笑意:“贪吃虫的‘贪’,就是贪官的‘贪’啦!”

    贪官的贪!当下的社会症结,有多少需要这个字负责!“贪”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无法回避的巨幅标语,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它。当然自从我们有了前面的科普,是知道空气中确实弥漫着它的。可是现在,亲眼看见了是谁一手写就了这个“贪”字!

    是一只虫子,一只蚯蚓般的虫子,一只熟猪血色,蚯蚓般的虫子,还断了半截,有着金刚鹦鹉般的利嘴,却没有眼睛!“皆未进化出眼睛”常说贪婪令人盲目,竟然不是夸张,而是陈述!

    一股暖意自长老传送过来,心悦这才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冰凉。人啊!你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又是什么在驱使你们那般做?

    还是把该学的学完吧!纵然心念中已经带着悲凉:“那决堤虫呢?”

    长老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强大的能量传递过来,浸润着她的身体和心灵,较之光疗仪更加强烈和有效率。心悦闭上眼睛,敞开自己去接纳和疗愈。在这同时,她明白了长老的意思,很感激!但她也有自己的想法。良久,她睁开眼,神情淡定而坚定。

    长老的表情很复杂,张口想说什么又强行咽下,展现出的是一如既往地温暖与祥和:“贪吃虫的概念是不顾一切地进,决堤虫则是不惜一切地出。在所有天生一对的病毒里,它们的连接方式是最紧密的。贪吃虫只有进食系统,决堤虫则只有排泄系统,为了生存,它们必须凑起来,截面相连,组成完整的一个。”

    ……

    张口结舌用得好,也是清晰的表达。

    长老:“很麻烦是吗?而且显得有些愚蠢,甚至多余。不遗余力的进,再不遗余力地出,全局上看,所有行为毫无价值。其实你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生努力的打拼,最后都是一次性决堤。这中间,为了终将逝去的囤积,丧失了什么,至最后时段才能知道。当一个人只是沉迷于物质,又何尝不是一个只能看到物质的瞎子呢?”

    心悦:“那么这两只虫子,来自华丽而凄惨的境遇罗?”

    长老:“来自一个美丽的梦,华丽的外表,破败的里絮,五光十色的颜料板都是调给别人看的,自己的内心只剩下苍白和颤抖。最后的结局凄凉而惨痛,奢望着能多活哪怕一天。主人简直就像吃了蒙汗药一样,为虫子奉献了大半生。”

    心悦很不忍,也不想看那些血腥的场面:“是不是可以不用回放呢?虽然我不喜欢贪官,但是仍然不忍心看他们的灵魂,受那样的苦。”

    长老:“大多数人只注重物质是否奢靡,你却能注意到精神是否愉悦,很不错!你有权不看,我们尊重每一个灵魂的自由意愿,无论是开心还是受苦。”

    我们有开心的权利,同时也有受苦的自由,一切由自己的选择。这话说出来不那么令人愉悦,但这是一个单纯的事实。

    长老:“我简单介绍一下就好,这两只虫子没有触须,因为不必要,它们就住在大脑里。”

    心悦浑身一震:“住在大脑里?那岂不是满脑子贪?!”

    长老:“形容得过于形象,以至于成了事实的陈述,对吗?地球古代有四大文明,唯留华夏文明,一定有她的道理。几千年来炎黄子孙淬炼出的智慧结晶,令人叹为观止,堪称全人类的瑰宝!”

    可是有些事实一时之间难以消化!这就是人一旦开始了贪,就那么难以收手的真相吗?心悦半天才回过味来,忽然想到这是两只虫子,和一个人,如果以民主算,是不是在数量上虫子应该有优先权?没细想就又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对于痛苦之身本身而言,遏制它们会不会显得不够慈悲?对不起,我好像有点烂慈悲了。”

    她自己没意识到,长老却很清楚,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心悦的思维异于常人。一般人遇事容易考虑自己较多,她则习惯性会考量对方较多,这种在人间的“傻里傻气”,在高等心灵的世界,却是准入门槛,普遍特质。

    所以长老显得很欣慰:“不!这恰好说明了你有平等心,是我下面要谈的一个关键!我们绝不希望人类看到病毒实体后产生恐惧或嗔恨,因为恨制止不了恨,只会创造出更多的恨。创伤并非无法愈合,只要不一次次重复揭开,真爱能疗愈一切。

    心悦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宇宙中最大的力量是爱,那么病毒中杀伤力最大的是什么?”

    长老:“爱的完全对立面是恨,所以恨的杀伤力最大。”

    心悦:“那么恨谁就等于在杀伤谁?”

    长老看了她一眼:“是,但是其中的绝大部分,会回过头来,杀伤他自己。”

    心悦哀叹:“山谷回音,因果法则!”

    长老:“很多人误以为恨是正义,恨敌对势力是好的,但事实刚好相反。一个充满恨的人,一生总会苦难重重;一个充满恨的团体或国家,也难免磨难重重。看看所恨的人,可能比自己活得更好;看看所恨的国家,往往发展得更快,事实就显而易见了。”

    心悦:“我至今记得有些书里让我们牢记恨……”

    长老:“应该是牢记教训,而不是恨。如果你们开始原谅,才真的是记住教训并汲取到经验了!”

    ……

    长老:“有部电影叫‘若望保禄二世前传’,波兰在受侵略时历经摧残,而在停战之际,写给德国的信里,宽恕德国并请德国也宽恕他们,因为战争是双方的。彼此都记住教训,才可能不再重蹈覆辙,这是极高的智慧和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超越过去受害者的角色,才会在以后不再受害。”

    为自己负责,不强求他人来为自己负责,这是成熟、自立的标志,是净化记忆,重塑命运的开始!

    长老回复轻松,换了一个频率:“恨这个病毒放在双层隔离区,下次有机会再带你参观。来,我向你实际展示一下,思维和情绪如何决定命运!这是你们开悟者的悟境之一,相当有趣,还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向人具体展示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