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心意乱

    更新时间:2016-10-24 09:33:18本章字数:1560字

    同顺已经回府,大夫人服侍他一切收拾停当后,自然说起沁伊的事。

    “已经15了,是该婚嫁的年龄了,若由着性子来,可失了大家女儿的风范。”

    “我那个老友的四子,和沁丫头年龄相当,相貌俊秀,知书达理,我是有意想结此亲家,”同顺喝了口茶,又说道,“我去看看她,突然回来,也没给她个信儿。”

    “老爷坐着,我让春桦去叫。”

    春桦应声而去,大夫人不免又说起了唯式,亲生女儿自幼不在自己身边长大,到如今,生父亲竟不管不顾,多少有些心酸。

    “唯式应该快回来了,前些日子因格格有疾,便耽搁了。这次我可得好好准备一下。”

    “嗯、嗯,”同顺只是点头。

    “老爷是不是也应该替唯式好好想想呢?”

    同顺思索良久,端起茶杯在嘴边吹了一会儿,又喝了两口茶,才道。

    “格格不出嫁,唯式就只能留在宫中。”

    “我这个女儿,该说她是好命呢,还是苦命?唉——”

    “夫人不必忧心,时候到了,王爷肯定会帮唯式寻个好人家的。”

    说到怡王,同顺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夫人可还记得王爷说的话?”

    大夫人这才想起来,也慌乱了起来,“你说,万一我们这边把沁伊的婚事敲定了,怡王府那边又要人可怎么办。”

    这时,春桦走了进来,面带忧色,“沁小姐不在房间。”

    “什么?”二人惊起,“去哪了?”

    “房里的人说不知道。”

    “平阳呢?平阳在吗?”大夫人大惊失色,才以为沁伊换了心性,没想到这就出了乱子。

    “平阳也不在。”

    “派人去找,快去。”

    夜幕降临,马车慢慢的摇晃着,两人面对而坐。

    “不要胡思乱想,睡一觉,明天脑子又是空空的了,”弘基说着,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

    “你才空空的,”沁伊白了他一眼,转过脸,透过狭小的车窗,看着外边。 

    弘基看着她,深邃的眼睛里尽是柔柔的爱意。

    儿时的场景一幕幕闪现出来,湖边、凉亭、花园、书房,王府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们嬉笑玩乐的身影。

    他情不自禁的捧过沁伊的脸颊,让她看着自己,沁伊疑惑的看着他,看着他情意渐浓的眼眸、逐渐逼近的脸,她的心倏然停滞了……

    “公子,到了,”李德标志性不紧不慢的声音传了进来,沁伊一下子松了口气,她推开弘基,急急地跳下马车。

    平阳扶她的手落了空,看着匆匆忙忙跑回府的背影,她看看车内,弘基对她浅笑颔首,平阳回礼,追着沁伊走了。

    “看清是谁的马车了吗?”大夫人焦急的问道。

    “是怡王府四公子的,驾车的人是李德大人,”门房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错。

    同顺他们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沁伊已经挪进来了。

    “给爹爹大娘请安。”

    同顺此时也不好发作,便让她起来。

    “吃晚饭了吗?”大夫人问道,沁伊点点头。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而且,爹爹回府,做女儿的竟然没去迎接,实在是——”

    “好了好了,以后出去之前,一定要给你大娘说一声,听见了吗?”

    “知道了。”

    “先回去吧,这几天不准再出门了。”

    “怎么办?小时候这样,现在也这样,出去就不知道回来,”大夫人看着沁伊渐渐远去的身影,埋怨道,“若是四公子真的有意娶沁丫头,一切都不用担心了,可若没那个意,我们干等着也不是法子啊,万一出什么岔子,我们怎么办呀,老爷你倒是想个法子啊。”

    同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半天才说道,看看大夫人欲言又止。

    大夫人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那个……”同顺抬起手,“再等等吧。”

    大夫人气的只想龇牙剜他!!

    “水好了,姑娘去洗一下吧。”

    沁伊泡在木桶里,刚刚马车内弘基……他要干嘛?他的眼睛、嘴巴、鼻子……明明是看了十六年的人怎么……突然间不一样了,他的眼睛里好像有一团火,那么烧着……沁伊拍拍仍旧滚热的脸颊,想把这恼人的情绪拍出去。

    弘基至今不曾忘记六年前说过的话,当时,也许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关心,如今,成了男人对女人的渴望。那个叫恩绰的女人一度缭乱了他的心,但当他在马上看着沁伊欲哭的模样时,他的心都化了。恩绰于他不过是氛围营造下的产物,跳了出来,他知道,他想共度一生的人只是那个陪着他度过蛮荒童年的瓜尔佳的小女孩。想到此,他的嘴角荡起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