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色衰驰

    更新时间:2016-09-18 14:50:03本章字数:1118字

    男人精壮的腰身上覆着纤纤十指,轻抚、摩挲、深陷。她仰面娇喘,男人的唇顺势滑下,轻咬着她的锁骨,复又堵上她的唇,舔舐、深允舌尖碰触到的每一寸,软床红幔,躯体交缠……

    最近,同顺经常入梦,她的男人……沁柔握紧了手心,布满病斑枯瘦的脸颊上浮出一丝红晕。

    银杏兴匆匆的跑了过来,“老爷马上就回府了。”

    回来?终于回来了!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跌跌撞撞趴下卧榻,挣扎着挪到镜前,瘦如枯枝的双手颤抖着打开梳妆盒,惨败无色的嘴唇咧出一抹娇羞,终于……

    她倏然惊滞。

    镜中,那个女人,眼珠昏黄、皮肤松弛、白发横生……

    银杏兴冲冲地上前,想要为她梳头,那个娇媚的脸蛋,让沁柔全身紧绷。

    她猛地推开了银杏,跌撞着走回卧室,留下一脸茫然的银杏,四下无措。

    “娘——”沁伊稚嫩的声音老远就飘过来,她俏皮的躲过银杏,直扑倒沁柔床边。

    “娘——”她趴在床上,看着母亲,一张小脸因兴奋涨的通红,“大娘说,爹快要回来了是吗?”

    沁伊很兴奋,也难怪,同顺被圈禁时,她才刚刚出生。听大夫人讲,沁丫头和弘基在一起时不知画了多少张假象中父亲的画像。

    沁柔稳稳心绪。

    “这几日,你去哪儿了?都不来见娘。”

    “大娘说,怕我吵着你。”

    “你一直在前院?”

    “大娘带我去了王府,昨天才回来,”被揭穿的小谎言,沁伊下意识的捏着衣角。

    她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同顺回府那日,她穿戴一新,脸上抹了厚厚的胭脂,把多年不戴的首饰都拿出来了。

    “好看吗?这个呢?这个?”娇俏的神情、娇羞的面容好像回到了出嫁前的一夜…… 

    “好看,好看,”银杏笑道,帮着她把簪子插在发丝中。

    银杏扫过欣喜的沁柔,不动声色的把露出的几根银丝挽了进去。

    “老爷回来了,大夫人让您过去,”前院的丫头传完话就跑,生怕沾染此处的病菌。

    前院已经黑压压的一群人了,见过的没见过的,个个衣着鲜丽,面如灿花。府里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果然,世人还是眼明,辨的清即将到来的那阵风究竟往哪个方向吹。

    她走上前去,俯身像大夫人行了礼,“姐姐”。大夫人回礼,正要说话,门房高喊着,“老爷回府喽。” 

    众人随即迎上前去,说着各色的吉祥话,他抱拳回礼,一如既往的潇洒自如,沁柔远远的看着,还好,十年的岁月并没有把他带的太远,他还是自己当年深爱的男人。

    大夫人吩咐人带客人入席,酒酣人尽兴而散。

    昏黄的灯光依旧在孤独的夜色中坚守,她倚在墙上,默默无语,一颗颗泪珠顺势滑下,刚刚过去的热闹并没有暖热她寒冷的心,同顺只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已化尽十年思念。

    她依旧含情脉脉,依旧盼着爱人的回眸、怜惜,只不过,到底是敌不过衰老的容颜。

    “夫人,”银杏拿来披风裹在她身上,“回吧,夜里凉。”

    沁柔轻轻抽泣,银杏看着心疼。

    “夫人怎么哭了,老爷回来,这是好事啊。”

    沁柔望着前院灯火,眼神空洞迷离。

    “……对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