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6-09-11 21:19:04本章字数:1717字

    在回家的路上,懊恼的情绪纠缠着李跃,她为自己刚刚毫无义气的举动感到生气。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是单亲家庭,如果王皮闹上门来,妈妈也会受到惊吓。陈小云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们和铁笼里的几十条狗,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李跃的家位于老区一栋四层楼房的顶层,这里原本是水电职工的家属楼,由于设计的问题房屋狭窄光线昏暗,有些积蓄的家庭都搬了出去,夜晚整栋楼亮着灯的不过五户人家。

    打开门,客厅的灯关着,看来母亲还没有回来,李跃松了口气,开始烧水煮面条吃。

    母亲是计生办干部,时常得深夜与同事潜入乡村,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白日里躲进深山的超生孕妇。

    时钟指向凌晨两点,门外响起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李跃从睡梦中惊醒,她坐起身来仔细聆听。当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在卧室外走动时,她安心地躺下又合上了眼睛,过了会儿,就算感觉到母亲站在床前盯着她也没有睁开。

    早晨,李跃去到学校,陈小云一如既往的将早餐分她一半。

    “昨晚没发生什么事情吧?”李跃有些担心。

    “没有啊。”

    “会不会王皮还没有发现东西丢了?”

    “应该是吧。”

    “那你把东西藏好了吗?”

    “藏好了,在老地方。”

    陈小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这代表她对自己的行为十分满意。李跃赞赏的点了点头,如果在老地方的话,除了她俩,不会有第三个人找到。

    突然,腰部传来钻心的疼痛,不知何时班主任站在李跃桌旁,她用教鞭狠狠戳着李跃的腰,嘴里怒骂道:“谁允许你上课说闲话。”

    李跃疼得直躲闪,带着哭腔求饶,但还是被班主任拎着衣领拖出教室外罚站,课堂上一片静默,大家已习以为常。

    门外的温度似乎低过屋里,李跃的身子不住颤抖,课堂上朗朗读书声十分清晰又分外刺耳,眼眶渐渐变得湿润,泪珠滴滴答答往下掉。咯吱一声,教室门被打开,陈小云敏捷地窜了出来,乖巧的站在李跃身旁。

    “你怎么也被罚站了?”

    “因为我又犯病了。”陈小云的嘴角还留着没有抹干净的口水,肥嘟嘟的脸上被她用水笔画着凌乱的线条。

    李跃观察着教室内的动静并压低嗓音道:“你是装的?”

    “答对了!”

    “你不用陪我罚站,我一个人没事的。”

    陈小云咧开嘴笑着说道:“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李跃望着她笑成一条线的小眼睛,第一次觉得,陈小云其实很可爱。

    “跃儿,放学我们去哪里玩呢?”

    “小河边吧。”

    “王皮失踪了。”

    这一次王艳提早到了。

    她瘫坐在杂草上,齐耳短发下的小脸毫无血色,浑身肤色也变得苍白,说句不合时宜的话就像一尊漂亮的陶瓷娃娃。

    “王皮失踪了。”王艳又重复了一遍。

    “会不会他又跑到哪里躲了起来?”王皮只要闯祸就会消失几天,等待父母处理完争端后他又没事人似的突然出现。

    “对啊,你哥上次不也离家出走一个星期吗?”陈小云拍拍王艳的背部,努力安慰她。

    “可是,每一次都会有人上门告状,这都一天了,怎么还没人过来呢?”

    “大概是没被发现?”

    “我心里很慌乱。”王艳的眼睛有些泛红,努力含着泪水使它不要流出。

    “一定会没事的,不用担心。”陈小云搂住王艳,让她倚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轻轻摇晃上身,像个母亲似的安抚她。 

    王艳渐渐平复下来,喃喃道:“也许真的是躲了起来。”

    一阵微风吹过,杂草随着风力倒向一面,不远处的小河在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似有生机。

    第二天。

    安静的课堂上,学生们埋头将老师的板书原封不动的抄在笔记本上,李跃笔尖快速飞舞着生怕一晃神就看见老师拿起了黑板擦。

    陈小云因为赶不上大家的速度,只好一个人愣在一旁发呆,她指尖转动着头发一拉一扯间似乎想到什么主意,于是埋头在本子上涂画着,顷刻,她胳膊肘碰了李跃一下,悄悄塞过来一张小字条。

    “我昨天翻看了王皮的本子,本子上都是关于西边铜门的事情,你说王皮是不是被抓了起来?”

    李跃看着那几个字陷入沉思。

    在这个小城,如果一个人毫无声息消失在人们的视眼中。

    那么只有两个可能。

    一个是因为犯事被抓了起来,另一个就是......

    出去了。

    王皮会不会出去了?

    西边那扇铜门的形象浮现在李跃的脑海中,那扇刻有翔龙飞凤浮雕图案宽15米高32米的铁门是这小城最宏伟的建筑物,就算站在城中最高的屋顶,也看不到以外的世界。

    那个地方是大人耳提面令不允许去的禁地,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学生集体培训,孩子们像筛糠一样哆嗦身子,他们依偎在一起望着校长的嘴,“不能、不可以、不行”这些从嘴里跑出来的字眼被不断重复,直至融入四肢百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