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叫恩绰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6-10-17 16:27:40本章字数:1143字

    西大街的一处废弃的庭院里来了个女人,年轻漂亮,妖媚中又带着股傲寒。自打她来,便引得文人墨客、地痞流氓一阵唏嘘。

    林敏,字一则,无号,东大街兴源丝行老板的三子,他老爹一门心思希望家里能出个状元,好光耀门楣,谁知道这小子把一门心思都用到花街柳巷中了。林敏可没这觉悟,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风流倜傥、潇洒不羁,可,这不都是用来撩妹的嘛。

    “人生如梦,无关乎钱财、地位、名利。”也正因为如此,在一次茶话会上,他和弘基一见如故。

    他不仅去,而且常去,跟女人聊的快感是男人不能比的。但毫无例外,一则从未在此留宿,不是不想,是她不许。女子常着白纱,但一则却觉得她裹了层厚厚的伪装,相识这么久,也只知道女子名叫恩绰,她的贴身丫头叫筱雨。

    恩绰,很奇怪的名字。

    这日,一则晃过来,远远的便看见门前停了辆马车,车夫在边上。一则让跟着的仆人笛子过去向看看是哪家的,自己转身进了旁边茶馆,边喝茶边问小二。 

    “那车停多久了?”

    “刚来——”伙计边道茶边说。

    “看清什么人了吗?”一则把一锭银子放在桌上,手指一弹,推到伙计面前。

    “矮胖子,又矮又圆,还油乎乎的,”伙计的形容让一则笑出了声。恩绰的表情想来……她没有表情,除了笑……

    大概一杯茶的功夫,乔大爷晃着一身肉出来了,送出来的是筱雨。看着他们马车在拐角处消失,一则才起身过去。还未到亭子处,就已听到琴声,悬漫、无奈又夹杂着伤感,她抬头看看他,笑了,一如既往。

    “站着干什么?”恩绰问道。 

    “我可不想沾上污浊气,”一则有点赌气,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偏房里见的,”恩绰若有似无的说道,指尖仍挂在琴弦上。

    一则掩饰不住心底的笑意,在凳子上坐下。

    “刚那人谁呀?”

    “你不想知道的那类人。”

    “但我还是问了。”

    恩绰不语,筱雨这时候奉上了茶就退到一边了。

    “有心事?”

    一则的脸色仍旧阴沉,半晌才摇摇头。彼此之间,心知肚明,多说无益。

    恩绰的琴艺很好,一则自叹不如。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偶尔说一两句话。

    “只是这么安静的坐着,也有满满的幸福感,”一则这么想着,转念又想到,“恩绰的心里也会这么觉得吗?”

    天色渐暗,一则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从凳子上挪到亭子的横栏上,又挪回来,来来回回,也不嫌累。

    恩绰只看着,面上挂着一丝浅笑,并不言语。

    她起身,看着亭外的景色,淡然说道,“春去春来,花谢花开,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

    “今天,我不想走了,”他直直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声音。

    “我叫筱雨收拾客房。”

    “我想睡在你旁边,”一则惊讶于自己的声音,似水般的柔情,从来不想在花丛中驻足的他,平生第一次有了想安定的念头。他对恩绰,不在是逢场作戏下满足生理需求,而是骨子里的占有,每一寸的牢牢占有。

    “我叫筱雨收拾卧榻,”她不惊不乱。

    一则撇嘴苦笑了一下,看向落日的余晖,起身去了……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筱雨想说什么,被恩绰抬手制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