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成功的演出

    更新时间:2016-09-10 13:58:12本章字数:1739字

    喧嚣的演播大厅。

    校艺术节进行到一半,观众们的兴奋劲已经基本消耗殆尽,大多数学生开始和身边的同学聊天,一千多人的窃窃私语形成巨大的声响,几乎压制住了台上的歌声。

    在这种环境下,演员的情绪也变得消极起来,不再全心全力投入演出。

    主持人再一次上台:“下面请欣赏由初三二班桓木同学带来的钢琴曲:《木星》。”

    全场安静了几秒。

    《木星》,R.Angus乐队《木星隐曜》专辑的主打歌,专辑发布之后,这首主打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了家喻户晓般的存在。

    所有人都期待着,这个女生会带来什么样的钢琴版《木星》。

    没有杂质的钢琴声从高音do开始流转下来,随着左手伴奏的加入,汇成清流,在快要到达最低点时又回转而去,蜻蜓点水般把尾音落回高音do。一个完美的前奏。

    场下的声音降低不少。

    这不是《木星》的原曲前奏,却和原曲完全贴合,毫无违和感。

    随着一个八度和弦,《木星》真正的开始了。

    懂钢琴的同学都十分佩服这个名叫桓木的女生的手部力量。整首曲子的伴奏全都是需要力度的和弦,那个女生竟然可以保持音完全不飘。

    渐渐的,有几个人开始跟着哼唱,慢慢成了全场的歌声:

    “也许我也是一颗木星

    只要度过隐曜的时刻

    定会成为光芒的焦点……”

    《木星》本就是充满正能量的歌曲,加上左手沉稳有力的和弦伴奏,右手轻快敏捷的抒情主旋律,把这首歌展现的淋漓尽致。

    “温暖的宇宙流转在眼前

    梦想的彼岸在坚持之后

    还有你我,相伴前行……”

    一曲终了,全场掌声雷动。

    桓木向观众弯腰致敬,匆匆向台下跑去。

    观众席的最后一排,明冥正按照约定坐在靠墙的位置等着她。

    女生激动的座下,等着身侧男生的评价。

    “这次比以前练习时发挥好得多。”明冥的语气依旧波澜不惊,听不出感情,表情也被暗色调的演播厅完全遮挡,无迹可循,“那个前奏,编排的不错。”

    虽然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大肆表扬,桓木还是感觉很满足:“谢谢,如果没有你,这次艺术节就真的算是荒废了。”

    “没事,你也很努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桓木察觉到明冥语气中带着些许笑意。

    是这样的他,自从一个月前的初见开始,就是让人仰慕又敬畏的人。

    其实,最初的相遇也十分的无厘头——

    下雪的冬夜。

    地面是亮晶晶的白,天空是纯粹彻底的黑。像是钢琴的琴键,上下分开却缺一不可。

    桓木扬起头,眯起眼看向未郎琴行的大楼。

    虽然说还没到下班时间,女生还是担心在这种天气里琴行还能不能坚持到规定时间再关门。

    远处,暖黄色的灯光从大楼里迸发出来,融进夜色中,给了焦急的桓木一丝丝安慰。

    终于还是赶上了。

    女生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加快速度小跑向琴行。

    已经好久没有冲着那个地方奔跑了。自从六年级毕业的假期成功考过钢琴十级之后,妈妈就再也没有让她来过这种地方。

    三年的跨度。

    现在,自己已经成了初三的学生,这整整三年,从没有正式上过钢琴课。家里虽然有钢琴,但是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

    桓木一头扎进电梯,熟练的按下“3”这个数字。

    而这次有幸再次来到琴行的直接原因,就是学校的校艺术节。初三了,死板的学校终于意识到这届学生自进入学校以来都没有参加过任何集体活动,于是校领导高层集体良心发现,决定为本届初三办一场校艺术节。

    桓木当然报名参加,并在项目一栏填写了“钢琴演奏”。

    其实,把报名表格交上去之后,女生已经后悔了。现在的她,虽然有过级证书撑着门面,却早已是徒有虚名。

    所以,桓木苦苦请求妈妈,终于得到了到琴行找钢琴侯老师上课的机会。

    从电梯走出,乐器声就混杂的争先进入耳廓。这也是女生所熟悉的。

    笑容又加深一点,桓木按照记忆找到了侯老师的教室。

    没有开灯。女生不死心的努力向里面张望,终于确定教室里绝对没有人。

    桓木失落的想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就听到背后的吵闹声:

    “搞什么!我可是推了课才到你们乐队帮忙弹琴,现在里面那个男的是什么意思!”

    “同学你别着急啊,他就是这个个性的。”

    气愤中的女生瞪了男生一眼,转身直接出了琴行。

    桓木看形势不妙,刚想溜走,就被那个男生一把拽住:“同学等一下!”

    “干……干什么?”

    “你也是学钢琴的吧,”男生笑笑,“可以来我们乐队帮忙吗?”

    “欸?乐队?”

    “嗯,我们乐队缺一个钢琴手。”

    “可是,我已经好久没弹过了,今天来就是找原来的老师帮忙指导的。”桓木指指黑漆漆的教室。

    “这样啊,那你可就幸运了。”男生拽着桓木就走,“我们乐队有一个人以前可是专业钢琴家哦,正好让他教你。”

    “真的?”还是不太相信。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