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 漏掉的疑问

    更新时间:2016-09-07 18:07:37本章字数:6260字

    “外婆的忧心球到哪里去了?”真是不孝子孙,竟然忘记了外婆亲手培育、相伴一生的植物!

    长老:“它被吃了。”

    心悦:“啊?”

    长老:“就像开始它捕食情绪一样,它也是其他巨型病毒的食物。不过在最后关头被我们救回到这里。”

    心悦:“可是我并没有看见什么巨型病毒?”

    长老:“那是因为它太大了。”

    心悦:“谁的身体能装下那么巨大的病毒?”

    长老顿了顿,留出时间给她消化:“没有谁的身体能容下那么庞大的痛苦之身。”

    心悦:“嗯?”

    长老:“除非天空。”

    心悦:“啊?!虽然人类的眼睛看不到它们,但它们不是害怕光明吗?”

    长老:“所以它们需要灰蒙蒙的天空,最好是雾霾。”

    心悦:“天啊!!!”

    长老:“你觉得是谁在纵容污染?”

    心悦:“啊?!”

    长老:“最初人类只是想和自己的负面情绪玩一下,就像和自己的宠物游戏。后来负面情绪渐渐壮大,局面开始失控。当然起初也只限于个人,然后到家族,后来它们的数量和食量越来越大,就需要在社会上广泛生产痛苦了。要命的是: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存在。

    当你们沉溺在愤怒、报复、仇恨、恐惧、揪心、抑郁等等痛苦之中,其实都是在给自己痛恨的现实提供继续下去的力量。你们绝大多数人都热络地参与其中,并集体创造了当今的一切,却毫不知情。

    人类的每一位,都具有珍贵的心想事成的能力,只是在不知情、不会用的情况下,甚至创造出自己想要的反面。痛苦之身只是你们豢养的宠物,如果当初你们的小宠物已经掌控世界,那么想想,一手创造它们,仍在喂养它们的又是谁?如果感到哪里不满意,那么去改变它而不是抱怨。每一点的慈悲、大爱、宽恕、知足、感恩、祝福都会给你们自己带来光明,也给这世界增添正能量,真正的改变是改变自己。

    想停止那些不够好的事情,就先停止自己那些不够好的想法。现在地球上的痛苦,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嗜痛上瘾是痛苦之身的本能,警惕那些不是来自内心的想法。看清楚自己创造出来的,正沉浸其中的,究竟是让彼此安心、喜悦,还是令双方揪心、痛苦,你们就可以随时转向。”

    心悦:“我们要怎么做?如果恨只会招来更多的恨,是不是我们也应该爱我们的痛苦之身?”

    长老:“爱和纵容长得很像,却是两码事。即便是病毒本身,它也希望回复到光明,以此为目的的爱,才是正确的爱。”

    心悦:“如何做呢?”

    长老:“一、可以学习太极、瑜伽、静坐等,让自己安静愉悦,开启智慧。二、远离负面能量,尤其是负面的影视作品,它们让你失去自己思考的能力。三、负面情绪升起时,冷静地远距离看着它,不做它的奴隶。四、多看扩展心胸的作品,多留意这世界的美丽。五、如果已经做错了,一定要道歉并弥补,然后多感恩已经拥有的。做到以上这些就足以遏制病毒,让你们活得快乐、容易一些。但是若想从根本改变,必须要有次第有步骤,系统地学习。”

    心悦:“您能否说得更具体详细些?”

    长老:“就像你在人间所学习的。”

    心悦:“哦!明白了!‘道德经的智慧与应用’以及一系列的课程。”

    长老:“我其实很赞叹人类的好奇,因为这是生命的天性。你们一定要搞清楚来龙去脉,才肯放心地去做,这个没有问题,只是需要的时间多一些。如果下次你还能来到这里,我将向你解释得更透彻,展示得更详尽。”

    心悦有点不以为然:“我能来一次,不是就能来第二次吗?”

    长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作为人类的你,来到这里并不至于太困难,但能带着记忆回去,却是个奇迹!”

    真的有那么难吗?心悦不解,想问,却刚好看到长老举起权杖,强行屏蔽了他自己的某个心念。很明显长老想说,甚至已经“说”漏了嘴,但是基于某种原因,他还不能说。那就别为难长者了吧!

    心悦勉强按捺下好奇心,继续探讨:“保持正面的情绪很重要,但持续兴奋好像对心脏也不利?”

    长老:“喜悦和让自己发疯是两码事。平和与喜悦是心的本来状态,而兴奋则需要持续的外来刺激,并有上瘾的副作用。我再分享一个方法,认真执行的话,将会有效控制病毒并促进你们的关系和谐。那是你们的一位大师说的。任何时候当与人相处或虑及他人时,对自己说:我即将死去,这人也快死了。然后利用最后的机会去体会一下自己口中之言的真实性。悲悯之心自然升起,尖酸刻薄自然消失。”

    心悦哀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长老:“人类活着时的行为,就好像自己永远不会死,真到临死又有诸多遗憾。其实生与死只差一次呼吸,随时无愧于心,不留遗憾,是最明智的行为。”

    心悦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笑得很恣意。长老也看着她笑,笑得很无辜,彼此的心念在快乐中流淌。

    心悦:“如果我将你的话带给人类,只怕很多消灾、转运、祈福、添寿、加持等等行业的人要失业呢?”

    长老:“殡仪馆不应该期盼生意兴隆,医生最高的理想应该是全体失业,不是吗?记得很久以前,我的前任长老决定去地球,以人类普通的一员帮助人类……”

    心悦:“你们的前任长老?他来了地球?!”

    长老看了她一眼:“你们全然不知道作为人,尤其是中国人,有多幸运!”

    ……

    长老:“那是一个巨大的冒险,作为我们最受尊敬的长老,去地球却只是做一个普通人。他必须大大减弱光明,才能穿行在人间的各类痛苦中,这对他而言尤其艰难。”

    心悦:“为什么要这么做?”

    长老:“宇宙对于地球有一个加速进化的计划。很多光明的灵魂都参与其中。”

    长老:“我求他留下来,让我能多一些机会亲近、学习。但是他说,如果他不走,新的长老就永远不会出现。他走之后,我彷徨无助了很久,但是当真的再也没有了依靠,只能靠自己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潜能有多大!也看到真正能依靠,真正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是什么?新的长老果然出现了,那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啊!

    心悦:“那个新长老就是您吗?”

    长老点点头。

    心悦:“难道前任长老走之前没有指定您为下任长老吗?以前我们的皇帝,都会先指定太子呢!”

    长老:“不,在我们的世界,最高级首领也就是长老,由智慧最高者担当,无需指派或推选,各个级别的首领也都是如此。如果智慧足够高的智者没有出现,即便长老位置空缺,我们也会等待。各级首领为各个领域的大众服务,长老则为所有人和整个星球服务,他负责确保全体晶龟人和整个星球,不会被引领到错误的方向,并为星球和星球上的所有生命谋最大福利,因而广受尊崇。”

    哦!怪不得小晶龟人们对长老的爱戴如此的毋庸置疑、溢于言表!

    心悦不禁感叹:“真是智慧无比的规定!可是智慧是无形的,很难看得出来啊?”

    长老:“人类的肉眼看不到智慧,但是我们可以。一个智慧的灵魂是高大而光明的,在我们的世界,会直接呈现在他的身高、胡须的长短和光明的强弱上,无法作假、毫无争议。”

    心悦很兴奋:“我第一眼见到您,直觉也是如此呢!可是您怎么会在这里?您的星球怎么办?”

    长老意味深长:“如果我不走,新的长老就不会出现,不是吗?”

    长老眼光转向花园的入口:“到了地球后,我一直给老长老留着一个座位,我那么期待有一天,作为人类的他能回来,再次和我对面而坐。”

    心悦下意识地以为老长老来了,慌忙掉头去看,可是并没有人,她不禁也有些失望。

    长老忽然来了兴致:“你说如果老长老知道我偷偷跑来地球,他会怎么想?”

    心悦:“你们那里已经有了新长老?“

    长老无限欣慰地点头:“嗯!”

    心悦脸色一正,更正道:“那你应该说:我的老老长老知道了会怎么想?”

    长老一愣,转而频频颔首:“对、对!是老老长老!”

    心悦学着地球上的首长,把肚子腆起来,摇头晃脑道:“我想他会这么说:小明啊!你怎么也来啦?我不是让你好好看家的嘛!”

    长老被逗笑了,也煞有介事地回答:“长老,我太想你啦!你骗我,你说我做了长老就不会想你了!我做了长老,可是我发现我只是不需要你,可是我还是想你!”

    心悦假意捋捋不存在的胡须,斜睨对方了一眼:“这么想我啊……”

    长老很恳切:“嗯!”

    心悦摊开两手做无奈状:“我这么优秀,想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嘛!只是……嘘,小声点,不要让小的们听见了!”

    长老假意警惕地左右扫了一眼,两个人都笑出了声。

    心悦的兴致已刹不住,她继续作神秘状:“不过,我觉得你们的老老长老一样很想你呢!”

    长老的表情是相当惊喜,直接就变成了一个孩子:“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

    心悦更神秘了,小声道:“我们的数学课本,应用题里的主人翁,几十年来都叫小明,证明老老长老他一直在想你,在喊你的名字啦!”

    哈哈哈……眼泪都笑出来了……

    心悦好不容易正经下来:“你找到他了吗?”

    长老:“我们找到他已经很久,暗中保护他也很久了!”

    心悦叹息着摇了摇头:“真好!他现在一定很幸福!不像我这样的俗人,要为生存而奔波,为琐事而劳累!”

    长老:“哦?不,我所说的保护,是指灵性成长上的保护,并非物质。”

    心悦:“啊?”

    长老:“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存在的目的并非吃喝拉撒,或追名逐利,所有的生命都有着同一个终极目标。如果贫困对之有益,那么就选择贫困,如果富贵较之有助,那么就选择富贵。灵魂其实并不在乎人间的名誉、金钱、地位、爱情,境遇等等,一切的安排,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觉醒。事实是,勇敢的灵魂往往为自己设计不那么顺利的场景,因为逆境之中隐藏的能量更大!”

    心悦:“So……”

    长老:“So,老老长老经历了很多波澜壮阔、无可比拟的艰辛人生,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心悦表达得有点迟疑:“我觉得如果过于艰辛的话,或许你们也可以背他一程?”

    长老:“当然,如果考验实在太大,作为人类的他实在难以承受时,我们会设法给他信心,帮助他挺过那最黑暗的时刻。我要重点说明的是,换成任何别的人,我们也是如此对待。”

    真是平等心啊!因为长老在地球,所以地球人都享受到他们长老的待遇!地球人真是幸福!

    可是心悦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为什么不是直接让他中大奖,从此摆脱困难的生活?”

    长老:“如果他的灵魂允许的话,当然可以,可是别人无权为他人擅自做主。”

    心悦小女人的心态出来了,虽然有些底气不足,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可是你知道吗?如果是我,在最困难的时候,会真的想有人替我擅自做主……”

    长老:“那只是你之小我的想法,并不具备参考价值。事实上如果他成功超越了困境,并从中获得灵魂成长所需的能量,他自己就会获得巨大的报偿,并不需要经由我们!他的灵魂自己会奖励自己,一切所需都将自动到来。”

    心悦:“自动?天啊!这么说我们真的是自己命运的主人?我们真的是在拿着钻石饭碗在要饭?我师父说得一点没错?”

    长老:“是的!一直都是!”

    心悦很踊跃了:“所以只要成长上来,较容易的活着好过自讨苦吃,艰辛亦并非修行必配!那么逆境之中要挑战的,究竟是什么?”

    长老:“原谅伤害你的人,祝福背叛你的人,包容敌对你的人,尊重践踏你的人……所有的挑战都应该是面向自己,而非外境!”

    心悦:“征服千军万马容易,征服自己不容易!”

    长老:“空海法师说的?”

    心悦:“你知道我师父?!”

    长老:“地球上或许他的知名度还不高,但在我们的世界,他广受推崇!我们不愿播放人类的声音,是因为那多数是一种污染,但我们不介意播放少数人的声音,空海法师就名列前茅。”

    心悦:“天啊!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了!”

    长老:“所有的幸运,都来自久远以来的福德累积,老天绝不会出错!”

    十四.天使与魔鬼

    一拐弯,长老领着心悦来到花园的最深处。

    那里竖立着一个巨大的光屋,它由很多个棱面组合而成,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水晶,相比别的光球,它是一个庞然大物,但……屋里一片光明,没有任何植物。

    长老神秘地笑,将心悦推到屋前贴近,请她好好感受:“这是我们的明星 --- 水晶屋。”

    于是心悦闭上眼睛,安静地用心去感受。

    感觉到了!祥和、光明、慈爱、喜悦……很正面,很感动,很……不是痛苦之身!

    长老的话语变得柔和与绵长:“是不是和爱……很像?”

    对哦,这就是爱!根本不是痛苦!

    长老微笑着带心悦走到下一个棱面,心悦满心欢喜,受到前面磁场的感召,感觉幸福得很呢!

    长老站住了,笑容可掬:“再看看这里。”

    刚才还空无一物的水晶屋,骤然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庞然大物!这是个穿山甲,与一般穿山甲不同的是,它的头上还竖着两根长长的触角。

    震惊!震惊!震惊!词汇显得重复,但用在这里很恰当:用三次,用N次,都很恰当。心悦看了长老一眼,长老但笑不语,她便径自走到下一个棱面。里面还是那个穿山甲,但不再透明,而是个实体,通体乌黑。继续走,一个棱面一个棱面出现的都不同,它们依次是:

    穿山甲实体,暗红色,形体更小。

    一个硬壳上面布满黑刺

    一株巨大的锥心刺

    一堆乌黑的柏油

    一团长长的灰线

    光明

    转完一圈,心悦震惊的程度如果换作声音的话,足够喂饱半个地球的胆裂藤了。现在她走回到了长老身边,指着光屋,浑身颤抖,思维打结。

    长老讲解:“这是时光棱镜,一个棱面可以看到一个时间段的样本,顺时针是它的生长过程,逆时针是它的化解过程。”

    心悦着急地摆手,想要表达什么,却理不出头绪。

    长老意味深长地看着心悦,然后点点头:“是的!就是它!”

    心悦还是呼吸困难。

    长老再道:“你的!”

    心悦终于呼出了一口气,然后频频深呼吸。她深受刺激,有所顿悟又迷惑不解,表情活像打翻了一个颜料铺,憋出一句:“怪不得你说我是放生!”

    长老大笑,调侃道:“认真的人,痛苦之身也喂养得很认真哦!真是庞然大物啊!”

    这个巨大的痛苦之身,曾经隐藏在心悦的小小躯体里。她天生喜欢安静,但是父母乃至家族总是争执、抱怨不断,深深刺痛了她的心。从小到大,心痛是她最谙熟的伴侣和最亲密的骨肉,虽然并不情愿。她总是在回忆痛苦,平静的外表下,内心溅洒着鲜血。长大后,她远远离开家族独自生活,可是千挑万选的丈夫,却用错误的爱,却让她的心更加的痛到无以复加。

    她只能穿起刺猬的外衣,刺伤自己也刺伤别人。地狱在哪里?在人的心里……终于有一天,她厌倦了,开始学习解脱道的课程,不再怪人怪环境,死心塌地回到自己的身上寻找原因。

    在潜心修行几年后,一次打坐时,偶然看到身体里慢慢冒出黑烟,活像寓言故事中瓶子里的魔鬼。烟雾汇聚后,是一只庞大的穿山甲,头上还有长长的触角。这之后她便不再心痛,绝妙的是生活中的一直作对的种种,立竿见影地改观了。一些人从此远离,留下来的人也有了崭新的互动,生活渐渐变成了礼物,开始有滋味、有色彩,有不断的惊喜!现在她知道了,是因为痛苦之身被拔除,自己不再成为痛苦的集散地,自然痛苦就此远离。可是,她身体里的痛苦之身竟然会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长老:“痛苦之身只能活在痛苦内,因为你心里已经有了持续的光明,穿山甲已无法存活,它只能离开你的身体,所以我们把它带到了这里。”

    心悦:“所以你说我是放生了它?”

    长老点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就算是痛苦之身,它也只是误认为苦是好的。在最高层面,即便是病毒本身,也想成长,也想幸福与安宁!”

    心悦恍然大悟:“所以即便人类长养痛苦,其实也并非痛苦之身本身的最高意愿!”

    长老深深点头:“是!因为你的内在已经苏醒,决定以宽恕和爱去生活。我们观察到穿山甲受到你的感召,也想回复光明,它很快就可以自行来到我们的世界,那时我们咨询了它的意见,它很愿意提早报到。于是我们把它带回来,留下极少有的放生、净化样本。现在它已经是病毒界的明星,那些对净化和成长心存疑虑的痛苦之身看到它,就获得极大的安慰和信心,它已经是天使了!是你的爱和宽恕放生了它,让它获得重生!”

    心悦满心感动:“爱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蝴蝶效应竟然如此之广!真的好庆幸走上了正确的修行之路!”

    长老:“祝贺你!爱自己并不是放纵自己,更不是长养痛苦,而是联结本性,回复善良和光明。回到自己的本然状态,才会真的快乐和安心!怎么样?去看看你的天使吧?”

    心悦一愣:“它不是在这里吗?”

    长老笑了:“这里只是历史样本回放,天使是不用关在隔离罩里的,它应该在天空自由翱翔!”

    又惊又喜啊!人生真是一趟惊喜的发现之旅!长老将一双透明的拖鞋递给心悦,心悦赶紧穿上。顷刻间,两人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