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6-09-11 21:55:07本章字数:2140字

    暖黄色的灯光映照在第二印刷厂的笔记本上,上面依旧空空如也,笔尖随意地触在某一个地方,也因为停留的时间过长墨水逐渐晕染开来。

    李跃的上眼皮重重的搭在下眼皮上,恨不得用一根竹签把它撑起来,她还在等待母亲回家。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外终于响起熟悉的开门声。

    李跃从臂弯里抬起头,她不慌不忙地搓揉酸胀的右手臂,又突然拉开窗帘探头向外望去,外面的天空漆黑一片,不知道已是多深的黑夜,更不知道是多浅的黎明。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母亲回来了。

    李跃站起身,故意拉动身后的椅子,在这深夜里,嘎吱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与之相呼应的是母亲掉在地板上镶着铁片底的鞋子,显然,她没有想到李跃还醒着。

    李跃在卧室门口又静待一小会儿才扭动门把,打开了她与母亲之间的阻隔。

    客厅里的母亲并没有开灯,从卧室泄出来的灯光大致将她的模样描绘了一遍。短而硬钢针似的寸头搭配瘦弱的身子从背影看来就像一位尚未发育的少年。

    她依然背对着李跃,一言不发。

    “妈妈,你回来了。”

    女人并未应答,只是将手中的医药箱重重的搁置在脚边。

    药箱里钢制的手术器材哗啦啦的响个不停,那刺耳的声音像极了手术台上满口诅咒的女人们。

    “苏颖,你这个婊子,小时候喜欢被男人插,长大了就拿刀捅女人。”

    “放开我,你杀我孩子,我就杀你!”

    “我诅咒你出门就被车撞死,孩子养不到成年。”

    苏颖已听腻这些翻来覆去毫无威慑力的粗口,她埋头做自己的事情,扎针推药、扩宫人流。

    只是手劲会比往常重一些,让那些精疲力尽的女人如断气般张大嘴喘气发不出一丝声音。

    “妈妈,我想和你谈谈。”

    “我很累了。”

    “就一小会。”李跃哀求道。

    苏颖转过身来,她的皮肤白得吓人,穿着白大褂的她时常和医院墙壁融为一体,更突显出那双漆黑的双眸。

    人们都说苏颖的双眼是塑料做成的,她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感情,无论是在李翔投河自尽还是苏颖15岁产女时,双眼都没有转动过一次。

    “一小会也不行。”

    “李跃,你今天要机灵一点,班主任看上去心情很不好。”同学好意提醒道。

    李跃的心情更沉重了一些,昨晚与母亲不欢而散后,她在床上反侧难眠直至天亮,脑子正一团浆糊似的,看来必须得打起精神了。

    班主任穿着高跟鞋走在瓷砖上,一步一个响声,声音急促且慌乱。她快速走进教室,将手中的教鞭狠狠抽在讲桌上,“啪”的巨响就像戏剧里的惊堂木,起到震慑犯人的作用。

    “把你们的书包全部打开放在课桌上。”

    教室里顿时炸开锅一样,孩子们一头雾水交头接耳的询问情况。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给他们解释。大家顺从的打开书包,带着疑惑看着愤怒的班主任。

    班主任如猎鹰一般的眼睛扫过孩子们的物品,不时用手翻翻,她顺着座位从第一桌渐渐往后排走去,最后一桌的李跃心跳不禁加速起来,虽然班主任从一开始都没有看她一眼,可是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是冲着她来的。

    班主任有丢失什么东西吗?

    李跃不安的翻动自己的物品,她害怕有人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塞些什么东西进来,可是从外面一层到最里的夹包都没有什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总算安心下来,鼓足勇气看着走到面前的班主任。

    班主任嘴角的渐渐浮出一个角度,她猛地一声将教鞭摔在地上,大家的视线不禁随着断掉的教鞭凝固在水泥地板上。低下去的头此刻脖颈僵硬,似乎纤细的脖颈上挂着一串铁块。

    没人抬起头,便没人看到班主任将紧握的拳头缓缓打开,掌心上躺着一枚做工精致晶莹剔透的水晶发卡,除了现在,它平日里都乖乖的别在班主任的头发上。

    水晶发卡以漂亮的幅度落进李跃的书包里,与此同时班主任的喉间轻轻发出了响声,大家像是等待号令的军队一般同时抬起头,将目光聚集在李跃的书包上。

    “现在,开始检查李跃的书包。”

    当班主任的手伸向书包时,站在一旁的陈小云突然重重摔倒在地上,她口吐白沫两眼上翻四肢不停地抽搐。

    “老师,陈小云又发病了!”

    课堂变得骚乱,同学们纷纷站起身来,却没有谁离开座位,他们的目光转移到班主任的身上,提示她这只是她一个人的责任。

    班主任举在半空的手停了下来,不甘心的收了回去。她走向陈小云,将她扶起来倚靠在自己的身上说道:“我送同学回家,你们自习吧。”

    临走时,班主任回头看了李跃一眼,那眼神里尽是无穷的恨意。

    “李跃,严萍老师其实恨的不是你,是你的妈妈苏颖。”王艳坐在陈小云的床头,认真的说道。

    放学后,李跃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王艳,傍晚时分两人一同去陈小云家看望她。

    本来乖乖躺在床上养病的陈小云挣扎的坐了起来说道:“我也听妈妈说过,严萍老师曾经做过一次手术,那场手术失败了,然后她再也没有办法生小孩。”

    “那场手术是我妈妈做的?”

    “嗯。”王艳点了点头。

    李跃面色凝重的望着手中的水晶发卡,心里很不是滋味。

    “对了,艳儿,你哥哥回来了吗?”陈小云询问道。

    “还没有消息。”王艳沮丧的垂着头说:“快一个星期了。”

    陈小云望着低沉的两人,努力的张开双臂一下子将她们揽进怀中说:“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现在只是暂时的。你们还有我不是吗?所有的困难,所有的困境我都会和你们一起解决。所以不要不开心啦!”

    王艳抬起头笑颜盈盈的望着陈小云说:“果然,你才是我们当中最有能量的。”

    “谢谢你!”李跃感动的望着陈小云,在她的左脸颊上啵的亲了一口,王艳不甘示弱的在她右脸颊上也亲了一下。

    陈小云害羞的嚷道:“痒死了!痒死了!”

    三个小女孩嬉笑着倒在一块,她们的手紧紧相握。

    不管未来会是怎么样,必将携手同行。