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怒而退婚(1)

    更新时间:2016-09-09 21:02:54本章字数:2683字

    宣统二年,四月十三,黄道吉日,宜移徙,忌出行。

    “啊!终于回家了……”坐了好几日的船,一踏上结实的地面,千醉便忍不住夸张地长叹了一声。

    周紫朔无奈地瞥她一眼,对来接她们的赵六问道:“老爷回来了吗?”

    “回大小姐,老爷和二夫人今早刚到。”

    周紫朔点点头,“行,我知道了,你们先替我把行李送回去。”

    “小姐你……”

    “很久没回来了,我去街上转转,晚饭前回去。”打断赵六,周紫朔给出的回答听起来很合理,一旁的千醉却眨巴眨巴了眼睛。跟着小姐胡乱逛了两条街,千醉这才扯了扯周紫朔衣袖,笑眯眯道,“小姐,其实,你只是不想这么早回去吧?”

    周紫朔停下脚步侧头睨她,那神情——对,我就是不想回去,怎么着吧?

    “好吧,当我没问。”千醉郁卒地垮下小脸,她能怎样,她只是个丫鬟。

    被揭穿了意图,周紫朔干脆也不乱逛了,直接向最近的一间茶馆走过去,“累了,进去喝杯茶。”

    “客官里边请。”小二殷勤地跑过来却忽然愣住,不仅小二,整个茶馆的目光都齐刷刷都集中到了她们主仆二人身上。

    陵城风气保守,两个未出阁的姑娘公然出现在茶馆已是不正常,她们二人还皆是一身令陵城人感觉怪异无比的西式服装。

    好在对此她二人早有预料也不以为然,扫一眼坐满人的大厅,她们无视众人目光,径自走上二楼,挑了个靠窗的清静位置,而后高声招呼小二上茶。

    两个利落帅气的女子就这样大咧咧坐在一群身着长袍的男人之中,场景很是微妙。

    不过,新鲜感这东西也就是一会儿的事,新鲜劲过了,也就没什么了。该听曲儿的继续听曲儿,该胡侃的接着胡侃。

    不一会儿,又上来两个人,好奇地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坐到了她们邻桌,悄悄打量着她们。

    千醉凶巴巴地瞪回去,“看什么看呐!”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女子,那两人吓得脖子一缩忙转开眼,忽然其中一个兴奋地对着窗外一指,“看,想容姑娘的画舫!”窗外,一艘精致的画舫正随水而下,隐约可以看见舫上坐着一众吹拉弹唱者。

    他的同伴眼睛一亮站起身看了一会儿忽然郁郁地坐了回去,摇头晃脑地开始掉酸文,“唉,有美人兮在水一方,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啊。”

    千醉不屑地瞥了两人一眼,却听那人感慨完了又接着道,“谁不知道,想容姑娘已经是萧二少的人了。以后,就是有钱也没机会见了。”倒茶的手顿时一抖,蜜色的茶水直接溅上了周紫朔衣袖。

    “小姐,没事吧。”千醉吓了一跳,忙丢下茶壶从兜里掏出帕子来擦。

    “他不是和周家大小姐有婚约?周家在陵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周大小姐还没过门,他就这样弄个风尘女子回去,这不是打周家小姐的脸么?”

    千醉小心翼翼抬眼瞅了瞅自家小姐,只见周紫朔面色发沉,她心中咯噔一声,只盼那两个嚼舌根子的能闭嘴。但是人家正聊到兴头上,又怎么可能就此打住。

    “你不知道么,周家大小姐七岁那年撞了头,被送去日本医治,这么多年一直没回来,大家都猜那周家大小姐八成是治不好成了个傻子,”说话之人,嘿嘿笑了一声,“他萧二少自诩风流倜傥,怎么会娶个傻子回去当媳妇。我可听说他这几天和萧老爷闹脾气,吵着要退婚,被萧老爷一气之下给关在家里了。”

    他们口中的“傻子”冷笑一声,“啪”的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小二,结账!”这个萧二少可真给她长脸!退婚!哼,你不想去,本姑娘还不愿嫁呢!

    千醉吓了一跳,连忙跟着追出去,她家小姐最是精打细算,今日居然直接扔下那么大一锭银子,可见是真的气坏了!

    出了茶馆,周紫朔快步走向路边一个代写书信的摊子,扔下一锭银子,她径自拿过纸笔,“纸笔借用一下。”她龙飞凤舞写得飞快,挟带着一股怒气,摆摊的书生回过神来她已写完,他只来得及看见“退婚书”三个大字。

    大步流星地转过一条街,周紫朔财大气粗地扔银子租下两匹马,跟着她紧赶慢赶跑的气喘吁吁的千醉这才得空问上一句,“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儿。”

    “先下手为强。”周紫朔翻身上马,冷冷丢下这么一句。

    跟在她身边多年的千醉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怔了一会猛地拍了自己一巴掌,连忙翻身上马追过去。

    无奈,她家小姐什么都比她强,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周紫朔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真真是心急如焚。

    从东郊一路飞驰到城西,周紫朔勒马落地一气呵成,连粗气也不喘一声,想她五岁就开始学骑马了,跑这点路能算什么。拴好马,她理了理衣服头发,虽然是来兴师问罪站着理,但礼数不能缺。

    上前敲了敲萧家的大门,门很快打开了,不过门房显然也是被她这“怪异”的打扮给吓着了,愣过之后,眯了眯眼,态度不善地问道:“这里是萧府,你找谁啊?”

    “家父姓周!你家二少爷在吗?”

    门房一愣,这陵城与萧家有关系的周家除了城东周家没别人了,猜出她的身份,他立刻堆起一脸笑,殷勤道:“原来是周大小姐,您稍后,小的这就去通报。”忙殷勤的将她迎进府,“周大小姐稍候,小的这就去通报。”

    在她等候通报的时候,千醉终于赶到了,跳下马她直直冲过来扯出周紫朔衣袖,“小姐,你别闹了,咱回家吧。”

    “闹得满城风雨的人是我吗?”周紫朔不为所动,冷哼一声,“你没听那两个人说,萧昀展他这是在打我的脸吗?”

    想到适才那两人说的话,千醉也忍不住忿忿起来,此事的确是萧家做得太过分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买卖不成仁义在,我爹和萧伯伯多少年的交情了,我不会把事情闹僵的。”

    千醉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又垮下脸来,可怜兮兮道,“我一定会被二夫人骂死。”

    “你就装吧,你小姨会舍得骂你?”周紫朔毫不留情面地戳穿她。

    千醉扁了扁嘴,知道以自己这点道行是没法阻止一会要发生的事了。

    她们这边耐心等着,却说那边萧昀展听说他的未婚妻周家大小姐登门点名找他,可着实吓了一跳。爹和大哥此刻不在家,她挑这个时间来,这该不会是兴师问罪来了吧?回想一下自己在陵城的“美名”,萧昀展心下还真是有些忐忑。

    正陪他下着棋的萧家三少爷萧昀浦见二哥神色有些僵硬,于是好心道:“我陪你一块去吧,我也想见见未来的嫂嫂。”

    两人磨磨蹭蹭去门口迎人,一看见周紫朔萧家兄弟二人全都愣住了。

    “萧二少?”目光在两人身上一转,周紫朔看向萧昀展,确认地问。

    萧昀展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目光落在她脚上,见萧昀展就盯着她的脚看,周紫朔脸色更差,她当然知道萧昀展在看什么,她自幼在国外长大,当然不可能缠足。如今她脚上穿是一双高跟马靴,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有一双天足,而国人是非常嫌弃天足的。

    心中暗唾一声,周紫朔努力压住自己的火气,“二少喜欢低着头看人吗?”

    萧昀展这才抬起头来,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却仍是不确定的问:“你,周……紫朔?”虽然实在很难将眼前之人和记忆中那个黄毛丫头联系起来,不过多年未见,这丫头彪悍的气势倒是一点也没变。

    “怎么?看见我没变成个傻子,你很失望?”周紫朔冷笑一声。

    “嗯?”萧昀展愣了一下。

    周紫朔冷着脸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你不是想退婚吗?我成全你!”话音落,一纸退婚书拍在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