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入世俗

    更新时间:2016-09-11 16:30:41本章字数:4559字

    赵小博,所修植物学专业,瞅这名字,就能看出爸妈在她身上寄托的强烈希望,所幸,小博从小听父母的话,好好学习,终于在2014年,25岁的小博终于带着父母的希望和自身强大的努力被保送到了北京某所高校的博士研究生。

    9月份,小博刚刚博士入学后,她的爱操心也热心的大师姐得知这位小美女还是单身,为了让她安安心心、幸幸福福的读完博士学位,于是开始张罗着为她介绍对象。小博的大师姐今年已经博四了,明年就要毕业了,师姐是山东人,热情又开朗。

    虽然小博自己并不着急,但是看着师姐的热心劲儿,又不好辜负,只得在嘴上应着:

    “好啊好啊!”,她以为师姐也是说说而已,而且自己自此大学毕业分手后,硕士期间一直认真工作,已经两年都没有谈恋爱,万一博士毕业的时候还没有找到男朋友,岂不成了高学历高领剩女,那也太悲惨了,于是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并没有认真对待。

    “你有什么要求啊?身高?体重?颜值?学历?专业?”师姐随即问。

    “我……”小博变得害羞起来,“长相看得过去就行,就是不要是同专业就好。”小博一直希望将来自己的另一半和自己不是同一个专业,这样将来两个人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可以互补认知,整个家庭的整体学识水平也会相应提高,未来孩子也会有更多的选择,额,不得不说,小博这眼光看的也真够远的。

    “OK,包在师姐身上了!”大师姐自信的说,就差拍胸脯了。

    没想到师姐居然来真的,大师姐的第一个货源是一个已经博士三年级的单身狗师兄,小博看了看这位师兄的照片,觉得还行,本来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试试就试试。于是师姐把小博的照片和联系方式发给了单身狗师兄,但是自从介绍之后这位师兄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小博。

    过了一个月,师姐问小博两人进展如何时,小博回答说:他一直没有联系我啊。

    “啊,怎么会这样!”师姐吃惊,但又赶紧反过来安慰小博:

    “没事没事,别担心,我来问问,怎么搞的!”语气有些无奈和抱怨。

    最后师姐从男方那里得知,原来这位抢手的师兄已经先和另一位师妹在拍拖了。师姐对于出师不利的小博安慰道:“没关系,师姐这里货源充足,不要气馁。”

    小博虽说原本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是这第一次就失败,也太不顺了,难道这意味她未来的感情之路充满崎岖吗……

    然而,没过几天,师姐通过多方渠道,又找到了另一位货源,这次是一位同校博士二年级的师兄,也是山东人,师姐按照上次,还是先把照片发了过来,让小博先试试眼缘。

    那是星期天的一个上午,小博正在宿舍里和众女博士们打打闹闹,突然QQ收到大师姐发来的一张照片。

    “小博,你看看这位有么有眼缘,是博士二年级的,家是山东的,专业是动物医学”师姐随即敲来一行字。

    小博仔细的端详着照片。

    “看上去人还蛮老实的!”

    “身材也还行,看着挺高大雄伟的!”

    “小博,可以试试嘛,颜值还不错哟”

    “你不上,我可要上啦!”

    旁边的众女博士们开始淌口水。

    “哎呀,瞅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子”小博明显有些不好意思,心想,毕竟相亲这种事,就想把自己当做一件物品,摆在别人面前,任人挑选,彼此都是。说不定,对方的亲友团正在议论自己的胸够不够大,腿够不够长呢。小博看着这照片,心里不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时空转移到另一方,张大超此时正在一件多媒体教室上课。教室里的人并不多,他坐在中间偏后的位置,也就是网传的教室分布图中的学霸区的最后一排。手机突然亮了,他的师姐发来一张照片,他点开,一个面庞清秀的女子跃入眼球,蓝色牛仔裤,白色衬衫,扎着马尾,很干净,很舒服,这是张大超对小博的第一印象。小博虽说已经25岁,但是天生长着娃娃脸的她经常被误认为是本科生。

    旁边的同学立刻把脸凑上来,小声问:

    “soulmeta,这是谁啊?长得不错呀” Soulmeta是大超实验室的同学,也是他的损友,两人互称自己是对方的灵魂伴侣(soulmate)。

    “师姐给介绍的对象”张大超不好意思的说。

    “放大看看!”张大超的soulmate怂恿到。

    张大超双击了一下照片,soulmate又跟言到,“挺白净的,个子还行,身材不错,可以试试!”

    张大超只微笑但不言语,把图片放回到原来大小,他看见后面还附赠着小博的QQ号码。

    眼尖的Soulmate也看见了,“赶紧联系啊!这姑娘不错!”

    “下课再说吧”张大超关了手机,开始认真听课。

    张大超,今年26岁,他比小博大一岁,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性格十分憨厚,不善言,但是诚实善良,待人真诚,是实验室出了名的好人缘。

    他的师姐们也都很疼爱这位师弟,一有合适的对象就介绍,可是都被大超拒绝了,大超大学的时候追过一个女孩子,追了很久,但是最后失败了,所以在感情上略有一些胆怯。

    但是他也已经老大不小了,自己小学同学的孩子已经上小学了,高中同学的孩子已经会打酱油了,大学和研究生的同学都陆续开始结婚了,心想自己的感情之事也应该提上议程了,再加上soulmate的极度鼓励,大超也决定试试看。

    于是中午12点下课之后,他抱着忐忑的心态在聊天窗口上敲下来一行字:

    “你好!我是张大超,我是山东人,现在是博二,学的是老鼠专业,很高兴认识你。”

    小博此时正在和朋友去吃饭的路上,QQ突然叫了,拿出手机,居然是张大超发来的,还没有点进去,心跳骤然加速,心情已经开始紧张起来。

    打开一读,心生疑惑,不是动物医学专业吗,怎么是老鼠专业,动物医学院难道还有这个专业?算了,先不着急。于是不急不慢的回了一句:

    “你好,我是小博,博一,植物学专业,河北人。”小博边走边敲着字。

    “很高兴认识你”大超继续。

    “很高兴认识你”小博寒暄着。

    “不过……我好像没听说过老鼠这个专业……”小博疑惑的询问。

    “昂,我们是基础系,经常用老鼠做实验,所以通常自称是老鼠专业,呵呵。”

    “明白了”,小博心想,不过张大超这个名字也……她忽然想起了自己有个师兄叫张小超,于是继续说:

    “我有个师兄,叫张小超,哈哈”小博调侃道。光顾着聊天,以至于她的速度有点落后。

    “我也有个同学叫赵大博,哈哈”大超随机反应到。

    小博看到屏幕上的这行字,不觉笑出了声。

    这时朋友才发现她已经掉队了,于是赶紧招呼她:

    “干嘛呢,小博,快点啊,一会人多没位置了!”小博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归队,匆匆忙忙打了一句话:“我先去吃饭了,一会人多了!”

    张大超回应:“ok,再见!” 

    关上手机,小博便去吃饭了。

    虽然是简短的几句话,二人却聊得挺开心,这让二人对彼此留下了较好的第一印象。

    两个人在一起有很多东西都很重要,什么信任、诚实、理解、真诚、关心、珍惜,等等,可是对于两个博士生来讲,读书读到这个份儿上,可能大家各自都已经具有了足够的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多年的中国式教育所赋予的智慧头脑,也正是因为这样,外界对于博士的看法总是非常保留,尤其是女博士,总觉得他们是不同于人类的另一种人,常常会用低情商、生活能力差、没有生活情趣等一些词语来污蔑他们,搞得大家都对博士这个群体敬而远之,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张大超通过几句话感觉小博不是一个无趣的人,小博也有同感。

    午饭后,小博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知网,在高级检索的作者一栏上输入“张大超”,然后输好专业和学校,开始看大超在硕士和博士期间的文章发表情况,因为这些都是公开的,小博想,也许她能从这些资料中获得些许大超的个人情况,以进一步的了解这个人。

    屏幕上顿时弹出了10条检索信息,其中有7片中文文章,包括2篇中文核心,还有2篇会议论文。

    “科研成果不错嘛”小博心想着同时露出满意的微笑,这说明大超同志在科研方面还是足够突出的。还有一条检索结果是大超的硕士学位论文,咦,硕士论文中还有致谢呢,也许还能窥探出什么,于是小博毫不犹豫的下载了大超的学位论文。

    论文主要是关于一种动物的流行病的诊断,反正小博也看不懂,于是直接跳到作者简介和致谢环节。小博认真的读了起来。

    “感谢xxx教授……感谢父母……感谢师兄师姐……感谢同学……”

    读着致谢,小博的脑子里迅速的对这些信息进行着处理:

    1.致谢写得很全面,也还算感动,说明人缘还不错;

    2.文采一般;

    3.还有哥哥和嫂子,而且哥哥已经结婚了。

    三个结论出来之后,小博这才放过了这篇学位论文,开始午休。

    由于工作日二人的白天和晚上都有工作,或者看文献或做实验或处理数据,只有午饭和晚饭前后才有些空档的时间,在接下来的2天内,这成了张大超骚扰小博的固定时间,两人几乎在每天的午饭后和晚饭后都会简单的聊几句。

    “吃饭了吗?”每次都是大超先发问。

    “刚吃过。”小博答。

    “中午要回宿舍休息吗?”换小博问

    “不了,就在实验室躺一会,下午要开小组会。”大超实话实说。

    “你呢?”大超继续问。

    “我回宿舍休息会儿。”简短的对话结束,二人开始个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连着两天基本都是相差的不多的对话,两天天之后的晚上十点半,大超又找小博聊天,

    “回宿舍了吗?”

    “没呢,正要走”

    “那我送你回去吧”大超这几天都是通过QQ和小博的联系,言外之意,大超想约小博见面了。

    小博是个十分传统的女孩子,只聊了两天就要见面,未免也太快了吧,小博有点接受不了这个速度,于是回答:

    “不劳大驾,我自己回去就好”看来小博士拒绝了,这拒绝里既有害羞的成分,也有一些女博士的理智。小博上次通过知网的检索了解了大超的一些情况,但是大超却对自己毫不知情,于是小博想起来自己在本科的时候给学弟学妹们做过一次考验的交流会,当时好像还发学校新闻,里面有对自己的介绍,或者可以帮助大超进一步了解自己,于是小博找到了这条新闻,并把链接发给了大超。

    “你这么牛啊,我都不敢追你了!”大超看完新闻后说,因为小博在本科的时候非常优秀,拿过国家奖学金和专业特等奖学金,还经常在一些学校的竞赛上获了奖,也算得上一个小学霸了。

    “我觉得我们对彼此的了解还不够,再过两天再见面吧!”小博建议,

    “好”大超同意了小博的意见。

    哪知真的是两天之后,大超又提出了见面的请求。

    “周六我请你吃饭吧!”大超邀请到。

    小博心想这人也太着急了吧,但是又转念,反正又不是网恋,大家都在同一个学校,也很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况且,如果一直这样推脱的话,没准还会招来怀疑,以为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小博随后说道“那周日吧,我周五出差,要周日下午才能回来。”

    “好,我到时候电话联系你”大超顺便把自己的电话也给了小博。就这样,约好了周末详见。

    但是为避免见面之后的尴尬,小博先打好预防针:“我个子不高,只有158,长得一般。”

    “我也不高,我不嫌弃。”大超说。

    从聊天到要见面,一共只有一周的时间。周末,小博从吉林出差回来,已经是下午4点,两人约的是7点,还要三个小时,她打开电脑,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

    “我做了一个人生中一个重大的决定,去相亲。无论如何,我的内心还是有点清高的,人,都是这样,况我一个凡夫俗子,有些学问,有些性格,更是哪能逃脱,从前总是暗暗鄙视那些急于成亲,急于进入家庭角色的人,总觉得人终有一天会得到,就像成熟一样,何必急于一时,然是岁月在作祟,到了年纪,就要放下清高,放下自尊,去做一些迎合世俗的事情,原来我也是这样。可是我还是有些迟疑,其实,我的内心还是区分不了,我这样做究竟是真的想这样做,还是只是出于好奇和贪玩,还是内心真的有些着急了,但是不论如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逃不了了,那就勇敢的去面对,去表现最好的一面,为自己争取一些机会,加油吧!”

    写完这篇《入世俗》的博客之后,她便开始换衣,化妆她是从来不会的,只是简单的涂了浅色的口红,背了包,开始了相亲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