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墨菊

    更新时间:2016-10-07 19:09:00本章字数:1540字

    这日当完值,弘基去了桃花坞探望四妹。远远的看见唯式站在一口缸前,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弘基悄声走过去,轻声叫道,“唯姐姐?”

    唯式这才回过神儿来,见是弘基,慌忙行礼,弘基摆摆手。

    “唯姐姐在做什么呢?”

    唯式指了指面前的缸,弘基看了一眼,红色的鱼身晶莹透亮,水中来往自如,缸身巨大,更显得娇小玲珑,煞是可爱。

    “格格在里屋歇着呢,我就——”唯式张了张嘴,没有说下去,嘴角微漾,眼神从弘基的身上一点点飘下。弘基只当她那种冷傲了,干笑了两声,便觉气氛尴尬,转身向桃花坞走去。

    有宫女走过来,向弘基行了礼。

    “格格在睡吗?”

    “吃了药刚躺下。”

    “你们好生照看着吧,我去书房,待格格醒了,告诉她就可以了。”

    宫女应声而去。

    弘基自觉回府也甚是无聊,再加上已经多日没见过四妹了,索性等在这里。书房里收拾的井井有条,熏香飘飘绕饶,沁人心脾。

    桌上有一幅残词,李清照的《咏白菊》,不见上文,只见结尾,“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度芳姿。纵爱惜,不知从此,留有几多时。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

    看来是足够喜欢,已经写了好多,似乎还不满意。

    帘子被挑开了,刚刚那个宫女走了过来,放下茶,又退出去了。

    “唯姐姐好,”小宫女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弘基心想也许自己应该请她进来,毕竟她是沁伊的姐姐,何况,天气还不是那么暖和。想到此,就走到外间。

    “唯姐姐,刚在四妹的书桌上看到一首词,”说着弘基便转身进屋,唯式自然跟了上去,看到桌子上的字。

    “格格最近喜欢上了李易安的这首《多丽》,总是在写,”唯式的眼睛落在弘基的袖口上,白皙修长的指节引得唯式一阵阵心漾。

    “四妹转了性?”弘基自顾自的嘟囔着。

    唯式低头浅笑,不再多说什么。弘基本就知道这幅字自是出自唯式之手,先不说小词的情感哀婉,不是四格格喜欢的风格,单这字迹看就不是四格格写的,她写不了这么好。

    唯式心中隐约荡起一股涟漪,他心里也是有她的吧,不然,怎么辨得出她的字迹。

    弘基铺好纸张,拿起笔,挥手写下完整的易安词。唯式静静的立在旁边,目光流转。只顾写词的人没有注意到,静谧的房间里逐渐弥漫开来恬静的芬芳,那眼睛里的爱意已足以融化冬天未带走的余寒。

    想那年,易安、明诚赌书泼茶也不过如此吧。

    “好了,”弘基颇为满意,但在唯式面前很是收敛,“还望姐姐指教。”

    唯式细看,笔势流畅、飘如游云,细腻又不失力道,果然怡亲王四子多才不是虚妄之谈。

    唯式指了指弘基的袖口,弘基这才发现,袖口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墨汁,正犹豫着不知该如何是好,唯式拿出手帕,青葱细指、纤纤多情。

    她走上前,在墨处轻轻的沾了沾,虽然没有擦掉,总也不至于沾到别的地方。两人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相处过,唯式端庄秀美的面庞上总是一股难以抹掉的冰冷,弘基想亲近,自也不得。

    她的发丝柔顺、散发着清香,她和沁伊不同……弘基突然感觉到不适,不由的退后了一步,唯式显然没察觉到。

    “你的手帕——”素净的帕子原本只有四周有些许的点缀,不失淡雅,现在白白的污了一块。

    “洗洗就好,”说着,就要收起来。

    “等等,”弘基把帕子铺开,用砚台压好,笔尖在帕上飞舞,一朵墨菊赫然出现。

    唯式不觉间已展开了笑容,小心的拿起帕子,左右端详。

    只因妙笔回音者,长留香帕深闺中。

    “这下帕子彻底没法用了,”弘基故作懊恼,唯式眼含笑意,看了他一眼,正欲说什么,刚刚那个小宫女跑了过来,“格格醒了。”

    出宫已是黄昏,弘基趁人不备,翻身飞到瓜尔佳后院,他本就身手了得,这堵墙自然挡不住他的相思,只是,他不能再随意进入沁伊的房间。

    隔着窗子敲了敲,娇俏的脸蛋探了出来。沁伊悄悄的指了指外间的挡门,两人相视一笑,夜色中,纯净的脸庞、笑意盈盈的眼眸,还有红润娇艳的唇,弘基笑了,抬手轻抚在她的脸颊上……

    空旷的宫道,倒衬得人更加渺小。唯式拿出帕子放在鼻端,好似置身他的怀抱,沁人的墨香,一朵笑容随即绽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