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6-09-11 21:15:53本章字数:2154字

    在南方地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存在着一座鲜为人知的小县城,这是一座用放大镜在地图上也找不到名字的地方。县城建在仅有的平坦土地上,裸露出黄色土壤的大山将它四周环绕,西边有一个缺口成为与外界往来的通道,只是罕有百姓出入,所以平日里关着铜门挂着锁。

    这座县城到底有多小呢?就算悠闲的晃荡,半个小时也足够将城区走遍。那么又居住着多少人?听长辈说,城镇里住着三万人,周边的乡村生活着九万人。那又有多穷?一条两百米的商业街便是县城的经济中心,一百米处马路中央大张旗鼓修建分流车辆的转盘并没有派上什么用处,反而出乎意料的成为县城标志性建筑物。

    整个县城能按时发放工资的只有卷烟厂职工,经济紧张时期亲朋好友碰面寒暄的主题就是借钱救急。

    长此以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像镀霜茄子一样,肉体和灵魂变得干瘪蔫巴。他们渐渐摸索出一条轻松的生存道理:不该想的别想,不该做的别动,一切都是白费。

    因为这个地方没有可以歌颂的历史,也没有能预见的未来。

    当然,也包括人。

    然而正值11年岁还是小学生的李跃怎能体会大人的烦恼,她愁的只是每天上学时守在校门口的班主任。班主任和母亲一般年纪,平日喜欢一身黑的打扮,金属镜框下的眼神十分锐利,总能立刻看出谁忘了佩戴红领巾,谁又弄错了校服扣子。

    于是,不可避免的一通挨骂。

    每当这个时候,李跃总是十分羡慕一小的学生,那里的老师温柔又美丽,说起话来像含了蜜糖似的,令人心里甜滋滋的。

    这个小城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无论是警察局、医院甚至学校都刚刚好是两个,也碰巧似的冠以“第一”、“第二”名号,正如李跃所在的小学就是县第二小学。

    但是没有人想被归纳到第二群体,因为最好的东西都是第一的。这想法在社会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还是几岁的孩子有些人多了优越感,另一部分人则平添悲伤,身上的校服变成一个令人羞耻的烙印。

    李跃谨慎地用手盖住作业本的右下角,那里印刷着一行细小的字体:县第二印刷厂。明明一样的质量却比一厂要便宜上几毛钱,不过这并不能给二厂带来更多的销量,当钱能买来荣耀时,实惠只能变得相当可笑。

    同桌陈小云拥有一本高档纯木浆制成的作业本,页纸呈米黄色,据说带有护眼的功效,对油墨吸收均匀抗水性强。

    陈小云家境富裕,她的父母在城里卖狗肉,各家各户只认陈家老字号,名气很大。据她所说,冬至那一天就能卖出三百余条。家里的三个女孩虽然年幼,但父母早已买好土地建上三栋楼房,一楼门面,二楼出租,三四楼自住,想来今后也衣食无忧。

    只可惜她身材矮小体形偏胖,脸也长得有些奇怪,鼻梁低平,眼距奇宽且外侧上斜,笑起来一副痴傻的模样,所以学校里她唯一的朋友就是贫穷的李跃。

    “跃儿,我们放学去哪里玩呢?”

    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而言,玩耍是最重要的事情,可以忍耐师长的责骂也能挨受父母的棍棒。

    “我们去小河边吧。”

    一条河流自南向北穿城而过,将小城分成东城和西城,为了更方便表达,人们索性称为老区和新城。

    “冒险三人组”的秘密基地就选在了小河边,这里两尺高的杂草起到天然的防护,只要她们坐下来就好像消失在这个世界一样。

    “王艳,你今天来晚了。”陈小云嘟着嘴,一幅不高兴的模样。

    “你们知道的,一小校风很严,不会那么早放学。”

    “迟到就是迟到。”李跃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

    “好啦,你们不要生气,看我给你们带来什么?”

    两人期待地靠近王艳,眼睛紧紧盯住她绣着兔子图案的红色书包,书包鼓了起来,应该藏了不少好玩的东西。王艳伸手进去,故作神秘的东掏一下西摸一会儿,半天不见拿出来什么物什,急得两人不住的催促。

    好一会儿,她才掏出一个牛皮材质的笔记本递到李跃的手中。

    “这是什么?”看着手中涂画着怪异图案的陈旧笔记本,李跃满脸的疑问。

    “王皮的东西。”

    王艳的父母是棉花匠,经济拮据,吃力的供养着一儿一女。王艳性子好强,学习从来刻苦认真,做事也懂分寸,让大人十分放心。可是大她五岁的哥哥王皮恰巧相反,跟混世魔王投胎似的,逃课打架惹是生非一样不落,家里来告状的人多过买棉被的客户,父母端茶送礼赔罪道歉忙到脚不沾地。

    可是唯一的儿子又舍不得打骂,只好整日里唉声叹气。王艳看在眼里气在心中,连带对哥哥的感情也变得冷漠轻视。

    李跃打开手中的笔记本,看着其中的绘画一脸疑惑。“这是什么?怎么都是图画呢?”

    “你不觉得这扇门很眼熟吗?”王艳指着图画中某一处说道。

    她指着的地方画着一扇高耸入云的大门。

    “好像是西边的铜门?”

    “对。”

    “你哥哥画这个干嘛?”

    “我也不知道。”

    “可是老师说了西边的铜门是绝对不可以接近的,这画画得这么详细,你哥一定悄悄去过那儿。”

    王艳的小身板不禁微微颤抖,她想起满脸怒气的陌生人们在家里指着爸妈吼叫的样子,父母深深弓着腰,几乎与膝盖平行的脸上流淌着泪水。“我不会让他会做出连累家人的事情,我一定要阻止他。”

    王皮脾气火爆性情倔强,认定的事情谁也劝不了。

    “那把这个交给大人吧。”

    “不行,交给我爸妈没用,他们只会袒护他,但是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那你想给谁?”

    “跃儿,先放你这吧。东西藏在外面,王皮找不到的话,可能就会放弃他要做的事情了。”

    “我不要,你哥好凶的,我怕他来找我拿。”李跃心里一惊,手中的笔记本像烫手山芋似的都拿不稳了。

    “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

    “涉及你哥免谈。”

    两人闹得不愉快,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陈小云自告奋勇说道:“要不放我家吧?”

    “好啊!”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