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它该有的意思

    更新时间:2016-11-03 15:29:43本章字数:1500字

    弘基没有松开,只是皱紧了眉头。

    沁伊着急,用力推开了他,转身往回跑,还好,那车夫还在门口。

    “回去,”她蹭蹭的钻进车里,生怕被人看见自己的脸,没有镜子,也知道,那张脸一定是红透了。

    她双手捂着脸,半晌,也没见动静。

    “回去,”她又喊了一嗓子。

    “小姐,公子吩咐了,见不着他我不能走啊,”听着车夫可怜兮兮的话,沁伊明白了,弘基都准备好了的,怪不得特地吩咐不让平阳跟过来。

    她跳下车,四周看看,两眼一码黑,这园子,她头回来,真是后悔死了,来时眯什么眼啊。

    脸,依旧阵阵发热,心,似乎要跳出去。转了几圈,她一咬牙避开车夫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一溜烟的跑回园子里去了。

    弘基靠在亭子的一角,一手抚着嘴唇,看着她来,一直紧锁的眉头才松开,嘴角浮出一丝浅笑。

    “我要回去,”沁伊瞪了他一眼又赶紧挪开视线。

    “以后再不打算见我了是吗?”他的声音幽幽响起。

    “再也不见?”她从来没想过,也只这愣神,才发现弘基的下唇破了——下口太重了,她不禁又心疼了。

    弘基走上前,拿起她的手,发现她手心上有指甲印,正要问,沁伊已经把手抽回去,转身就走。

    弘基拉过她,结结实实的抱在怀里。

    “放开,”沁伊挣扎着。

    “你不走我就放开,”弘基禁锢着娇小的身体。

    沁伊突然就不想反抗了,她任由他牵着手,老老实实的坐在亭子里。

    “告诉我,你刚刚想到了什么?”弘基探身,注视着她。

    沁伊被他看的心乱,往边上挪挪。

    “没什么,”她有点赌气。

    这个回答和弘基心中所想的相差甚远,他苦笑了下,嘴唇上的伤口裂开了,疼。

    “我没想到……没想到你会那样,”沁伊低着头小声说着,那颗心又砰砰的跳起来。

    “然后呢?”

    “然后——”沁伊看向他,末了才说,“你这……怎么办?”

    “不碍事……”

    “我是说别人会看见的,”沁伊性急,这真不是好解释的。

    “……先回去吧。”

    沁伊僵直的坐在一边,一动不动,马车颠了一下,沁伊身子就倒了,弘基赶紧扶着她,沁伊拍掉他的手。弘基不语,沁伊也不说话,长这么大还是头回这么尴尬。沁伊看向窗外,一句话没说。

    那座园子是怡亲王府的别院,不大会功夫,车就到了王府。

    弘基下车,沁伊无奈只得跟了下来,刚进院子,就见着格格一行人,格格是个直爽的人,看着这俩人走来,已知其意,遂打趣道,“一早儿起来就不见了四哥,想着四个果然有自己的去处,有着沁妹妹陪着,自然就不稀罕我这个亲妹妹了。”

    弘基面带微笑并不搭话,缓步朝书房走去。格格感觉奇怪,又看着沁伊黑着一张脸,心下想着两人是闹别扭,且四哥占上风。

    “给格格请安,”沁伊附身行礼。

    “这会儿倒有礼了,平日里也没见着你这么知书达理的,”说着笑了起来,“我跟唯姐姐正画样儿呢,等回宫好拿给宫里的小宫女们制成帕子,你要不要也画画看?”

    沁伊走进,才看见桌子上放的尽是花鸟虫鱼的小样,细看下,这些都是上层之作,她早就听大娘说过姐姐不仅会针织女红,更擅长诗词书画,自己也只是最近才碰了碰针线,绝不能在这丢人,正想着该如何推脱,“哎呀”一声打破了沁伊的窘境,原来这个叫裴儿的小丫头贪功,一时手快,针尖出来时正好顶着食指,格格责怪了她两声,那裴儿也不作声,只是乖乖的一针一线的绣着。

    正说着,李德走了过来,先给格格请了安,便对沁伊说,四公子请她过去。沁伊本想横下心来不去的,只因当着格格和姐姐的面儿,不好让弘基失了颜面,便跟着李德去了。

    “打小四哥和沁妹妹就要好,倒是我这个亲妹妹还真是疏远了,”格格叹道,并未注意到唯式逐渐阴暗的脸色。

    李德进书房只说了句“姑娘请来了”,就退出去了。

    沁伊狠狠的盯着弘基,无奈弘基只是盯着手中的书卷,丝毫没有抬头迎战的意思。

    “刚刚什么意思?”沁伊吞吞吐吐的说着,“怎么这会儿成哑巴了。”

    “是它该有的意思,”弘基翻开书,边看边说,语调里听不出什么情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